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陈破空文集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来源:《开放》杂志9月号

   2007年8月17日,上海合作组织的六个成员国合影,左三是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右三是俄罗斯总统普京(MAXIM MARMUR/AFP/Getty Images)

   北京奥运开幕之日,2008年8月7日晚至8日晨,格鲁吉亚政府发动军事突袭,意欲夺回被分离势力所控制的南奥塞梯。但俄国方面迅速反应,大举出兵,代替南奥塞梯反攻,并纵深入侵格鲁吉亚。

   俄国扩大战火,顺手牵羊

   俄国出兵,表面上的理由,是执行在该地区的“维和使命”、援助南奥塞梯一方,但却趁机扩大战事,不仅将格国政府军彻底驱出南奥塞梯,而且在该国另一分裂地区阿布哈兹点燃战火,俄军与阿军联手,将格国政府军赶出了科多里峡谷上游地区,这是之前格国政府军唯一控制的阿布哈兹境内属地。

   俄国还并不以此为满足,将战火烧向格国纵深,继而攻占格鲁吉亚第二大城市戈里(该处也是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的故乡)。后虽经法国总统调停,俄格达成停火协议,俄方却迟迟不撤军,顺手牵羊,图谋更多“收成”。

   格鲁吉亚方面损失惨重:重要城市和交通要道遭俄军重磅轰炸,重建代价高昂;重要军事基地被俄军摧毁,包括美国援建的高技术军事设施;完全丧失了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控制权,而在此之前,格中央政府尚能控制南奥塞梯一半地区、控制阿布哈兹战略高地 -- 科多里峡谷上游地区。年轻的格鲁吉亚总统犯下致命的战略错误!

   俄格交恶,由来已久

   早在1989年,苏联尚未解体,格鲁吉亚还仍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其境内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就先后要求独立,或要求加入俄罗斯,南奥塞梯更明确提出要与俄境内的北奥塞梯合并。

   因此,这两个地区的独立运动,一开始就被格鲁吉亚方面认为是“俄罗斯的阴谋”。作为报复,1990年10月,格鲁吉亚举行了全民公决,依公决结果宣布脱离苏联而独立。格鲁吉亚的独立宣言,先于苏联解体10个月。

   1991年底,苏联解体,格鲁吉亚正式独立。但格鲁吉亚境内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也更加倾向脱离格鲁吉亚,要么独立,要么加入俄罗斯。但格国中央政府坚不接受。在谢瓦尔德纳泽任总统时期,格国政府军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分离势力数度发生武装冲突,均未能解决问题。

   1992年,经格鲁吉亚、俄罗斯、南奥塞梯和北奥塞梯四方协商,俄国军队以独联体“维和部队”名义,进驻南奥塞梯,隔离冲突各方。同年,俄军依同一模式进入阿布哈兹“维和”。至此,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几乎丧失对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两个地区的主导权。尤其,格国失去位于阿境内的两大重要港口城市:巴图米和苏呼米。外商止步,格鲁吉亚经济发展受阻。

   南奥塞梯,面积3900平方公里,人口19万;阿布哈兹,面积8600平方公里,人口33万。因局势动荡,格鲁吉亚人纷纷逃离,南奥塞梯仅剩当地人7万;阿布哈兹仅剩当地人9万。走私、贩毒、绑架等,在该两地泛滥成灾。

   2003年11月,格鲁吉亚爆发“玫瑰革命”,被指控涉嫌议会选举舞弊的谢瓦尔德纳泽被赶下台。年仅36岁、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反对党领导人萨卡甚维利,出任该国总统。萨氏上台后,奉行亲西方政策,积极要求加入北约。俄国普京政权深以为恨。俄格两国交恶频频:俄国间谍被格国逮捕;俄国战机入侵格国领空;格军击落俄军战机;等等。大规模冲突如箭在弦。终于,在北京奥运开幕之日,格鲁吉亚政府在南奥塞梯展开军事行动,为俄国大规模入侵制造了最佳口实。

   北极熊的得与失

   作为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只有500万人口,俄罗斯人口1.4亿,且是超级军事强国。俄国大军一出,格国不堪一击。

