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曾节明文集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曾节明: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评李君如:《我们怎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9/14/2008

   九月八日,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在《北京日报》(同时刊于《浙江日报》、人民网)上发表重头文章《我们怎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该文题目的口气就很大,“我们”一词,充斥着最高掌权者的王道霸气,自毛泽东以来,一直是共产独裁者的口头禅、惯用语。作为一个党棍培养机构的副职官僚,李君如并无多大的实权,为什么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敏感”问题上,敢用这样“指导性”的口气?显然,《我们怎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一文,是受命而作、受命而发。
   如果丑恶可以算作看点的话,这篇蛮横无耻的共产官样文章有三个看点:
   一是指鹿为马和恶心拍马。李君如开篇就把胡锦涛的十七大讲话,象引用物理学公式定理那样竖立在文章在的显要位置--胡说:“事实雄辩地证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
   胡锦涛这段话是典型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说蛮话、说糊话,因为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开放”,明明是一个逐步恢复私有化经济的过程、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基础--公有制经济逐渐由公转私的过程,也就是一个社会主义社会逐步资本主义化的过程(尽管是有中国特色的专制的资本主义化),不知这怎么是在说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事实恰恰相反:在三十年“改革开放”中,中国取得的经济发展、老百姓获得的有限自由,恰恰是三十年来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地背离社会主义获得的!历史必将证明:中国能否最终确立自由制度、中国能否真正崛起,在于中国人能否彻底抛弃马克思社会主义制度。
   三十年来的有限成就,明明是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复辟资本主义”的结果,胡锦涛却说这证明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是厚颜无耻地说蛮话。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灵魂,三十年“改革开放”,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地放弃了公有制、恢复了私有制的,这明明是对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一定程度的离弃,却被胡锦涛说成是“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地地道道地瞎说混扯。
   胡锦涛这整段话,明明是胡说八道、指鹿为马,却被李君如吹捧为“科学”真理、“历史必然性”。李君如在文中奴颜媚骨地说:
   “我们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时,应该从理论、历史、现实相统一的高度,阐述总书记这一论断的科学性,阐明中国大地上发生的这一给中国社会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伟大革命的历史必然性。”
   这种恶心的拍马,其厚颜无耻到了不加修饰的程度--与文革中的那种说法“毛主席的话是真理”、“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毫无实质性的分别。这种马屁文章的恶心程度,为十多年来所罕有,比起当年御用文人吹捧江泽民的肉麻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历史表明: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臣僚(或奴才)。毛时期的马屁成风、告密横行;胡耀邦、赵紫阳时期的敢言之风劲吹;江泽民时期的犬儒和媚俗之风则大行其道;胡锦涛时期马屁风的重新抬头、李君如这篇十多年来少有的恶心马屁文章,说明了胡锦涛假大空作风,而假大空是极端的专制独裁者的必然作风。
   中共中央笔杆子李君如的受命之作,开篇就蘸满那种由权力包办是非对错的意识形态专制浓墨重彩,而六年来,在意识形态专制领域,胡锦涛施加的力度比邓小平大得多、也江泽民更大,胡锦涛调拨巨资,重新加强包括高校哲学系、马列学院在内的“意识形态阵地”,胡锦涛大力压制非马列主义的、“政治错误”的社科人文作品,甚至连外国少儿动画片也要管起来,黄金时间电视只准播“革命战争片”等“主旋律”,显然,胡主席要以对意识形态专制的重新强化,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李君如的“重要文章”,看点之二是时髦的伪善面具。歌功颂德固然不可少,但“改革开放”好歹三十年了,接下来的路怎么走?总得谈点实在的。于是在恶心吹捧共产暴君的指鹿为马后,李君如谈具体走法,一曰“科学发展”、二曰“和谐社会”、三曰“解放思想”,这听起来头头是道:在邓小平跛脚经济改革开放造成的污染、腐败和畸形面前,“科学发展”发展的提法确实切合当前病症,恍然间有“久旱甘露”之感;而“和谐社会”、“解放思想”的提法,出台之初,短时间更若耀邦重生、紫阳再世,以致于立志要解散中国共产党的张国堂都第一时间欢呼:胡锦涛的“和谐社会”与戈尔巴乔夫当年的“缓和与新思维”有什么区别?
