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牛马婆婆]
王先强著作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牛马婆婆

   
   

﹝1﹞


   
   牛婆婆端起饭碗,张开无牙的嘴,正要往嘴里扒饭,忽看见马婆婆从屋那头蹒跚过来,手便停了动,愣愣眼的瞪着,也忘了合上嘴,留下黑洞一个。

   
   这是政府设置在郊外的安置区,住着无数人家。他们来自市区旧楼和木屋区。时有的天灾人祸,收地清拆,因而失了居所,又无其它去路的,便到了这儿。
   
   不过,牛婆婆有点特别,是从小木艇上迁上来的;因为那小木艇破斓得漏了水,时时有沉没的危险,住不得人。
   牛婆婆单身一个,就入住单人屋。屋内又窄又小又有点黑,空气又不大流通,因此她平时就不太喜欢待在屋内,吃饭时就更会端着饭碗,坐到门外来,海阔天空,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吞咽,像在小木艇上飘呀摇呀一般。
   
   屋角顶上的路灯亮起,光射落在通道上,射落在牛婆婆和马婆婆身上,一片橙黄橙黄。
   
   马婆婆碎步移到牛婆婆跟前,站定了,只见一头散发,蓬蓬松松,使得瘦削的脸,像藏在草丛中似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镜片很厚很厚的眼镜,更显奇特。她那薄薄的嘴唇动了动,要说甚么,却说不出甚么。
   
   「又出事了?」牛婆婆问;因为没了牙,发音不纯正,生人听来颇费神。
   
   马婆婆一听即明,喃喃的回答道:「是呀,无饭吃!」
   
   「又是这个事!」牛婆婆站起来,提高声调说,「生儿生女,不如生个蛋;蛋可以煎来吃!」
   
   马婆婆提起双手,抖抖的张开一对五爪,伸到散乱的发中,搔起头皮来。
   
   牛婆婆转身,从厨房里取出一个碗,盛了饭,递过去,说:「吃吧!」
   
   「你够不够吃呀?」马婆婆颤颤声的问。
   
   「够的够的,」牛婆婆说,「有菜,有泥鯭鱼汤呢,够我够你吃的。」
   
   这么着,牛、马婆婆就在门外坐下,各自住嘴里扒起饭来了。
   
   一碗饭填下去,各人的肚子就满得差不多了,再舀半碗泥鯭鱼汤,慢慢的呷,腹部竟觉缓缓的沉重起来。
   
   饿过肚皮的人,当知饭的可贵。马婆婆放下碗,脱去厚片眼镜,抹抹眼头,叹道:「你真好,餐餐无忧!」
   
   牛婆婆每喝一口汤,嘴唇就一凸一缩的动,脸颊也在动;听了马婆婆的话,她笑了笑,说:「吃饭不难嘛,这不就饱了?是你生儿生女,生来无用;不如生个蛋!」
   
   马婆婆戴上眼镜,托着下巴,微微斜了头,仰望橙黄晕晕的路灯,又是叹了声,就闭嘴无语了。她原独居木屋区,靠政府老人金过活,去年火灾,木屋烧了。政府登记灾民,以作安置。在外租楼居住的儿子,看准机会,找了她来,说是将其一家人都登记上去,以博取灾民资格和优待,取得个政府的居住的地方,免去租楼之烦和租楼开支,还说大家住到一起,互相好照顾,生活更无问题。果然,他们如愿以偿。她便和儿子、媳妇以及两个孙子,一起搬来这安置区,住了一个大单位。孙子天天缠着婆婆讨钱要钱买零食;婆疼孙,有求必应,老人金都赔了上去。可儿子媳妇对她却是一天比一天冷下来,现在到了不给饭吃的地步了,出问题了。
   
   马婆婆有事都找牛婆婆商量,没饭吃更是要找上门来的。她们都是老人,都没了丈夫,在这安置区里交了朋友,谈起上来,似乎特别投契点。至于一个姓牛,一个姓马,是否也有点甚么牛马味儿?则无人考究。
   
