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一2005初黑云压城之时,曾为文《浮生所欠唯一“牢”!》发于北京之春,表达了一种不忧不惧不惑不屈、虎狼窝中从容立身的儒家乐观主义精神,与众多枭文一样,言发于衷,字立于纸。日前有人倡导“合伙把东海一枭送到监狱里去”,“引出”老枭旧文,引发众多恶攻。发言者丝毫不了解儒家、不了解老枭,估计也没认真看过《浮生所欠唯一“牢”!》。如果看完三遍还认为我矫情,那说明其人浑到家、蠢到家了。

   坐牢不是目的。不怕死不是主动找死,不怕坐牢不是为了坐牢而蛮干乱来。能够在不违仁义之原则的前提下保存自己,并伺机争取更大的自由度和影响力,进而化敌为友以求双赢,原是自由事业题中应有之义。

   比如,有三个人,都是战士都不怕死,但在战场上表现各异。第一人赤手空拳,昂起脖子向对方刀尖迎去;第二人既手持利器勇于对敌又顶盔贯甲严于自卫;第三人上场之前,早已化费大量时间精力自修武功并深入敌后做了大量工作,上场之后虽然胆大包天赤膊无遮,实则知己知彼料敌如神,不仅百战不殆,而且争取双赢。我想,只要不是傻子和别有用心者,都会赞同第三人的做法的。

   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做不到“不战而屈人之兵”,自保也是相对的。不论能否“屈人之兵”、能“安全”多久,我都不会罢战,但会尽量争取战而不亡。既使要亡,也要合乎老枭的身份,轰轰烈烈一些。

   当然,以上比喻而已,任何比喻都是撇脚的。自由事业不是敌我死战,其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全方位地救度社会、救度中华、救度包括广大中共党员在内的全民族,追求民众、民族的利益最大化(要把中共制度与中共党员包括其中的特权阶级适当区分开来)。

   同时别忘了,人是会变了,受到遮蔽的良知在某种契机下是可以重新灿发的,更别忘了体制内健康力量不仅是民运同盟军,一旦因缘成熟,成为民运先锋主导力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承认“写一个打倒共产党挂在胸前,在公安局门口静坐”是有意义的,坐牢是有意义的,不论主观动机是什么。但我以为枭鸣中华的持续是更有意义、更有利于政治文明化、社会自由化的。何况东海之道的开辟,不仅仅是为了民主化中国,更是为了儒化中华、化成天下!

   二至今为止,中共对我还算手下留情,来自一些所谓的同道的明刀暗箭却是绝不留情!虽然暗箭明刀伤不了我丝毫,但切齿之声透露的信息却耐人寻味,它们让我认清了一些民主人士内在的丑陋恶毒和没有底线。比较而言,中共中不少人反而更有“人味”。

   在性恶论、利己说等“民运显学”的影响下,一些中共反对者比中共更投机、更垃圾,更加“非我族类”!如果仅从个人角度和私德层面考虑,一些人唯利唯名,虚骄伪谦,苟誉苟毁,为人没有一点真,待人没有一点诚,人品既劣智慧又低,远离为妙!

   老枭日前《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有“自由人士”跟帖曰:“避免了搞组织的嫌疑,不错。”真乃鼠眼看人。“客约三章”,要点在此:“凡信奉性恶论、利己主义而趋于极端者,凡反儒、反道德、反中华文化而趋于极端者,谢绝打扰” 老枭要避的不是什么“搞组织的嫌疑”,实实在在,就是不愿、不屑与此辈有任何网下交往也。

   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理论上于中华文化大有补益,其信奉者的行为取向则千差万别,劣者难免退而堕为利己主义犬儒,优者进而迸发出仁义精神和英雄气概。所以,“中学”(中华文化)可以成就无数圣贤豪杰,西学一样能够培育大量英雄人物。

   奉行利已主义哲学却又从事公益事业、民运事业者则一无可取,一无足观,于人、于社会、于民主事业皆有百弊而无一利,垃圾百分百,万万沾不得!

   请注意:杨朱式的利已主义,“拔一毛以利天下,不为也”,后面还有一句“杀一人以取天下而不为”,其底线不为自己私利而坑害别人。而政治上的利已主义者往往是没有底线的,特权阶级如此,民主人士也如此。这不仅是“逻辑推理”,也是我的亲身体会。

   三 “边走边看吧” 网友曰:不论你怎么激将老枭他也不会把自己送进监狱。 主要的是中国政府不会把他送进地狱,哪怕最后一个应该送进地狱的人是他,他也不会被送进监狱。历史所有的重要文人都跟监狱有一线之隔,中国政府根本不给老枭这个机会”云云。

   不给老枭入狱机会,当然好,但有限。我所追者远,所求者大,仅仅不被抓不被关是“满足不了我的胃口”的。十年了,枭声只能局限于境外,国内媒体根本发不出来,网络上也受到围追堵剿。作为一个大文化人,如果一直不能拥有在自己国度自由发言的权利,我生命就是不完整的(世俗层面而言)。

   封锁声音与囚禁身体都是一种迫害,哪种迫害更重,哪种行为更可耻?我的感觉与世人戓许不同。我想对中共说的是: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让中华民族从民主建设开始,走上法治与德治结合、天地与人心皆谐的王道…这更高远的政治理想姑且不论,我眼下最想要的是自由发言的权利,还有没有恐惧的自由----任何人都不会因说真话、发异议而遭受政治迫害。文字狱的丑恶野蛮的历史应该永远地结束了。2008-1-6东海一枭民主论坛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