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
曾节明文集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曾节明: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9/11/2008
   

   九月一日上午,杨佳被中共当局“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秘密判处死刑,其后,在距离十天上诉期已不足四天,而且在中共当局丧心病狂卑鄙阻挠杨佳亲属上诉的情况下,部分异议人士在网上发起了“强烈要求给予杨佳公开和公正审判”的的呼吁签名活动。我以为:这一行动用心固然良好,但却极其迂腐,因为没抓到当前解决杨佳问题的点子上,这样的行动客观上只会坐失时机、分散真正能够解救杨佳的精力和关注力。
   
   如题目所表明的那样,该呼吁书这个时候还在呼吁中共给予杨佳公开、公正、透明的审判,这是完全不合时宜的,现在中共已经把杨佳押上断头台,磨刀霍霍,只待午时三刻时辰一到,就开刀问斩!
   
   很清楚,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公开、公正、透明的审判了,而应该是严正要求中共刀下留人,救人要紧!
   
   现在一审审判已过,这个时候还在呼吁中共给予杨佳公开、公正、透明的审判,等于是要中共承认一审判决不公开、不公正、不透明,而现在中共狠毒阻挠杨佳父亲委托的代理律师熊烈锁依法进行上诉的努力,不惜非法阻止熊律师和杨佳的会面,这明摆着是要速斩杨佳,弄个死无对证,以免“夜长梦多”,这一迹象带着鲜明的胡锦涛“防微杜渐”的性格特征。显然,是中共中央在处理着杨佳案,为了所谓的“稳定”,中共连二审的过场现在都不想走了,这个时候还要中共承认一审判决不公开、不公正、不透明,不啻于异想天开、痴人说梦,而且是远水难救近火,当此火烧眉毛之际,这样的行为不能不说是糊涂和迂腐。
   
   实际上,对杨佳案,一开始就不可能要求公开、公正、透明,因为你不可能要求中共当局给你它所没有的东西。中共政权的性质,决定了它根本没有公开、公正、透明可言,问中共当局要公开、公正、透明不过是无聊地自说自话,只能浪费时间和精力、甚至会贻误时机。
   
   中共政权从来就是一个极权法西斯政权,三权不分,党领导一切;在中共治下,既没有新闻自由,司法机关也毫无独立性可言,试问,在这种流氓体制如何能够公开、公正、透明?更何况,杨佳案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全国性大案要案,其中关涉到中共警方无法无天、专断权力肆意侵犯人权等体制性问题,这不远不止是上海“公安腐败”的问题,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根子出在中共一党专制体制,具体点说,就出在那个那个为实现中共中央(最终为中共头子)政法意图而设的党内打手机构——政法委这种无法无天的体制。
   
   因此,如果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中共的体制性腐败、中共警方无法无天、专断权力肆意侵犯人权等体制问题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九十年代以来中共依靠精致化舆论导向洗脑、转移视线等法术营造的“盛世”、“和谐社会”画皮就会被集中揭穿露馅,当此民怨遍地、潜在危机深重之际,民愤就会大面积地被点燃,胡锦涛等中共头子就会威信扫地。中共统治的稳定,向来依靠对民众的愚弄,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等于把“伟光正”捅破了一个大窟窿,一旦开了这个口子,胡锦涛等人地位,很快就会摇摇欲坠。
   
   因此,在共产国家的领导人中,除了如戈尔巴乔夫、赵紫阳那种接受普世价值、有心和平演变的另类,任谁当权,也决不会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案这种案子,更何况有权处置杨佳案的,不是别人,而是红色辅导员、西藏屠夫、陈云余孽、斯大林主义左棍胡锦涛!
   
   那么,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我们唯一能要求的就是“刀下留人”,因为这也是现在唯一中共可能接受、而且做得到的要求;这对杨佳本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紧迫要求,切合当前的急迫形势。
   
   杨佳是否有罪?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按照世俗法律,除了自卫和战争以外,故意杀人都属犯罪,杨佳蓄谋刺杀警察当然有罪,但是杨佳杀人事出有因,(遭上海闸北警方非法迫害激怒的结果),杨佳该当何罪?只有公开、公正、透明的审判,才能够能够给出答案。
   
   因为中共政权的极权法西斯性质,中共既无能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也不愿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既然中共当局没有可能公开、公正、透明地审判杨佳,就不要判处杨佳死刑,以便让未来中国新政权还有机会公开、公正、透明地重申杨佳一案。在不翻案的情况下免杨佳一死,不会损害中共的统治,这是中共中央完全做得到的,对胡锦涛来说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现在杨佳的十天上诉期虽然已经过去,但还有复核的程序要走,胡锦涛完全能够在死刑复核时改变对杨佳的死刑判决。
   
   在杨佳一案当中,中共当局为了“控制局势”、实现党的政法意图,不遵守任何程序,动用种种流氓手段,甚至不惜绑架杨母、强行指定律师、非法阻挠上诉...终于达到了黑箱判处杨佳死刑的目的,为了达到目的,中共连自己制定的法律和程序都不遵守。中共当局的卑鄙下流,也使其丧失了公开、公正、透明再审判杨佳的资格,也因此,杨佳案的公开、公正、透明审判,只能留给未来中国法院去做。
   
   对杨佳案,如果中共中央考虑长远一点的话,就不应该杀害杨佳,因为杀了杨佳,一切都无可挽回,以私刑流氓手段杀害杨佳,不仅是对杨佳父母毁灭性伤害,也是对被杀警察亲属的无可挽回的侮辱,杨佳被不明不白地枪毙,他们只算“狗仗人势”地“讨还了公道”;如果判杨佳不死,未来中国法院还有机会公开、公正、透明地重申杨佳一案,还双方一个公道。
   
   至今,有部分民运、异议、信仰人士还在幻象胡锦涛主持公道,他们认为:主导杨佳案的是周永康、俞正声、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江泽民上海帮和曾庆红太子党势力”,“胡温”无权插手,这种糊里糊涂的认识实在令人悲哀。能够证伪这点一个最明显的迹象是:现在杨佳案在国内范围内被彻底封杀,甚至连杨佳一词都遭屏蔽,涉及到的评论,博客一律删除,对杨佳案比瓮安事件封锁的还要严密,这种全国性的新闻舆论压制行为,岂是俞正声、吴志明等上海统治者能做到的?岂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能做到的?显然,主导杨佳案的,就是中共头子胡锦涛本人!
   
   在此警告胡锦涛:如果杀了杨佳,历史重重记下胡锦涛的一笔新罪行!你胡某人不要以为倒行逆施不会有算账的一天,按你的年龄,这样下去,你决不可能像华国锋那样得善终,中共政权绝对撑不到你自然病死的那天,你不要梦想能像华国锋那样享受国葬的待遇!
   
   你胡锦涛不要自以为只要铁腕,就可以模仿普京成功,我实在告诉你:中俄两国现在情况不同,因为刚刚崛起,普京的独裁政权气数正盛,而你胡某人拼命维护的中共政权已经夕照空山了。普金再铁腕,也不敢复辟苏联,你胡某人不识时务地倒行逆施,最终必然粉身碎骨!
   
   你胡锦涛不要以为只要低调装孙子,就可以把罪责全部推到周永康、俞正声、吴志明等人头上!中共体制的中央集权性质的共产政权,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中央服从头子,上海并不是一个独立王国,政法委掌管全国公安系统,政法委则听命于你总书记胡锦涛。从犯有从犯的责任、主犯有主犯的责任,周永康、俞正声、吴志明等人负从犯的责任,你胡锦涛要负首犯元凶的责任!
   
   曾节明 写于民国九十七年九月十日上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