   经此战争,俄国收获不小:完全获得对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两个地区的支配权,宣布格鲁吉亚从此可以“忘记这两个地区”;沉重打击了格国的军事、经济和交通命脉;布下侦查设施和间谍网,长期监控该国;杀鸡儆猴,恫吓从苏联脱离出去的中亚国家、以及东欧国家:不得脱离俄国势力范围,休要与西方走得太近;向北约示威,显示俄国重振后,完全具有与美国、北约、西方相对抗的实力。

   然而,福兮祸所伏。俄国出兵,也为它自己带来一系列后果:从中亚到波罗的海到东欧的各国,见证俄国野心与残暴,恐俄情绪高涨,愈加远离俄国、靠拢西方。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乌克兰等5国总统,冒着战火,飞到格鲁吉亚首都,表达对格国的坚定支持和对俄国的同仇敌忾。

   俄国入侵格国后,格鲁吉亚宣布脱离以俄国为首的独联体;波兰与美国达成协议,将部署反导基地;乌克兰宣布愿与欧盟展开反导与防御合作;美国警告:可能将俄国驱除“G8俱乐部”(八大工业国联盟)。所有这些,都剑指莫斯科。得失之间,北极熊更形孤立。然而,对付强硬的俄国,美国和北约的选择,相对有限。

   俄国出兵,一度以颠覆格鲁吉亚民选政府、抓走萨卡甚维利总统、扶持亲俄政权为目标(1968年苏联入侵捷克模式),但当美国和北约强硬表态、尤其美国以人道援助为由,向格鲁吉亚接连派出大型军用运输机之后,俄国不得不有所收敛,转以破坏和掠夺格国为次目标,并图谋在格国挑起内乱,在撤军前尽可能损害这个高加索国家。

   俄格开战,或有利中共

   俄格开战,正值北京奥运开幕。两国打得不可开交,成为北京奥运的一大国际背景,几乎完全转移国际视线。苦心经营奥运会的中共当局,理当懊恼。然而,未必。

   俄格开战,等于俄美对立。俄国与北约军舰,在黑海对峙。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或让俄美回到冷战时代或准冷战时代,中共,将成为俄美双方竟相争取的对象。一旦中共重拾冷战时期的角色,抓住又一个“国际机遇”,中共政权,势必更形巩固。中国的民主化,则将遥不可期。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入侵格国后,俄国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区为“独立国家”,国际政治由此复杂化。实际上,只有俄国承认,而没有国际上其他国家认可,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区很难成为“独立国家”,只会成为俄国的势力范围,并最终为俄国所吞并。果然,该两地区领导人稍后表态:将“加入俄罗斯联邦”。

   如何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区地位问题表态,中共陷入两难。如果中共跟进俄国,承认该两地区独立,将自我触犯禁忌:如何面对中国的台湾、西藏、新疆等问题?如果中共拒绝承认该两地区独立,必然让北极熊感到不快,中俄联盟,难以成立。因此,中共只能含糊表态:对该地区形势,“严重关注”。

   值得玩味的是,在2008年8月底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上,俄国期望获得其他四国(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对俄国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区立场上的支持,但四国均表示:尊重一个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再次证明:“上海合作组织”,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松散联盟,与前“华沙条约组织”完全不同。

   中共仇视美国,而与俄国亲善,仅仅因为,美国常批评中共恶劣的人权记录,促其改进;俄国则对中共恶行听之任之,甚至欣赏有加。美国希望中国改善人权,遏制极权,有利于中国人民,是善意;俄国无视中国人权灾难,怂恿独裁,不利于中国人民,是恶意。

   可见,不利于中共者,必有利于中国;反之,有利于中共者,则必不利于中国。纵观历史,有利于中共,而不利于中国者,俄国为最。俄国不仅在历史上大量鲸吞中国领土(后为中共以“边界条约”认可),而且在近代,刻意将中国导入“马列主义”歧途,陷中国于水火深渊。

   今日,普京对内推行专制复辟,对外包藏侵略野心,再度成为中国恶邻。但于中共,却似松了一口气,戈尔巴乔夫时代的改革,叶利钦时代的民主,俱往矣!中共压力不复存在,而且还多了一位猩猩相惜的独裁朋友普京,有此参照物,中共之独裁,更形有恃无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