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文集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3、
    中午十二点,饿得咕咕叫,吃了方便面,喝了白开水,想出门溜哒,找个同学聊天,没有合适对象,况且可能上班,到良生那儿又太远,就断了这念头。
    小睡半个钟头,懒洋洋的,下面却蠢蠢欲动,仿佛一团火燃烧,一支剑直插云霄,根本由不得我作主。我一直为此伤脑筋,23岁后尤其加剧,不知如何安抚才好,上网看了文章及视频,明白了自摸怎么回事,才稍微缓解饥渴,多少抑制了它的骚动。记得第一次自摸做贼一样,摸了半天一无感觉,本来勃起的玩艺反而变得软软的,后来靠了情色视频的辅助,才喷涌而出,那么多的牛奶,吓得我要死,不过舒畅极了。想继续睡睡不着,迪斯科狂跳了一阵。性欲渐渐平息,隔了一会柔软如初恢复了原状。免得重蹈覆辙,喝了杯冷开水,揩了个冷水面,做了三下俯卧撑。感觉脑壳发胀,肋骨酸痛,甚至疼痛传染到了腰部和牙齿,晓得这是汕西事件后遗症。于是休息了一下,再做俯卧撑。俯卧撑做了三下,再做了三下,没想到越做越起劲,居然33个俯卧撑。热血沸腾满头大汗,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恨不能跳河再游个泳。再接再厉,抱着头做仰卧起坐,断断续续做了近三十个,觉得身心比较舒畅,情绪比较稳定。可以说,这时候母亲叫我出门打酱油,也不会推三阻四了。
    擦了身子开始看书。这次看的是电子书,书名《妓男》,作者“傻傻的歌谣”。写得诙谐幽默,看得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说男主角是个候补小鸭子,临阵磨枪,缺乏社交技巧,更不会甜言蜜语,只会背几首唐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还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他不好意思让卖春的女友供养,自愿做鸭子,可第一次交易就出了事故。那个寂寞难耐的半老徐娘,坐在酒吧里吃闷酒,看到一个天真的后生在她面前摇头晃脑背唐诗,想起出国的儿子,一股柔情油然而生,误以为碰到一份爱情,就接受了这后生的挑逗。鸭子完事后问她讨二千块,她流着眼泪哭着说: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这时候她显然不是肉疼二千块嫖资,而是对爱情的失望、世界的绝望……鸭子见她付钱不爽气,“火了,扑过去,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说,我刚才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污辱我?为什么不给钱?嫖玩了不给钱,别以为我好欺负,今天就算你是警察也要给我钱。”我至今记得警察抓捕时,鸭子说的最后一句话:完了,这个“不许动”警察肯定要罚我好多钱。

    父母分手后我从未买过书,都是看以前父亲给我买的书籍,比如《水浒》《三国》《封神榜》《隋唐演义》《薛仁贵征东》,这些都是生日时给我买的。那时候生活很幸福,不仅吃的好穿的好,放学时还有母亲漾着笑脸迎接,父亲买了乐器,我“稻累米、米稻累”奏着曲调,邻居良生很羡慕,踮起脚尖站在窗外,恳求我给他玩。
    父亲从未拒绝我买书的请求,总是乐呵呵的陪我进书店,耐心等待我的挑选。他一边抽烟,我一边选择,有一次烟抽完,烟屁股随手丢在地上,为此跟他吵了一架。我说:“不守公德,容易引发火灾的。”父亲很尴尬,有点拉不下面子,说你成了我的爷了,墙角撒尿要管,横穿草地走捷径要管,丢烟头也要管!不过之后仍陪我进书店,也承认:“我是一个很懂规矩的孩子。”
    我有很长时间没去书店,有限的金钱只能用在生活开销上,或者随驴友登山远足上。我小时候喜欢看童话、漫画类的图书,比如《西游记》、《三毛流浪记》、《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后来喜欢看《书剑恩仇录》《基度山恩仇记》《教父》那类的小说,我从来不看琼瑶阿姨《窗外》之类的言情作品,琼瑶的东西虚无飘渺,不着边际,仿佛月宫里的嫦娥自说自话。几个同学看了她的书神魂颠倒,老是追女同学,写的情书也滚烫得很,烧得死人。有个同学一封情书居然换了名字先后给了两位女同学。
    突然,外面起了一阵风,不一会下起了一阵雨,牛嘉,牛嘉,收衣服,收衣服,外面下雨罗!隔壁周家好婆的叫喊,才让我走出书本,走上阳台,说了声“好婆,谢谢!”
   
