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浙江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浙江行

浙江行---返乡杂记前言一个月前携妻儿作故乡之旅,先到上海,会合大小“连襟”两家大小,共侍岳父母,一行十余人,戏称“亲人旅行团”,由枭婆任团长。从上海出发,经安吉过杭州到遂昌龙洋埠头垟故乡。从2008-7-27从南宁出发至8-31返回,期间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杂记如下。

    一、“失控”之夜夜晚,狂饮之后,独卧河滩,深深卧入的记忆。多少少年往事,一幕幕如在目前。同村多位长辈已陆续离去,特别是念及祖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悲莫悲兮长辈的离去,悲莫悲兮“孙欲养而亲不在”!祖父慈爱与偶尔的严厉都是那样亲切,如果健在,便是对我严训“严打”,也是欢喜无限、无限欢喜呀。

   独卧河滩,复深深卧入“小我”。十年反共,几近忘我,政治抱负的施展,文化理想的实现,依然遥遥,华年老去,一事无成。从个人功利的角度看,不能不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恻恻复恻恻,浪子返乡国,前事难重论,少年不再得。一时之间,甚至第一次对自己十年努力和奋斗的意义也产生了怀疑。天不怕地不怕,却怕无效劳动浪费生命,更怕“好心办坏事”…孔子曰:“君子而不仁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君子何以会“不仁”?好心办坏事也。就动机、存心而言,君子原无不仁,但从效果、事迹上讲,事办坏了,就是不仁。

   感怀身世,忆往思来,自怨自艾,愁绪飞扬,忘记了时间,也没想到自己深夜“失踪”会令家人和枭婆焦急。由于过度的家酿作怪,思绪情绪全都“失控”智力严重降低,迷迷糊糊居然与好不容易找来的枭婆言辞冲突起来。平时夫妻小吵小闹也罢了,但这次在双方父母都在场的情况下,轰然一闹,实在是不智不孝。尽管双方父母皆一笑置之,第二天酒醒之后,仍感惶恐惭愧之至。不由得想,枭婆“关心过度”令我反感,我对他人、社会乃至这个国家的具体事务,是否也有“关心过度”之嫌呢?

   复反省自己,一向不恤人言、不畏天命、不屑世俗、“虽千万人吾往矣”。从好处说,这是自信自尊、独立不惧,从坏处说,此乃贡高自负、肆无忌惮。想起王安石这个历史上著名的拗相公,阳明后学王龙溪评论说:“介甫人品清高,一切势力撼他不动,只是不知学,所以执己愈坚,害天下愈大。”王安石对天下是利是害、历史功过如何姑且不论,王龙溪此言,值得我深长思。

   王龙溪又说过:君子独立不惧与小人之无忌惮,所争只毫发间。东海自信君子无疑,但以前很多时候发言作文、为人处世,往往激情、狂蛮、张扬、勇往有余而冷静、忍让、谨慎、持重、内敛不足,在他人眼里很容易留下一个浮夸书生乃至肆无忌惮的蛮夫小人的形象。为世俗之士所嘲原无所谓,但这样的性格与态度,也难免为亲友、为同道、为正人君子所疑忌。慎之,慎之!

   二、中共的触角中共的触角无所不在。

   从南宁登车开始,我的行踪似乎从未“逃”出“有关部门”的掌控。返乡前几天,老家、县城二妹家就有人多次咨问我的归期,村官及小时好友被要求报告我回家的情况。如此“过度关怀”,令人难以消受。古人云:父子君臣,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古时是“无适而非君也”,而今是无适而非党也,“党主”的天罗地网比君主更加无远弗届、无地弗罩,让人逃无可逃、遁无可遁。

   这样一股势力,如果放之纵之、以之利己谋私为非作恶,相当可怕-----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民心的离散和民潮的汹涌,中共的强大越来越表层化,其谋私作恶的能力和可怕的程度都呈不断下降的趋势。中共势力深入城乡每一个角落、控制中国每一片土地,却再也无法象以前那样有效地控制人心。多数村民及乡吏村官将我受到中共的“过度关心”视为一种光荣,他们的尊敬显然是发自内心的。

