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前几日写了点东西,回你的帖子,语言上是有冒犯,那实在是我的错,因为我这个人毛病太大,信佛信得莫名其妙,学佛学得一塌糊涂,修心修得乱七八糟,倒是我慢我执出了一大堆。呵呵。其实咱们多多少少都有着类似的毛病,说不上来好,也说不上来坏,或者说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个人心里都很明白,o(∩_∩)o...。

   但凡一个人有机会涉猎某些方面的知识,按照佛家最朴素的观点来看,那是代表这个人与这些知识有着莫大的缘分,而且往往在这些方面知识上会有自己不同于一般无缘之人的见解,同或者不同且不说,高屋建瓴是否也不说,醍醐灌顶是否也不说,反正可能会在彼此的内心产生种种的幻象,可能会让外在的一些人觉得这个人了不得,也可能会让自己产生某种自满。或者我们暂且称之为我慢。

   我慢的出现未必是你可能马上察觉,但是没准会在你涉猎的知识面越来越广,或者是在某一领域的知识范围内学的越来越深的时候出现,出现的时候,你可能也未必会知道,出现的形式是如此之多,在每个人的身上和心上所产生出的影响也不一样。可能是你对某些帖子的未必认可,可能是你在阅读别人回你的帖子时产生的那一丝嗔怒,也可能是在你发主题贴的时候所采用的语气不再谦恭,断言式的表达越来越多。种种可能,种种表现,无一不是。在论坛上出现的也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我慢倒还好说,虽然克服起来很难很难,因为性格乃至习惯带给我们个人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一些习性上的东西是如此那么难以克服,在这里,我并不太想用宿世业障这样的表达,还是用性格吧。即便是如此难以克服的我慢,随着知识的累积,也许也有可能被逐渐地化解,仿佛答案就是知识本身。

   更加难以克服的东西,是我见,看到东海老人的帖子,你能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地说了那么多东西,从儒到道再到佛家乃至基督教,你的帖子里所包含的信息量是如此的大,我确实佩服你在这些知识上所下的工夫,不是我这种大懒虫和漏人所能企及的。实在惭愧,我对儒学方面知识的积累实在是可以用丢人来形容,至于基督教乃至道教方面,我所有的知识的累积的途径也都是从一些鬼鬼神神的电视剧和电影上来得,(信佛之前我的“佛学知识”,也是这样“积累”的),所以,我也不会也不便对你的帖子里所阐述的关于那些方面的知识发表我的看法。

   那我到底想说什么呢?我真的想告诉你,我见这种东西,可能是你这辈子都无法跳出的坑,如果你还只是执著于文字乃至你过往知识的累积的方法的话。其实,我见这种东西又何尝不是困扰着我们每一个学东西的人呢?但是,不要被我见所障,这样才好。象你,知识涉猎这么广,我只是猜猜,我见的东西一定不少。你对别的知识面的学习程度我并不清楚,也不便去评论,就仅仅是你帖子里关于佛学方面的知识来说的话,个人的感觉,我只说一点个人感觉,你了解的还是太少,或者说你真正了解的还是太少。

   可能你会觉得不服气,你没准会说,我看了那么多佛经(看你引用的一些专业术语很地道),难道我理解的还不多?

   我真心地告诉你,你对佛学方面的知识的累积,乃至佛经的阅读确实有助于你加深对这门学问(在你眼里,佛学知识可能也只是学问而已)的知识理解,可是你如果不是真实地去信仰的话,你可能永远无法真实提去体会到深邃的难以言说的东西。佛经的阅读,对于信仰者来说,如同渴中得水,饥中得粮,甚至要远甚于此。那种精神乃至灵魂深处的愉悦,是非信仰者难以体会的。

   既然是有缘去接触佛学经典,当是与佛有莫大的渊源,所以我也不便也不想去批驳你帖子里关于佛学的论述,因为有些东西不用我去说,我也用不着去说,说得再多,也是我个人的观点,我的我见。就知识层面来说,我们的观点没有对错,只有不同。就信仰层面上来说,我更不用去说。而就因缘来说,我能写这些东西,还要感谢你的帖子,所以也不能去辩驳。所以我选择这样的表达。

   我本人学佛时间短得要命,信佛时间更是要命得短,对这方面的理解还粗陋的很,只是个人的一点看法,借这个机会表达一下,不是想辩驳你,只是想告诉你,我的一些观点,并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还是那句话,既然有缘接触佛学经典,当是与佛有缘,不知你的岁数,希望你能好好珍惜时光,你磨五把切菜的刀,也不如磨一把斩去心中妄念的利刃来得实在。

   这是我站在我的立场上的一些个人观点,你如果不同意,也别反驳了,我不会回帖子的了。

   东海附言:儒佛两家对道体证悟有所不同,但真如佛性也好、良知仁性也好,都讲究真知实证。本文实乃是贡离我慢的产物和“所知障深”的表现,可笑作者不自知耳。此类文字,并无大错,如出自践履六度万行、热衷济世救民者之口,是值得考虑的。如果出自一个毫无真实道德内力、连真实姓名都不敢露的、猥琐客、自了汉、自私鬼之笔,便属“装文”,本质与中共那些讲话稿没啥区别。愿东海儒家以此文作者为鉴,勿作此类于己于世皆无所益之大言虚言、门外戏论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