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陈泱潮文集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瘋狂迫害《特權論》作者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徐水良
·神蹟是這樣顯現的:徐水良不打自招,自認是魔鬼
·對政治流氓魔鬼徐水良阻擋上帝信仰讕言的批判
·苟利人類避劫難,個人毀譽任由之!
·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猛抽了真特務徐水良的耳光!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真特務徐水良奉命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
·真特務徐水良拼命抹煞《特權論》寫作成書時間(1t圖)
·《特權論》是否對毛澤
·真特務徐水良瘋狂抹煞《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重大影響2
·《特权论》作者一系列政治学宗教学成果与诺贝尔社会科学奖
·《特权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宣判共产主义乃是空想的力作
·《特权论》堪稱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第一篇經典的《人權宣言》】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
·《特權論》是國際共運暨中共國民主革命的綱領性文獻(組圖)
·真特务徐水良充当主要打手瘋狂迫害《特权论》作者的罪恶(1图)
·疯狂抹煞《特權論》的徐水良是政治道德沦丧的典型(1图)
·徐特務瘋狂抹煞《特權論》必須回答的兩個問題(外一則)
·ZT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徐特務不知悔改作恶到头終必遭到严惩恶报(推文4則)
·追究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谁是你举家移居美国的担保人?
·2015年7月23日教訓叛徒政治流氓特務徐水良
·严正警告疯狂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首恶特务打手徐水良及其同伙陈卫珍!
·足以令政治流氓叛徒徐特務抓狂的徼文(2图)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點睛之筆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特務打手徐水良
·再质问徐特務:你有什么资格說你是正确的正义的?
·政治流氓徐特务极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脸(组图)
·关于中国社会民主党问题的说明
·大多数所谓“民运人士”的致命伤
●再教訓疯狂诋毁上帝信仰的魔鬼徐撒但水良
·耶穌必授權與假基督和魔鬼爭戰的得勝者(推文三則)
·徐水良长期疯狂攻擊和詆毀民主憲政及道德基石,何其毒也!
·不容反上帝反基督的魔鬼進一步公然诬蔑佛教是无神论宗教(组图)
·质问鲍戈造魔鬼撒但徐水良
·近日斥徐撒但二帖
·你特务打手徐水良还有一丝一毫人性吗?你还是人吗?
·特务打手徐水良是名副其实的凶恶党棍!
·叛徒徐水良伪装革命派,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的邪恶手段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徐水良过街,人人喊打(摘录1)
·有深度的批判: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撒但魔鬼徐水良长期造谣诽谤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执笔者
·起诉徐水良犯有多起【诽谤罪】的授权委托书
·徐賊不打自招:长期造谣诽谤陈泱潮的就是徐水良自己!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小結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特务打手徐水良疯狂破坏民运,铁证如山!
·对特务打手徐水良《澄清早期民运历史》邪文的批驳
·我和王炳章……等与战略特务徐水良的斗争不可避免,回避不了!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卑鄙与罪恶
·在我陈泱潮和徐水良之间,必有一个是真正的中共特务!
·政治流氓徐水良长期使用的极其邪恶的卑鄙龌龊伎俩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极其卑鄙邪恶的群发邮件造谣诬陷手段
·徐水良诽谤罪、恐怖威胁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实施中共苦肉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首恶徐水良的本质与真相铁证如山1
·只有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人,才说得出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话!
·1、徐水良被中共物色利用、受宠于中共的贫下中农出身背景
·2、徐水良在文革中就是中共当权派的保镖和打手
·3、徐水良揣摩上意写“反对特权”大字报,幻想步姚文元戚本禹後尘往上爬
·4、“实现巴黎公社式民主”,其实也是毛泽东发动文革《16条》的内容
·5、《特权论》理论与徐水良《反对特权》大字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读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有感
·《巨骗徐水良确实是中共战略特务》提要与目录
·6.1.徐水良早在1975年就向暴政屈膝投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幸存者秉公定论华国锋5


   
   陈泱潮(陈尔晋)
   2008-9-4

〖陈泱潮按:毛泽东御用摄影师杜修贤根据中央安排拍摄的这张照片,充分说明了发动1976-10-6日【宫廷政变】抓捕江青等“四人帮”的主谋华国锋和主要干将汪东兴,都是完全清楚毛泽东对于其身后的人事安排,都是完全明白毛泽东最后拍板的人事安排【既定方针】——由江青接班担任中共党主席的!


