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东海一枭(余樟法)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一

   我在枭文《“我”能解决一切问题》指出:“佛教乃方外之学,重内轻外,疏离政治,道家亦“蔽于天而不知人”,有经无权,脱离现实,两家都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云云。

   

   有佛徒反驳道:要说‘佛教乃方外之学,重内轻外,疏离政治’,脱离现实,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这是针对小乘佛教而言。而佛真正所传佛教是大乘佛教,是修出世间法而不离世间…。

   

   东海曰:非也非也。“重内轻外,疏离政治,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小乘佛教固然,大乘也不例外。

   

   二

   大乘佛教认为,为了利益众生、圆满佛果,宜修一切上求下化之法,以六度万行为修菩萨道的根本,佛教一再强调“菩提为因,大悲为根,方便为究竟”。六度是指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六种法门。在六度中以布施为首,因为要度众生,必先使众生在物质上与精神上得到安慰。

   

   其实,要“使众生在物质上与精神上得到安慰”,在社会层面,制度是最好的方便法门。比起一般财施来,制度布施要重要的多,更加利民济世,功德无量。然而在实践中,佛教偏主动将这一至关重要的度生方便忽略、抛弃了。

   

   古今中外佛徒大多是自外于政治的,纵然参与、“干涉”政治,也只重视政治人物的菩提开发和心性建设,而不重视制度建设及物质开发。对于社会、民众的苦难,佛教只重手援而不重道援、只重财施法施(为人讲说出世法)而不重“制”“度”“法”“度”(制度、法律层面的救济),可谓圆而不满、美中不足。

   

   根本原因出在佛教根本教义上。佛教也倡心物一元,其实偏重本体界而对现象界有所忽略,对本体的证悟则偏于空寂无生的一面。所以佛徒总是一味从“心”上下功夫,古人称之为“弄识神”,大乘虽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华严境界,一真法界),“实相无不相”,实则常忽略了政治、物质诸“相”,丢掉了制度这一“相”,不为其“一切”所涵括(一、实相指本体,“一切”、“相”指现象。佛教以真如为实相,东海儒家则以良知为实相。)

   

   道外无物,物外无道,“实相无相”。“实相”不是宇宙间万事万物,但离开了万事万物万相,并无一个超然独立的“实相”在。东海儒家作为儒家大乘之学,以致良制与致知识为修本心致良知的重要法门,才堪称真正的“实相无不相”----万事万物包括制度,无非是良知的显化、具象和作用。禅宗知道“挑水砍水,就是妙道”,可是仍要出家,不是伦常日用、仁民格物、制礼作乐,无非妙道也。于此可见,大乘理圆、禅宗道妙, 终究未得“大道之全”。

   

   三

   与儒家相比,佛教对道体理解略偏、对政治过于疏远,乃是“铁的事实”。不论从理上还是从“事”上看,佛教皆有重内轻外、耽空滞寂之弊,这一结论,如实如理。一些佛徒在这个问题上强辞夺理,殊属无谓----因为佛教这一“美中不足”正是出世法的特征,大乘虽“不离世间”,其立足点毕竟是“方外”。

   

   世出世法,各种重心,各种针对性,各有存在的价值。说“这是佛教的不足”,是从世俗效应、民众福祉的角度出发、并站在儒家立场上比较而言,乃就事论事的事实判断也。另外这是就整体而言,具体到个人则不可一概而论。历史上不乏对政治问题、制度援助相当关注、于道体的认证契合“生生”、“天行健”之良知法的佛门人士也。

   2008-9-6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