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
曾节明文集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曾节明: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兼论中共是推动国产奶粉造假掺毒的幕后黑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9/21/2008

   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国内外舆论谴责声势如排山倒海,谴责的指向多为中共国社会的道德和腐败问题,但有一个问题较少受人关注,那就是:毒奶粉事件曝光之前,中共政府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
   仔细推敲,不难发现,中共政府就是毒奶粉制造的幕后推手。
   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中共国国家质检总局慌忙在全国开展了婴幼儿配方奶粉三聚氰胺专项检查,结果查出22家企业69个批次的产品含有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除三鹿外,这些含毒奶粉企业包括熊猫、古城、光明、伊利、蒙牛、雅士利,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国内名牌奶粉企业。可见,往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并非三鹿公司或“少数不法企业”所为,而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三鹿公司之所以首先中箭落马,是因为添加三聚氰胺添得太猛了而已(每千克奶粉添加三聚氰胺比多数同行多出五倍以上)【注1】。三聚氰胺有毒,大量或长期食用容易罹患泌尿系统结石,并诱发肾癌、膀胱癌,三聚氰胺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这早就是食品行业的技术常识,那为什么有这么多大陆奶粉企业冒险望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呢?它们不怕“出事”吗?而且,这种事一旦出事,对品牌是摧毁性的打击。
   风险也是成本,就商人来说,如果能够正常牟利,是不愿铤而走险的;大陆奶粉企业集体铤而走险,必然有着共同的催逼性的原因。那么是什么原因呢?许多人认为导致这种奶粉生产的作假,是因为鲜奶等生产成本价格高涨,这种认识似是而非,因为光是鲜奶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企业可以顺应市场规律提高产品价格,集体的提价并不会影响市场占有率;而且,即使涨价对销售有影响,也没有望奶粉中掺假添毒的风险大。
   其实,真正逼迫大陆奶粉企业集体铤而走险的,是中共政府动用专制权力对市场的干涉和管控,具体地说,就是“国家”(中共政府)不允许国产奶粉涨价!
   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专制统治下十多年畸形经济发展造成的经济危机开始全面浮现,通货膨胀达到了二十年来的最高点——2008年1月份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上升7%,创二十年年来的新高,胡、温“宏观调控”失败,股市崩盘、房市萧条、燃油食用油和生活必需品价格高涨 ... … 老百姓怨声载道;面对这种情况,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害怕涨价威胁到共产党统治的“稳定”,不惜重新捡回价格管制这一计划经济的老旧手段,中共国务院于2008年1月15日公布了《关于对部分重要商品及服务实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的实施办法》,对包括牛奶在内的系列“重要商品”实行价格管制,要涨价,必须获得中共国“国家发改委”的批准。
   这种不准涨价的规定,无疑把奶粉企业推入了前后受压的死胡同中:一方面鲜奶、粮食、燃油等生产高涨,以原来的价格销售产品意味着赔钱;另一方面政府又不准涨价,这意味着生产越多、亏损越大:
   据三鹿的财务人员透露:因为鲜奶等原材料涨价,如果不添加三聚氰胺,现在一个月生产300多吨奶粉,每吨亏三、四千元。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减少损失,只有减产或停产;但是,企业为了生存,又不可能长期减产或停产,那么怎么办呢?只有偷工减料掺假一条路了,总之无论如何得把生产成本降下来,否则企业只有死路一条。
   比起掺假,偷工减料——即少用鲜奶多用豆粉,当然是一条更加安全的路,但是这种安全的偷工减料会造成奶粉中蛋白含量不足,过不了质检的关卡,因此,在恶劣的形势的逼迫下,奶粉的制造商们终于采取了望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这一最坏的手段。
   据了解,三聚氰胺是不法商人的惯用作食品添加剂,以提升食品检测中的蛋白质含量指标,因此三聚氰胺也被人称为“蛋白精”。蛋白质主要由氨基酸组成,其含氮量一般不超过30%,而三聚氰胺的分子式含氮量为66%左右。由于“凯氏定氮法”是通过测出含氮量来估算蛋白质含量,因此,三聚氰胺会使得食品的蛋白质测试含量偏高,从而使劣质食品通过食品检验机构的测试【注:2】。
   据三鹿员工透露:如果不添加三聚氰胺,三鹿公司连工资都发不出;而添加三聚氰胺,可以把每千克奶粉的生产成本降低十倍以上;2008年来奶粉原料大涨,翻了将近一倍,国家又不允许奶粉企业涨价,所以三鹿加大了三聚氰胺投放的含量,物极必反,终于导致翻车。该员工声称,添加三聚氰胺,如果保持前几年的添加量“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综上可见,中共专制权力是推动奶粉添毒的幕后推手。奶粉添毒,直接原因固然是奶粉生产商道德败坏,但这种道德的败坏很大程度上是政府逼出来的,在此次毒奶粉事件中,“国家”(中共政府)起了逼良为娼的作用。
