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陈泱潮文集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飞向自由
·丹麦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最重要国家的重大信息
·紧急建议____致出访中国前夕的丹麦首相
·世外桃源——中国人久远的梦想
·征婚启事
·丹麦之春一景:憧憬“羔羊婚娶的时候……”
●陈泱潮牢中牢诗词点滴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续篇——慈母辞世三周年祭诗二首
·浪淘沙——牢中牢思春梦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1~2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3~4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五:《沁园春·潮》笑老毛
●陈泱潮自传散记集锦
·陈泱潮事略 (一)出身、童年、少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二)在“社教”与“文革”大劫难中的千锤百炼和孕育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一度“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是大愚至极“天予不取,获罪于天”,还是“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幸存者秉公定论华国锋10


   
   陈泱潮(陈尔晋)
   2008-9-4
   

   
   叶剑英早年就读云南讲武堂。后在黄埔军校任教授部副主任。以后在中共军队长期担任参谋长职务,履历很少担任带兵主官。在林彪事件后,接替林彪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职务。中共军队山头林立,建政前夕,就野战军而言,有一野、二野、三野、四野之别。在这种情况下,出任过八路军参谋长的叶剑英甚少派系色彩,易为各派军队将领接受。
   
   1967年2月在怀仁堂会议上,叶剑英和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李先念等中央政治局和军队领导人,强烈反对“文革“。“文革”中称之为“二月逆流”。
   
   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1976年初毛泽东在作交班部署宣布华国锋担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文件中,同时加了一句,要叶剑英养病,军委日常工作由陈锡联负责。
   
   但陈锡联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没有多少日子,毛泽东就驾崩了。
   
   在毛泽东弥留之际,时任政治局委员的叶剑英回忆说:“政治局的全体同志到毛主席那个房子,排队一个一个见主席。那时,他的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看完后,退回休息室。过了一会,护士又把我叫到主席面前。【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我又退了出来,不久,主席心脏就停止跳动了。当时我就想,主席为什么要第二次叫我呢?”
   
   ——请问毛泽东独独把叶剑英再度叫回最后看了叶剑英这一眼,究竟是什么眼神?可惜叶剑英惜墨如金没有说出来,或者是根本不敢说出来!尽管毛泽东这最后一眼的眼神对叶剑英而言可能是刻骨铭心对于公众却已经成了千古之谜,但是联系前后事理,却不难推知。
   
   毛泽东临死前为什么会向叶剑英作出这番十分令人费解(独独第二次召回看了一眼)的表示?毛泽东临终这最后一眼的眼神到底蕴含何意?我的理解是一心一意维护文化大革命运动坚持继续革命理论和路线的毛泽东,在刹那间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军权没有安顿稳妥,漏子出在这个“二月逆流”干将叶剑英身上了——设使在军队中影响力甚大的叶剑英不认同华国锋汪东兴抓捕江青等人的企图,仅仅掌握8341禁军的华国锋汪东兴岂敢搞【宫廷政变】?
   
   毛泽东一生处在矛盾之中,正如他一方面反对党内官僚主义者阶级,强调要坚持继续革命;一方面又坚持维护一党专制独裁统治一样——一党专制独裁统治恰恰就是毛泽东所指斥的党内“官僚主义者阶级”产生的土壤和基础!
   
   从某种意义上说,毛泽东枭雄一世,鼓吹“人定胜天”“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但临死却忽悟“人岂能胜天”!死于恍然明白自己一生心血尽付东流而又已经处于无可奈何的矛盾之中——毛泽东临死心知肚明自己彻底输了,自己晚年所致力所维护的事人亡政息,自己认为应该限制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将会不可一世,毛泽东已经知道其死后一定会“党变修国变色”!这还有什么话可说——叶剑英所说【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实在大有奥妙!
   
   这不能不看作是上帝对枭雄一世的毛泽东命运的戏剧性安排。
   
   这不能不看作是“人岂能胜天”的一个明证。
   
   
   【待续】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 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 陈泱潮专栏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 陈泱潮文集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45-22-17-96-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