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同床异梦时期]
藏人主张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床异梦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____ 西藏问题大事记(系列三)
   安乐业
   一九五一年
   元月, 中共政府电召西北统战部部长汪峰,范明和牙含章(他后来为了所谓斗争的需要而着有《达赖喇嘛传》,《班禅大师传》),在周恩来的主持和李维汉的负责下商讨如何班禅返藏组织领导以及其他事宜。
   元月2日,达赖喇嘛在亚东建立了噶厦政府。同时,在亚东达赖喇嘛召开有驻印度西藏使团和商务代办机构官员参加的联席会议,听取汇报,(1950年11月17日,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举行亲政典礼,从此开始亲自主持西藏噶厦政教事务。)商讨对策。夏格巴汇报了美、英、印、尼四国的建议。
   2月27日, 达赖喇嘛逼迫宣布接受中共人民政府所谓“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逼迫召唤,并于当天分别致函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表示期望“达成好的协议”。
   3月27日 西藏噶厦政府谈判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离昌都赴京。与阿沛同行的有谈判代表土登列门、桑颇•增顿珠,经重庆、西安,由陆路赴京。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二人,于3月8日亚东出发,经印度、香港,前往北京。
   4月27日 班禅客尔德尼•确吉坚赞及班禅行辕官员45人,在范明陪同下自安多西宁抵达北京,协商所谓“和平解放西藏问题”。在北京期间,班禅参加了“五一”节观礼,并向毛泽东赠送哈达和礼品,受到毛泽东会晤。
   4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西藏噶厦政府的代表正式开始进行不平等的“和平解放西藏问题”的谈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全权代表是李维汉(时任统战部部长)、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西藏藏噶政府的全权代表是阿沛•阿旺晋美、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又颇•登增顿珠。还有藏方的翻译人员达拉彭措扎西, 中方的翻译人员平措旺杰。
   5月23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副主席朱德、李济深和政务院副总理陈云主持下,举行了隆重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在北京签字仪式。《协议》共17条。主要内容是:“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西藏噶厦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下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西藏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西藏噶厦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等等。
   5月24日,毛泽东在怀仁堂接见阿沛等谈判代表和十世班禅。当晚, 毛泽东举行盛大宴会,庆祝谈判成功。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宋庆龄等在京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几乎全部应邀出席,生动地体现了西藏问题的重大战略意义和对国际共产主义扩张的一大胜利。同时,就在逼迫签署《17条协议》的第二天(5月24日),美国驻印使馆代办斯蒂尔(Steere)在新德里秘密会晤了急于寻求美国帮助的西藏史政学家夏格巴等人。夏格巴首先转告斯蒂尔,达赖喇嘛和藏人对《17条协议》中“收回西藏外交权”和“干涉西藏内政”条款极为不满,“如果中共政府在西藏边境驻军,并对西藏采取强硬措施,达赖喇嘛就会立即离开西藏”。(FRUS,1951,VI,China Area,The Charge in India (Steere)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pp.1687-1690.) 夏格巴向斯蒂尔提出6个问题:1.如果西藏想加入联合国,目前应该做些什么?美国能够帮助西藏做哪些工作?2.美国能否作锡兰的工作,使其允许达赖喇嘛和其他随员在锡兰得到庇护?3.美国能否准许达赖喇嘛和大约100名随员在美国取得庇护权?如果达赖喇嘛来美国是否会作为国家元首来接待?美国是否愿意为他们提供经费?4.如果达赖喇嘛等建立一个反对共产党中国的抵抗组织,美国能否为其提供军事和财政援助?5.美国能否在噶伦堡建立一个联络站,以便与西藏当局同美国进行官方联系?6.能否准许达赖喇嘛的长兄土登诺布(即当采活佛)和他的仆人以非官方的资格前往美国避难?
   5月25日,毛泽东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 发布《关于进军西藏的训令》,训令指出:“我人民解放军为了保证该协议的实现与巩固国防的需要,决定派必要的兵力进驻西藏。”并对进军、补给、修路等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5月30日,班禅在北京致电达赖喇嘛。电文中说:“班禅愿竭绵薄,精诚团结,在中共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协助您和噶厦政府,彻底实行协议,为和平解放西藏而奋斗。”
