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謝田文集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中共中央党校的研究者们遗漏了最值得研究的课题 - 九评和退党,而不明就理的西方人士还以为党校是当局的智囊。图为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中)在中央党校演讲,前左为美国大使雷德(Getty Images) 。

   在中国教育界,中共中央党校可是一个异数,其英文名字也是蛮滑稽的,叫什么“Party School”,简直就在开国际玩笑。这些人怎么就不知道把它改的稍微文诌诌一些、学究气多一点、或与世界“接轨”一些呢,比方叫个什么什么研究所(Institute)或研究院(Academy)之类的。这样呢,其教授、博士们在国际舞台拿出名片时,其本家也就不至于被别人当成白痴成堆、彻夜狂欢的大本营,或者误认为“Propaganda School”,而陷入几分尴尬。

   大学毕业时,大家都想报考研究生,同学中有的考去了中国科学院,有的去地科院,有的留在北大继续读,这都平平常常。但认识的人中有个文科毕业生,他说要去中央党校读研究生。其他人听了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一边犯嘀咕、一边难免有嫉妒之心,想着这小子真会钻营,路子比较野,这肯定是要去当官的了,不是做学术之人。

   在北京念书时,还去了中央党校一次,那是八十年代中期的事情,是去见西北某省的一个省委书记。那家伙是在那里镀金外加强化洗脑的,带我们去的人告诉说,他混完了文凭回去就等着升官了。党校的学生宿舍里看起来还挺朴素,跟一般的学校差不多,想必是升官发财之前,需要清贫的修行一番,也算苦尽甘来、可以忆苦思甜吧。

   不明就理的西方人,不知道中央党校强化洗脑的功能,还以为它是当局的智库。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就曾经去过中共中央党校演讲,这个精明的商人、反共的先锋或许以为自己已经“插入敌人的心脏了”呢。记得拉姆斯菲尔德从政之前,曾经在一家投资银行高就,他还是芝加哥学派的推崇者。经济学上,芝加哥学派以避免政府干预为其主要特征。

   从本质上来说,中共中央党校只是一个培训的工具、一个强化灌输的地方。对国人来说,从来就没人认为它是一个能够真正研究学术的场所,它也确实不可能研究出什么真正的东西。研究的禁区太多,方法论也受局限。比方说经济,中国已经走向裙带资本主义,但如果已经固定了只能用马克思主义作指导,那怎么可能有真知灼见?也许有人应该研究“中共的敌人”这一课题,他们最后可能会发现,全中国没有什么人没有在历史上的一段时间内,被一度划分为中共的敌人。还有,研究中共党史、当代史时,有人敢研究九评、退党吗?如果不能,那岂不是漏过了最好、最新、最重要的研究课题?

   对研究者来说,选题是很重要的,然后才是或者引用最恰当的理论,或者构建自己新的理论。偏题、错题、遗漏课题,对中央党校的研究者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但又改正不了的死穴。所以,每当某某人以中央党校的专家、博士发表什么观点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有些滑稽、不伦不类。

   最近中央党校的一位博士撰文,说“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结论倒是不离谱,但其论证和溯源几乎让人喷饭,喷完之后还让人要拍案而起。可惜旁边没有书僮、丫环之类的可资见证拍案者的愤怒,书桌子上也没有镇纸、笔洗之类的硬件可以拿起来摔它一摔,这计算机的键盘更是拍都拍不得。

   比方这位党校博士说,从外贸来看,中国在向西方发达国家财富“输血”,使中国在经济上落入“殖民地”状态;外贸利润的绝大部份(95%以上)被外商拿走了,“在无数死难矿工如山的骨灰之上,堆起了国际垄断资本的滚滚利润和中国矿主的惊人财富。”更精彩和富有煽动性的,是“中国用民工的如河血泪和矿工的如山骨灰,换来的巨额外汇完全无偿的奉献给了美国。”

   这些无视常识、转移视线的虚假命题,看来颇能迷惑许多中国民众。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其根本原因恰恰是党博士的老板、党校背后的主子 - 中共的掠夺。对于官商勾结大肆低价收购国有资产,党博士认为“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民族大劫杀”,但他忘记了是谁在出卖这些资产、谁在进行勾结,以及是谁在实施这个劫杀。对于中国进口商品价格之高,而出口商品价格之低,党博士也忘记了谁在控制进口关税、谁在压低汇率、谁在实施出口创汇的国策。

   党博士发现,各地政府对外资的争夺,使得给外资的优惠超出了经济领域,“已经出现了政治法律特权。”他透露出的更危险的讯号,是“由于资本成份越来越复杂,现在各地的政治法律特权已经扩展到了所有资本。”这倒是很有意思的观察,“所有资本”的概念就是告诉人们,有政治特权的红朝新贵,已经完成了政治、经济上的最全面、彻底的掠夺。

   据说秦始皇的书生中,有许多马屁文人没有死于焚书坑儒,其中一个后来被别人发现在地狱里受苦,舌头被拉出来,在炭火上烘烤,因为他不讲真话、乱拍马屁。东土虚假命题横行,未免让人替中央党校的那些聪明人耽起心来……

   

   【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