毛泽东生前对其身后的人事安排,曾经有过多次和多个设想,其中不乏枭雄黑道的诈术和试探。但是,这张照片无可置疑地显示了毛泽东对其身后人事安排的真实想法和最后拍板的定案。


华国锋-汪东兴之所以要在毛泽东死后首次召开中共中央全会之前採取突然袭击方式抓捕江青等“四人帮”,就恰恰是害怕按照既定程序召开的中央全会公开毛泽东临死前的【既定方针】宣布毛泽东对其身后的人事安排!就恰恰是害怕江青登基接毛泽东的班当上中共中央主席——诚如姚文元回忆录所披露:“毛泽东曾多次提及身后班子的名单:党主席,江青;总理,华国锋;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军委主席,陈锡联。毛还将这一名单,询问了政治局委员们的意见。”撇开已经被华国锋汪东兴所销毁的93件毛泽东对此事的有关档案不说,随着历史资料(例如对“四人帮”的审判纪录等等)的逐步解密和披露,相信姚文元的回忆和见证,绝不会是孤证。


因此,从毛泽东角度看来,华国锋-汪东兴完完全全是一对大逆不道的叛徒贼子!华国锋-邓小平之后的中国共产党,完完全全是一个叛徒骗子党!


这是历史对高超地奉行枭雄黑道一世、曾经耍弄“阴阳谋”大大欺骗和愚弄了天下的毛泽东的惩罚和报应。


后人应当从这些历史事实中,吸取经验教训。谚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任何欺骗都是不能持久的!任何阴谋诡计都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一天!〗

   
   附录: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在北京十里长街茫茫人海中,你如果邂逅这位生自陕北米脂县穷山沟的七十二岁朴朴汉子,断不会想到,他曾是北京中南海的首席摄影师。六、七十年代中共政坛上的风云人物,如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叶剑英、陈毅、汪东兴、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毛远新等的照片;一些领袖人物在世最后一瞬的留影均出自其手,其中佳作及幕后种种故事,再现中共真实历史。辽宁人民出版社最近出版的《红镜头》披露个中详情。
   
   《红镜头》分两册,收入杜修贤五百三十多帧摄影作品,三分之二首次公开,而军中女作家顾保孜根据杜的口述整理的三十多万字精采回忆,使该书成为大陆首部图文并茂的大型纪实作品,尚未出版就己「轰动」。作者记录的历史,描绘了诸多绝无仅有的埸面,为中国问题研究增添了一串珍珠。
   
   有「红墙摄影师」之称的杜修贤,六零年由新华社调入中南海,专任周恩来的摄影记者;六九年担任新华社摄影部中央新闻组组长;七一年任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翌年周恩来任命他为中央外事摄影协作小组组长。七零年,杜同时负责毛泽东晚年摄影工作,直至毛逝世。他几乎是这两位中共元老暮年唯一的摄影者。
   
   大陆名揶影家、杜修贤的恩师吴印咸,认为杜半世纪的作品「以娴熟的技巧,敏捷准确地抓拍新闻人物最具本质特征的瞬间形象」;老摄影家石少华也说「其作品真实传神,在构图用光等方面有独到之处,思想性与艺术性溶为一体」。
   
   「我这命是周总理给的」杜修贤现在住北京南郊一座旧楼房的二楼,居所狭小。他身高一米八,神情冷峻,连难得一见的笑容都显得沉敛,一如既往的短发早己被沧桑岁月染白。周恩来生前对他有如下评语:「他就是这个脾气,耿直、说恬冲动、有点骄傲。」年逾七十的杜修贤依然如此。
   
   为了谋生,他十四岁离开米脂。后来遇到红军,当了勤务兵;有一次,他陪个病号到延安,认识吴印咸,从此和摄影机结下不解缘。文革初,造反派诬他身藏窃听器探取国家机密,审查数年后,将他下放新疆伊犁铁列克提。六九年底,因周恩来过问,杜重返中南海;他匆匆乘火车离开乌鲁木齐赴京,翌日,苏联军队突袭他原来所在的边防哨站,战友全部殉难。「我这命是周总理给的,」杜感叹地说,「周的为人及性格,对我一生影响很大」。
   
