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刘水文集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批判与对话
·丁潇
·学者余虹自杀是廉价的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在此次波及中国大陆及港台的毒奶风波中,现已浮出水面的致死致病婴幼儿分别为5人和2000多人,无数成人身体受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的毒害尚难以评估。而作为主管部门之一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简称质检总局),存在严重官商勾结、失察隐瞒、误导和欺诈消费者的行政乱作为,并已涉嫌触犯刑法,是此次毒奶事件的罪魁祸首之一。

   事实如下:

   1,误导消费者。先后给三鹿、伊利、蒙牛等奶制品企业颁发“国家免检产品”和“中国名牌产品”称号,厂家铺天盖地投放广告,伊利更是奥运会赞助商,“免检”和“名牌”欺诈消费者上当受骗。笔者即是相信“国家免检产品”伊利,9月上旬饮用其液态奶而导致腹泻。

   2,失察失职隐瞒。5月份即已有部分肾结石疾患婴儿家长,在质检总局网站公开投诉,但被隐瞒;8月2日参股三鹿43%股份的新西兰恒天然奶制品公司已向国家有关部门建议召回含毒奶粉,迟至一个月之后,国家质检总局才向社会公布。

   3,欺诈国内消费者。在两次专项检查报告中,质检总局竟然说毒奶所含三聚氰胺未超标,“对成人是安全的。”。人体不需要丝毫化工原料,何来安全一说;其次,奶制品内外有别、普通与专用有别,出口和奥运会专用奶制品几乎未发现含有剧毒原料,而含毒奶制品却在内销市场大规模倾销。可见,质检总局在当初技术检验中,即已知悉、默许和纵容内销奶制品添加三聚氰胺。

   4,官商勾结,涉嫌贪渎。三鹿属地的河北省副省长在北京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三鹿毒奶事件存在官商勾结;再从肾结石患者发病周期推算,临床医学表明,潜伏周期从数月到一年,也就是说,不同品牌奶制品普遍添加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平均也有半年时间,作为把持奶制品监督、检验、检疫关口的质检局官员,在颁授“国家免检产品”和“中国名牌产品”特权时,为无良商人获得暴利提供虚假宣传,包括地方官员出于招商引资和突出政绩的冲动,权力寻租,因此,他们都存在贪渎嫌疑。

   5,利益关联,理当回避。质检总局是奶制品企业的主管部门之一,本已存在严重的隐瞒、失察、失职、欺诈消费者和涉嫌贪渎,那么,在毒奶事件发生后,再两次主导奶制品专项检查,根本不能保持独立性和公正性。在液态奶检查报告中所谓“(含三聚氰胺)对人体是安全的。”证明国家质检总局继续欺骗消费者,因此,两份检验结果,不足以取信。

   6,专项检查漏检,检验时间值得怀疑。第二次液态奶专项检查截止期为9月18日,公开的报告表明,仅对近期出产奶制品检查,而伊利液态奶保质期长达7个月,即今年2月份的伊利牛奶仍在市场销售,但检查结果表明,6月份以前的奶制品并未在检查范围之内;其次,据笔者所知,一些中小规模的市县奶制品公司根本不在两次专项检查的名录中;再次,第一次奶粉专项检查是在9月16日公布,相隔两天时间,液态奶检查结果公布。短短两天时间,要对数百个牛奶品牌、上千种液态奶检验、检疫,其检验过程的技术程序值得怀疑。

   毒奶是中共政府送给中国人的奥运遗产之一,这是中国人为北京奥运会付出的代价之一,或许才刚刚开始;毒奶仍在广大的地域发酵之中,致死致残人数相信还会增加,前提是各级官员尚存一丝人性不再瞒报。

   饮食安全食品是基本人权,保障食品安全是政府的义务,政府要为纳税人的生命安全负责。国家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官员、以及无良商人,都必须对毒奶致死致病者负刑罚责任,并对受害者作出赔偿,而不仅仅是行政免职或受道义谴责或无良商人作出虚假的联合承诺。

   祭奠那些夭折的婴儿,他们的死揭穿了这个国度的制度性谎言。

     

   2008年9月21日

   

   《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