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1)

   
   
   小毛头一家从河南探亲回来后,发现房屋已经被拆迁。被什么人拆毁的房屋,他们也不清楚。问之前通知过他们搬迁的房地产开发商,他们说这房子在红线上,必须拆除,但房子不是由他们拆的,他们可提供郊外的住房一套给他们。新房还未盖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处。要么,不给房子了,给他们一笔钱。
   小毛头一家是最本份的大头百姓了。可恶运还是不断找上门来。生活好象老在找穷人的麻烦,如同住在阴干的冬窑里,让你毛细血管扩张,又不肯收缩,最后躺到在石地上挣扎。
   一纸死刑判决书夺去了小毛头的生命。拿到判决书才发现,那所谓的“杀人日子”,小毛头还在乡下打工,有老板和工友天天在一起的证明,怎么可能跑去城里杀人?法官说:“他自己承认的。”小毛头为什么会承认呢?临刑前见了他一面,才发现他遍体鳞伤,身上几乎没有了一块好肉。小毛头的脸色如同爬满蚂蝗:“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出来也是残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想死吗?我不想一辈子被父母养起来!”
   就这样,他走了。带着永远的悲愤与绝望。
   可是这毕竟是父母养大的孩子,岂可说走就走了。
   
   一家人四处告状,申诉,求人,所有的信件最后都转给了省政法委。
   石沉大海。有一封申诉投到了省法制报主编那里,没想到还导致他被撤职。
   俗话说:喜无双逢,祸不单行。眼下连房子也突然没有了,难道真要把全家人都赶到农村才罢休?
   这可能也是对不停申诉的惩罚。还准备继续告下去吗?下一个惩罚还不知道是什么?新房子还要一年后才能住进去,那现在住哪里?发展商:去找政府,是政府批准拆屋的。政府:不是我们拆的房子,谁拆找谁去。没有办法,总不能流落街头呀!只好低价卖掉了还未建好的新房子,租房住去。旧冤未洗,新冤又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有词为证:
   
    《高阳台》
    暖窝颠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处。
    仆人瞪眼:主人趁夜走路。
    啼饥号寒去露宿,还说是、皇恩光顾。
    更可怖,支离破碎,家落何雾。
   
    满月空怀离愁苦。一缸小钱币,于事无补。
    爱要不要,机器昂昂推土。
    财产任由官评估,不服气、断你脊骨。
    然后他,天上人间,朦胧起舞。
   
   这天,他们又找到苏海。一肚子的泪水。苏海答应再帮他们写内参打官司。不久,一份
   反映他们的儿子冤案迟迟不能平反的内参,又被转到了政法委书记张芥的办公室的桌子
   上。他恨恨然:“这家人还想不想活?”可怎么让他们忍气吞声呢?他设想了多种方案:
   1,让房东驱逐他们。
   2,把小毛头的父母送去劳教。
   3,让单位上找借口开除他们或下岗。
   4,制造意外伤亡事故。
   5,低调平反给他家发国家赔偿金。
   6,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
   7,将他们父母的工作转为国营企业。
   8,实在不接受,考虑黑道。
   张芥也征求了老C老B老F和老E他们的意见,多人觉得动用黑道是最后的手段,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负面影响太大,目前最好是找借口把他们送去劳动教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