   反之,中共如果能够主动自我约束,不断地推动民主趋向文明,则是民众之福、民族之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头金不换,对任何人都不要看“死”了,对中共也一样。佛教认为,明与无明、善与恶本性无二。众生为善为恶,非固定不变:有智慧则作善业,为无明所蔽则作不善业。中共也是“众生”组成的,为善为恶,也非固定不变。这个团体的走向怎样,其中个体包括领导人的选择如何,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大般湼槃经》曰:“从生死际所作诸恶,悉皆发露,至无至处,以是义故,是处无畏,喻如人王所游正路,其中盗贼,悉皆逃走。如是发露,一切诸恶悉灭无余”。中共也一样,如能真诚反思、主动发露,忏悔从前一切诸恶,踏上民主之道乃至更加坦荡的王道,并非毫无希望。

   不过,为小善易、为大善难,个体生命从善易,特权集团从善难,至于主动追求政治上的大善,建设民主、自由、先进、文明的制度,更是难上加难----那无异于专制特权势力的自我弃权。要造这样的大善之业、千秋之业,其领导人及领导集体是要有大智大慧要具有一股佛教的大雄精神和儒家的浩然之气的!当今中共集团能“出产”如此遮奢人物否?世尊曰:难乎其难!

   三、惠政一斑据了解,多数农村困难户都能得到政府部门的定期补助。取消农业税,更是众口同赞,视为空前的惠政。特别是老一辈,普遍讲现在的政府好、党的农民政策好,父母、太祖母也不例外。一位可以从民政部门领取定期补助的老伯母,拎着一包礼品登门,翻来复去说村、乡、县政府的好,对父亲(村治保主任)也千恩万谢,让“听众”都“不耐烦”了。

   在对中共及政府的观感和态度上,老一辈与年青一代“代沟”颇大。我对乡亲们说,政府及官员关心民众生活、帮助解决困难乃至“讨好”“咱们老百姓”,乃现代政治题中应有之义。官员“讨好”民众,才能真正“讨”来政治文明、社会和谐、国家兴旺。“上面”做得对、做得好,用不着感恩戴德,“上面”做得不对、做得不好,“咱们老百姓”则有不满、批评的权利,要求他们及时改正改善。只是这些道理对老一辈来说太高深,我这么说,难免给他们以夸夸其谈之感,呵呵。

   当然,政府对贫困农民的“关怀”缺乏制度的有效保障,难免挂一漏万。乡居期间,村民李金林两次来访,恳求我将他的《要求经济困难补助的报告》代呈“上面”。我要他自己找民政部门,我一介平民,无权无势,代呈无用。他说“报告”已交县上民政官员两年多了,一直没有回音。李金林曾任村民兵连长和村长,在 “解放”初在剿匪工作中受过伤,现已七十多岁,右手伤残右眼瞎盲,疾病缠身,还能再等多少年?论辈份,我叫他姑公,理当有所表示,奈当时身上所带现金无多,愧甚。好在临行前父亲告知,村民主任已表示要陪同李金林“到县上跑一趟”。但愿老姑公得偿所愿、老有所养。

   被迫也好,作秀也好,无论如何,当今各级政府及其官员确已比较能够善待弱势、关心农民了。事实摆在眼前,不敢违心妄言也。从苛政暴政走向善政仁政,不能不说是中共的进步,这也是农民之福、民族之幸、中共之智。这是中共指导思想的转型、和谐发展观的推动使然,与中共对中华文化的局部有限的尊重是分不开的。

   非常巧合的是,我在2007-8-8《回到九龙山-----还乡漫记》中提到的两件小事,都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妥善解决。一是父亲作为复员军人的优抚补助问题已获解决,二是乌溪江鱼类的保护问题。在家里看到乡政府的一份“会议纪要”,大意是:从2008、6、26起,对流经埠头垟、赤枝、黄塔等三个村的乌溪江支流黄塔源实行禁渔,该流域的鱼、蟹、虾、石硅等,严禁任何单位、个人进行毒、电、炸、网、箩等各种形式的捕捞活动。各村确定专管员,父亲为本村(埠头垟村)专管员。据了解,乌溪江流域及其它支流也陆续禁渔。

