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无结束的结语]
藏人主张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结束的结语

无结束的结语
   ____ 西藏问题大事记(结语)
   安乐业

   (注释:本系列文章完成于2005年12月份而未能收录2006-至今的大事,笔者将会垫补这个空缺。特别感谢诸位光临!)
   综观西藏问题的过去和现今演变,现在只剩下展望西藏的未来了。
   笔者愿意与读者分享本人对西藏未来的看法。同时,希望以此为开端征求诸位对解决西藏问题的良策。因为,西藏问题如同一桩建筑物,每个人都有权投标,至于采纳又牵涉到藏中双方对你尽心设计的内涵是否感兴趣?但是, 我坚信大家的智慧才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金钥匙。
   1、从大视野看西藏问题。
   一、国际环境。
   前面讲过的那样,西藏问题是“时轮转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初,苏中引导的共产主义阵营和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阵营较量中打响了‘雪域高原’(即西藏)以共产主义阵营控制为前奏曲”的大气候中生产的一桩牵涉多面体的问题。因此,联合国大会从1959年/1960年/ 1965年分别通过了关于西藏问题的决议,“决议中明确把西藏列入自决权范围。”
   以上联合国大会上前后三次通过的“西藏问题决议”是在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继承英国对藏政策的延续,也是中国对西藏只拥有“宗主权”(suzerainty)理论的基础上形成的。这个政策延续至今没有任何改变。比如,今年4月12日“中国承认锡金邦是「印度共和国」的一部分。印度方面重申,印度承认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重申印度不会允许西藏人在印度从事反华政治活动。”
   因为,“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和“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有质的区别,前者属于现在或现今所控制的事实,则后者属于以往或过去的历史范畴。谁也无法改变以往的历史,又不符合美印欧为首的各国利益。
   反过来讲,“西藏三区高度自治区或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可能有利于或符合美印欧为首的各国利益。
   二、区域互动。
   西藏地处雪域高原,夹在印中两国中间。长期以来,印中两国之间没有发生过面对面的接触。虽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彻底改变了以往的平衡状态,但是,依据王力雄先生的研究,1959年以前的中印接触的文件中没有发现过关于边界方面的记载。
   我们有理由认为当时印中两国为了相互信任而一段时期没有谈及“边界”这个能够挑起脉搏的问题。为什么呢?
   因为现今印度政府所控制的藏印边界是沿袭英国对藏政策的。印度政府至今担起了《西姆拉条约》所规定的义务。从目前印中谈判的所谓“中印边界问题”看,某种意义上中方也默认了《西姆拉条约》所规定的划分界限,因为,1987年2月,印度按着在1914年藏英中“西姆拉条约”中规定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建立了“阿鲁纳恰尔邦”。从此进一步地巩固了“西藏地位”的原来的面目。也就是至今印中无法跨越所谓“边界谈判”的真正原因。
   而且,2005年4月,印中两国在共同签署的《解决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协定》中约定,“解决边界问题要兼顾‘历史和现状’,”即‘历史和现状’是“西姆拉条约”中规定的“麦克马洪线”以及延续现今印度实际控制的总结。又是牵涉到印中边界出现争议的区域总共为12万5千平方公里,分为东、中、西三段。西段主要是新疆和西藏交界的阿克塞钦地区,大约3万平方公里,目前由中共控制,也是惟一一块基本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认可的所谓“传统习惯线”的区域;中段主要在中共和尼泊尔边界的西北,范围大约2000平方公里,锡金即在这一地区。印中之间主要的边界问题集中在东段,即麦克马洪线以南的一块面积为9万平方公里的区域。这块目前由印度实际控制的区域一直都是印中边界纠纷中的矛盾焦点。
   目前,虽然印中两国政府因经济因素而愿意达成共识,但是,印度是个民主国家,这个共识最终还是要通过议会决定。为此,那个政党都没有能力把因经济因素而“面积为9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供手让给对方。印度控制这个区域的合法依据又牵涉到西藏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讲,西藏问题延续的命脉还是捏在印中两国手里。另一个角度看,只有给予西藏三区高度自治才能救出这个困境。
   2、从现今藏中接触看西藏问题。
   一、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解决西藏问题的先决条件。
   今年6月14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关于达赖对瑞典进行访问的问题,我们已向瑞方表达了中方的关切。我们认为,达赖不是单纯的宗教人士,他是披着宗教外衣,长期从事分裂中国活动、破坏民族团结的政治流亡者。我们一贯反对达赖以任何名义到任何国家从事上述政治活动。中方敦促有关国家恪守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西藏独立’的承诺,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以免影响双边关系。关于你提到的几个具体问题,我们多次重申,中央政府同达赖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但我们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达赖必须真正地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公开声明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公开声明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停止一切分裂祖国的活动。这样的话,中央政府就可以与达赖就其前途问题进行接触和商谈。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中央政府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
   作为达赖喇嘛对此谈话的回应6月22日,〔中央社台北22日电〕“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表示,如果西藏实现自治和民主,他愿意放弃’达赖’这个头衔,因为一个自由民主的西藏也许不再需要一位教宗领袖。《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天引述印度最大报纸《印度时报》消息说,上述是达赖昨天向北京发出最新、也是迄今为止最大胆的建议。报导引述达赖说,‘如果我们结束流亡生活,生活在一个民主的西藏,在我死后就不必非有一个继任者了。’”
   又11月2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问:据悉,中美首脑会晤时,布什总统提出要求中国跟达赖喇嘛展开对话。中方对此有何反应?第二个问题是,哈尔滨停水4天,是否是在国内很少发生的情况?是否因为情况比较严重才会停水4天?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双方谈到了西藏的问题。中国领导人阐述了中方在西藏以及达赖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关于你第二个问题,我建议你更勤奋一些,向有关的主管部门了解情况。”
   这些回答上不难看出中方不愿意松懈一贯立场,那么藏中双方的接触中谈了些什么呢?