   「蛋可以煎来吃!」牛婆婆喝完汤,放下碗,抹抹松松软软的嘴巴,又说道。
   
   这个牛婆婆,有一儿一女,早已各自成了家,置了楼,买了车,立业了发达了。儿女都没有接她出去,让她孤零零的住在小木艇上,进而住到这安置区里来;她不想拖累儿女,也乐于住在这么些的地方。她身体好,每天摇出烂木艇,就到海边捕捉泥鯭鱼,换个十元八元,加上老人金,过得也舒适。她时时用水桶养了些泥鯭鱼,给儿女送了过去。这泥鯭鱼许是香港的特产,个儿不大,骨刺也多,当属不入流之类,所以香港人便用俗语以这个不太雅观的名字名之,如要从书本上找学名,大概是无法找到的。不过,也莫小看这泥鯭鱼,用来煮汤,其汤却是很鲜美的,儿女都爱喝。间中呢,儿女也开车来看她一下,站在门口,笑笑脸,给她一些钱。她觉得儿女很不错,很孝顺;要不,她也宁愿生个蛋,煎来吃。也因为这个,她可以理直气壮地、大声地说别人不如生个蛋!
   「你无忧无虑,真好!」好一会,马婆婆说。
   
   马婆婆很羡慕牛婆婆的安稳生活,停了停,又道:「你走得动,做得来,真好!」
   
   屋那头,传来大人小孩的欢笑声……
   
   「乖……乖……」
   
   「好……好……」
   
   一浪一浪的,不停不息。
   
   

﹝2﹞


   
   马婆婆摸上牛婆婆门的次数,越来越频密,为的都是那回事。
   所求不多:一碗饭,少许菜,或是一点泥鯭鱼汤,已十分足够。这在于牛婆婆,也还不难解决。然而,牛婆婆却很有点愤慨了,很有点按捺不住了。
   
   这一天,马婆婆又上门来了。
   
   牛婆婆张开无牙的口,就骂:「你是傻了,老人金都拿去养孙子……」
   
   「小小年纪,闹上来,我不忍心。」马婆婆颤颤的低声道。
   
   「人家忍心不给饭你吃,怎说?」牛婆婆大声问,「养儿都没用,还养孙?」
   
   马婆婆脱下厚片眼镜,抹抹眼头,又将眼镜戴上去,微微斜了头,无语言了。
   
   牛婆婆嘴巴一凸一缩,又说:「这个事,要弄明白!人无饭吃,怎行?」
   
   说着,她摊开黑黑粗粗的手。
   
   牛婆婆绝对不含糊,大有追究到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气势的。这个世间,会有这种事?
   
   一天夜里,牛婆婆正睡得昏沉,忽听得敲门,睁开眼,影影绰绰,望出窗口,一片橙黄晕晕外,是黑漆漆的天。门还在响,咚咚咚。
   
   三更半夜的,有鬼?牛婆婆蹙着眉,问道:「谁?」
   
   「我。你开开门。」是马婆婆的有点颤抖的声音。
   
   牛婆婆掀开被子,摸着坐起来,亮了电灯,打开木门,双手拉拉衣脚,又扫了扫上身,说:「是你,还不睡?」
   
   马婆婆侧身进了门,低低声道:「真不好意思,我想在这挤挤,过个夜。」 「又出花样了?」牛婆婆问。
   
   马婆婆脱下厚片眼镜,抹抹眼头;这回似乎是有泪,好久好久也不将眼镜戴上去。
   「怎事呀?」牛婆婆又问。
   
   「他们赶走我……不让我睡……」马婆婆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牛婆婆先是不相信,后是惊愕,随而大声的道:「告他,告他!借你的名,安置了屋,转头赶你出来……告他告他!」
   