   几件事虽小,可见当地政府对民生与环保问题有一定重视。

   四、儒家特区设想一路车上及休息时详读了《大涅槃经》和《大乘无量寿经》,思飞佛境,悟解心开。无量寿佛,真如也,法身也,生命本性、宇宙本体的形象化说法也。《大乘无量寿经》是黄念祖老居士的会解注释本,广征博引,精深详尽,道尽诸佛度生本怀,可谓善解佛意、老婆心切。

   借用佛教名相,儒家良知也可形象化地称为良知佛、大光明佛---良知仁性亦具有无量寿与无量光、无边光、无碍光、无等光、智慧光、常照光、清净光、欢喜光、解脱光、安隐光、超日月光、不思议光等等特征。同时作为本体的良知仁性将生机灵气和无相大光明充满贯彻于宇宙间万物万象万事之中,不仅有解脱、清净之净德,更有生生不息、新新不已的阳刚之健德。

   在杭州时,偕妻儿与大、小“连襟”两家侍岳父母游灵隐寺。小“连襟”是搞企业的,人情通达、世事洞明,难能可贵的是爱好佛学并有相当领悟。第二天,连襟二人复往灵隐“直指堂”,听果杰法师讲经。针对世人普遍的心灵空虚道德低劣,儒学佛学皆不失为对症妙药也。得一联曰:谁知妄相皆真相?独契儒心入佛心。

   居上海时陆续收听了净空法师的《大方广佛华严经》讲座第一至第八集,总体上讲得相当深入和精彩,站在儒家立场,一些观点值得商榷。小“连襟”讲起净空法师在家乡安徽庐江汤池镇建立和谐社会示范镇一事,十分推崇。据了解,净空法师,一九二七年生於安徽省庐江县。曾先后追随方东美先生、藏传高僧章嘉大师及佛学大家李炳南老居士学习儒佛,剃度后在世界各地弘经演教四十余年。在庐江县汤池镇,投入两亿多元打造传统文化教育基地。小“连襟”建议同往参观学习一番,遗憾因故未能成行。

   汤池镇相当于一个“佛家教化特区”吧?这倒给了我一个启发:儒门中人何不建议中央政府开辟“儒家教化特区”?任选一市或县为特区,以儒家学说指导区内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一切工作和活动,并邀请海内外真儒前来讲学、办校、办刊及任职,建设出一个比较成熟、相当辉煌的儒家政治示范区来,从儒化特区开始儒化中华。

   可以九年为限,分三步走。教化期三年:以儒家学说教化特区官民,着重个体道德的培育、政治道德的提升和社会道德的建设,同时培养一批德才兼备的儒生---今时今世,儒门青黄不接、空前衰敝,别说大儒,连真儒也是寥如晨星,培养人才实为当务之急;民主期三年:以儒家王道思想汲纳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民主选举特首及各级官员----经过三年儒学教化,民德官德同归于厚,选事政事将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并可杜绝西方选举制的某些弊端。最后三年是王道期:在民选的基础上走向贤人政治,在法治的基础上实行德治…。

   这一切仅是一个稚嫩的设想,有待于儒家同道及有识之士群策群力,不断推动、共同完善之,同时亦寄望于中共的进一步开明。

   五、江湖论道网络故人老刀携妻出游途经杭州,相约一叙。以时事诗事下酒,快何如之,老刀旧诗乃网上一绝,人品亦属一流。其妻亦网虫,有一定思想和见解,郎才女貌,夫倡妇随,壁合无间。

   另一位网友表示十分怀念当年的“骂手”一枭,对东海的皈本于儒的“变化”极为失望。该网友认为,民主启蒙和专制批判仍是仁人志士当务之急,谈儒论道,脱离社会,无补现实,将儒家与民主强行撮合,也属徒劳(大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