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儒者的命运]
东海一枭(余樟法)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一反儒群体基本由傻子、疯子、骗子组成。

   这里傻、疯、骗是广义的。例如,缺乏思辩能力和思想深度,不识自心本性,就是傻;相信有个创世造人的上帝存在,就是傻和疯的并发;内心不相信上帝却装出一付坚信的样子,就是骗。

   骗,不一定骗财骗色才是骗,爱玩阴谋,爱耍小聪明,为人为学不诚,发言作文不实,谎言谣语信口或摇笔就来,明明体壮如牛却宣称百病缠身气息奄奄,明明毫毛都没掉一根却满世界号叫挨了警察毒打(害惨那些真有病或真挨了打的志士),也是骗。抄袭、剽窃、编造各种虚假信息,都是骗。

   傻是智慧问题,疯是精神问题,骗是品德问题。具体反儒原因,因人因“群”而异,或各有侧重,或数病并发。例如当年毛共反儒,就是精神、品德、思想智慧都出了问题,属于数病并发。现民运群体反儒,则主要是品德和思想问题----谎谣骗子、思想傻子们的精神往往比较正常,一些人神叨叨鬼話连篇,仿佛疯了,其实是装的。

   少数反儒者精神品德比较正常,如刘晓波赵达功,不疯不骗,有些“傻”而已,算是相当优秀了(另外,民远中反儒是主流,但不无例外,据我所知,洪哲胜、袁红冰、徐水良、胡平、魏京生诸君算是不反儒或局部拥儒者,在海外民运中已极为难得,兹不详论。)

   二在中国,“老民运”与现民运都属于反儒群体----这里老民运指“原中共”、即毛共,他们在国民党时代属于民主人士呢,叫原中共,以区别于局部拥儒的现中共;现民运则泛指八九以来的民主、自由、维权群体。

   老民运是一个严重缺乏传统道德修养的反儒集团,以民主自由赢得民众之心、登上专制之位后,就弃民主自由如敝屣了,并对以儒家为代表的中华文化从暗反升级为明反,从“文反”过渡到“武反”,直到“武灭”。

   现民运也是一批严重缺乏中华文化常识的反儒群体。虽打了民主旗号,追求起来无力又无方,故越追求,队伍越微缩、力量越衰弱。不知反思,还将失败的责任往中华文化的头上推。

   难怪有人说:中共与民运都是奉行利己主义的政治团体,主要区别在于:前者打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招牌,后者以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名义(枭注:多数民运人士和自由主义者确对利已主义情有独钟,有的是分不清楚个人主义与利已主义的不同,有的则故意混淆两者的本质区别)。前者得势了,投机成功,后者未得势,投机失误…

   新老民运除了反儒,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这也是所有反儒者的共同特征):心胸狭獈,极为小家子气,唯我独正,其余皆邪,容不得任何异议----既使是民主同道的不同意见也容不得。明里如基督神棍拒郭、暗中如民运媒体排枭,都是这种“王伦牌”狭獈病的发作。

   民主路径的选择,思想文化的争鸣,本属正常,但争辩不过,就搞下流小动作,以实际行动排斥乃至“封杀”对方,就很不正常了(说封杀其实严重了,此辈能量有限,所谓“封杀”,也只限于在微型圈子的一亩三分地玩点小动作而已。东海狂潮起,中共奈我何,岂是几个永远成不了气候、上不了台面的小瘪三封得住的)。

   三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新老民运都是靠不住的。老民运是利用民主自由的口号夺权,现民运对民主自由是否利用,不敢逆料,但在反儒这一点上,与老民运可谓一脉相承、一丘之貉,简直就是毛共的忠实继承者。

   “老民运”的“成功”,有其特定的社会、历史原因。而且,一、他们虽然“傻”在思想智慧,政治手段却颇为高超,无道有术有大聪明(或曰厚黑智慧);二、在“成功”上台之前,“老民运”不仅不反儒,还极力“拉拢”广大儒者,反儒以后很快就人心散尽形象败尽了。秦朝反儒,二世而亡,中共之所以尚未崩亡,是因为掉头得早、转型得快。

   比起老民运来,现民运简直是全方位的愚蠢,无道也无术,连中共自己都不敢、不愿、不屑再举的反儒大旗,现民运居然就敢一直煽乎着,与迅速兴复的中华文化大潮、与逐渐觉悟的中华新民群体唱着反调。呜呼!

   反儒者、反儒群体是没有内在力量的,个体是“无体人”,集体是缺乏凝聚力和号召力的集体,近二十年来,民运(狭义)从失败走向失败的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国民道德的逐渐提升,随着儒家大良知学正式开传,从失败走向失败进一步走进历史垃圾堆,是反儒群体注定的命运!2008-9-2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