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破村姑命案(1)《后宫》续122]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村姑命案(1)《后宫》续12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2
   
   
    第52章:破村姑命案(1)

   
   
   山那边有一个岑寂的秀水村。只因有一条绿河从村中淌过。那绿河终年波光涟涟,少有混浊。每天地球转动时,她也跟着罗裙起舞,远远看去,宛若云雾中的一条翡翠。在这村里,有一个叫许芹的刚满17岁的女孩子,她长得明眸朱唇,细皮嫩肉,曾有一个被评为“村花”的女孩子,有一天见到她长成大人了,就道:“即生许芹,何必生我?”她郁闷过多,竟病倒了。可这一天,突然有人来告诉她:“许芹被人打死了!”这怎么可能发生?那女孩子多乖啊,可人人都那么说。她忙跟着全村的人跑到山上看,果然,那少女竟然躺在血泊中!那不暝目的眼睛还望着那尉蓝的从树林中透进来的天空。好象一篇优美的童话小说,突然被人撕毁。有诗为证:
   
    娇憨不掩水灵灵,芳唇欲语却孤颦。
    红颜命薄古今同,苍天落泪化无凭。
   
   这山林是政府规划的禁猎区,怎么会被狩猎者当山狸打死了?许芹的父母哭得死去活来,愤怒的村民把守林者捉来,考问他怎么回事?守林人以前也曾和张芥们打过交道:“此地禁止狩猎!”可对方的证件一出示,就吓得他直打哆嗦。可他粗中有细,还是把对方的车牌号记下了。现在,他正好把车牌号供了出来。村民约来了县里的小报记者。那记者拍了照片,就回去发了稿,还把车牌号也登了出来。标题是《花季少女被狩猎官员当山狸打死》。第二天,省报当社会新闻作了转载,立刻轰动全省。
   
   这一天,市公安局的新局长老F进了办公室后,也看到了这条新闻。不过,他没在意车牌号码。心中只感觉是个小县官作的案。正在与人谈笑:“少女当山狸,此肉非彼肉。”突然,那郊区县的办案干警与许芹的父母进来了。办案干警:“据查,这涉案官员在省直辖市海滨市。”许芹的父母跪在地上哭嚎:“青天大老爷,要为我们查出凶手啊!”老F心想:此案若破,我就会成为天下人另眼相看的新局长!他把桌子一拍:“放心,他就是皇上的小舅子我也不饶过!”一室人感动得痛哭流啼。
    老F先让助手查是谁的车子?很快,结果就出来了。他一看报告:查点没把苦胆吓破!这是政法委书记张芥办公室的专用车!他明白了:是顶头上司闯的祸。
    老F的脸色首先发生了变化,那义愤填膺的尊容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被和颜悦色取代。他请大家喝茶:“同志们,法制社会,天皇犯法与草民同罪。你们就先回去吧!这案我们负责查,我们管定了!”
   
    郊区县的办案干警与许芹的父母返回后,当地的小报记者也得知了近况。第二天,又一篇跟踪报道出来了《海滨市公安局长:天皇犯法与草民同罪。》省报错误估计了形势,以为省里又准备打老虎了,又作了转载,还配发了短评《人命关天:此案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报纸出来后,胡总编得意洋洋:“报人就是灵敏,该软就软,该硬就硬。”突然,电话响了,他春风满面拿起电话,心中琢磨着:一定是某个大官觉得他太会来事,高升有望,谁知听到的口吻恶毒:“胡王八,你也死定了!”
   电话是张芥的司机打去的。这两天,他坐立不安。万万没想到此案报暴光后省报会高调反腐。他求见张芥两次都没见到,心更慌了。难道真要我去做替死鬼?!他干脆躲到外地去了。而张芥恰恰是今天才得知此事引发了危机。老F急着求见,原来是省报作了报道和配法发了短评。引发全省关注。
    老F愁容满面:“最糟糕的是报纸把车牌号登出来了!”
    张芥恨恨然:前段时间惹的麻烦,好不容易以万弟进精神病院,田甜失踪,她母亲流落京城做乞丐,小毛头父母被送去劳教而平静了下来。到处莺歌燕舞,风和雨谐,才没几天,又出灾祸。当然,这祸不是别人惹的。怪不得人家。要怪,就得怪那个村姑,有饭吃就不错了,还要吃蘑菇,真是刁女。拾蘑菇也就罢了,为什么非要撞到自己的枪口上呢!那车牌号又是怎么泄露出去的?肯定是那个守林老头告的密。早知道他不可靠,下山逃跑时就应该附带收拾了他。死一个人危险,死两个人安全。可晚了。天下人都知道有个花季少女被狩猎官员当山狸打死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自己正好坐在这个位置上。批捕大官员必须首先由自己批准。没有政法委同意,批捕官员是违法的。当然,这种法律是不需要在法律条文上表现出来的。为缓和空气,张芥故作幽默:“你不是来抓我的吧?”
    老F:“我是来请示你,真正该抓的是谁?”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