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僑民有志氣/zt]
悠悠南山下
·巴黎舉辦越南宣傳畫畫展(圖)
·多倫多電影節之越南影片:《在空中搏翼》
·越裔畫家黎譜作品拍賣創新高
·讀《南越國史》有感
·法國畫家安桂貝提之越南畫選
·越南人過年的粽文化
【 華僑華人 】
·黄花崗起義與越南華僑
·黃埔軍校之越南華僑學員
·淺談越南華人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一)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二)
·没有祖国的人们
·中國預批準“越南華僑”成為“中國人”
·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憶西貢唐人區
·东南亞華文文學的發展與前景展望 / zt
·新加坡華人是什麽樣的華人?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越戰時期的北越華僑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北越之華僑華人》更正和註釋
·法國華人新書:《印支華人滄桑歲月》
·越南難民短片:《被遺忘的故事》
·李光耀、新加坡與香港
·最後一個強人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李光耀---蓋棺定論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僑民有志氣/zt

作者﹕李 勇

    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前擔任越南空軍的美籍越裔人士李東,在國土赤化二十五年之際,也就是公元二千年七月,從他定居的美國西岸去泰國,在泰國弄了一架小飛機飛去西貢市(越共奪權後改為胡志明市)散發反共傳單,呼吁越南人奮起反共抗暴,把馬列毛徒眾趕走,還越南人民民主自由。

   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後逃難來美國的越南人五十多萬,其中有十幾萬華人。他們散居在美國西岸各大城市,聚居在洛杉磯的就有五萬多人。他們自成社區(類似華人聚居的中國城),並把越南人社區稱為「小西貢」,懸掛越南未淪共前的國旗,拒絕越共駐美幹部到訪,反對任何親共活動,抗議美國官員去越南親善經商。類似李東反共表現,三十多年不止一人,從不罕見。

   越南淪共後,越南人沒有類似香港、台灣可供避禍逃難的自由地區,因此他們只有「投奔怒海」尋求收容他們的自由國家。這種艱險的逃難方式,雖使百萬越南人得救,但仍有幾十萬人葬身汪洋大海之中。因此越南永遠忘不了七五年後延續幾年投奔自由的苦痛,也忘不了故國同胞被「解放」、「共產」的浩劫災禍。因此他們逃到自由地區與國家之後,與越共不共戴天,堅持「越賊不兩立」的政治立場!

   越南人不但反對越共,也反對棉共、寮共,更反對對越南支持的「同志加兄弟」的中共。他們只要看見有國際共產特色的黃星紅旗或蘇共的鐮刀斧頭旗(這面旗是中共與越共的共同黨旗),便奮不顧身上去拉扯撕毀,對掛旗的人拳腳相向,三十多年來從不改變。

   一九七八年,被馬來西亞收容的越南難民,居住在馬來西亞政府為他們安排的難民營內,等候歐美國家審查收容,生活十分潦倒。中共駐馬來西亞的幹部,因難民中有不少華裔,奉命跑去慰問,不料他們一進入難民營就遭到難民大聲抗議,並有人上前圍毆驅逐,把他們趕出難民營。事後他們向西方的傳媒表示,越共與中共是一丘之貉,中共是越共災難的泉源,比越共更可惡。結果中共幹部被難民打得抱頭鼠竄,從此不敢再踏入任何地區的難民營。

   現在說回在西貢市上空丟傳單的越南人李東。他在丟完傳單返回泰國中部的巴蜀府降落,隨即被泰國軍警拘捕,以「反飛行法」判刑六年。二OO四年越共政府向泰國政府提出要把李東引渡去越南審判的要求,泰國政府鑒於李東是美國公民,而美國也基於人道理由,暗中協助李東向泰國政府申訴,直到O七年三月,泰國政府拒絕了越共的要求,並宣佈李東所涉的並非安全及冒犯他國疆界的「罪行」,而是政治性問題。因此李東刑滿釋放,返回美國,而美國政府表示不會追究他的反共行為。

   李東在訴訟期間的表現令人佩服,他說,假如美國政府不出面協助,他願放棄美籍去越南,接受越共政權對他的審判,看看共產黨人在殺害百萬越南人後如何向他下毒手!

