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文集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兼谈土地问题

徐水良

2008-9-21

   中国模式的本质是: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换个角度,这个本质也表现为老百姓的勤劳、聪明、才智、奉献、忍耐和苦难、外加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的带动,再加对历史、环境、国土和其他一切资源的掠夺和挥霍。

   中国人是吃大苦耐大劳的群体。无论他们到哪里,都会依靠他们的这个特点,创造出辉煌的经济奇迹。海外侨胞的大量例子,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根据林牧老先生引用的资料,即使满清末年,革命前夕,社会动荡不安,1901年到1910年间,中国的民族工商业,也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成长,比当代中共条件下的中国模式高速发展的速度还要快一些。即使辛亥革命和军阀混战时期,中国经济也是高速成长。蒋介石北伐以后,在国内内战不断,国际经济大萧条的不利形势下,抗战以前十年间,国民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也达到8%—9%。[注1]

   所以,只要统治者不胡来,中国的发展,一定是非常迅速的。中共建政以后,中国倒退停滞三十年,中国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以后,到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前进、发展,并取得较快的发展速度,这不是中共的光荣,而是中共的耻辱,是毛泽东和中共胡闹的结果。

   经过改革开放以前三十年的胡闹、倒退和停滞,中国与世界在科技、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差距,被大大地拉大了。因此,由于中国和世界的发展水平存在巨大差距这个落差,积累了巨大的能量,就象水流迅速从高处向低处倾泻一样,一旦开放,马上就产生了国际先进科技、经济和资源对中国大陆的迅速涌入,迅速抬高了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发展的水平。其发展速度,是与国际处于同一个水平,落差很小的地方无法比拟的。

   在这个有利的国际条件下,加上中共在国内实行的特殊的奴役制度,经济发展当然会进一步加快。

   由于中共专制下的奴役制度,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工人农民和其他劳动者进行奴役和压榨。在这种制度下,使劳动者在最艰苦的条件下,承担最大强度、最长时间、最艰苦的苦役劳动,领取低得可怜的工资和报酬,无情地榨取劳动者的血汗,经济发展的速度,自然不会低。

   我们在劳改队和监狱,曾经发现,劳改场所特殊的残酷的强迫劳动制度,往往能够迫使劳改犯的劳动产出,高于社会的五六倍。我曾经说,如果中共能够把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把全国劳动者变成劳改犯,那么,劳动生产率在短期内的大幅度提高,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上,中国有十亿作为二等公民的准农奴,包括农民工,有三四亿没有权利、被奴役的城市居民,中共的专制制度,将全国变成一个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巨大的准监狱,只要中共专制寡头不像大独裁者大屠夫大暴君毛泽东那样胡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乃是必然。

   在上述这些有利条件下,再加上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对全国环境,包括土地、空气、水和其他一切环境因素的放肆掠夺和挥霍污染;对地上和地下的一切资源、包括国土、矿产、非生物和生物等等一切资源放肆掠夺,对历史积累下来的古人和今人的一切财产,包括文化、文物、自然景观、国营、集体和私营的工厂、企业、银行、金融、土地、房产资源、生产和生活等等一切资料、国家和民间的一切财产的放肆掠夺;然后通过卖国等一切手段,出卖国土、出卖上述一切财产、出卖主权、出卖国家利益,从而迅速变现,吃祖宗饭、子孙饭,中共的迅速暴富,也就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中国人节俭成性,在非常贫困的条件下,中国的积累率,竟然超过40%,接近一半,这是西方国家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无法达到的。而老百姓,则把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存入银行,让中共用作投资,中共则用各种欺骗手段,用通货膨胀等各种手段,掠夺和侵吞老百姓的血汗钱。这种情况,对中共经济发展的作用,也是非常巨大的。

   在这里,我们要对土地问题多说几句。

   中共的大抢劫大掠夺和一切掠夺,不分公有私有,只要有高利可图,就抢劫,就掠夺。他们首先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理论,以搞“公有化”为名,掠夺人民的私人财产,变成中共专制国家的“国家”或“集体”财产;然后,又用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理论,以搞“私有化”为名,把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掠夺到中共官僚太子党手中。他们已经掠夺了绝大部分国家和人民财产。

   近几年,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们,又开始拼命鼓吹“土地私有化”,要在目前中共专制制度、和官僚太子党进行大抢劫大掠夺的条件下,搞“土地私有化”,企实际上是要对目前留下来,还没有完成抢劫掠夺的最大一块财产,即土地资源,进行大规模抢劫掠夺。

   事实上,这些年,在土地领域抢劫掠夺和矛盾冲突最尖锐最厉害的领域,恰恰正是房产、房基地等等私有产权非常明确的领域。中共的抢劫掠夺,根本不管你公有私有。企图用一纸私有产权证书,来解决土地问题,纯粹是中国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的幻想、空想和对老百姓的肆意欺骗,是他们继续充当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和帮凶,并且是死不悔改的表现,也是他们在经济决定论、所有制决定论基础上杜撰的荒唐谬论。

   只要中共专制政府想掠夺,这种私有产权证,就一文不值。

   要解决中国的土地问题,必须先进行中国的政治改革;不搞好政治改革,就不可能解决好中国的土地问题,“土地私有化”只能成为中共官僚太子党的又一次大抢劫大掠夺。

   而且,没有政治民主,私有财产,包括私有土地,就得不到应有的保证。中共可以依靠政治专制,几个月、一二年内就可以迅速剥夺全国老百姓的私有土地、私有产业,当然也可以依靠其政治专制,迅速剥夺任何人的私有土地和私有财产。只有结束中共专制,建立民主,私有产权才能得到有效保证。这个道理,是束缚于经济决定论和所有制决定论谬论的自由主义者和“主流经济学家”,根本不懂的。

