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
悠悠南山下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題目為編者自加

*

被訪者:Cambao de Duong

采訪者:Lan Trinh

全文

   問﹕請先講一下你的姓名,以及你是哪里人。

   Cambao:我叫Cambao de Duong。我來自南越西貢。

   問:你能否跟我們講一下你在越南的生活?

   Cambao:好的。我是越南出生的華僑。我在越南讀書長大,後來在越南西貢和Kien Tuong教書。我曾擔任西貢一間學校的校長。我在教師學院的語言學校任教直至1975年4月30日。因爲我受雇于南越軍隊,所以能讓我參加十天新政府的研討會已經算不錯了。

   問:先打斷一下。你說你的父母都是中國人。你父母是不是從中國去了越南?

   Cambao:是的。

   問:作爲在越南長大的中國人,你的生活同一般的越南人有什麽不同嗎?

   Cambao:我想沒有什麽差別,因爲我們住的那個地方有中國人和越南人。因此,我們沒有語言障礙,大家都很友善。

   問:你在家裏講什么語言?在學校裏都學了些什么?

   Cambao:在家裏,我們通常講自己的方言---Chao Chow。有時我們也講很多其他的語言,比如越南話。有時我們講廣州話。但在學校,我受了三種教學系統的教育---中文,法文,和越南語。主要是越南語和中文。在中文學校,我學習國語;在越南學校,我當然學越南語。

   問:那你不覺得同那些越南本地的越南人有什麽不同嗎?你的朋友和你的同事都是不同的人,都是中國人和越南人。

   Cambao:是的。我們在一起相處,我在越南的學校教了很多年書。而且,我教的是越南文學。我講流利的越南語,和越南人一樣流利。因此,沒有任何人會覺得我和其他人有什麽不一樣。

   問:戰爭期間在越南長大,這對你的生活有什么影響嗎?

   Cambao:當然。由於是戰爭時期,我被征軍。我在那裏接受了一年的訓練。在那時,我成爲了一名軍官,中尉。因此在1975年之後---,我是說,4月30日---,我被關進了勞改營。

   問:一些人可能不知道1975年4月30日發生了什么事情。

   Cambao:1975年4月30日是南越政府倒臺的日子。北越佔領了南越。從此國家統一了。南方人不得不忍受新政府的政策。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很多人逃離了越南。我想在那之後大約有兩百萬人離開了越南。

   問:作爲在越南生活的華人,在1975年4月30日後,這個事件是否影響到你的家人或你個人的生活?

   Cambao:它對我個人生活的影響有若干個原因。其一,我還在軍隊裏。其二,我有中國血統。其三,我有很好的教育背景。

   問:你是在哪一支軍隊裏?

   Cambao:我在Thu Duc接受訓練,是一所後備役軍官培訓學校。實際上,我沒有參加過戰鬥。

   問:你是在南越的軍隊裏,不是北方的共產黨。

   Cambao:是的。

   問:75年之後發生了什么事情?

   Cambao:我被送到新政府的集中營改造。那是一場鬥爭。那裏的生活很艱苦。我在那裏待了三年多。我必須面對很多困難,比如沒有食物,生病沒有藥吃。我從一個強健的人變得很虛弱。我的體重減輕了很多。我大約減輕了五十磅。

   問:你那時有多大年紀?

   Cambao:我進集中營的時候大概是32歲。

   問:你當時已經成家了嗎?

   Cambao:是的。大概在被關的四個月前,我剛剛結了婚。我不得不離開我的太太。我兒子是在我被關在集中營的時候出生的。

   問:你認爲那個時候你太太的感受如何?

   Cambao:她當然吃了不少苦。我尊敬她能夠一直等我。在那時,很多人冒險逃離越南。她有很多機會能夠離開,但她沒有走,一直等到我出來。

   問:爲什么你在集中營關了三年後還能活下來,而很多人卻沒有?

   Cambao:我堅信我爲了人們做了很多好事。我沒有做過任何傷害別人的事情。作爲一個執教人員,我不僅向我的學生傳授了很多知識,而且也教他們要成爲正直的人,以後好爲社會服務---即使是新的政府。我的學生都理解我,他們也相信我。

   問:那段時期,你是否知道了自己的實力?

   Cambao:我學會了一件事情:如果堅信一些事情,而且做正確的事情,你會實現你的目標的。

   問:三年後,你被釋放之後,你的生活怎么樣?

   Cambao:在那個時候,很多人,包括教師,離開越南逃離到其他國家。越南人需要教師。因此,新政府,所謂的越共(Viet Cong),釋放了我,讓我在一所高中教課。我又成爲了一名高中教師,在那裏教了三年。

   問:現在你的全家是否和你一起住在美國?

   Cambao:我和我的小家庭。我的家人和親戚仍然在那裏,我的兄弟姐妹,侄女和外甥還在那裏。

   問:你是怎樣來到美國的?

   Cambao:我太太的兄弟姐妹在美國。他們申請我過來的。同時,我也一直在找機會出來。我試了許多年,坐船。但都沒有成功。所以,我就決定等他們的申請。後來,我非常幸運,因爲美國政府發現我曾爲南越政府工作,因此在我申請之後他們便很快讓我來到這國家。

   問:自從你來到美國之後,你是否有機會回越南?

   Cambao:沒有,完全沒有。

   問:你想回去嗎?

   Cambao:我想,但不是現在。

   問:你是哪一年來美國的?

   Cambao:我是1983年年底來美國的。

   問:你去了哪里?

   Cambao:我立即來到紐約市。

   問:你爲什么決定住在紐約市?