   李東的表現得到美國的越裔人士喝彩。越文報紙雜誌大幅刊載此一消息,同時重申他們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共產黨政權的立場,不論他們在什麼國家、地區,越南人都與他們對抗到底!李東的表現,使越南人想到二千年初另一件越南人的反共壯舉。那一年元旦日,一名美籍越南人董力(Ly Tong)在邁阿密西南方的塔米亞機場,以二百四十元租了一架西斯納172型的小飛機,巧妙地避開雷達監測,低空飛過佛羅裡達海峽抵達古巴哈瓦那市上空,投下大量反共傳單,呼吁古巴人奮起反共抗暴。古巴共產黨的米格戰機立即昇空截擊,美國空軍也立即以F16戰機昇空監督保護,幸好雙方沒有開火,使董力順利飛回邁阿密。

   當年五十一歲的董力,也是前越南空軍飛官,越戰期間並與越南空軍作戰,屢建戰功,他的英勇表現,被譽為「越南的OO七」。一九七五年越南淪共前夕,他不甘越共的「解放」,昇空掃射越共解放軍,被越共戰機擊落俘虜,囚禁五年後,他伺機從囚禁他的叢林監獄中赤腳逃出,抵達自由地區後,於一九八四年抵達美國,取得居留。但他心有不甘,一九九二年他在曼谷劫持了一架越南航空公司的班機飛抵西貢市上空,散發反共傳單,呼吁越南人以罷工示威建立一個獨立、自由的越南,消滅共產政權,殺絕共產黨徒。傳單散發完之後,他命航機低飛,然後跳傘逃生,不料落入越共手中被監禁,直到一九九八年,他與另外五千二百十九名政治良心犯一同因國際壓力被釋放。董力立即返回美國,申請入籍成為美國公民。

   董力二千年元旦在古巴領空散發傳單後表示,那一天是古巴共產政權成立四十一週年,他因痛恨共產黨,因此在傳單上寫著:「古巴共產黨仍在繼續其死亡的掙扎,卡斯楚這個老恐龍與他的追隨者頑固對抗人類的進化,實在可惡!」

   董力告訴邁阿密的前鋒報記者,他花了好幾個月計劃此次行動,租飛機時他沒有向飛機公司透露他的行動。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對董力的表現深為不滿,因為他差一點引發了美國與古巴的軍事危機,不當改變美國與古巴兩岸現狀。但他們並沒有依法對董力懲處,事情也就不了了之,畢竟美國是一個反共的國家。

   李東、董力的表現,只是美國越南裔人士許許多多反共行動的一部分。過去三十多年來,越南人反共行動此起彼伏、永不息止。一九九九年,洛杉磯越人社區——小西貢市,有一名左傾親共的越南人陳文莊。他在他開的錄音帶店內,懸掛越共頭目胡志明畫像及一面黃星紅旗,門口並插了一幅鐮刀斧頭的越共黨旗(也是中共黨旗)。小西貢市的越南人發現後,先上門責罵抗議,最後有二萬人集結在錄音帶店門前示威,左傾親共的陳文莊走出店門察看,被激動的越南人沖上去拳打腳踢,把他打倒在地,幸虧洛杉磯的「美帝警察」趕到制止才不致產生不幸。但示威的群眾並不散去,堅持了兩個多月,最後警方透過法院判決,依公共危險罪命陳文莊把錄音帶店關掉離開,事件才告寢息。

   二OO四年六月三十日,越共政權派出一個高層訪美團到洛杉磯,在越南舊政權的副總統阮高褀牽引下,計劃到小西貢市來化解越南人仇共、反共的心結。不料引起「小西貢」九萬越南人強烈反對,聲勢洶洶,他們透過越南裔的眾議員與當地的市議員提案,把小西貢構建成「非共產黨區」,嚴禁一切共產黨人及左傾親共人入內,否則一九九九年的反錄音帶店懸旗的暴亂會再度發生,使警方人員疲於奔命,耗費太多人力財力。

   越棉寮人辦的報紙主編馬昭君說,O四年六月三十日是越南淪共第廿九週年,是祖國赤化的國恥日。在國恥日歡迎越共高層官員,對他們是嚴重的侮辱與挑戰,非反對不可。因此,越共訪美幹部不敢進入越南人社區,阮高褀也因此面目無光。

   到了二OO五年六月十九日,越共總理潘文凱帶了一個有二百餘共幹的訪問團來美國,除了想與美國改善關係,還向波音公司買四架波音七八七廣體客機。同時與微軟總裁比爾﹒蓋茨見面,爭取他到越南投資。之後還到華府白宮與布殊總統會晤。

