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文集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菲丽丝,你又缠着我谈杨佳,我承认杨佳事件的发生,大大增加了安全感,又可以让我们苟延残喘一阵子。不过,你逼着我以他为原型写小说有点过分,毕竟写这种作品没有稿费,又没有哪个杂志敢发表。但既然你逼着我写作,我只好勉为其难。
     不瞒你说,我已整整两个月不出门,专心研究他的案例,研究官府的公文与新闻稿,还有网友与名人的独特看法,比如艾未未……,以及会友的真知灼见,比如刘晓波、草虾、余杰、刘路……我也被熊烈锁、刘子龙、刘晓原、李劲松、程海等律师伸张正义、为弱势群体两肋插刀的义举所感动。
    你提起张鹤慈在杨佳事件上的捣浆糊,你不要当一回事,我们都不理睬他。此人老是捣浆糊,是个暗藏的五毛,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人格还不如一个贪官污吏。他攻击高智晟,攻击一线的维权律师,这次又攻击杨佳。据说他是澳洲人,已入了外国籍,按理夜郎的事,一个外国人没理由操这份心,我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他常到夜郎朝廷的外交使节手里拿活动经费,寂寞的时候,还到他们那儿吃酒,倾诉他孤立的苦闷,锦衣卫只好安慰他,称张先生,病树前头万木春。据说,到夜郎游山玩水的路费,以及食宿,也是官府给他报销。

     不瞒你说,菲丽丝,为了写作小说《万古流芳》,我有意营造了杨佳事件的氛围,有时熄了灯关在书房里,默默地设想他的处境:此刻他在吃药,吃横路井二曾吃过的AX,也可能在洗脑,老师就是那个吃官府饭的谢律师,还可能正在给他上刑罚,逼他签字捺印,逼他在法庭上痛哭流涕、低头认罪,就像苏共布哈林那样。为了真切感受杨佳的困境,我捧着自己的生殖器,仿佛那儿受到了什么伤害,甚至拿着水果刀在书房里横冲直撞刺个没完,还用细麻绳象征性的绑了手腕,吊在书柜的上方,并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还有意识地不喝水、饱一顿饿一顿……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写作,为了感受杨佳,可泪水竟不由自主的流出来了,也不知同情杨佳,还是想到了自己早年的扁担绑。
    菲丽丝,“杨佳案一审判决书”,最近刚出笼,这篇判决书你看一下,没想到它无形之中暴露了上海衙役移花接木的底牌。
    第一次公布的,就自行车来源,盘查杨佳的四分钟录音,表面上是同一时间,杨佳与衙役薛耀的对答,“杨佳说:你还敢跟我说法律,法律哪一条规定你临检无缘无故要这样地抢我的证件。”该录音给人感觉,好像那个盘查杨佳的警察抢了杨佳的证件,其实该录音拼凑剪辑而成。盘查杨佳的警察当时并没有抢杨佳的证件,抢证件的是后来的事,可能是增援的警察作出的举动。薛耀的供词虽没有说出是谁,但我们可以说就在薛耀、陈银桥、高铁军等几个人中。就此肯定,该四分钟录音移花接木,并非原生态。
    衙役陈银桥供词说:“他(杨佳)拿出一张纸说是租车单,并在手里晃了晃。我说:你这样晃,我根本看不见,你拿给我看。该男青年仍然不肯,于是我们劝他回芷江西路派出所询问情况。”这种说法,好像衙役当时没有夺杨佳的证件,其实通过杨佳的责问“法律哪一条规定你临检无缘无故要这样地抢我的证件?”就可以看出,衙役在说谎。
    杨佳进了派出所,薛耀供词说:“该男子(杨佳)说高铁军向其吐唾沫,并冲到派出所门口,高铁军就去拦他,他抓住高铁军的手……我和陈银桥、高铁军将该男子架进里面的工作区域,让他坐在椅子上……我除了将该男子架进派出所的工作区域之外,没有接触过该男子。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该男子。”衙役陈银桥供词说:“我看见他打民警就与高铁军等人将该男青年架进派出所内工作区域,让他坐下。”
    薛耀、陈银桥,这两位衙役一个说杨佳抓住高铁军的手,一个说杨佳打民警,但都承认以强制的形式,将杨佳架进了他们所谓的工作区域。拆穿了说,就是关押刑讯的留置室。既然说杨佳打民警,进了“工作区域”,衙役怎么会轻易饶过杨佳?
    试想,杨佳想冲出派出所,怎么会愿意“坐在椅子上”,所谓的椅子上。这难道不算是强制吗?薛耀口口声声没动手打杨佳,则意味着其他衙役动手打了杨佳。根据夜郎衙役一贯作风,以及杨佳后来的以性命相拼,可以肯定上海衙役打杨佳是确凿无疑的。
    衙役陈红彬供词也说:“2008年3月间,所里再次派民警顾海奇赴北京与杨佳及其母亲见面并进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提出还要派出所出具没有打人的书面证明等无理要求。”试想要是衙役真的没打杨佳,他们完全可以出具没有打人的书面证明,不敢出具,也可佐证心中有鬼。
    菲丽丝,按照上海衙役这种行径,每一个走在路上的老百姓都不太平,他们可以随时盘查你的良民证自行车,甚至手机,只要你当场拿不出手机发票,或者拿了出来,衙役说假发票,他们就可以将你送进留置室。
    古时有个君主出巡,一百姓无意惊动了他的御驾。君主大怒,责令京兆尹判斩。京兆尹根据法律条文,给予百姓以恰当的处罚。君主极不满意,京兆尹说:陛下当场把他杀了也就算了,到我手中,只能按规矩办。君主想想很有道理,为表彰他的忠心,奖赏了二百匹绸缎。
   我讲这个故事,菲丽丝,意思是要么作案现场把杨佳处死,否则就应该按法律条文办,不能为了一已私利,调戏法律而失信于天下。
   
   
   江苏/陆文
   2008、9、1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说明:
   士人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