   Cambao:我決定留在紐約市有以下一些原因。首先,我有一個親戚住在紐約市。其次,我覺得紐約市是世界首都,以及---

   問:那你是1983年來紐約的嗎?你不是難民。

   Cambao:我是難民。

   問:你是難民身份?

   Cambao:是的。

   問:但你是---,有一個專案---,是叫什么來的?

   Cambao:叫ODP---全稱有秩序離開的專案(Orderly Departure Program)。但我必須要在泰國Panat Nikhom難民營待一段時間,直到1983年底。我來這裏是因爲我太太的兄弟住在紐約市。我猜想因爲我的背景美國政府把我作爲難民而接收我進來的。

   問:然後你決定要留在紐約市。

   Cambao:是的。

   問:爲什么?

   Cambao:有幾個原因。第一,我有個親戚住在紐約市。第二,我認爲紐約市是世界的首都,是個多樣化的城市,這裏的人來自全世界的各個國家。同時,我想我們不會受到歧視。最後,我想我在紐約市比較容易找到工作。

   問:你找工作容易嗎?

   Cambao:容易。我只來了不久就在中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問:你是怎樣找到第一份工作的?

   Cambao:一個就業服務機構讓我去一些地方面試,但是沒有效果。最後,我找到的第一份工是在曼哈頓中城送外賣。當然,工資非常少,每小時3美元,比最低工資還要少。這我是知道的。但我必須生存,養家糊口。我必須打工,即使工錢很少。還好,除了工資以外,我也有小費。因此我能夠以此度日。

   問:從一個懂好幾種語言、受過高等教育的教師到一個紐約市送外賣的中年人,你的感受如何?

   Cambao:我知道,如果沒有工作,我不能養活我的家人。所以,我不得不做很多人認爲很低下、廉價的工作。我想我先做一些低下、不需要任何技能的工作,以後等我英文有了提高之後再找更好的工作。

   問:你剛來這裏的時候懂多少英文?

   Cambao:我剛來的時候只懂一點點英文。所以,我要去YMCA上ESL課。我上了六個月的ESL課程。那個時候,我在送外賣,有機會和別人交流。儘管我的辭彙量有限,但我想我那個時候講得還算流利。所以,當我找第二份工作去面試的時候,我的英文對我有很大幫助。

   問:在你來美國之前,你對美國的印象如何?你覺得你在這裏的生活會是怎樣?

   Cambao:開始的時候,我沒有太多想來美國後的情況。我的法語要好一些。但我沒有其他選擇。於是,我就到了這裏。我知道這裏是自由的地方。那是我所向往的。而且,這個國家有很多機會---我發現這是真的。來這個國家我沒有任何惋惜。

   問:即使你到這裏的時候送外賣,你仍然相信你在這個國家有很多機會。

   Cambao:我知道我是新來的。別人都不認識我。當他們認識我之後,他們會雇我做更加適合我的工作。當然,在餐館做了很短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餐館不提供健康保險。然後,我就想找一份有健康保險的工作。當我想辭掉餐館工作的時候,他們想讓我轉做全職。我忘了告訴你我第一份工作是半職的。我每天做多長時間取決於餐館的需要。有時是四個小時,有時更長。

   問:你在那裏做了多久?後來又是怎樣找到下一份工作的?

   Cambao:我在那裏做了兩個多月。後來,我知道唐人街一個非營利組織在招人。於是,我就去那裏申請,即使我那時還不知道怎樣坐地鐵去唐人街。

   問:1983年紐約有很多亞洲人。你覺得自己是中國人,還是越南人?這對你是個問題嗎?

   Cambao:我並不太想自己到底是越南人還是中國人,儘管在那之前我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在那之後,我想我找到了答案---這無關緊要。越南人也好,中國人也好,始終都是人。所以,我是同樣看待各種各樣人的。同時,我也希望別人如此看待我,無論是什麽人種,教育背景,或種族。

   問:如果我問你,Duong先生,你是哪里人,你會怎樣回答?

   Cambao:我會說我是越南人。如果別人問我‘你是誰?’他們是想問你是從哪個國家來的,我可能會說我是越南華僑。

   問:你下一個工作是做---?

   Cambao:我開始在一個非營利組織做最基礎的工作,叫做‘客戶專家’,幫人們填申請表格。我涉及的專案是難民職業培訓。那是在船民時期之後,很多越南人、柬埔寨人,和老撾人來到紐約市。所以,那個機構需要找一個不僅能講英文,而且能將越南話和中文,瞭解他們文化的人來幫助他們。所以,他們雇我做這些事情。但很快他們知道我是搞教育的,於是他們允許我教一些課程,比如會計課。儘管我不懂會計,我花時間學,我教得很好,被晉升到經驗教師的職位。後來,他們又要我教電腦。我必須學習那些方面的知識。因此,我決定再回學校學習。後來,我在Hunter學院獲得電腦科學的學士學位。

   問:你爲什么喜歡教書?

   Cambao:我喜歡教書是因爲在我小的時候有一個學期我輟學。我的校長關心所有的學生和他們的教育---。因爲我在那個學校是個很優秀的學生,我在那裏經常考試第一名。他到我家和我家人談話,我叔叔就讓我回學校上學了。他沒有收任何學費,因爲我在那裏是個優秀的學生。我把他作爲一個好榜樣。他幫助了很多人。於是,我決定要成爲一名教師。正因爲此,我在越南上了教師學院。在越南的時候,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教書。

   問:所以,你下一份工作是教難民。

   Cambao:是的。

   問:你是否認爲你的背景使你成爲一名更好的教師嗎?

   Cambao:第一是我的背景。第二,我非常想幫助其他難民。通過我自己的經歷,我知道難民的生活有多么艱苦。每個人都要靠自己。因爲我自己的經歷,我想幫助其他人,這樣他們不至於走我走過的彎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