   沒有想到,潘文凱等二百多名共幹乘飛機降落西雅圖,立即遭到逾千越南人在機場出口處示威抗議,高叫「共產黨人滾回去」、「這裡不歡迎你們!」之後,示威群眾跟到潘文凱等人下榻的旅館再示威,嚇得二百多名共幹不敢走出旅館大門。而越裔的大學教授、社區領袖向當地報界指責「越共政權侵犯人權,剝奪越南同胞自由民主權利」。

   潘文凱對越僑的反應表示意外,他舉行記者會宣佈:越共政權在宗教自由與人權法治上大有改善,歡迎大家回去看看,而此刻越南經濟起飛,國家建設進步,與過去大不相同。但越南人表示這一切都是宣傳,與他們所知道的實況不符。

   果然,潘文凱帶領的訪美團到達華府,已有逾萬越南人集結在白宮前面示威抗議。他們高舉前越南國旗,燒毀胡志明的像,並以越文標明他是罪魁禍首,是越南歷史上的大屠夫。

   潘文凱的模樣比中共的所謂「外交部長」李肇星和善,也比唐家璇可親,但越南人並不妥協,一連多天集結在白宮門前示威,痛斥越共禍國。

   二OO六年四月三十日,在美國南部有逾千越裔人士在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示威,抗議該校在校內大禮堂懸掛越共的黃星紅旗。他們高舉前越南國旗向該校校長說,越共的黃星紅旗是一面染滿越南人民鮮血的「血旗」,不是越南國旗,對越南人來說,越共的黃星紅旗就是美國猶太人眼中的納粹蜘蛛紋旗。

   阿靈頓市議會曾經在二OO三年以九比O票通過一項決議,認同前越南國旗代表越南人,懸掛黃星紅旗違反民意,應該卸下,阿靈頓分校只好把越共旗扯了下來。

   相對於越南華人,情況就完全不同。想當年越南「解放」,針對南方富有的越人、華人展開清算鬥爭、抄家共產的行動,迫使他們遷去所謂新經濟區,否則拿出二千到三千美元或十兩黃金買一個船位,才讓他們離境出海逃亡。

   貧窮的華人更慘,有十六萬人被驅趕到中越邊界,迫他們入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是一個比越南更恐怖的共產黨地區,再加上有「人民解放軍」把守,對難民凶神惡煞,不准他們入境,那種彷徨,至今在美國的越南華人仍難忘懷,但是他們與越南人的表現比較,就完全不同。實際上,國際共產集團國家中,歐洲的共產黨比亞洲的共產黨溫和,而亞洲的共產黨人中越南共產黨又比中共、柬共、寮共、韓共表現寬鬆。從殘民苛政的角度看,中共比柬共、韓共厲害許多,尤其是毛江時代的共產黨政權,其惡毒、凶殘,古今中外罕見。越南華裔難民中,很大一部分曾經有三次逃「赤難」的經驗,第一次是一九四九年的中國大陸淪共,第二次是北越赤化,第三次是南越「解放」。

   大陸淪共後,不少華人從中越邊界逃到北越;北越被「解放」他們又逃到南越定居;等到南越被「解放」,他們再逃亡。可以說,越南華人受共產禍害的次數之多、受共產禍害的程度之深,更甚於越南人,但他們的表現則遠遠不及越南人。

   八O年代逃來美國的越南華人張偉良,在一九八二年三月五日在紐約華人舉辦的座談會上痛斥中、越共禍國殃民罪行。他引用前越南總理阮文祿的話來證明,共產黨人高叫的和平統一就是把他們的苛暴統治引伸到全世界自由地區,完成他們的世界革命。

   不到三十年,張偉良帶著一批越南難民歡迎中共幹部到他的「美東越棉寮華僑敬老互助中心」訪問,並向共幹說:「希望祖國早日和平統一。」

   張偉良的轉變引起親中共傳媒記者質疑:「你們從前反共,為什麼今日會有這樣大的改變?」張偉良面不改容的回答說:「我們從前反共是反對貧窮、落後、極權的共產主義。但是,今日很多人回去中國大陸,發現大陸經濟那麼發達,人民生活那麼安定,跟我們在美國的生活區別不大,令我們感到大陸的共產主義不一樣,因此決定投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