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徐沛文集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身在自由世界,日子过得真快。
   
   上周末,我在莱茵河边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边炼了功后,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几片落叶时,我还不愿相信秋天已到。然而,接下来,我就不断地收读中秋节的信息和祝愿。
   

   每当这个时候我必然会思念清水君,不仅仅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位网友。零二年,我第二次海归不成回到德国后就在家里安装了上网设备,但一直到一年后我读到清水君文集,我都不知道互联网是打破中共信息封锁的好东西,也没想到可以借助互联网传播反法西斯的白玫瑰精神。
   
   我当时只因深为清水君文集感动而给作者去邮件表示友好,并付上一篇以《文如其人 人如其文 》为题的发言稿算是自我介绍。没想到清水君把这篇发言的标题改为《我的法轮心得》推荐发表:
   
   [推荐投稿]女博士徐沛在德国华文报刊会上的发言:我的法轮心得
   
   【博讯2003年1月16日消息】 按:徐沛是一个颇有一定名气的女博士、女作家,她毕业于外国语学院,通晓德文、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在欧洲定居并长期使用外文创作。这样一个现代女性,为何会相信法轮功,加入法轮功,并孤身犯险为法轮功辩护呢?这篇文章,是徐沛的成长路程、心路历程,对於我们对法轮功的了解,颇有参考价值,因此未经删减,推荐发表。
   
   推荐人: 清水君
   
   当时我不太高兴, 因为他没征求我的意见,但这篇发言经清水君之手成了我在中文网上首发的第一篇文章。现在看来很有意义。因为我从此开始借助互联网推崇反法西斯的白玫瑰精神,强烈抨击红色法西斯,支持海内外华人的民主运动, 声援受到迫害的仁人志士。
   
   正是因为清水君和中共对他的迫害,我才决定深揭猛批鲁迅等五四狂人,让读者认识到中共与中国文化水火不容,过去中共以“破四旧”为名实行对中国文化的灭绝政策, 现在,则在中国文化的名义下兜售中共的私货,向世界人民输送中共意识形态及其党文化。孔子学院和北京奥运尤其开闭幕式都是鲜活的实例 。世界各国的有识之士也都通过北京奥运认识到德国法西斯和红色法西斯的相似之处,而我的观点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我还收到一个意大利文的邮件,通知我的德文评论被引用被传播。
   
   也是因为念及凡是象清水君一样有理想有担当的同胞无不受到中共迫害,我才能够在德国坚守中文网。我本来象个古董,不喜欢与电脑为伍,更乐于去法国的山村和意大利的海边闲居。然而自从面对清水君们一个接着一个被捕后,我就再也没象过去一样度过假,没再去过法国和意大利。一晃快六年了,我上网的时间越来越多,似乎有了网瘾,每天都想上网。
   
   北京奥运前, 当我获知德国之声中文组副组长张丹红的媚共言论后,我义不容辞地加以抨击;北京奥运后,张丹红在各方压力下被德国之声停播。中共势力气急败坏,给我扣了顶大纪元记者的高帽子,把我的个人行为用来诋毁法轮功。新华网居然敢于诬蔑法轮功在背后捣鬼,我的名字也因此上了中共媒体。其实我和欧洲大纪元时报几无联系,和大纪元网站的联系也极其有限,但这并不影响我象大纪元的记者编辑们一样崇尚“真善忍”,修炼法轮功。
   
   念及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我就干脆到大纪元开个博客,做个大纪元博主以示纪念,岂不美哉?!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