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刘逸明文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今年的5.12大地震震惊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不仅仅因为此次地震的强大破坏力,更因为此次地震送走了无数本不该结束的生命。人们在为一栋栋“豆腐渣”教学楼的轰然倒塌而哀叹的同时,却看到了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那便是政府部门的办公楼绝大多数都在地震中岿然不动,政府官员的伤亡比例也远远小于平民。
   
   正在网民们一致声讨那些负责建造“豆腐渣”工程的人时,网络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披露“成都市政府在地震后三天静悄悄地搬入新豪华办公大楼”的帖子。发帖者称这座耗资12亿的政府大楼是一座优秀的建筑艺术杰作,不仅质量过硬,在地震中毫发无损,而且前卫、大气、考究得堪与北京的奥运工程“鸟巢”媲美。该帖出现后引起了激烈的讨论,网民痛批成都市政府不顾灾民死活,在国民共赴国难之时竟然如此奢华。然而,此帖当时并未得到媒体的重视,尤其是中国国内的媒体,成都官方也无人站出来就此事作出解释。
   
   就在大地震过去两个多月后的7月16日,成都官方的四川在线网站突然发出一条令人惊诧的消息,称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16日上午召开会议宣布,成都市政府新办公区将对外拍卖,拍卖所得全部将捐给地震灾区。据悉,李春城已要求所有已搬到新办公区办公的政府部门全部搬回原址。背景资料显示,成都市政府新办公区是成都市的标志性建筑,占地约255亩,总投资约12亿元,建筑面积约37万平方米。然而,事后却有网友算了一笔账,以该办公区200多亩的占地面积,按照成都市场价格每亩5000万元计算,该建筑的地价也在100亿元之巨,这和官方公布的12亿元可谓是相去天壤。

   
   回首往昔,中共前任党魁江泽民曾挥毫写下“希望工程”四个大字,所谓的“希望工程”从此启动,其目的据说是为了筹集善款,帮助贫困地区兴建教学楼以及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希望工程搞了十多年,效果不容乐观,真正因为该“工程”而收益的学校和学生堪称凤毛麟角,所筹集的善款也十分有限。看似伟大的“希望工程”实际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作秀“工程”,根本目的是为了给江泽民自己脸上贴金。
   
   与“希望工程”几乎同步进行的还有另外一个“工程”,虽然中国的媒体从来不会大张旗鼓地为其做宣传,但这个“工程”却实实在在地在中国各地展开,而且是“成果”显著,那便是各级政府的办公大楼。伴随着中国官场腐败的日益深入,中国各地的政府办公楼也是纷纷拔地而起,不光占地面积越来越大,而且做得也越来越精致和豪华。虽然很多地方的学生还在破陋甚至时刻有倒塌危险的校舍中上课,但政府官员建设豪华办公楼的热情却丝毫不减。一些地方政府嫌中国风格的建筑不过瘾,于是便想方设法地模仿外国的建筑。贫困的安徽阜阳颖泉区竟然盖起了一座模仿美国国会大厦的超豪华办公楼,被当地公众戏称为“白宫”。而山东滕州市政府办公大楼的豪华程度也是超乎人的想象,《法制早报》驻山东站记者齐崇淮因为将其图片传到网络,滕州市公安局就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他拘捕。
   
   中国各级政府的豪华办公楼可以说数不胜数,这是妇孺皆知的事实,所以老百姓也就见怪不怪了。建豪华办公楼不像贪污受贿可以掩盖,虽然民众对官员们的奢华心怀抱怨,但中央政府似乎已经默许了地方官员的这种作为,表现得无动于衷,只有在有权力斗争需要的时候,才有可能把这当成“罪证”去打击个别官员。官员的豪华“衙门”和学校的危房行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人说,要是把那些建豪华“衙门”的钱用来搞教育,中国完全不需要所谓的“希望工程”,即使很多人都怨声载道,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也只能默认这种现实。
   
   据说,中国政府部门的办公楼在世界上是最豪华的,就算是超级大国——美国的政府办公大楼也无法和中国的相提并论。很显然,不是美国比中国穷,而是美国的官员没有中国官员这幅臭架子,并且他们懂得民众的钱应该如何合理使用。在中国历史上,辉煌一时的大唐盛世,连魏征那样位高权重的大臣在死后都是家徒四壁,如今的中国官员在懂得享受方面比古人“进步”了不知道多少倍。
   
   成都市政府作出拍卖政府办公区的决定在中国应该是空前的,因此,此消息一出,各大媒体便争相转载。四川在线网站称:“作出这一决策,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坚持党性原则,践行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的基本政治品格”。看到这段话,笔者不禁觉得可笑,试问成都当局,如果不是因为今年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你们还会拍卖这豪华办公区吗?如果说这一决策真的“体现了市委、市政府践行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的基本政治品格”,那么,对之前做出启动这一劳民伤财工程的官员又该如何评价?是不是应该对其兴师问罪?常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成都市政府的这一决策当然是顺应民心之举,虽然值得肯定,但却完全不值得颂扬。可以想见,假如在地震之前,能把那几十个亿的巨款用来建设牢固的学校,不知道有多少幼小的生命能幸免于难,所以说,成都市的官员至始至终都无法摆脱罪人的阴影。另外,该办公区的建设费用实际上是来自于老百姓,如果拍卖成功,拍卖所得也不是官员和政府的私产,成都市的官员把其视为捐款显然是极不明智的。
   
   中国现存的“豆腐渣”校舍以及需要重建教学楼的学校还有很多,如果再发生类似于5.12大地震式的灾难,“豆腐渣”工程加大伤亡的悲剧必将重演。亡羊补牢,为时不晚,需要拍卖的豪华“衙门”远不止成都市政府办公区一处,中国政府和中国官员倘若真的顺应民心,那就最好将其它地方政府的豪华“衙门”也尽快拍卖,这在官民矛盾已经严重到极点的今天,将不失为维护社会稳定与和谐的一着妙棋。
   
   2008年7月17日
   
   原载《开放》杂志2008年8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