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2)《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2)《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2)
   

   
    寂静的山林,陇荫匝地,长藤爬天,到处是神秘化的幽暗。一声声的秋鸣,裹着难言的孤零零的空寞,在四处飘浮。张芥有一大业余爱好是狩猎,周末总有车子接他来国家森林或远郊潇洒,司机枪法更好,时常有斩获。可今天他有点心不在焉,总在想给小毛头的父母找个什么借口送去劳教。使劲想,没想好。基本方针确定下来后,必须有人贯彻落实,可没个战略战术也不行。多年的整人经验告诉他:欲加之罪,必须有名。要让被整者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是高手。可小毛头的父母太老实,他们这一辈子未必闯过红灯。怎么办呢?
    “大佬,瞧,那山狸在挑逗我们!”司机小李习惯叫张芥为“大佬”。
    张芥端起枪:“它在哪里挑逗我们,我们就在哪里消灭它。”
    话犹末了,山狸又不见了。
    两人很扫兴,继续找。
    张芥边走边想:“挑逗......挨打!这个思路不错。有没有办法也挑逗一下小毛头的父母亲呢?”
    他的思续是以如何整人为主旋律的,所有的坏水都得为此目标服务。突然间,不远处一个黑影穿过,显然,那山狸又在挑逗。张芥举枪就是一梭子。可那黑影竟发出惨叫声!竟然是个人!
   
    走近一看,完了,竟然把一个穿着黑纱裙来拾蘑菇的女孩子给打死了。好在是个乡村少女,不然的话祸更大了。张芥突然想到了小李,应该让他做替死鬼!张芥突跪在小李面前:“小李啊,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金钱美女都不是问题。你一定要保住我呀!”小李今生那见过当大官的向自己下跪,吓的受宠若惊,忙扶起他来:“书记尽管放心。天塌下来,我顶着!”不慎误伤至死,罪名越小越好。小李摸摸那女孩子的鼻孔:“好象还有一口气,要不要先送她去医院?”
    张芥汗珠从脑门额渗了出来:“这一枪正好打在胸部,我看送去也是死!当前,最迫切最紧急的是立刻把我送出现场。”小李二话不说,扔下那女孩,迅速开车把张芥送回家。路上小李道:“说不定没人发现我们?”
    张芥:“不理她,就当不知道。有人找上门来再说。”
    此行张芥并非没有收获。他受到山狸挑逗的启发,设计出一个如何让小毛头的父母“违法”,以制造送劳教的罪名的方案。那就是使用一可靠的公务员把他们约来,用各种方法挑逗他们,让他们忍无可忍,动手打人。那么,殴打国家公务员罪名成立,送劳教就名正言顺了。
   
    小毛头的父母突然被约会。见到一公务员。公务员主动约会他们,这还是第一次。
    小毛头的父亲激动地:“是给我们的孩子平反吗?”
    公务员摇摇头:“NO.”
    小毛头的母亲:“是追加赔偿我们的房子?”
    公务员摇摇头:“NO.”
    小毛头的父亲:“那约会我们干吗?”
    公务员嘲笑的口吻:“你们最近心情还好吧?”
    小毛头的父亲:“好个屁!孩子被你们害死了!房子也被你们夺走了!你们还要不要人活?”
    公务员的手指打着指响:“你不是还在喘着粗气吗?”
    小毛头的父亲:“你迫不及待也要我们死吗?”
    公务员:“有本事你就死给我们看看!”
    小毛头的父亲实在气愤不过,给了她一巴掌。那女公务员就走到小毛头的母亲面前:“他打了我的左脸,你有本事再打我的右脸!”
    小毛头的母亲举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我这一辈子还没打过人呢!”
    有录相为证,小毛头的父母被以“殴打国家公务员的罪名”判送劳教两年。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9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