   三鹿毒奶粉事件再次说明:中国大陆现行的这种扭曲的市场经济体制——政府权力对市场肆意干涉和管控的经济体制,是一种大力催生假冒伪劣商品的体制。
   就三鹿毒奶粉事件来说,中共政府不准奶粉涨价的强制命令,就是典型的政府权力对市场肆意干涉和管控,这个命令无视市场规律、无视价格杠杆的调节作用、无视企业的生存,逼迫奶粉厂商抛弃道德、铤而走险。因为中共的干涉企业自主权的专横命令本身就是最大的不道德,在遵从这个最大的不道德的情况下自己再讲道德,只能给自己带来重大损失、甚至企业无法生存,自己就成了最冤的“冤大头”;那种宁可蒙冤而死,也不愿违背道德的高尚境界,毕竟只有少数人才能达得到。
   有人不以为然,并举出计划经济时代,产品质量比现在好,以此来证明国家对企业进行管控的必须和有益无害。这种认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的是国家对公有制企业全包的制度,企业无须独立核算、不用自负盈亏;那时候,生产资料由国家调拨、产品由国家统购统销,企业盈利,利润基本上被政府划走,其成员得不到大的好处,企业亏损,亏空有国家填补,企业成员也不会有损失。因此,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企业不会有增产创效的积极性,但同时也不会有造假掺假的动力,因为造假掺假也是一种牟利行为。所以,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几乎不存在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四十岁以上的人都不难回忆毛泽东时代以及八十年代初的中国产品,不论是衣帽、皮鞋、皮带、鱼肉、蔬菜、糕点,还是自行车、缝纫机...那时候产品虽然很土,但是给的料很足、很真,那时候食品、副食品很少有什么安全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计划经济时代产品质量之所以“有保障”,不是国家对企业的价格、生产等等管制造就的,而是国家在对企业管制的同时,对企业“全包”,填补了因为管制可能对企业造成的损失,因此,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没有偷工减料、造假掺假的动力。
   更需要注意的是,计划济济时代,国家对企业管制,与现行国家对企业管制有着根本区别:计划济济时代,国家在对企业管制同时担负起企业的开支和损失,因此算得上是一种“负责任”的管制;而现在国家在对企业管制同时,却拒不补偿企业因管制造成的损失,也不承担因管制带给企业的任何风险,现行国家对企业管制,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管制,是专制权力赤裸裸的横行霸道、肆意妄为;正是这种不负责任的管制,对企业起了“逼良为娼”的作用。
   由以上也可以看出:中共国现行的这种扭曲的市场经济体制--政府权力对市场肆意干涉和管控的经济体制,在某些方面比以前的计划经济还坏,现行的这种扭曲的经济体制,对包括食品安全在内的商品质量的保障上,连计划经济都不如。
   不过,却不值得因此而倒退回计划经济中去:计划经济下虽然不容易有产品质量安全问题,但计划经济是一种短缺经济,在计划经济下,整个社会经济不能够增产增效,其产品注定无法满足社会成员的需求,在因短缺而造成的普遍贫穷状态下,产品质量的安全可靠也就没有意义了。
   要杜绝像三鹿毒奶粉事件这样惨烈的食品安全灾难,一是要推倒中共国现行的这种扭曲的市场经济体制--政府权力对市场肆意干涉和管控的经济体制,以斩断中共操控市场的黑手;二是要建立法治化、成熟的市场监管机制,而要做到这两条,就必须瓦解中共一党专制法西斯政权,建立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政权;只有在一个宪政的框架下,中国的市场经济才能够健康成长、才能够建立法治化、成熟的市场监管机制。
   纵观此次三鹿毒奶粉事件:事发之前,中共胡中央为保奥运国家形象,知情不理、竭力隐瞒,否认奶粉质量问题,一如当年否认萨斯疫情;事发之初,胡锦涛等中共头子重演故伎,企图凭借疯狂的封网、封嘴,赶紧把整个事件塞进“紧套”里“和谐”掉,哪知道此次三鹿公司和合作伙伴新西兰人良心发现,对中国人悲天悯人人道情感大迸发,因为同情中国娃娃的受害者,新西兰总理不惜亲自出面向北京交涉,这一来就造成“重大的国际影响”,这把国际之火,胡锦涛纸套子是保不住了。怎么办呢?胡主席不愧深得共产邪老“假大空”法术真传,见势不妙,慌忙摇身一变,重演当年萨斯事件曝光后的“公开化”、“透明化”大戏,严惩三鹿公司、罢免石家庄“父母官”,同时发动全国党媒,大张旗鼓地揭批三鹿等全国二十二家黑心奶粉厂商...一夜之间,向来对假冒伪劣问题选择性失明的胡主席,突然间成了明察秋毫的打假旗手、质检领袖。
   如果谁认为胡正日同志这次要洗心革面动真格,谁就又错了,此次“胡哥”狠抓食品安全问题,“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抓权保专制也。君不见,在发动媒体揭批三鹿等公司的同时,中宣部暗中严设关卡滤网,严禁一切就毒奶粉事件指向政府的言论;君不见,胡主席借惩治毒奶粉,大力扶持“胡温”个人崇拜网站“什锦八宝”网,扶持新时代愤青红卫兵,在网上发起新一轮个人崇拜运动,近日,已由中共网络人民日报——人民网出面制作,首次向网上愚民愤青新红卫兵们颁发了首批一万二千份“什锦八宝粉丝证”【注3】——也就是胡、温的个人崇拜证书,一如当年的红卫兵身份证明...在这种泛起的沉渣当中,显然,胡主席要把“坏事变好事”,借助一批婴幼儿肾结石的尸体,登上个人崇拜的权力观景台。
   历史经验表明,在一切不幸事件中,中共遮盖什么,什么就是真凶和祸首,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要再为胡锦涛的欺骗作秀伎俩迷惑,通过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要看清中共政权罪魁祸首的狰狞面目,彻底抛弃对竭力维护共产专制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共头子的任何幻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