   但在尘埃落定的今天,特别是经过奥运会的极权法西斯集中表演,科学发展”、“和谐社会”、“解放思想”这些胡记时髦面具所遮盖的东西已经无所遁形、峥嵘毕露。
   胡锦涛以实际行动表明,其所谓“和谐社会”,就是对所有“政治不正确”思潮、倾向、组织“露头就打,决不手软”的社会;就是消灭一切异见的表达、消灭一切独立或带独立倾向的团体、组织的社会;就是只有中共胡中央一个声音、一种意志、一个步调的社会;就是全社会一切方面与中共中央保持一致、整齐划一、没有一点杂音、杂色的社会;就是军警林立、戒备森严、政治警察和国安特务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老百姓战战兢兢、声不敢吭的社会... … 说的形象点,胡主席心目当中的“和谐社会”样板,就是朝鲜社会——那种没有“文革”、没有六四、鸦雀无声、死水一潭、“秩序井然”、饿死两百万人依旧痴心朝拜金太阳的铁幕社会!胡锦涛拿到军委主席的当天,就迫不及待地提出向朝鲜学习,大赞朝鲜政治上“一贯正确”,这不是一时的、偶然的冲动。
   胡锦涛以实际行动表明,其所谓科学发展观——说白了,抛弃邓小平的较为自由放任的(权贵)市场经济路线,重新强化国家权力对经济乃至社会一切领域的管控的极权重新扩张复辟路线。
   什么是“科学的”?说穿了,合胡锦涛意的就是“科学的”(或曰,“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的;所谓的“科学发展观”,说得具体点,就是利用民粹情绪,以“宏观调控”、“健康发展”、“平抑物价”、“环保”等系列巧伪借口,重新加强中央集权、重新加强专制权力对经济、社会的管控,以便在危机时随时复辟极权政权的原配经济模式--计划经济,总之是随时牺牲经济、社会发展,以保住共产党的政权。
   胡锦涛以实际行动表明,其所谓“解放思想”,就是加强禁书、封网;就是加强钳制媒体、封堵出版、抓捕记者;就是重新加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横扫包括外国少儿动画片在内的“政治不正确”出版物...说得形象点,胡锦涛的“解放思想”,就是要把中国民众的思想从邓小平、江泽民四面透风的破旧拘留所“解放”到胡锦涛指定的更新、更小、更紧、更黑的套子当中,这个思想“紧套”,也就是所谓“和谐社会”(类朝鲜社会)的新铁幕。
   有意思的是,中共的笔杆子这次一改惯常的遮遮掩掩,以罕有的坦率,亲自证实了这个“解放思想”的本意。这次,大概是为了避免引发“自由化”倾向的猜测、避免造成党内“思想混乱”,以致给“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胡主席通过李君如这支笔,罕有地郑重阐明了“解放思想”的“正确”意思,就是篇末那句:
   “...在解放思想中进一步统一思想”——也就是把思想从邓小平、江泽民的对敌对分子“过于宽松”囚笼中押解出来,再关进胡锦涛“毫不手软”的“胡紧套”中。
   但是,诚所谓“百姓,百条心”,在非外力胁迫的情况下,老百姓个人的看法永远不尽相同,思想如何能“统一”呢?无非还是靠镇压和洗脑,要成功的洗脑,要把民众的思想从相对宽松的邓小平、江泽民的囚笼中揪出来,再关进胡主席更紧的“胡紧套”中,就需要比邓小平、江泽民时期更厉害的封网、过滤、信息封锁、钳制媒体、抓捕记者...就必须继续保持和大力强化中宣部的专横权力。
   了解了这,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胡锦涛在倒行逆施最为疯狂的十七大后,竟会同时高唱“解放思想”。
   李君如的《我们怎样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文,实际上胡锦涛坚持专制倒退死不悔改的宣誓。
   胡锦涛坚持专制死不悔改如秃子头上的虱子,不用多说;但他坚持倒退却为人所低估,以致许多人认为他“什么都不做”。其实,胡锦涛如果真的象勃列日涅夫那样“什么都不做”倒好了,因为如果那样,捱到现在中国也该进入“新思维”时代了;中国的悲剧就在于胡锦涛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有所作为”——大开倒车的作为:
   邓小平“不问姓资姓社”,高唱“三个代表”江泽民,把资本家拉入共产党,把马列毛统统抛诸脑后;胡锦涛上台后却一个劲地叫喊:“两个高举”、“保持共产党的先进性”、向朝鲜、古巴学习、“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千万警惕颜色革命、“居安思危”——警惕党内的戈尔巴乔夫......他不仅这样说、更偷偷摸摸地大力这样做。
   胡锦涛今天这般表现,大概是邓小平当年始料未及的。邓小平容不得政治民主化,陈云余孽胡锦涛,连邓小平的跛脚经济改革都容忍不了,为了所为“稳定”,举着小平反小平,喊着改革反改革。如今的中共政权,实际上已经偏离邓小平路线,正悄悄地向着法西斯极权专政全面倒退。
   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居然以这种否定邓小平路线的“深化改革”来纪念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这为当年自为得计矮子小平,身后重重地加上了一记悲剧注脚,如今得意的反倒是太子党血统论的祖师爷、当年不甚得意的中共邪老陈云。
   诚所谓物是人非,“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因为抗拒民主化改革,不惜开枪屠城、身被千古骂名,为宿敌陈云所笑所乘,为李鹏、江泽民等一般宵小做嫁衣裳...白白错失了成就中国华盛顿千古伟业的天赐良机;因为六四屠杀的心病,邓小平不惜自毁左膀右臂赵紫阳、杨尚昆,现在瞧着胡锦涛这个当年陈云、邓力群极力举荐、自己点头钦定的隔代“接班人”如此表现,不知眼光同身材一样矮小的小平同志在地狱中作何感想?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中秋节中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