   6月2日,美国国务院通过亨德森逐一回答了夏格巴的问题:第一,美国相信西藏的呼吁会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关注,但是呼吁书要增加“西藏与北京谈判”详情以及有关“共产党对西藏地位构成威胁”的新内容。西藏不要等待联合国的邀请再提出呼吁,而应该不断向联合国提出要求。美国仍会发给西藏代表团赴美许可证。第二,因为西藏和印度、锡兰是近邻,又都是佛教国家,美国建议达赖喇嘛去印度或锡兰避难,因为这可能会对西藏的“自主事业发挥更大的作用”。第三,美国准许达赖喇嘛和包括其家属在内的100人来美国避难。达赖喇嘛可以在美国享有永久的“宗教领袖”地位和“西藏国家领袖”的高位。美国会尽力帮助西藏人解决财政问题。第四,美国仍然会根据西藏形势的发展派出官员去印度的噶伦堡和大吉岭,但是不能与西藏建立外交关系。第五,支持西藏向联合国提出新呼吁,并推动联合国关注这一呼吁,特别是影响英国、印度、巴基斯坦、法国等国家关注这一呼吁,以创造一种政治气氛推动联合国对西藏提案作出新的决议。第六,土登诺布(即当才活佛)可以同他的仆人来美国避难。(美国国家档案,793B.00/5-2951,国务卿致美国驻印度大使的电报,第2051号,1951年6月2日。) 同日,班禅离开北京各地参观。
   6月7日(藏历7月19日),达赖喇嘛复电班禅。电文明确表示:“5月30日来电,此间于6月4日接悉,甚慰。… …我卜卦所得良好征兆, 您确实前辈班禅的化身。决定后已公布扎什伦布讫。… …现在希望您即速启程回寺,所经路决定后先来电为荷。 ”
   6月15日左右,夏格巴、土登诺布和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频繁往返于拉萨和噶伦堡,开始了拯救西藏的计划。
   6月26日,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致美国国务卿的电报,第3678号,1951年6月25日。)然后重申美国的态度:第一,达赖喇嘛应该把印度(或者泰国和锡兰)作为最合适的避居地;第二,美国政府愿意秘密提供援助,使达赖喇嘛到达他所选择的任何一处避难地;第三,如果西藏接受中共的条件,援助就“毫无指望”;第四,如果达赖喇嘛离开西藏(无论去印度、泰国或美国),都会受到“自治国家的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规格的接待。(美国国家档案,793B.00/7-251,副领事撒切尔同夏格巴和泽仁晋美(夏格巴的英语翻译—引者按)于1951年6月26日会谈的《报告》,1951年7月2日。)
   6月26日,班禅返抵安多塔尔寺。
   7月1日,侵藏中共十八军指挥部从甘孜前往拉萨。
   7月3日,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再次催促土登诺布推动达赖喇嘛采取行动。(美国国家档案,793B.00/7-351,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致美国国务卿的电报,第13号,1951年7月3日。)
   7月14日,中共代表张经武经过印度到达亚东,并东噶寺磕见达赖喇嘛 。
   7月16日,侵藏中共骑兵第二团从新疆抵达阿里,并占领日土。 同日,印度政府最终作出决定:允许达赖喇嘛到印度避难。(美国国家档案,793B.00/7-1951,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致美国国务卿的电报,第61号,1951年7月21日。)
   7月17日,达赖喇嘛受到了西藏内部“逍遥派”力量的压力,也就是西藏三大寺院代表发誓“如果将西藏政教遇到灭亡我们全体僧人为此破头不辞”。
   7月23日,达赖喇嘛无奈中返回拉萨。
   7月25日,侵藏十八军先遣队从昌多到达拉萨。
   8月8日,张经武到达拉萨。
   8月22日,侵藏中共西北先遣部队从青海到达拉萨。
   8月28日, 张国华和谭冠三带领十八军侵藏指挥部从昌多到达拉萨。
   9月 9日,侵藏十八军先遣支队到达拉萨。
   9月17日,美国驻印度使馆将一份亨德森签字的文件通过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尼恩转交达赖喇嘛。文件所示,“假如您留在西藏,要么将会被(删去了一部分),要么就会被迫充当中共的奴仆,将无助于您的民族”,“如果至尊愿意去锡兰或其他某个国家避难,美国政府将做好准备,尽力协助作好外出避难的安排,帮助您获准通过所要涉及的国家中转,并为您及您的家人和随从人员支付旅行费用”,“如果在其他国家避难有困难,美国将安排至尊及随行人员来美国避难”,“美国认为,必须把抵抗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当作长期性的问题来看待”,美国将“准备对现在和将来抵抗共产党入侵西藏的行动给予支持,并且提供切实可行的物资援助”。“美国向您提供上述援助和支持的前提是您离开西藏,公开否认所谓西藏代表和中共代表所缔结的《协议》,并且依然愿意在反对共产党方面与美国合作”。(美国国家档案,793B 00/9-1851,致达赖喇嘛的信的第1号附件,见美国驻印大使致美国国务卿的电报,第662号,1951年9月18日。)
   11月4日,中共西北又一侵藏先遣支队到达藏北那区。
   11月15日,部分中共侵藏先遣支队到达日客则和江孜。
   11月,藏巴拉秀扎巴成列,坚赞洛桑和阿乐群则等人成立了“西藏人民会议”,组织的宗旨是抗拒中共的威逼利诱,以各种方式反抗中共的占领。同时,西藏商人、寺庙管事、僧人等2000多人在拉萨集会示威,包围中共政府代表住宅和西藏工委机关,并高呼“驱逐中共政府代表,赶走解放军。” 美国政府密切关注西藏的事态变化,积极采取措施支持西藏势力。国务院远东司司长艾利逊分析道:在过去的半年中,“西藏多数人”已经从“个人被动接受中共占领的起始阶段发展到集体的公开示威和骚乱的阶段”,“虽然达赖喇嘛和他的亲信僧侣及世俗顾问人员已经公开地接受了中共的领导,但看起来西藏人正在推行一个明智的深思熟虑的计划,开始公开呼吁驱逐中共军队。”“西藏的形势正在向着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向发展”。因此他建议美国政府应进一步秘密援助西藏抵抗力量。(FRUS,1952-1954,XIV,China,Memorandum by the Acting Director of Chinese Affairs (All ison),pp.51-52.)
   12月1日,中共侵藏西北先遣部队到达拉萨。
   12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批复西南局同意组成统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西藏工作委员会。西藏工委以张国华、范明、牙含章、慕生忠、谭冠三、昌炳桂、王其梅、陈明义、李觉、刘振国、平措旺杰11人为委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