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曾节明文集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曾节明: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兼驳“科学发展观”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9/18/2008

   
   胡锦涛抛出“科学发展观”之初,广受好评,至今,许多人仍然认为“科学发展观”的本身是好的,坏就坏在胡锦涛至今没有真心诚意的实行“科学发展观”;在这些人看来,只要切实实行“科学发展观”,邓江跛脚改革开放畸形发展所造成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种认识是大错,因为根本不存在一种可以解决社会问题的“科学发展观”。
   
   何谓“科学发展观”?它的本意是要一种以科学的标准去指导经济、社会发展的观点。何谓“科学”?科学的原始之意为单科之学,发展到现在,已泛指各种研究事物客观规律的学问,它的涵盖范围,包括人体和社会。科学是理性的,但科学也是纯粹功利的、狭隘的,由于科学探讨的客观规律并不带有情感、道德等因素,因此科学是没有人性、不讲善恶的,科学所探讨的永远只是成因、能量、效率等冷冰冰的东西,它里面没有生命;因此,以科学的标准去指导汽车、机械等物理体的发展无可厚非,但以科学去指导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非常危险的,甚至是邪恶的,例如,纳粹时期的德国,有计划地除灭国内的畸形儿和残疾人,这种做法本身完全符合科学的效率法则,能够减轻社会负担,有利于社会经济更快地发展;不能不承认,屠杀畸形儿和残疾人的发展观是科学发展观,但是,这是何等恐怖的一种“科学发展观”!
   
   这种“科学发展”的确有助于效率,“希特勒上台后至二战前夕的六年,是德国历史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六年,但是这六年的高效增长,是血淋淋的高效增长。出现如此惨无人道的“科学发展”,这不光是希特勒个人有多么邪恶的问题,而是以“科学”来指导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科学,是没有人性和道德的。
   
   我们可以回首看看: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的指导下,俄国、中国、寮国(柬埔寨)、朝鲜、古巴、越南、东欧死难者的白骨可以堆成多高。
   
   可见,所谓“科学发展观”,远非胡锦涛所首创,而且,以“科学发展”杀人的罪行,中共比纳粹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不仅以“马克思主义科学”杀死、饿死、整死八千万人,而且,一九七九年以来,中共以所谓的“人口科学”,厉行“计划生育”科学发展观,谋杀中国婴儿不下两亿人,强迫阉割、结扎、堕胎导致无数男女丧失了生育能力、导致了多少人间悲剧——这,如今居然为中共得意洋洋宣布为“三十年计生伟大成果”!
   
   科学,向来就是极权暴政的堂皇借口;科学啊科学,多少残暴假汝之名而行!
   
   为什么在科学的指导下,会出现以上那样残暴的现象?因为科学没有道德、没有人性;正因为科学本身没有道德,所以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道德,是任何文明社会得以长久存在的基础,近代以前,中国传统社会之所以能够延续两千多年没有断绝,靠的就是儒家道德。
   
   人类社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客体,它包括道德、人性在内,是一个关涉到人类自身生命和生存的客体,人类社会的问题,是远非科学所能解决的。
   
   科学本身无道无德无生命,只探讨客观规律,而情感、道德等人类特有的精神活动层面,是远远无法以机械、绝对的科学思维方法、公式定理来探讨合归纳的,比如,你无法以公式测算出一个人怎样做算是孝敬父母、你无法以科学仪器测算出人与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你无法以科学方法推测出,大陆“严打”中的一次错杀,对那个冤死者的父母伤害有多大;你也无法以科学方法测量出:共产国家专制权力的无法无天、不受制约,到底对社会道德有多大程度的败坏;不通过真实的投票,你永远无法用科学方法归纳出:大多数中国人到底喜欢哪种体制、哪种政府、哪种国名、哪种样式的国旗...
   
