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徐水良文集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徐水良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按]近十年前,上海国保通过正义党抛出《徐水良上海虹桥机场特务证据》,此后,

   上海国保特务一再重复他们谣言,很多朋友迄今仍然被迷惑,所以我这里再次旧事重

   提。发王有才对此事的说明。

   徐水良 2008-9-8

   王有才文章摘要:

   前些天我读了徐文立先生发表的一篇《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

   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

   我看到了余大郎先生(据说是胡安宁先生,我一直没有跟胡安宁先生打过交道,

   因为看起来徐水良先生与胡安宁先生有很大的矛盾,而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

   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

   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

   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

   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

   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

   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

   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

   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

   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

   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由于我与徐水良先生的个人关系,加上我也没有找到

   他胡安宁,他胡安宁先生也没有来找我,因此我与胡安宁先生没有任何交往)的

   文字,今日又读了尹明的《对徐文立先生补充说明的思考》。

   附1: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徐水良

2005-12-26日

   最近这些时间,因为我支持法轮功,内奸胡安宁对我大加攻击,为了反击胡安宁的造谣攻击,我发了多篇揭露文章。胡安宁的谎言一再穿帮,狼狈不堪。(见附件2至6)中共方面心里着急,立刻调出被高寒先生称为中领馆六处,被王希哲先生称为中领馆写作组的正义党,来支援胡安宁。又拿出当年我们揭露正义党时,正义党以“正义党情报员”名义写的栽赃陷害的文章《徐水良上海虹桥机场特务证据》,改写后抛出来进行诬陷。(见附件1)(附件略)

   那篇文章出来后,当时参与揭露正义党的朋友们看了大笑说:“正义党危急,中共国安急了,终于出手栽赃诬陷了,只是栽赃手段低,太明显了!”当时洪哲胜先生全力帮助正义党,与我们辩论,有一次见面聊到此事,他要我拿正义党特务证据,我说,这就是特务党的重要证据之一呀。他无言以对,因为太明显了。

   但这次他们仍然忽略了一个新因素,就是我出国买机票到送走一事,是王有才先生和他太太帮助的,是有才和他太太委托他太太的同学,也是他们两人的共同朋友安排的。当时王有才和他太太在国内,他们造谣,没法出面作证。但现在王有才先生和他太太都到了海外,正义党的栽赃,就仅仅成了他们特务党的一个铁证。

   王有才和他太太出来后,我特别对因为我出关,使他们同学和朋友受到牵连被惩罚一事表示歉意。他们表示那个朋友受了处罚,但现在也出国了,事情过去了。但我们仍然对这个与异议人士并不相干的无辜朋友,因为我们遭中共处罚,深感抱歉。

   在我们离开南京以前,南京市公安局特地来通知我:“不准把过去写的文章带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我当时以为。我把文章夹带在被子内层棉胎里,你无法搜出来。我过去监狱中的文章,都是这样保存,避免搜走的。

   我们在南京亲友和民运朋友陪同下,由南京朋友开车送我们到上海。到上海后,除留于为民等朋友外,其他人就开车回南京了。南京的公安紧跟着盯梢到上海,到上海后,由上海公安或者国安接手盯梢。

   第二天,王有才先生的朋友来接我们,到机场,他要送我们从国内区一个通道走(不用检查行李),通过正义党文章,我们才知道那叫“贵宾通道”。我怕给他添麻烦,认为不妥。但那个朋友坚持,说不要紧,过去他都这样送朋友,坚持要我们从那个通道走。结果一进去,就立刻来了几个人,挡住了,并且气势汹汹,马上撕了那个朋友挂在胸口的机场工作证,把他带走了。我们的行李,被送进一个没有重大嫌疑、平常不启用的很大的X光机透视室,结果我们夹带在被子里的文稿,全部被收走。我才第一次见识到,原来在这个很大先进X光机下面,夹带的什么东西,都是清清楚楚的。他们还偷换了上海领事馆给我们写的要求交给美国海关的信,使我们在洛杉矶入关时被扣十多个小时,等上海领事馆上班后,证实我们的证件非假,才放行。当时,上海机场的飞机为我们延误很长时间才起飞。这大约就是南京警告的“不客气”之一吧!

