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一

   我在枭文《“我”能解决一切问题》指出:“佛教乃方外之学,重内轻外,疏离政治,道家亦“蔽于天而不知人”,有经无权,脱离现实,两家都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云云。

   

   有佛徒反驳道:要说‘佛教乃方外之学,重内轻外,疏离政治’,脱离现实,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这是针对小乘佛教而言。而佛真正所传佛教是大乘佛教,是修出世间法而不离世间…。

   

   东海曰:非也非也。“重内轻外,疏离政治,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小乘佛教固然,大乘也不例外。

   

   二

   大乘佛教认为,为了利益众生、圆满佛果,宜修一切上求下化之法,以六度万行为修菩萨道的根本,佛教一再强调“菩提为因,大悲为根,方便为究竟”。六度是指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六种法门。在六度中以布施为首,因为要度众生,必先使众生在物质上与精神上得到安慰。

   

   其实,要“使众生在物质上与精神上得到安慰”,在社会层面,制度是最好的方便法门。比起一般财施来,制度布施要重要的多,更加利民济世,功德无量。然而在实践中,佛教偏主动将这一至关重要的度生方便忽略、抛弃了。

   

   古今中外佛徒大多是自外于政治的,纵然参与、“干涉”政治,也只重视政治人物的菩提开发和心性建设,而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对于社会、民众的苦难,佛教只重手援而不重道援、只重财施法施(为人讲说出世法)而不重“制”“度”“法”“度”(制度、法律层面的救济),可谓圆而不满、美中不足。

   

   根本原因出在佛教根本教义上。佛教也倡心物一元,其实偏重本体界而对现象界有所忽略,对本体的证悟则偏于空寂无生的一面。所以佛徒总是一味从“心”上下功夫,古人称之为“弄识神”,大乘虽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华严境界,一真法界),“实相无不相”,实则常忽略了政治、物质诸“相”,丢掉了制度这一“相”,不为其“一切”所涵括(一、实相指本体,“一切”、“相”指现象。佛教以真如为实相,东海儒家则以良知为实相。)

   

   道外无物,物外无道,“实相无相”。“实相”不是宇宙间万事万物,但离开了万事万物万相,并无一个超然独立的“实相”在。东海儒家作为儒家大乘之学,以致良制与致知识为修本心致良知的重要法门,才堪称真正的“实相无不相”----万事万物包括制度,无非是良知的显化、具象和作用。禅宗知道“挑水砍水,就是妙道”,可是仍要出家,不是伦常日用、仁民格物、制礼作乐,无非妙道也。于此可见,大乘理圆、禅宗道妙, 终究未得“大道之全”。

   

   三

   与儒家相比,佛教对道体理解略偏、对政治过于疏远,乃是“铁的事实”。不论从理上还是从“事”上看,佛教皆有重内轻外、耽空滞寂之弊,这一结论,如实如理。一些佛徒在这个问题上强辞夺理,殊属无谓----因为佛教这一“美中不足”正是出世法的特征,大乘虽“不离世间”,其立足点毕竟是“方外”。

   

   世出世法,各种重心,各种针对性,各有存在的价值。说“这是佛教的不足”,是从世俗效应、民众福祉的角度出发、并站在儒家立场上比较而言,乃就事论事的事实判断也。另外这是就整体而言,具体到个人则不可一概而论。历史上不乏对政治问题、制度援助相当关注、于道体的认证契合“生生”、“天行健”之良知法的佛门人士也。

   2008-9-6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