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徐水良文集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徐水良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按]近十年前,上海国保通过正义党抛出《徐水良上海虹桥机场特务证据》,此后,

   上海国保特务一再重复他们谣言,很多朋友迄今仍然被迷惑,所以我这里再次旧事重

   提。发王有才对此事的说明。

   徐水良 2008-9-8

   王有才文章摘要:

   前些天我读了徐文立先生发表的一篇《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

   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

   我看到了余大郎先生(据说是胡安宁先生,我一直没有跟胡安宁先生打过交道,

   因为看起来徐水良先生与胡安宁先生有很大的矛盾,而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

   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

   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

   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

   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

   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

   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

   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

   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

   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

   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由于我与徐水良先生的个人关系,加上我也没有找到

   他胡安宁,他胡安宁先生也没有来找我,因此我与胡安宁先生没有任何交往)的

   文字,今日又读了尹明的《对徐文立先生补充说明的思考》。

   附1: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徐水良

2005-12-26日

   最近这些时间,因为我支持法轮功,内奸胡安宁对我大加攻击,为了反击胡安宁的造谣攻击,我发了多篇揭露文章。胡安宁的谎言一再穿帮,狼狈不堪。(见附件2至6)中共方面心里着急,立刻调出被高寒先生称为中领馆六处,被王希哲先生称为中领馆写作组的正义党,来支援胡安宁。又拿出当年我们揭露正义党时,正义党以“正义党情报员”名义写的栽赃陷害的文章《徐水良上海虹桥机场特务证据》,改写后抛出来进行诬陷。(见附件1)(附件略)

   那篇文章出来后,当时参与揭露正义党的朋友们看了大笑说:“正义党危急,中共国安急了,终于出手栽赃诬陷了,只是栽赃手段低,太明显了!”当时洪哲胜先生全力帮助正义党,与我们辩论,有一次见面聊到此事,他要我拿正义党特务证据,我说,这就是特务党的重要证据之一呀。他无言以对,因为太明显了。

   但这次他们仍然忽略了一个新因素,就是我出国买机票到送走一事,是王有才先生和他太太帮助的,是有才和他太太委托他太太的同学,也是他们两人的共同朋友安排的。当时王有才和他太太在国内,他们造谣,没法出面作证。但现在王有才先生和他太太都到了海外,正义党的栽赃,就仅仅成了他们特务党的一个铁证。

   王有才和他太太出来后,我特别对因为我出关,使他们同学和朋友受到牵连被惩罚一事表示歉意。他们表示那个朋友受了处罚,但现在也出国了,事情过去了。但我们仍然对这个与异议人士并不相干的无辜朋友,因为我们遭中共处罚,深感抱歉。

   在我们离开南京以前,南京市公安局特地来通知我:“不准把过去写的文章带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我当时以为。我把文章夹带在被子内层棉胎里,你无法搜出来。我过去监狱中的文章,都是这样保存,避免搜走的。

   我们在南京亲友和民运朋友陪同下,由南京朋友开车送我们到上海。到上海后,除留于为民等朋友外,其他人就开车回南京了。南京的公安紧跟着盯梢到上海,到上海后,由上海公安或者国安接手盯梢。

   第二天,王有才先生的朋友来接我们,到机场,他要送我们从国内区一个通道走(不用检查行李),通过正义党文章,我们才知道那叫“贵宾通道”。我怕给他添麻烦,认为不妥。但那个朋友坚持,说不要紧,过去他都这样送朋友,坚持要我们从那个通道走。结果一进去,就立刻来了几个人,挡住了,并且气势汹汹,马上撕了那个朋友挂在胸口的机场工作证,把他带走了。我们的行李,被送进一个没有重大嫌疑、平常不启用的很大的X光机透视室,结果我们夹带在被子里的文稿,全部被收走。我才第一次见识到,原来在这个很大先进X光机下面,夹带的什么东西,都是清清楚楚的。他们还偷换了上海领事馆给我们写的要求交给美国海关的信,使我们在洛杉矶入关时被扣十多个小时,等上海领事馆上班后,证实我们的证件非假,才放行。当时,上海机场的飞机为我们延误很长时间才起飞。这大约就是南京警告的“不客气”之一吧!

