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
盛雪文集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今年三月,因赴香港与阿海兄商谈诗集的出版事宜,有幸“捡”了个干姐姐——被称为“当代秋瑾”的女侠盛雪,并参加了她的诗集《觅雪魂》的首发式,在首发式上,听她轻声讲述自己的诗路,讲述诗集出版的种种波折,心戚戚然。
   
   从香港回来之后,立刻对《觅雪魂》中的诗歌一一做了研读,从中发现了它的非同寻常之处。说实话,我虽然习诗多年,但对于当下的诗歌是极不满意的,很多诗人像巫师,对于他们来说,写诗就像念咒语,语言像是花拳绣腿,虽然极尽华丽,但读完之后,却如坠入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盛雪的诗,却迵然不同,她让我感到了久违的痛快淋漓。读完诗集,我耳边回绕的竟是清脆的兵器之声,我深知,对于一个自由的骑士和民主的斗士来说,诗歌就是她手中的兵器,在我看来,她最得心应手的是:飞镖、快刀、断魂枪和流星锤这四样兵器。
   
   在早期的创作中,盛雪就对语言有着至高的要求,就像好刀需要好钢一样,语言的好坏也在很大程度决定了诗歌的好坏。从一开始,语言的侠气,就是她诗歌的显著风格。在早期的诗歌中,虽然有一些作品充满了如水的少女情怀,但更多的是对世界本质的探寻。写于1984年的《真理的辨证法》,就像一把锋利的飞镖:“生,并不是生/它是死的小序/死,并不是死/它是生的变异/未来是遥远的过去/我,要忘记//”。在诗歌的前四行,我们感知的是诗人对于生死的态度,误以为这仅仅是一首哲理之诗,孰料到了结尾,却让我大吃了一惊。盛雪轻轻一甩,手中的飞镖早已不知所踪,其速度之快,用法之奇,让人叹为观止。这一时期的《这就是浪》《鹰》《心愿》《我不是一个不幸者》,以及“断想”小辑中的作品,都有这样的异曲同工之妙,个中韵味,只能神会,不能言传。

   
   最近国内出现了一个杨快刀,其实,盛雪也是一把快刀。她绝不会拖泥带水,刀起刀落间,一切便尘埃落定。为纪念文革所写的《背叛》就是这样一个作品。文革的诗歌,很多人都写过,但像盛雪写得这么干脆利落并不多见。在诗一开头,就提炼出了文革的关键词,一连用了三个“背叛”,它并不是简单的罗列,而是情感的递进,第一个“背叛”是指明,第二个“背叛”是愤怒,第三个“背叛”是控诉。“黑夜背叛白天/晴空背叛大地/利益背叛亲情/革命背叛伦理/拳脚背叛语言/下级背叛上级/父亲背叛子女/恐惧背叛恋情/胆怯背叛亲密//”,够了够了,这一连串的句子,已经将发生在那个年代的荒诞事件完全概括。要知道,对于小说家来说,每一句话都可以写一个洋洋洒洒的长篇小说,而盛雪的快刀轻轻一舞,便对那个可怕的时代做出了总结式的发言。“四十年过去/人看人/恍如隔世/还是心有余悸//”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要知道,人变成野兽,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野兽要想变成人,却难于上青天。
   
   盛雪是女人,她有着丰富的感情,除了慷慨激昂的呐喊之外,仍有许多情意绵长之作,但她没有沉溺于此,也不会沉溺于此。在细密的情思背后,仍然暗藏着锋利的刃光,我愿意把这类作品称为断魂枪。这是盛雪的杀手锏,看似漫不经心,却招招封喉,枪枪索魂。
   
   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盛雪移居加拿大,切身体味着“断肠人在天涯”的痛楚。对于这个曾给她深深伤害的国家,她的心情复杂至极,表现到诗歌中,就变得丰富多汁。在《云层似铁》中,诗人在连续的四个“看不见”的句式之后,接着写道“云层似铁云层似铁/绵延不绝//”这样的比喻,多么独特而准确,这样的表述,多么深情而绝望,只有经历着流放的人,才体味到其中绝望的疼痛力量。在《年轮与家的距离》中,我们看到一个不能归家的游子心碎的泣血呼唤。“每一年/都以为是最后的流离/每一次/走在北京的街头/蓦然惊醒/是枕边未干的泪迹”“我调整了所有的角度/也看不清/老去的亲人/是否举起了召唤的的手臂//”。读着这些诗句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并不仅仅是因为诗句中所传递的感人至深的悲伤,而是听到一个热血沸腾的斗士的誓言:纵然一生回家无望,也不能动摇对自由的执着。这是从血管里流淌出来的诗歌,我仿佛看到诗人朝着故乡的方向,仰着头,发出了悲壮的嘶鸣。
   
   就像陈奎德在序中所写“就盛雪的诗风诗思而言,一九八九年是个分山岭”。一九八九之后,盛雪的诗歌有着鲜明的变化,那些原本明快的句子,变得低沉,原本跳跃的节奏,变得凝重,原本轻柔的语调,变成了怒吼。我愿意把这些作品称为流星锤,它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你砸来,让你不能躲避,也无处躲避。《记忆与背叛》就是这样一部佳作。这首诗从省略号开始,这是最好的开篇,因为一切不必再说,因为一切无法描述,一切的悲惨,一切的愤怒都包含其中。“未及回眸/未及静默/未及舔吮相望的泪眼/未及拥吻奔离的仓措/必须在/漆黑的/粘湿的/阴冷的/疲软的/涌动的/血肉模糊的/无边无际的悲恸/覆盖吞噬我们之前/亡命天涯/并回身/用心血与泪河/绝望的掩埋奔逃的路辙//”“悲恸”前面一连串的定语,给诗歌蒙上了一道巨大的阴影,那无处不在的悲恸,将永远埋藏着诗人的心里,也埋藏着每一个有正义与良知人的心里,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磨灭,永远,永远。
   
   2008年7月1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