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刘逸明文集
·有感于杨天水被捕
·悼张胜凯先生
·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中国是警察的天堂
·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
·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伟哉,高智晟!
·“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国民主势不可挡
·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让很多人始料未及的是,原本以为会充满欣喜的2008年竟然是灾祸不断,四川大地震的痛苦尚未在国人的心中平息,贵州瓮安又发生了官逼民反的骚乱事件。正当不计其数的民众对瓮安骚乱的官方说辞发出此起彼伏的质疑声时,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又发生了北京市民杨佳暴力袭警的惨剧。
   
   在官权早已泛滥成灾的今天,看似平静的中国大地其实处处都是沉默的火山,一有合适的机会,这些火山就会义无反顾地爆发。所以说,瓮安骚乱也好,杨佳袭警也好,都是现有制度下的必然产物。面对此类重大的社会事件,熟谙中国社会现状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虽然暴力抗争不足取,但以暴力去抗争却是民众的无奈选择。这些事情发生后,官方最需要做的事情不是怎样去惩罚肇事民众,而是应该去深刻反思自己的政策和制度,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和有效地遏制这种事情的发生。
   
   然而,纵观这些年的各种群体性事件,几乎每一次都被官方的喉舌媒体定性为“打砸抢”事件,几年前的东洲血案是这样,今天的瓮安骚乱也是这样。而那些平日里和平理性的民众在奋起抗争以后,他们一下子就变成了“暴徒”,变成了“不明真相”、“被人煽动和利用”的傻瓜。中共喉舌媒体在民众响应官方号召的时候,往往将民众的眼睛说成是雪亮的,而在反对他们的时候,就将民众说成是“不明真相”的愚民。这种前后矛盾的宣传腔调让人作呕,让人清楚地看到中国媒体彻头彻尾的官方喉舌本质。

   
   当时光的车轮驶进21世纪的今天,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大大开阔了人们的视野,官方的喉舌媒体也无法继续凭借自己的垄断地位去操控民众的意识形态,因为互联网能迅速和全面地传递真实的信息。如今,被中共视之为治国法宝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早已经被扔进了意识形态的垃圾堆。在网络社会迅速发展的时代,有着独立思维能力和怀疑精神的人越来越多,一切歪曲事实真相的官方报道都难以取信于民,并适得其反地促进着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
   
   瓮安骚乱发生后,中共喉舌媒体新华社率先以官方口径发布了报道,当网民看到该报道后,纷纷在各自活动的网络论坛上对新华社所披露的情况进行了质疑和反驳。新华社对瓮安骚乱的说辞和此前的西藏骚乱如出一辙,这使得一些原本对官方发布的西藏骚乱报道信以为真的网民也开始怀疑那些报道的真实性。中国的传统媒体可以说已经被官方控制得滴水不漏,我们在电视、报刊上面所看到的几乎都是官方一边倒的报道,但在网络论坛以及海外媒体上,我们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情景。为了防止真相蔓延,中国有关部门下令网络媒体加紧删除针对瓮安骚乱的不和谐评论和网络论坛上不和谐的帖子。在稍微有头脑的人看来,这是当局做贼心虚的一种表现,既然是“打砸抢”违法事件,为何不让网民谈论,为何不允许独立媒体进入事发地点采访?
   
   2008年注定是中国的多事之秋,上海袭警案紧跟着瓮安骚乱而来,当闸北分局警察6死4伤的新闻出现在各大媒体上时,中国网络似乎成了欢乐的海洋,绝大多数网民都为北京市民杨佳的行为拍手叫好。非常巧合的是,杨佳袭警的时间和楼层以及袭警结果都非常奇妙,遇刺警察分布楼层分别是1、9、21,而袭警那天也正好是中共建党87周年的日子,警察死亡6人,伤4人,这使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1921年的7月1日正是中共的建党日,而“六四”则是19年前中共对北京市民和学生大开杀戒的日子。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宁愿相信这是巧合,但上海警方事后却将案发楼层作了修改,并且将6死4伤的结果改为6死5伤,这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官方机构里实在是荒唐至极。
   
