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刘永:阿钟的诗《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解读]
阿钟文集
·寫在紐約“還劉霞自由”活動當天的一首詩:《表達》
夢的筆記
·梦海幽光录(全本)
長詩
·作意书(長詩)
·昏暗 我一生的主題(長詩重發)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后记
·新生(长诗)
·我开始在白云上安睡(長詩)
·春天,我的意志开始腐朽(長詩)
·挽歌(悼圆明园艺术家周瞻弘)(詩歌)
·追月(長詩)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長詩)
·暗淡之水和一个少年的吟唱(長詩)
短詩
·圖像裡的陽光(早期詩作五首-1987)
·国家之囚(詩歌)
·诗九首(2008)
·2008-2010年的十三首詩
·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断章(20)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嚎叫金斯堡
·2009岁暮的政治阅读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永:阿钟的诗《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解读

   
   
   
   转贴洗耳谷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xiergu&CategoryID=0&r=3
   

   
   
   
     收入阿钟的抒情诗集《拷问灵魂》的共27年(1980—2006)的诗歌222首,而写于1996年6月的竟有13首之多。而且这些诗都是以第一人称写的,其中以“我……”为题目的就有7首。这13首诗读来令人感到是那么压抑、痛苦,让人不能不猜测,这一年的这一月,我们的诗人阿钟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这件事情,或者更确切地说这个变故使诗人如此受折磨,使他不得不写出一首首的诗歌来缓解他内心的痛苦。这些诗歌无疑有一种“刀劈斧砍”的力量,它们的痛苦的光芒四射,令读者为之震惊、心痛。当我们试图从诗歌本身寻找这个变故的蛛丝马迹,我们会从《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一诗中发现,它也许与爱情的失去有关。而这首诗以其辉煌的内在特质无疑地可以列入最优秀的抒情诗作之列。
   
   
   
     
      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
   
   
     
   终于,我把你找了出来
   在记忆的大海里
   我把那些七零八落
   属于你的配件
   一一还原成一个
   完整的你
     
   多么艰辛的过程
   为了你
   我甚至多么绝望
   我怀疑死亡已经来到了我的门边
   我感谢你
     
   我的头脑还能运转
   因为我在最容易被忽视的
   大海的深处
   找到了你
     
   难道不是因为你
   我才获得了拯救
   我才感到还能生活
     
     以我的孤陋寡闻,这首诗是我所见到的把爱情和死亡结合在一起写的最动人的作品。海德格尔说,一个人无法领会到他的存在,除非他经历了痛苦、爱情和死亡。阿钟把自己逼迫到死亡的门前,或者说死亡来到阿钟的门前使他领悟到爱情对于生命的意义。爱情、生命、死亡三个事物被怼到了一起,构成了一个张力的三角,从而使这首诗惊心动魄。这首以死亡为标题的诗歌却是最富有生命激情的诗歌之一。这首诗几乎没有什么意象,唯一的一个“大海”还是陈腐的。但它所应用的“终于”、“多么”、“甚至多么”、“还能”、“难道不是……才”这些汉语副词和连词,有节奏地出现在诗行当中,给与全诗以独特的韵律感,而且每一行都显得那么铿锵有力。“但终于我诗行的方阵大军/跨越了精神死亡的峡谷”(食指诗),死亡从阿钟的门前离开了,阿钟活了下来,并给我们留下了这首杰出的诗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