   不过,这次正义党也删去了他们原来文章中,因为炮制粗糙而明显的一些特务证据。但这只是更加暴露正义党的特务面目。

   例如这次正义党文章删去原来的文章中一些只有上海特务才能知道的情况,如,“正义党情报员”说我是在南京友人陪同下,乘出租车到上海之类的话。因为知道我不是乘火车,乘长途车到上海,知道有南京朋友陪同,那是前一天的事情。我们出国后也从未提起这个情况。第二天在机场站在几十米外“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只有南京公安和上海的公安或国安。但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应该是上海的公安或者国安,因为他不知道我们乘的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个朋友的车。南京方面的公安是知道的,不可能产生这个误解,所以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应该是上海的情报人员。

   这次删去的更明显的他们的特务党的铁证,就是“正义党情报员”说,送我走的那个人不是机场工作人员。看到这个话时,连我也吃了一惊,因为这个朋友胸口挂的是机场工作证件,连我们也从没想到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可是站在远处“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却知道。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正义党情报员”,是当时处理事情的上海国安或公安人员。后来我们对此提出质疑,问正义党情报员怎么可能知道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正义党看穿帮了,狡辩说:向机场打听的。我们问机场有几万人,怎么打听呀?他们就回答说查电话号码簿,按号码簿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打电话。我们问你们不知道名字怎么查呀?正义党回答说,胸口牌子上有。我们问你们“远远观察”,能够看到人家牌子上的名字吗?正义党就不回答了。那个朋友胸口的牌子,是机场工作证,因为他虽然不是机场工作人员,但是航空公司常驻机场的,所以有那里的工作证件。一般人根本不会想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只有当时处理的上海公安或者国安人员事后才知道,并且也正是当时给国安公安吃一惊的信息,挂机场工作证件的,调查结果却不是机场工作人员,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深刻!所以就写到栽赃文章中来了,结果穿了帮。这种挂在胸口的工作证上,写上小小的名字号码,不接近去看,“远远观察”,当然绝对看不到。而一进机场通道被拦下,他的证件立刻被当局十分粗暴地撕走了,“正义党情报员”当然不可能看到,除非这个情报员就是上海公安或者国安。

   所以,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在机场“远远观察”,竟然能看到机场外前一天我们由南京亲友及民运朋友陪同到沪的情况。而且送我们进候机厅的人姓名号码,以及他不是机场员工,他们竟然都知道!在机场内竟然看到我们前一天在机场外发生的事,朋友的姓名牌子,一进候机厅,就被当局撕掉,他们却从几十米外看清楚了!也许,正义党能够证明他们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具备“特异功能”,否则,恐怕只能证明他确实是情报员,但只是上海公安国安情报员。

   这次正义党文章证明他们特务的一个新证据是:

   正义党比一般中共特务更恶毒。中共当局剥夺了我的谋生工作权利,到处跟踪,有工作就把你捣掉,我在老家工作,还到我老家捣蛋,抓捕,不让他们给我工作,然后以这个名义,说是擅自离开南京去老家工作,行政拘留15天。这些事情几乎人人皆知,连南京公安也不敢说徐水良不愿工作。南京制药厂人人都知道徐水良工作很卖劲,讲了也没人相信。这种事情,只有上海特务才能做得出来。听说徐水良没有工作,要把他老徐搞臭,就说他不愿工作。

   附2:王有才原文:

   作者: WangYoucai 王有才:

   也谈对《徐文立先生的补充说明》的断续思考(1 )

   前些天我读了徐文立先生发表的一篇《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

   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

   我看到了余大郎先生(据说是胡安宁先生,我一直没有跟胡安宁先生打过交道,

   因为看起来徐水良先生与胡安宁先生有很大的矛盾,而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

   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

   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

   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

   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

   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

   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

   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

   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

   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

   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由于我与徐水良先生的个人关系,加上我也没有找到

   他胡安宁,他胡安宁先生也没有来找我,因此我与胡安宁先生没有任何交往)的

   文字,今日又读了尹明的《对徐文立先生补充说明的思考》。

   我因此也想说一下我的断续看法。

   从徐文立先生的文字看他在1998年6 月25日就有组党的准备,据我当时的了解情

   况可能是不确切的。因为他当时有中国反对派代表人物这一说(北京知道内情的

   人以后有可能会写出来),要求在美国总统克林顿去中国访问时会见美国总统克

   林顿。有所谓57人签名。我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是哪57个人。有北京和四川的朋

   友打电话来问我,说我的名字也在上面,我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些朋友带有调侃

   的说话语气,我也很不舒服。北京朋友告诉我说本来确实有这样的讨论,是为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