    下午五点钟光景,一阵钥匙响,母亲回家。喜洋洋的,不像往日那般阴沉。前几年她为了我的低保请求官府,官府一口拒绝,理由“汪静每有退休金,不符合低保标准”。母亲回来气呼呼的,骂了声“狗日的”,面孔阴沉了三四天。
    母亲的情绪就像我上面所说的反复无常,像天气那样无法捉摸,有时候会朝我说,你老是吃我的,像啃老族;没工作,大手大脚买这么贵的旅游鞋!刚买了相机,又买什么优不优盘。有时候,又主动走进我的小房间,说,莫生气,妈心情不好。妈养得起你,怎么会不同意你买第二个优盘呢?干营销活儿求爷爷告奶奶受气,在家呆一阵子。文凭差劲,竞争这么剧烈,谁需要一个财会中专生啊;妈脾气大,只怪你成绩不争气,妈恨铁不成钢啊!
    也许厌倦了她的唠叨和溺爱,也可能觉得长期在家吃闲饭不好意思,晚饭时我对母亲说,老是呆在家里不是办法,成了寄生虫了,钞票赚不到,还要闷出毛病,我明天想到松江寻工作,苏州朋友也劝我到江南碰碰运气。他说,江南的活儿好找,贵州亲戚也在他那儿找到了工作。你这般年龄,当柜台营业员是不在话下的。要是愿意去夜总会、桑拿中心当跑堂做保安,收入也许超出想象。一表人材,身材魁梧,尤其适合当夜总会里的保镖。母亲说,平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有独立生活能力吗?担心你整天吃盒饭,吃坏了胃口,晚上不好好休息,累坏了身子。我不希望你到夜总会、桑拿中心,那种地方好人都要变坏,就像那些看牢房的,原来都是好警察呀。进了里面就学会了捞油水敲竹杠,一支牙膏卖十元,一卷卷筒纸也要卖五元,叫他帮个小忙,拘留所商店买份方便面,就像欠了啥人情。我说,妈,你可以经常打电话督促我。再说,到松江也不等于找到工作。找不到工作仍要回家的。母亲不作声了。
    第二天早上,母亲从房间里拿了二千元给我,说到松江马上打电话。我拿着钱想了一会,不知这钱是她的血汗钱,还是汕西警察给我的赔偿费。母亲上次生了动脉瘤,大出血动手术,住院半个月,花钱够多的了。老是问她拿钱,唉,她又不是聚宝盆!我说,妈,这次争气,不让你失望。
   
    坐晚火车去松江,坐的是硬座,乘客很多,几乎没空位。过济南尤其到徐州,乘客越发多了起来,样子都像打工的民工和赶亲的乡下人,其中还混杂不三不四人。过了徐州听见有人嚷钱包偷了,随后咧嘴大哭,两只脚跺地板,乘客无动于衷,看着那个泪流满面的乡下女人,连乘警走过也若无其事。我想掏十块钱给这个女人,见没有一个慷慨解囊,想想自己也在靠母亲养活就息了这念头。
    车轮轧轧轧颠簸得厉害。不知什么原因,脑子晕乎乎的,眼皮直跳,到深夜特别困倦,还有点心惊肉跳。总体而言,精神状况犹如去年进汕西火车站的样子。下半夜二点吃了方便面,味道不对,肚里咕咕叫,还有点绞肠痛,怀疑不是过期,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幸好没拉肚子。小睡了一会,不过半个钟头,要紧睁开眼来,原因担心手机及钱包,也像那个倒霉的农妇那样有个闪失。我怎么会忘记,一个驴友上了趟厕所,登山包不翼而飞,两张银行卡跟现金就这样没了。
    上午十点到松江。走出火车站,前方大楼挂一标语:落实蝌蚪发展观!三只手表就是好!出口处亮一大红告示:进入松江府,请戴三只手表!估计该地区蝌蚪泛滥,不计划生育,官府不得不对放肆的蝌蚪敲一下警钟。手表嘛,库存积压,才不得不以此手段促进销量。告示牌上没有“违者罚款”的字眼,我就没放在心上。
    人流如潮,叫卖声不绝。有个拎不清的小女孩搂住我的大腿央我买鲜花,我不要花,给了她二块钱才放了我。还有一个乞丐突然向我伸出讨饭碗,给了一块钱。走了二三分钟路程,又见戴红袖套的老太向随意吐痰的催罚款,穷凶极恶,恨不能手伸到人家口袋里。那个吐痰的,估计穷鬼,涎着脸站在那里不肯付罚款。还没回过神来,又有男人向我兜售望远镜,一口拒绝,又问要否买张松江地图,“五块钱一份,老好个。”一路上都是些五颜六色的广告,还有过时的庆祝国庆的标语。就近吃了三只包子一碗赤豆粥,精神才振足起来。
    火车站附近找了家便宜栈房,安顿下来,睡了一觉,那一觉好香呀,下午四时才醒。花了押金三百元,租了辆自行车,想满松江的转,浏览一些招聘信息,并打算明天玩一下忆园和小城隍庙。五点在栈房旁边的小面店吃了碗热汤面,这儿称之为“咸菜肉丝面”,随后就近去了家网吧,上了两个钟头网,回栈房看了半个钟头电视,骑车出门溜达。可还没有走出火车站区域,就被一个警察拦住了去路。(未完待续)
   
   江苏/陆文
   2008、9、13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8年09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