   重返中南海后,杜修贤参与基辛格秘密访华等重大外事活动的摄影;尼克松访华,抵北京机场急切与周恩来握手那帧照片,正是他的「传世作」,国际媒体赞他捕捉了「精采的历史瞬间」。杜说,「我忠实体现了周恩来当时要求的〈不亢不卑〉精神。」当时分管文宣的姚文元无法理解照片的分量,「姚对〈不亢不卑〉的理解能力还不如我强」。
   
   杜最得意的周恩来照片,是六六年一月某晨在北京玉泉山拍的。当时周恩来站在空地上,迎着朝阳,用手搭着前额张望远方,眉目间显得忧郁。杜回忆,这样神情罕见,看过照门的人无不深受感动。那年三月,河北邢台地区发生了大地震;五、六月间文革拉开了序幕……。
   
   杜修贤后来又成为毛泽东的摄影师。时隔二十八年,他说:「那时拍毛泽东最大的困难是,他己年迈且重病身,任何镜头都要拍得他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实在让人心力交瘁。加上文革后期,江青气焰嚣张,动上纲上线,令无法忍受。江青曾对毛说我政治不可靠,但毛表示,这个心不错,我还要用他;一句话,化解了一场无端的迫害。」
   
   尽管如此,杜还是拍揶了不少独家照片。如七一年五月一日,毛泽东与林彪最后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同桌,当晚林彪匆匆来去,周发现林不辞而别,神情严肃,这些都进入镜头。还有当年中共名开卢山会议、周恩来病重最后一次接见外宾的照片,也是他的杰作。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谈到在中南海工作十六年的往事,杜脸露一丝苦涩,「那可说是没有个人空间及自由的苦差事」,「二十四小时都要待命,随叫随到;星期天上街,也不敢到没有电话的地方,每到一处,就要向中南海值班室报告就近的电话号码」。
   
   问他当时是否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杜沉吟片刻说:「要看伴的是甚么样的君,伴江青这号人,那简直是受罪。现在自由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对照相机很厌恶,也从不教子女学照相,我这辈子就是吃照相的亏,亏吃大了……」。

汪东兴要「杀人灭口」

   
   当他看到海外出版的胡绩伟时,神色愕然而激动。他说这照片「底片我还妥善保存着」。杜证实,胡绩伟知道照片的来龙去脉,因当年他曾在胡办公室内给陈云写信说时其拍摄过程;他确信,照片胡绩伟留了一份,也可能是胡交给出版商的。「就是这帧照片,使我在汪东兴指使下,被当作『四人帮』残余分子政治审查了多年……。

《红镜头》详细介绍拍摄这张照片的过程。那是七六年九月十二日凌晨,汪东兴叫他到中南海停放毛泽东遗体的房间,等了四十分钟后,站在暧气片上拍的。当时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八人神色异常沉重,手挽手站着向毛遗体默哀。杜修贤忐忑不安地发现,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不在场,他意识到:「我知道了不该知的事,拍了不该拍的镜头。」


果然,「四人帮」被捕翌日,汪东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公开点名,将杜打成新华社重点审查对象。一查就四年。杜在写给陈云的信中申诉:「汪东兴诬陷我的目的十分清楚,他要杀人灭口。」他说,当时汪要求他上交所有在中南海拍的照片,并重点要求封存「八人照片」所有底片,但杜偷偷留下一张底片。

   
   石压不死寒侵亦生

一九八零年,杜修贤为证明自己政治清白,将「照片」洗了一张,交给当时的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杨德中;杨看了大吃一惊,将照片交给周恩来遗孀邓颖超;邓深觉此事重大,急将照片交给当时负责中纪委的陈云;陈云则通过胡绩伟,两次要杜况洗照片。「记得当时共洗十张,是通过胡续伟转交的,我写的信也是在胡绩伟办公室起稿的,这封信我自己都没有留底稿,没想到却让胡绩伟拿去发表了。」杜的话流露一点无奈,却含有无限感概,「华国锋、汪东兴凭甚么拿我开刀,不就是因为这张照片吗?」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也都无所谓了。」杜修贤如释重负。他居室墙上挂有一幅国画和对联。画的是几株恋枝的枯菊,题了中共元老董必武的诗句:「石压草不死,寒侵花亦开。」对联写的是:「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秋风舞黄叶。」画和字似乎是这位历尽人间沧桑、见证中南海风云变幻的老一辈摄影师晚年心境的写照。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 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 陈泱潮专栏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45-22-17-96-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