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文集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毛头一家(1)《后宫》续121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21
   
    第51章:小毛头一家(1)

   
   
   小毛头一家从河南探亲回来后,发现房屋已经被拆迁。被什么人拆毁的房屋,他们也不清楚。问之前通知过他们搬迁的房地产开发商,他们说这房子在红线上,必须拆除,但房子不是由他们拆的,他们可提供郊外的住房一套给他们。新房还未盖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处。要么,不给房子了,给他们一笔钱。
   小毛头一家是最本份的大头百姓了。可恶运还是不断找上门来。生活好象老在找穷人的麻烦,如同住在阴干的冬窑里,让你毛细血管扩张,又不肯收缩,最后躺到在石地上挣扎。
   一纸死刑判决书夺去了小毛头的生命。拿到判决书才发现,那所谓的“杀人日子”,小毛头还在乡下打工,有老板和工友天天在一起的证明,怎么可能跑去城里杀人?法官说:“他自己承认的。”小毛头为什么会承认呢?临刑前见了他一面,才发现他遍体鳞伤,身上几乎没有了一块好肉。小毛头的脸色如同爬满蚂蝗:“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出来也是残废人了!知道我为什么想死吗?我不想一辈子被父母养起来!”
   就这样,他走了。带着永远的悲愤与绝望。
   可是这毕竟是父母养大的孩子,岂可说走就走了。
   
   一家人四处告状,申诉,求人,所有的信件最后都转给了省政法委。
   石沉大海。有一封申诉投到了省法制报主编那里,没想到还导致他被撤职。
   俗话说:喜无双逢,祸不单行。眼下连房子也突然没有了,难道真要把全家人都赶到农村才罢休?
   这可能也是对不停申诉的惩罚。还准备继续告下去吗?下一个惩罚还不知道是什么?新房子还要一年后才能住进去,那现在住哪里?发展商:去找政府,是政府批准拆屋的。政府:不是我们拆的房子,谁拆找谁去。没有办法,总不能流落街头呀!只好低价卖掉了还未建好的新房子,租房住去。旧冤未洗,新冤又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有词为证:
   
    《高阳台》
    暖窝颠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处。
    仆人瞪眼:主人趁夜走路。
    啼饥号寒去露宿,还说是、皇恩光顾。
    更可怖,支离破碎,家落何雾。
   
    满月空怀离愁苦。一缸小钱币,于事无补。
    爱要不要,机器昂昂推土。
    财产任由官评估,不服气、断你脊骨。
    然后他,天上人间,朦胧起舞。
   
   这天,他们又找到苏海。一肚子的泪水。苏海答应再帮他们写内参打官司。不久,一份
   反映他们的儿子冤案迟迟不能平反的内参,又被转到了政法委书记张芥的办公室的桌子
   上。他恨恨然:“这家人还想不想活?”可怎么让他们忍气吞声呢?他设想了多种方案:
   1,让房东驱逐他们。
   2,把小毛头的父母送去劳教。
   3,让单位上找借口开除他们或下岗。
   4,制造意外伤亡事故。
   5,低调平反给他家发国家赔偿金。
   6,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
   7,将他们父母的工作转为国营企业。
   8,实在不接受,考虑黑道。
   张芥也征求了老C老B老F和老E他们的意见,多人觉得动用黑道是最后的手段,公开谴责批判小救星李华,负面影响太大,目前最好是找借口把他们送去劳动教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