   自由主义者对土地问题的做法,还有其历史原因。这些人,往往认为中共的土地改革,及他们吹嘘的“耕者有其田”,得到农民支持,是中共战胜国民党、取得政权的法宝。所以他们老是要在“土改”上大做文章。事实上,这是完全不对的。

   中共的土改,当然有人拥护。但拥护的是二流子,是农村的地痞流氓懒汉二流子。是不劳动的农民,不劳动的无产者,即农村流氓无产阶级。

   至于劳动的农民,无论是贫农、雇农、中农,还是长工,对土改,尤其是对于斗争地主富农,基本上都不拥护。虽然因为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也许他们并不是很反对。我们家是贫农,土改中也分进一些土地和山林,但并不拥护土改,更不拥护斗争地主富农。我的父亲就说过,不少土改积极分子,是懒汉二流子。我的父母在家里,谈到斗地主富农,总是非常反感。我们村,我们周围地区,积极拥护土改的劳动农民,都不多,反感的居多。当然,土改时农民不敢公开讲真话,真话只敢在家里讲。到后来,甚至在家里也不敢讲了。所以,连土改工作队,也不知道农民的真实想法,误以为农民拥护土改。

   这种情况,我们1965年去农村搞社教运动时,也得到证实。我们拼命动员贫苦农民尤其是长工,忆苦思甜,诉地主富农的苦。但结果,一般农民都不肯。尤其一些长工们,相反倒大讲地主富农的好话,说他们的东家不错,吃肉、喝酒招待,及时给报酬,对他们很好。一些地方农民诉苦就诉中共大跃进大饥荒的苦。农民都认为历史上最苦的时候,就是大跃进大饥荒。

   那么,中共为什么通过土改,获得很大力量呢?

   在我看来,原因根本不在于土地改革本身,原因在于中共通过土改运动,将他们的政权、以及共产党或共产党的附属外围组织,彻底向下延伸,一直延伸到村民小组,建立起非常彻底,非常牢固的从上到下的专制政权。

   这种彻底向下延伸,非常牢固的专制政权,是法西斯式专制政权的特点。德国法西斯之所以能够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取得经济发展的奇迹,这种奇迹,远远超过人们推崇的、当代中国模式的经济奇迹。根据三妹文章,希特勒德国的经济,在国际大萧条的条件下,连续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长,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见附件2)。其原因之一,也是由于纳粹党深入基层,深入每一个街道居民区,去活动,去动员,去组织生产,所以创造出经济奇迹,并建立起空前强大稳固的政权。

   中共比德国法西斯工作更细致,更深入。

   中共政权及其组织向下延伸,深入到农村每一个村和每一个村民小组,和城镇每一个企业和企业的车间、班组、居民区和每一个居民小组。这就是中共能够维持政权到迄今为止,并且特别专制、特别强大、特别可怕的原因所在。这是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包括现在最先进的西方国家,都不可能把政权深入到如此深的基层。一般西方国家,最底下的组织,也不过是相当大的社区中间很松散的社区自治组织。更何况现在的西方国家,从基层到最上层,全部都是自治组织,一级不服从另一级,下级不服从上级,根本不可能像中共那样,从上到下,依靠命令,令行禁止,完全统一。

   中国历史上,政权都只是到县一级,县以下,都是农民自治。国民党虽然提倡保甲制度,但实际上,这种保甲制度,仍然不过是农民自治组织,与中国历史上的制度,变化不大。所以,与共产党相比,国民党在农村没有多大力量。他们要征兵,仍然需要依靠拉壮丁之类的方法。要收税收,只靠政府,相当艰苦。天高皇帝远,像历朝历代一样,农民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听国民党的。不像中共,从上到下,建立组织,向下渗透,及到村民小组,非常统一,非常有效地控制了每一个农民家庭,这时,不再有天高皇帝远,共产党就在眼前,农民不听不行。共产党要动员征兵,上面发布号令,各地组织立即全部动员,到农民家庭死缠硬劝,软硬兼施,就像文革期间动员下乡插队那样,农民不得不“自愿”当兵,“自愿”交粮。

   这就是中共取胜的原因,也是迄今为止,中共仍然非常强大,统治非常严密的重要原因。

   再说一遍,中共总是利用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国家主义(国家利益),对私人财产包括私有土地进行掠夺;相反、用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以“私有化”为名,对国家和人民财产进行掠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都不过是中共的工具和卒子。

   以上说得长了一点,说的是中共对土地的掠夺。

   除了上面这些掠夺以外,中共还通过各种非法手段,通过空前广泛、空前普遍的对国际知识产权、国际科技、国际专利和国际产品品牌的放肆盗窃,仿冒,以及对台港澳和国际投资人的投资财产的欺骗、掠夺和侵吞,通过假冒伪劣和有毒产品,通过毒害国人和全世界,来迅速致富,取得迅速发展。一些边疆省份,甚至通过贩卖毒品来致富。不过,还算幸运,中共没有继续他们延安的“大生产运动”,在全国通过栽种和贩卖鸦片来致富,也算是中共的一个大进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