[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学渊文集]->[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来源:动向杂志
    德国与中国关系的来源去因
   德国纳粹主义的战争罪行和种族灭绝给人类带来极大的危害,因此德国是一个有负罪感的国家。它早就是一个经济大国,也是一个有影响的政治大国,但是它对世界上的是非功利往往“不举旗、不出头”,特别是对於二次大战的五大“盟国”,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美英法俄中,总是谦虚有加,一则是免得它们“揭老底”,二则还得求助它们“放一手”。
   德国原本最怕的是俄国,一九四五年苏联佔领区内苏军有组织地以强奸德国妇女施行全面报复,德国人民也只得忍辱。一九四九年苏联又在东德建立共产党政权,后来更建造隔离墙,使德国统一渺无希望。其次,德国才最怕美国,那是因为美国的犹太人很多,三天两头就有“钢琴家”、“辛德勒名单”那样的电影出笼,清算纳粹的历史罪行,而且好评如潮,观众如云。
   反之,中国不是德国法西斯的直接受害国,而且自从中苏分裂以后,中共就不惜“破坏社会主义阵营”,以“支持德国统一”来攻苏联的痛脚,这之於要将“两德”分裂到底的苏德两共而言,简直像是釜底抽薪,而之於统一无望的西德人民和政府来说,又像是一块从天而降的“抗苏”馅饼。“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就是所谓“德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怀有友好之情”的一个来源去因。过去,德国政府对中国的政治很少进行直接的批评,其中就有这样的历史,也有这样的恩怨。

   然而时过境迁,最近中德两国大翻其脸,新华社下属的新华网说,出身东德的女总理默克尔接见达赖,制造了外交危机.又说,拉萨“三?一四暴乱”发生后,德国媒体对华攻击达到顶峰;四川遭受严重震灾时,德国主流媒体《明镜》周刊攻击中国政府“把灾难变成公关”;从奥运“圣火”传递始,德国媒体又抹黑中国政府不重视人权,没有新闻自由,镇压藏人和不同政见者,乃至北京空气质量恶劣,运动员滥用兴奋剂;等等。甚至还有人鼓吹抵制奥运,或鼓励运动员在北京进行抗议活动……云云。
   张丹红替中共脸上贴金
   最近又发生了一起火上浇油的事件。那是一位面目清纯,二十年前从北京来到科隆学德语,后受僱於“德国之声”,因业绩优良而升迁为“中文部副主任”现年四十二岁的张丹红女士,因为她口没遮拦地在德国媒体上“为中国仗义执言”,乃至批评默克尔总理的对华政策,而被“德国之声”停止播音工作,并对她进行调查。
   於是,一位新华网驻柏林记者出来为张丹红鸣不平,说她“为中国仗义执言无疑是要有极大勇气的”,而且责问:“德国一贯宣扬言论自由”,但从她(张丹红)的遭遇上怎么看得出德国有言论自由呢?另一篇署名“窦含章”的新华网文章,更以《德国之声停职张丹红重现纳粹幽灵》的标题论事,好像表示我党有发动一场“世界文化大革命”清算“国际历史反革命”的决心了。
   张丹红身为德国公民,如果她只是一个媒体记者,专栏作家,或民意代表,要说什么话都是可以的;但以德国政府现职官吏之身,批评德国政府首脑,就有违反了德国的《公务员法》之嫌了。然而,更重要的是她的观点,她说的最大名言是:“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成功地使四亿人脱贫,说明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一支政治力量在实践《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的贡献都要大。”这话就非常离谱了。
   近年间,中国是有部分农村人口脱离赤贫状态,而五十年前人民公社里则饿死过四千万农民。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半个多世纪中,闹出了花式繁多的滔天大祸。然而在一党专政制度下,系铃解铃也都只可能是中国共产党自己;而它每赎一点罪,就有那么一些人要在它的脸上贴一块金。无论张丹红是不是第五纵队的成员,她要将这个天天都在践踏人权的暴力团体,求证为世界上“实践人权宣言”的最佳“政治力量”,就是要将东方专制主义价值观推向全世界。
   新华网领衔“反新纳粹”运动
   新华网文章作者窦含章注意到德国民众的情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最近两年的中德关系中,变化的不是中国,而是德国的政客和媒体.对於大多数没来过中国、对中国并不瞭解的德国人来说,他们对中国观感的急速恶化,只能是一些政客和媒体刻意歪曲和煽动的结果”。这些基本属实的话的解读则是:前苏联瓦解以后,统一的德国已经脱离了共产主义的威胁,而来自东德的默克尔女士对共产专制的深刻认识,使她能够领导德国人民从战败国的阴影下走出来,勇敢地为自由民主的人类价值讲话了。
   默克尔政府上台以后,德国的言论更加自由,因此也更加正确了。几年前“德国之声”开始对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行为进行批评,就是建立在德国主流民意基础上的德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张丹红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工作,看来那又不是她所情愿做的事情,她终於受不了,她终於发作了……。而默克尔也发脾气了,於是张丹红被停止播音。
   新华网连篇累牍地报道“张丹红事件”,还用了前苏联惯用的“纳粹幽灵”的帽子来恐吓德国政府和德国人民。过去的两三年间,中国曾经发生过“反日”“反法”运动,而就在它们一开始,我就指出那不过是“短促出击”,后果一定是“快放快收”。事实上后果不仅如此,主使人还去了东京赔礼道歉,签订了出卖东海石油开发权的卖国条约,从此日本的立场就更强硬了。今天由新华网领衔的这场“反新纳粹”运动是否能逃脱这个规律呢?我想,最后也只能是以张丹红个人的倒霉而告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