   而科学的应用,则是探讨如何利用客观规律以达成更高的效率和功利,所有这些,都并不能改变情感、道德等人类特有的精神活动层面:西方人走出中世纪以来,在三百年中的科技成就超过了此前全人类数千年的总和,但是人性和道德并没有因此而发生突飞猛进的变化——独裁暴君、贪官酷吏、谋杀犯、小偷、告密者、奸淫者、妓女、骗子...在三千年前摩西出埃及的时候就有,现在不仅仍然有,而且更多。
   
   总之,科学本身及其应用,并不包含情感、道德等人类特有层面,科学也无能促进情感、道德等此人类特有层面的进步。因此,一旦以科学来指导社会,必然会漠视、无视、甚至践踏社会道德; 必然会草菅人命、祸国殃民。
   
   而且,以某种科学来指导社会,需要巨大的专断权力,这,只有专制的政权才做得到,事实上正是如此,迄今为止最热衷以科学来指导社会的主要国家正是三个极权国家——纳粹德国、前苏联、和中共国:这三个国家不仅共同以“科学”的意识形态犯下了世界首恶级别的反人类罪行,而且在意识形态之外,也最热衷于对社会搞各式各样的科学指导,纳粹德国以优生科学“改良人种”,残酷消灭残疾人和缺陷婴幼儿、胎儿;前苏联大搞劳民伤财的科学工业计划、并以科学方法指导运动员集体服用兴奋剂,为了成绩搞得许多运动员伤残累累、甚至男变女、女变男;中共国则以“计划生育”科学、优生科学对婴儿、胎儿厉行大屠杀,搞得现在劳力短缺,在重重危机的基础上,又给中国平添严重老龄化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巨大危机隐患!
   
   极权、专制国家为什么热衷于以各种科学来指导社会?是因为看上了以科学指导社会能够败坏社会传统道德这一功能,对于专制、尤其是极权政权来说,只有破坏了传统的社会道德,才能够树立“共产主义道德”、“爱国主义道德”等等道德,让社会大众以自己的利益标准为道德标准,愚弄民众心甘情愿地接受奴役。
   
   由于其逆向淘汰机制和修错能力的欠缺,专制政权对社会的“科学指导”,势必会抑制科学的积极一面,比如节约和高效,同时却会将科学的祸害——其指导社会的弊端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本来,科学探讨事物的客观规律和功效,以科学指导社会,可以对丰富社会物质生活起到积极作用,但问题是,对集权独裁者来说(尤其是对没有科学传统的中国的共产独裁者来说),连单纯探讨客观规律的科学都容不得,科学必须要体现其独裁意志:在共产国家,是否“科学”,还得由官方宣布;指导社会的任何“科学真理”,必须要合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意才算“真理”,可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其人的科学素养能有几何?对某种科学的理解的正确度又能有几何?其私心杂念、权谋诡道对其理解力又会产生怎样的扭曲?极权国家必然的外行领导内行、媚上欺下体制,必然把科学指导社会的积极作用压制到最小。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信仰传统,所以许多中国人迷信科学,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虽然在中国人当中唱起来中听,但实际上科学不科学,不过由胡锦涛说了算,也就是:合胡锦涛意的就是“科学”的,否则就是“迷信”的、“政治不正确”的。
   
   综上所述,以科学指导社会必然会败坏社会道德,甚至草菅人命,而极权国家以科学指导社会犯下各种弥天罪行,不单单是因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波尔布特、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为人邪恶,更因为极权国家必然会把科学指导社会的祸害发挥到最大。
   
   综上所述,并不存在一种可以解决社会问题的“科学指导”,既然没有这种“科学指导”,所谓“科学发展观”就是无稽之谈。中国当前的各种社会问题,在技术上自有各种具体的解决办法,其中许多问题是关涉到民众权益的问题。这当然有时也需要科学论证和试点,但更需要开听证会、公决、辩论、讨价还价...现今愈来愈广泛的维权上访抗争表明:中国社会的根结问题是一党专制的体制剥夺了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剥夺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问题,而根本不是什么发展“科学”不“科学”的问题!试问,一个国家,没有自由,哪来的健全发展?在中共国社会全面告急之际,胡锦涛抛出的“科学发展观”,不过是回避问题、转移视线的无耻忽悠。
   
   曾节明 写于民国九十七年九月十五日中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