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京奥模式必须否定]
胡平作品选编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历史的误会——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坏事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遍地枭雄》说明了什么?
·最珍贵的文字——推荐《中国狱中作家文选》
·原罪与清算——从郑现莉文章谈起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物权法》透视
·“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读陈破空《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
·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反右运动与言论自由
·别样的别样人生-观看《自由城里的囚徒》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推荐《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写在反右运动50周年
·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在历史的漩涡中——读郭罗基新著《历史的漩涡——1957》
·贫血的经济学
·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时间祇能使邪恶升值”——反驳邓林
·听赵紫阳谈改革——推荐宗凤鸣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人权与挨饿
·从“差额选举”谈起
·“中国奇迹”与社会不公
·说不尽的文化大革命
·从台湾“入联公投”和“返联公投”谈起
·梦断未名湖
·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从周舵"我母亲的自杀"一文谈起
·毛派的尴尬及其前景
·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
·不要让我们的历史在我们手中消失——推荐《内蒙文革风雷——一位造反派领袖的口述史》
·软不下去,硬不起来——评中共对台新政策
·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简评中共十七大
·要害是禁止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简答“为什么要民主”等十个问题
·也谈“替富人说话”
·聚焦北京奥运、聚焦中国人权
·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民主与革命
·胡 平:犬儒中国——读胡发云小说《如焉@sars.come》
·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推荐盛雪诗集《觅雪魂》
·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评介贾斯柏.贝克《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奇怪的示威抗议
·西藏问题之我见
·《我与中共和柬共》读后感
·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简评台湾总统大选
·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中藏会谈说明了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写在汶川5.12大地震后
·在纽约纪念六四会上的发言
·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怀念陆铿
·也谈范美忠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京奥模式必须否定

   来源:人与人权
    京奥盛况空前,中国金牌第一,其实都靠的是极权政府的强力支撑,靠的是中国的纳税人没有代表权。
   
   
   尽管有不少人欢呼北京奥运的巨大成功,我仍然要说,北京奥运不值得称赞。因为北京奥运的每一项辉煌表现,其实都靠的是极权政府的强力支撑。难道不是吗?

    
   说到京奥的亮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其奢华盛大的场面超越前人,一是中国赢得金牌第一。
    
   不 错,北京奥运场面大,气派大,硬体设备新,后勤服务周全。但这并不值得我们称道。古今中外,专制统治者都热衷于搞面子工程,大兴土木,大办豪华庆典,反正国库的银子随他们花,老百姓随他们调遣。就连小而穷的北韩都能把他们的庆典和运动会搞得气吞山河,让人眼花缭乱。相比之下,民主国家就逊色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北京奥运已经设置了一个高标准,希望以后的奥运城市能超越这个高度。但有加拿大学者马上说加拿大做不到,两年后将在温哥华举办冬季奥运会。这 位加拿大学者说2010年 温哥华冬季奥运会难以超越北京奥运,因为加拿大不可能通过这么庞大的财政预算。别说加拿大做不到,世界首富美国也做不到,因为它们的纳税人不会同意。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在这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主体是党,是政府。人民不是主体。人民不过是他们手中随意使用的"力量"而已。 北京奥运能办得如此豪华,那恰恰是因为在中国,纳税人没有代表权。按照华尔街日报,中国的人均收入在全世界排第100位,比纳米比亚略高,但落后于哥伦比亚。显然,一个人均收入只排第100位的国民,无论如何是不会为办一场超一流的运动会而疯狂烧钱的。
    
   基于同样的道理,中国金牌第一也不值得称道。因为它不过是举国体制的产物。尽人皆知,中国的运动员和外国的运动员不一样。中国运动员不是业余的,也不是靠门票靠广告的,而是由政府出钱包养的,而且还是从小孩子就抓起。中国虽然是金牌大国,但远远不是体育大国。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在2004年完成的"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显示,中国人均占有体育场地1.04平方米,远远低于日本的人均约19平方米。这就是说,中国在金牌体育上取得的成绩,是以牺牲大众体育为代价的。有人说我支持举国体制,因为它能提高民族自信心。这种说法充其量反映了说话者自己的价值偏好(准确地说是投合了专制统治者之所好)。它不是、也不可能是大多数人民的价值偏好。举国体制的要害还不在于政府集中力量培养金牌选手,而在于政府花纳税人的钱却根本不征得纳税人的同意。强奸就是犯罪,即便有少数人喜欢被强奸也罢。既然北京奥运的空前盛大和中国金牌第一这两大亮点,都是建立在纳税人没有代表权这一可悲事实之上的,那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极权统治者深知人性的弱点。他们知道,大兴土木,大办庆典,不但可以显示统治者的赫赫权势,更妙的是,它还可以强化被统治者的认同,让很多被统治者暂时忘掉自己被剥夺被损害的可悲处境,误以为自己也分享了统治者的光荣。这就是古今中外的极权统治者都乐此不疲的原因。36年柏林奥运也是盛况空前,令许多德国人扬眉吐气,小小的东德居然两次在奥运金牌数目上超过美国。北京奥运无非在抄袭而已,而且还抄袭得很不高明。希特勒办奥运,还知道做点姿态,把迫害犹太人的调子降一降,更不曾把自己的良民百姓像牲口一样赶来赶去。所以我说,在今日中国,连民族主义也是假的,否则你如何解释 那些民族主义者们对自己的同胞被政府大张旗鼓地歧视排斥都一声不吭?
    
   说到作假,除了开幕式的假唱歌、假弹琴和假焰火外,最恶劣的是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假报年龄。这比一般的作弊更恶劣,因为它不是运动员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如果说运动员偷服禁药必须通过专门检查才能发现,单从外表上看不出来,那么,14岁的女孩子不象是16岁,这是从外表上就能一目了然的。因此,这就不只是鱼目混珠,简直是指鹿为马,欺人太甚。这也是一种举国体制,举国撒谎体制。
    
   事到如今,已经没人把2008北京奥运和1988汉城奥运相提并论了。其实,如果北京奥运放在二十年前、放在1988年举办,那反倒有可能促进中国的人权与民主。可见二十年来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不进反退。可见这是时机问题而不是时间问题。因此,那种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就会越变越自由越民主的想法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中国自六四后走上邪路。我们不可随波逐流而必须力挽狂澜。
    
   奥运是中共的面子工程。面子主要是做给外人看的,是给外国人看的,特别是给外国的精英与政要们看的。鲁迅早就讲过,外国人在中国总是受优待的,"出则汽车, 行则保护:虽遇清道,然而通行自由的;虽或被劫,然而必得赔偿的";于是,外国人"待到享受盛宴的时候,自然也就是赞颂中国固有文明的时候"。然而也正像 鲁迅指出的那样:"倘有外国的谁,到了已有赴宴的资格的现在,而还替我们诅咒中国的现状者,这才是真有良心的真可佩服的人!"
    
   北京奥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它和奥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驰。京奥模式应该否定,必须否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