   西藏流亡政府多次阐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之内允许西藏三区高度自治”不是已经“放弃独立”了吗?
   最近访问达兰萨拉的一位所谓“西藏自治区”前官员道出了其中的一些奥秘,她声称“达赖喇嘛可以回去,但是,藏中双方接触无法进展的症结在于一是放弃西藏三区谋求的高度自治,那是一种变相独立。二是共产党是一个多民族共同组成的政党,它要负责十三亿人口的吃穿住行问题,按着‘利乐众生’的角度要理解,要尊重党的领导。三是达赖喇嘛必须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按宗教仪规认定的班禅额尔德尼。至于达赖认定的不是班禅,而是班禅下面的一个大喇嘛。”
   她还班禅灵童问题上补充说,“乘缘而来,各其所归。”
   对此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克先问她“为藏中双方达成共识而是否有可能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按着以往释放政治犯的渠道放出国外去?”
   她说,“不可能的,因为,这个牵涉到政治问题。” 这不是空穴来风,可以从另一方面清晰地看到此话的正确度,那是所谓“西藏自治区”党委代理书记张庆黎12月7日专程来到日喀则,会见所谓“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即中共班禅)时说:“十年来,活佛在党中央、国务院、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关心下,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特别是佛学造诣、思想修养、政治觉悟都不断提高。”
   二、展望“二放弃一承认”的新前提条件。
   “二放弃一承认”即放弃西藏三区自治,放弃民主和承认中共班禅。从这些角度看,除非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变化,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理由接受“二放弃一承认”的新前提条件。西藏三区自治是以地理位置,历史命脉,文化传统,经济运行等所决定了的一个共同实体。这个问题中华民国政府出版的“远东地图”(1917年)和《西藏问题》(1934年)一书中记载的不仅淋漓尽致,而且,更进一步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7年的”青岛民族会议”上承认了以往存在的事实。又回过头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今划分的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民族乡也是一种变相承认以往西藏三区统一的例证。当然,假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够站在战略高度以分步兑现西藏三区自治的策略可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但是,这个只能来自中共领导那里。“放弃民主”不利于当今时代的潮流,更不利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没有民主,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假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真的想解决“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然后统一到“中国治下”的话,只有民主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理由很简单,既然给国民党打开了访问之门,怎么不开通参政之路呢? 因为,国民党是台湾有权执政的党派之一,才能对中国统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同理,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经验多少带些东方,尤其是能够相适应藏中文化延续,而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转型能起到一步到位的作用。
   至于“乘缘而来,各其所归”而言,除非彻底否定“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体系”,达赖喇嘛无法承认“中共班禅”,因为,它牵涉到“佛教文化的核心生命轮回问题”。从这个意义上看,隐藏着进入文明冲突的边坎。对此李研究员说,“班禅本身是个宗教,文化和政治一体化的产物。政治层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赢家,但是,宗教和文化层面是达赖喇嘛赢家,因此,双胞胎之争可能是引发文明冲突的导火索。”另一个角度讲,“班禅转世灵童问题”的产生宣告了精英代替喇嘛时代已经开始,这对藏人争取自由运动将会起到深远的影响。是否有“乘缘而来,各其合一”的可能性?比如,达赖喇嘛承认“中共班禅”的政治地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承认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转世灵童”的宗教地位。总之,笔者作为一名藏中双重文化接受者之一,愿意为结束西藏问题而献出毕生的精力。又深知藏中双方人民的民族感情而提出了以上的折衷方案。如有不妥,愿意接受各方的批评。同时,想听一听其它人的高见。
   西藏问题大事记参考书目如下:
   1、《东噶藏学大辞典》(藏文)附录的年鉴/ 东噶洛桑赤列着。/ 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 2003//
   2、《我故乡的悲惨史》(安多当代史)/ 丹增华白尔着。/ 吐蕃作家协会出版发行。200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