   上海警方在之前可谓是臭名昭著、血债累累,不仅仅时常劳教访民,而且还将访民段惠民活活打死。维权律师郭国汀因为承办人权案件而被驱逐出境,维权律师郑恩宠因为帮助拆迁户打官司而被判刑,至今还遭到无端骚扰。异议人士在上海几乎没有立足之地,作家小乔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选择离开上海到海外流亡。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群体可以说早就令人深恶痛疾,发生袭警事情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袭警事件发生后,你几乎在网络论坛上看不到对上海伤亡警察的同情,而同情行凶作案者杨佳的人则多如牛毛,绝对占主流地位。有很多文采出众的网民甚至撰写古文和诗歌大力赞扬杨佳的袭警举动,“大侠、英雄、勇士”等头衔也一时间成为了网民对杨佳的尊称。表面看来,中国网民似乎在为杨佳袭警这种事情的发生而幸灾乐祸,实际上,网民的这种反应并不出乎意料。
   
   中国的警察在官方喉舌媒体的宣传中往往被誉为“民警”,而公安机关也大多挂着“人民公安”的招牌。然而,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的警察群体就开始日益堕落,到如今,警察群体的正面形象完全已经灰飞湮灭,在大多数民众的心目中,警察就是有执照的流氓,他们不再是维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铜墙铁壁,而是极力维护官权和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爪牙。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警察的不公正对待,他们之前只是缺少表达的勇气而已。杨佳袭警事件的发生为我们以及官方提供了一个了解真实民意的绝好机会。
   
   上海警方在起初发布袭警案消息的时候,曾向外界透露杨佳是报复杀人,但随后就将该消息撤消。很明显,上海警方是不希望让外界知道他们在之前冤屈和虐待过杨佳,归根结底,还是想维护自己的形象。杨佳袭警的目的性如此之强,并且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不是报复杀人是难以让人信服的。如果上海警方一定要否认是报复杀人,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杨佳患有精神病,而精神病人杀人是不用担负刑事责任的。这就使得上海警方陷入了两难境地,要么承认自己先前曾对杨佳有执法犯法的行为,要么将杨佳鉴定为精神病患者。
   
   为了显示所谓的公平公正,上海警方指定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谢有明为杨佳的辩护律师,而从谢有明向媒体透露的消息看,他并非是真心诚意地为杨佳辩护,而是希望置杨佳于死地。一个和上海警方有密切关系的律师竟然被指定为杨佳的辩护律师,上海警方可以说又是在执法犯法,向来精明的上海警察原来连瓜田李下的道理都不懂。
   
   上海警方在袭警案发生后,迅即将杨佳的母亲以“协助调查”为由强行从北京带到上海,时至今日,我们仍然看不到杨佳的母亲在媒体上发出的丁点声音。与其说是上海警方要杨佳的母亲“协助调查”,倒不如说是上海警方要封杨佳的母亲之口,好让他们在此案的调查和审判过程中暗箱操作。不仅如此,上海警方还不辞辛苦地将透露杨佳曾在闸北分局留置盘查过程中遭殴打,致使杨佳生殖器受损而无法生育消息的苏州青年郏啸寅抓到上海。虽然上海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说郏啸寅是在故意造谣,但绝大多数人仍然相信他所说的是事实。从上海警方这些“灭口”的举动来看,他们这回不置杨佳于死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估计很快我们就能看到法院对杨佳的死刑判决,这样的结果除了会将杨佳在民众的心目中彻底推向英雄的宝座之外,也会进一步将警察群体推向了人民公敌的位置。
   
   被杨佳杀死的警察与其说是被杨佳杀死,倒不如说是制度的牺牲品。每一个警察在家里或许都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慈祥的父亲,但在穿上警服之后,其人格就严重分裂,他们在普通老百姓的面前是那样的不可一世,是那样的耀武扬威,那样的暴戾残忍。同样,与其说杨佳是一个杀人凶手,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敢于用自己的生命去向强权挑战的勇士。常言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警察群体时常借维护稳定之名而大胆作恶的时候,或许杨佳这样的人可以让他们有所收敛。
   
   当然,暴力毕竟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合适方式,很多人在为杨佳的行为叫好时,更应该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去推动中国的民主进步,而我们的政府也应该在杨佳袭警案之后深刻反省,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尤为迫切的是,要让警察群体真正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而不是一味地充当官方的暴力工具。
   
   2008年7月15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