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
盛雪文集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今年三月,因赴香港与阿海兄商谈诗集的出版事宜,有幸“捡”了个干姐姐——被称为“当代秋瑾”的女侠盛雪,并参加了她的诗集《觅雪魂》的首发式,在首发式上,听她轻声讲述自己的诗路,讲述诗集出版的种种波折,心戚戚然。
   
   从香港回来之后,立刻对《觅雪魂》中的诗歌一一做了研读,从中发现了它的非同寻常之处。说实话,我虽然习诗多年,但对于当下的诗歌是极不满意的,很多诗人像巫师,对于他们来说,写诗就像念咒语,语言像是花拳绣腿,虽然极尽华丽,但读完之后,却如坠入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盛雪的诗,却迵然不同,她让我感到了久违的痛快淋漓。读完诗集,我耳边回绕的竟是清脆的兵器之声,我深知,对于一个自由的骑士和民主的斗士来说,诗歌就是她手中的兵器,在我看来,她最得心应手的是:飞镖、快刀、断魂枪和流星锤这四样兵器。
   
   在早期的创作中,盛雪就对语言有着至高的要求,就像好刀需要好钢一样,语言的好坏也在很大程度决定了诗歌的好坏。从一开始,语言的侠气,就是她诗歌的显著风格。在早期的诗歌中,虽然有一些作品充满了如水的少女情怀,但更多的是对世界本质的探寻。写于1984年的《真理的辨证法》,就像一把锋利的飞镖:“生,并不是生/它是死的小序/死,并不是死/它是生的变异/未来是遥远的过去/我,要忘记//”。在诗歌的前四行,我们感知的是诗人对于生死的态度,误以为这仅仅是一首哲理之诗,孰料到了结尾,却让我大吃了一惊。盛雪轻轻一甩,手中的飞镖早已不知所踪,其速度之快,用法之奇,让人叹为观止。这一时期的《这就是浪》《鹰》《心愿》《我不是一个不幸者》,以及“断想”小辑中的作品,都有这样的异曲同工之妙,个中韵味,只能神会,不能言传。

   
   最近国内出现了一个杨快刀,其实,盛雪也是一把快刀。她绝不会拖泥带水,刀起刀落间,一切便尘埃落定。为纪念文革所写的《背叛》就是这样一个作品。文革的诗歌,很多人都写过,但像盛雪写得这么干脆利落并不多见。在诗一开头,就提炼出了文革的关键词,一连用了三个“背叛”,它并不是简单的罗列,而是情感的递进,第一个“背叛”是指明,第二个“背叛”是愤怒,第三个“背叛”是控诉。“黑夜背叛白天/晴空背叛大地/利益背叛亲情/革命背叛伦理/拳脚背叛语言/下级背叛上级/父亲背叛子女/恐惧背叛恋情/胆怯背叛亲密//”,够了够了,这一连串的句子,已经将发生在那个年代的荒诞事件完全概括。要知道,对于小说家来说,每一句话都可以写一个洋洋洒洒的长篇小说,而盛雪的快刀轻轻一舞,便对那个可怕的时代做出了总结式的发言。“四十年过去/人看人/恍如隔世/还是心有余悸//”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要知道,人变成野兽,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野兽要想变成人,却难于上青天。
   
   盛雪是女人,她有着丰富的感情,除了慷慨激昂的呐喊之外,仍有许多情意绵长之作,但她没有沉溺于此,也不会沉溺于此。在细密的情思背后,仍然暗藏着锋利的刃光,我愿意把这类作品称为断魂枪。这是盛雪的杀手锏,看似漫不经心,却招招封喉,枪枪索魂。
   
   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盛雪移居加拿大,切身体味着“断肠人在天涯”的痛楚。对于这个曾给她深深伤害的国家,她的心情复杂至极,表现到诗歌中,就变得丰富多汁。在《云层似铁》中,诗人在连续的四个“看不见”的句式之后,接着写道“云层似铁云层似铁/绵延不绝//”这样的比喻,多么独特而准确,这样的表述,多么深情而绝望,只有经历着流放的人,才体味到其中绝望的疼痛力量。在《年轮与家的距离》中,我们看到一个不能归家的游子心碎的泣血呼唤。“每一年/都以为是最后的流离/每一次/走在北京的街头/蓦然惊醒/是枕边未干的泪迹”“我调整了所有的角度/也看不清/老去的亲人/是否举起了召唤的的手臂//”。读着这些诗句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并不仅仅是因为诗句中所传递的感人至深的悲伤,而是听到一个热血沸腾的斗士的誓言:纵然一生回家无望,也不能动摇对自由的执着。这是从血管里流淌出来的诗歌,我仿佛看到诗人朝着故乡的方向,仰着头,发出了悲壮的嘶鸣。
   
   就像陈奎德在序中所写“就盛雪的诗风诗思而言,一九八九年是个分山岭”。一九八九之后,盛雪的诗歌有着鲜明的变化,那些原本明快的句子,变得低沉,原本跳跃的节奏,变得凝重,原本轻柔的语调,变成了怒吼。我愿意把这些作品称为流星锤,它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你砸来,让你不能躲避,也无处躲避。《记忆与背叛》就是这样一部佳作。这首诗从省略号开始,这是最好的开篇,因为一切不必再说,因为一切无法描述,一切的悲惨,一切的愤怒都包含其中。“未及回眸/未及静默/未及舔吮相望的泪眼/未及拥吻奔离的仓措/必须在/漆黑的/粘湿的/阴冷的/疲软的/涌动的/血肉模糊的/无边无际的悲恸/覆盖吞噬我们之前/亡命天涯/并回身/用心血与泪河/绝望的掩埋奔逃的路辙//”“悲恸”前面一连串的定语,给诗歌蒙上了一道巨大的阴影,那无处不在的悲恸,将永远埋藏着诗人的心里,也埋藏着每一个有正义与良知人的心里,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磨灭,永远,永远。
   
   2008年7月1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