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1)

   
   
   小毛头一家从河南探亲回来后,发现房屋已经被拆迁。被什么人拆毁的房屋,他们也不清楚。问之前通知过他们搬迁的房地产开发商,他们说这房子在红线上,必须拆除,但房子不是由他们拆的,他们可提供郊外的住房一套给他们。新房还未盖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处。要么,不给房子了,给他们一笔钱。
   小毛头一家是最本份的大头百姓了。可恶运还是不断找上门来。生活好象老在找穷人的麻烦,如同住在阴干的冬窑里,让你毛细血管扩张,又不肯收缩,最后躺到在石地上挣扎。
   一纸死刑判决书夺去了小毛头的生命。拿到判决书才发现,那所谓的“杀人日子”,小毛头还在乡下打工,有老板和工友天天在一起的证明,怎么可能跑去城里杀人?法官说:“他自己承认的。”小毛头为什么会承认呢?临刑前见了他一面,才发现他遍体鳞伤,身上几乎没有了一块好肉。小毛头的脸色如同爬满蚂蝗:“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出来也是残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想死吗?我不想一辈子被父母养起来!”
   就这样,他走了。带着永远的悲愤与绝望。
   可是这毕竟是父母养大的孩子,岂可说走就走了。
   
   一家人四处告状,申诉,求人,所有的信件最后都转给了省政法委。
   石沉大海。有一封申诉投到了省法制报主编那里,没想到还导致他被撤职。
   俗话说:喜无双逢,祸不单行。眼下连房子也突然没有了,难道真要把全家人都赶到农村才罢休?
   这可能也是对不停申诉的惩罚。还准备继续告下去吗?下一个惩罚还不知道是什么?新房子还要一年后才能住进去,那现在住哪里?发展商:去找政府,是政府批准拆屋的。政府:不是我们拆的房子,谁拆找谁去。没有办法,总不能流落街头呀!只好低价卖掉了还未建好的新房子,租房住去。旧冤未洗,新冤又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有词为证:
   
    《高阳台》
    暖窝颠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处。
    仆人瞪眼:主人趁夜走路。
    啼饥号寒去露宿,还说是、皇恩光顾。
    更可怖,支离破碎,家落何雾。
   
    满月空怀离愁苦。一缸小钱币,于事无补。
    爱要不要,机器昂昂推土。
    财产任由官评估,不服气、断你脊骨。
    然后他,天上人间,朦胧起舞。
   
   这天,他们又找到苏海。一肚子的泪水。苏海答应再帮他们写内参打官司。不久,一份
   反映他们的儿子冤案迟迟不能平反的内参,又被转到了政法委书记张芥的办公室的桌子
   上。他恨恨然:“这家人还想不想活?”可怎么让他们忍气吞声呢?他设想了多种方案:
   1,让房东驱逐他们。
   2,把小毛头的父母送去劳教。
   3,让单位上找借口开除他们或下岗。
   4,制造意外伤亡事故。
   5,低调平反给他家发国家赔偿金。
   6,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
   7,将他们父母的工作转为国营企业。
   8,实在不接受,考虑黑道。
   张芥也征求了老C老B老F和老E他们的意见,多人觉得动用黑道是最后的手段,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负面影响太大,目前最好是找借口把他们送去劳动教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