   「莫……莫……」马婆婆嗫嚅着。
   
   「我替你告。」牛婆婆说,「告到房屋暑去,告到法庭法院去……」
   
   「莫……莫……」马婆婆道,「告上罚了,他们无了居所,两个孙子要受苦,我就更无路了。」
   
   「天理不容,定要告!」牛婆婆坚决的说。
   
   「我……我走,不挤你了,你莫告。」马婆婆向外移动。
   
   「你到哪去?」牛婆婆拦住了马婆婆。
   
   「我到小花园里去,那里有张长椅……」马婆婆说。
   
   「你疯了,小花园里能睡?」牛婆婆不让马婆婆走,「在这挤啦!」
   
   马婆婆被留了下来。
   
   牛婆婆不再说甚么,然而心里仍然愤愤不平,觉得非告不可,直至告上天,告入地,讨个世间公道。她动手整理那张大尺码的单人床铺,被子好久没洗,散发出一股人汗霉味,枕头斑驳乌黑,油光发亮;她一手抓起被子,一手就不停的打向被面,接着双手捉住被子两端,拉起左右摆动,又扫床四周,霹霹啪啪,使得窄小的屋子里,不仅异味扩散,还加尘埃飞扬,满屋子的浊气,俨若牛栏马棚。
   
    一会儿之后,牛、马婆婆就在那大尺码的单人铺上,并排挤着躺下了。──真的是挤的!
   
   牛婆婆翻了个身,喃喃的又道:「生儿生女,不如生个蛋……」
   

﹝3﹞


   
   马婆婆的心,越来越不安。她不能老是去找牛婆婆的麻烦,总想自己能有个解决的办法。她跑出市区去,找几个亲人商量,过了几天,却又一筹莫展的回来。晚上,人家照样的没有饭给她吃,不让她睡,她只好又蹒跚的去牛婆婆家。市内的亲人送她几个大橙,她分派给孙儿,特意留起两个,现在就带在身边,是给牛婆婆的。
   
   到了牛婆婆的门口,马婆婆举起手,咚咚咚,敲响门。没有动静,屋里乌灯瞎火的。咚咚咚,再敲几遍,还是没有动静。想了想,她拧门把,门开了,原来没有扣上。她一边叫牛婆婆,一边摸黑进了屋,扭开电灯。
   
   「我回来了,你睡得熟呀,门也没扣上?」她说。
   
   牛婆婆仰卧那张单人床上,后脑枕着那油腻乌黑的枕头,眼睛微闭,眼窝凹陷,鼻底下两个孔,斜向天花板,嘴巴张开,圆圆黑黑一深洞,身上盖的是那张有味儿的被子。
   
   「你真睡得熟!」马婆婆走上前去,推了推牛婆婆。
   
   然而,她推不动她,觉得有点不寻常;再推,还是不动;用力推,彷佛整个躯干都动了。她发觉:牛婆婆的手脚和躯体,早已冷冰冰、硬邦邦了。
   
   马婆婆眼一瞪,嘴一张,「啊」的声,瘫坐在地下;两个大橙,滚了开去,分散西东。
   
   过了好一会,她忽地嚎啕起来:「你走了呀,你好命呀……」
   
   眼泪从那厚片眼镜底下,像泉水般滚了下来,可她忘了除下眼镜,更没有抹眼头……
   
   四邻的人走了过来,才知道牛婆婆死了。
   
   人进人出,撞翻了门口一个桶,泻出满地水,还有活蹦活跳的泥鯭鱼,散遍四周……
   马婆婆走出来,弯腰扶起水桶,一个一个的将泥鯭鱼捉起来,放进桶里,嘴里喃喃的说:「她这是养着给儿女的,她这是养着给儿女的……」
   
   屋角边的路灯,橙黄橙黄,照在通道上的、进进出出的人身上……马婆婆在用心的捉那养着给儿女的泥鯭鱼,却没有见到牛婆婆的儿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