   不过,这次正义党也删去了他们原来文章中,因为炮制粗糙而明显的一些特务证据。但这只是更加暴露正义党的特务面目。

   例如这次正义党文章删去原来的文章中一些只有上海特务才能知道的情况,如,“正义党情报员”说我是在南京友人陪同下,乘出租车到上海之类的话。因为知道我不是乘火车,乘长途车到上海,知道有南京朋友陪同,那是前一天的事情。我们出国后也从未提起这个情况。第二天在机场站在几十米外“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只有南京公安和上海的公安或国安。但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应该是上海的公安或者国安,因为他不知道我们乘的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个朋友的车。南京方面的公安是知道的,不可能产生这个误解,所以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应该是上海的情报人员。

   这次删去的更明显的他们的特务党的铁证,就是“正义党情报员”说,送我走的那个人不是机场工作人员。看到这个话时,连我也吃了一惊,因为这个朋友胸口挂的是机场工作证件,连我们也从没想到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可是站在远处“远远观察”的“正义党情报员”却知道。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正义党情报员”,是当时处理事情的上海国安或公安人员。后来我们对此提出质疑,问正义党情报员怎么可能知道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正义党看穿帮了,狡辩说:向机场打听的。我们问机场有几万人,怎么打听呀?他们就回答说查电话号码簿,按号码簿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打电话。我们问你们不知道名字怎么查呀?正义党回答说,胸口牌子上有。我们问你们“远远观察”,能够看到人家牌子上的名字吗?正义党就不回答了。那个朋友胸口的牌子,是机场工作证,因为他虽然不是机场工作人员,但是航空公司常驻机场的,所以有那里的工作证件。一般人根本不会想他不是机场工作人员,只有当时处理的上海公安或者国安人员事后才知道,并且也正是当时给国安公安吃一惊的信息,挂机场工作证件的,调查结果却不是机场工作人员,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深刻!所以就写到栽赃文章中来了,结果穿了帮。这种挂在胸口的工作证上,写上小小的名字号码,不接近去看,“远远观察”,当然绝对看不到。而一进机场通道被拦下,他的证件立刻被当局十分粗暴地撕走了,“正义党情报员”当然不可能看到,除非这个情报员就是上海公安或者国安。

   所以,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在机场“远远观察”,竟然能看到机场外前一天我们由南京亲友及民运朋友陪同到沪的情况。而且送我们进候机厅的人姓名号码,以及他不是机场员工,他们竟然都知道!在机场内竟然看到我们前一天在机场外发生的事,朋友的姓名牌子,一进候机厅,就被当局撕掉,他们却从几十米外看清楚了!也许,正义党能够证明他们这个正义党情报员具备“特异功能”,否则,恐怕只能证明他确实是情报员,但只是上海公安国安情报员。

   这次正义党文章证明他们特务的一个新证据是:

   正义党比一般中共特务更恶毒。中共当局剥夺了我的谋生工作权利,到处跟踪,有工作就把你捣掉,我在老家工作,还到我老家捣蛋,抓捕,不让他们给我工作,然后以这个名义,说是擅自离开南京去老家工作,行政拘留15天。这些事情几乎人人皆知,连南京公安也不敢说徐水良不愿工作。南京制药厂人人都知道徐水良工作很卖劲,讲了也没人相信。这种事情,只有上海特务才能做得出来。听说徐水良没有工作,要把他老徐搞臭,就说他不愿工作。

   附2:王有才原文:

   作者: WangYoucai 王有才:

   也谈对《徐文立先生的补充说明》的断续思考(1 )

   前些天我读了徐文立先生发表的一篇《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

   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

   我看到了余大郎先生(据说是胡安宁先生,我一直没有跟胡安宁先生打过交道,

   因为看起来徐水良先生与胡安宁先生有很大的矛盾,而徐水良先生是我的浙江富

   阳老乡,他因民主墙时期的事情在国内坐过很长时间的监狱,他出狱后,当年在

   国内时我们有一些交往,由于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加上都是要反对中共一党专

   制,都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定,我当然对他有好感,他出国时来过我杭州的居家,

   而且他出国时我托上海浦东机场的我的一个朋友设法帮助他一下,由于我没有跟

   我的朋友细说徐水良先生的背景,因为我那时认为"反正徐水良是出国,应该不

   会有什么事"而有所疏忽,我那朋友想提供机场内的内部通道送徐水良先生上飞

   机,使得跟踪的警方(不知是公安还是国安)无法监控跟踪,于是,警方当时就

   冲过去粗暴地对待我的朋友,扯去我朋友的胸牌。后来我的朋友因此在单位里没

   有前途,所以就只有通过考试出国留学寻求出路,现在在澳大利亚攻读学位,我

   真的对不起我的那位朋友。由于我与徐水良先生的个人关系,加上我也没有找到

   他胡安宁,他胡安宁先生也没有来找我,因此我与胡安宁先生没有任何交往)的

   文字,今日又读了尹明的《对徐文立先生补充说明的思考》。

   我因此也想说一下我的断续看法。

   从徐文立先生的文字看他在1998年6 月25日就有组党的准备,据我当时的了解情

   况可能是不确切的。因为他当时有中国反对派代表人物这一说(北京知道内情的

   人以后有可能会写出来),要求在美国总统克林顿去中国访问时会见美国总统克

   林顿。有所谓57人签名。我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是哪57个人。有北京和四川的朋

   友打电话来问我,说我的名字也在上面,我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些朋友带有调侃

   的说话语气,我也很不舒服。北京朋友告诉我说本来确实有这样的讨论,是为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