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井蛙文集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作者:云抱
   
       --评析井蛙的诗歌《爱丁堡的婚礼》
   
     既然选择了爱丁堡的婚礼这样的字眼为题,又通篇表达着诗人内心的一种死亡意识,似乎有点不近情理。照世俗的观点理解,的确是理解不通的。既然是诗歌就不妨照诗人的情感逻辑来理解了。死亡的主题,在诗人的诗歌作品里频繁出现,这的确是值得关注和警惕的一件事。以我对诗人精神世界的了解与揣摩,死亡意识的确是诗人内心里的一种真实存在。如同一面镜子,深刻而醒目地反映着诗人对于世界对于现实对于人生的一种深恶痛绝的立场。这不奇怪,诗人除了拥有一颗真实、敏感而又脆弱的内心以外,她早已一无所有了。

     婚姻,本是任何女人都期待并寄于厚望的。然而诗人的厚望,却找不到可以匹配的载体,所以诗人拒绝了到手的婚姻。放弃婚姻不会有太多的痛,倒是诗人放眼于未来的时候,因为有着不堪束缚的旧痛,因为有着文字不能阻止的自由,因为尊严高于一切的真理,诗人这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与绝望。先前所有的努力与追求,最后抵达的竟是一片沼泽地,诗人又如何能够心甘情愿呢?
   
     对过去的努力与追求,诗人一直是有着美好记忆的,比如“一行大雁的姿势轻掠头顶”,这是何等单据何等痛快的一段美好时光啊!然而美好的事物都是短暂的,这一次在诗人的诗里自然也没有例外。“我亲眼看见我欺骗了一个影子”,尽管影子的虚无性可以抵消一些欺骗字眼背后的无奈与无助,却无法抵消诗人对这个现实世界的大声质疑。陌生感占据了诗人的心间,对此,诗人的第一反应是逃逸,而不是面对。诗人是如此厌恶表面生动的一切不真实的东西,以至她要找出埋藏内心已久的种种宿愿,比如,“我一直想让雕塑走动起来/在湿软的泥土上跳踢踏舞”。在诗人的眼里,“青青水草还有频临绝种的白鹤”是那么亲切与留恋。回归自然的信念,在诗人身上不再具有口号的意义,而是实实在在的皈附与融和。
   
     “使我惊讶”这一切的转折处,在于“百褶裙上一大堆废弃的指纹”,而非其它。与指纹相关的一些动作,于是浮现于我的脑海:抚摸,抓紧、拍打、拘谨、顺从、束缚、囚禁、扼杀等等。正是这些动作的作用力,震撼着诗人的灵魂,并给了她几乎窒息的感觉。有了这些要命的感觉,诗人在哪生活,哪儿就是废墟了,婚礼不过是一种华丽且冲动的借口而已。“让一尊高贵的雕像成为人”的渴望,如此无情地折磨着诗人,仿佛长夜可以让一切善良就此隐忍不语。
   
     “在一朵朴素的雏菊旁边/我终于为了半身泥足而哭泣”,诗人终于要暴发心声了。“我承认使用过谎言欺骗自己”、“天使的佳音今天沦落至此”、“一个疯掉的妇人恋上这里的黄昏”。这样的境遇,是任何美好的事物或期待所不能补偿的。的确,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让诗人保持沉默,又还有什么必要要用一副虚伪的嘴脸面对诗人这一次绝响心胸的死亡立场呢?
   
    2008.7.22
   
   
   
   附:
   
   爱丁堡的婚礼 井蛙
   
    --TO ZC
   
   
   
   这片沼泽地我绕了又绕
   
   就像一个妇人从坟墓里爬进爬出
   
   
   
   
   
   我尝试昂首
   
   向天歌唱
   
   
   
   一行大雁的姿势轻掠头顶
   
   
   
   就是这片夕阳
   
   还有我目睹过的一切场景
   
   都在这里所有的人物都在这里
   
   
   
   等候与我挥手
   
   
   
   我亲眼看见我欺骗了一个影子
   
   就在昨日黄昏
   
   
   
   大街上都是陌生人
   
   没有人注意到我逃逸的时间
   
   
   
   我一直想让雕塑走动起来
   
   在湿软的泥土上跳踢踏舞
   
   
   
   上面有青青水草还有频临绝种的白鹤
   
   
   
   它们为我伴奏
   
   我那十根不整齐的手指在空中乱晃
   
   
   
   我感觉我像是死了而且死了很久
   
   这么优美的动作竟然不在野地上
   
   
   
   可惜我想念冬天的苏格兰
   
   百褶裙上一大堆废弃的指纹
   
   
   
   使我惊讶
   
   
   
   我以为我生活在一块废墟上
   
   我以为我在爱丁堡与菲利普举行过婚礼
   
   
   
   那个北方的雅典
   
   
   
   我一直努力让一尊高贵的雕像成为人
   
   我渴望它能为我
   
   
   
   在天黑前点数昨夜的星星
   
   
   
   多了还是少了
   
   
   
   我歌颂过明亮的额头
   
   菲利普的吻别
   
   
   
   我绕了很多弯路
   
   就在今天这块沼泽地上
   
   
   
   在一朵朴素的雏菊旁边
   
   我终于为了半身泥足而哭泣
   
   
   
   圣玛格丽特大教堂的钟声
   
   能否宽恕我
   
   
   
   我承认使用过谎言欺骗自己
   
   熟悉的铃声响了
   
   
   
   一百遍没有人理会
   
   天使的佳音今天沦落至此
   
   
   
   人子带着永恒的痛苦
   
   承受了十字架
   
   
   
   我在湿软的墓地上爬进爬出
   
   一个疯掉的妇人恋上这里的黄昏
   
   
   
   一个大街上的人都离开了
   
   
   
   没有人在这里
   
   一个也没有
   
   
   
   2008-7-14
   
   SAND BEACH

此文于2008年09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