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初审李亚静(1)《后宫》续116]
艾鸽文集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审李亚静(1)《后宫》续116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16
   
    第49章:初审李亚静(1)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象散了架似的,钻心的疼痛渗入到每个细胞。第二天,地狱外的阳光继续灿烂,谁也不在乎昨夜发生的事。只有一两只小鸟跳在树上“知了” “知了”地叫着,可它们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李亚静刺杀海滨市公安局长李华一案进入破案初审程序。初审程序是在交由检察官前由市公安局的陈顾负责。陈顾瘦高个,两只眼睛里磷火闪闪,他见李亚静声色沮丧,明知故问:“吃苦头啦?”
    李亚静:“你不知道我昨夜受的折磨吗?”
    陈顾似笑非笑:“这里不是疗养院,吃点苦是正常的。”
    李亚静眼前又浮现出姐姐被切割器官时,小救星站在一旁说“这就是正常程序。”
    看来百姓受苦受累是再正常不过了。反之则不正常。
    她的下体还有血迹渗出来,落在地上。
    陈顾也看见了,他皱着眉头,好象嫌李亚静把地面搞脏了。不过,他还是显示了大度,没有骂人,只是轻描淡写地嘲讽了一句:“没钱买卫生纸了?”
    李亚静懒得理他。
    陈顾提起笔:“是你用刀割断了李华的气管?”
    李亚静:“跟小救星学的,这不是正常程序吗?”
   
    陈顾仰着头:“何以见得是‘正常程序’?”
    李亚静:“我姐姐活着就被切割器官时,小救星站在一旁说‘这就是正常程序。’”李亚静
   把姐姐的冤案讲述了一遍。然后说:“所以,我误以为这也是正常程序。”
    陈顾:“这怎么能一样呢?”
    李亚静:“他们和我都是活体被切割器官,都是违反当事人意愿,他正常得,我就正常不得。”
    陈顾:“你姐姐是法院判定的死刑犯,能一样吗?”
    李亚静:“我姐姐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别人送了一个包裹,你们就判她死刑,而李华通过制造冤案,杀了很多人,谁更该死?”
    陈顾:“你说李华有罪,也许。可法院并没有判他死刑啊!”
    李亚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法院没有判死刑不也有人被杀了,你们怎么不管?”
    陈顾:“与本案无关的事,我一概不管。”
    李亚静:“杀人有罪,为什么杀人不同罪?”
    陈顾:“反正李华也死了,你就认一下,时间地点人物相符合,我就完事了。”
    李亚静:“那怎么可以?要把原因讲清。”
    陈顾:“就算他有罪,他该杀,也轮不到你来杀呀!”
   
    李亚静脑中一片空白,记忆正钻了进来。理智也开始恢复。
    她想了想:“不错。本来是应该由公安部门来逮捕他,由法院来判他死刑。可他本身就是执法人员,谁来完成?你们的不作为,才导致我的有所作为。所以,司法部门应承担主要责任。”
    陈顾:“你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说?杀人偿命,这是天理。”
    李亚静甩了甩辫子:“这就对了。小救星无辜杀了人,是不是应该偿命?这些年来,受他酷刑被
   折磨,被打残,被冤死的有多少人?你统计过吗?”
    陈顾:“我再告诉你一句:与本案无关的事,你就是说了我也不会记。”
    李亚静:“你们怎么判我,是次要的。我只是想给你们上一堂法制课:不要以为老百姓好欺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陈顾吃了一惊,这女孩子居然想到了这一点。这到也是,自市公安局长被杀后,大家都收敛了一些。要在平时,三句话不爽,电棒就打过去了。
    看到李亚静的腿上还有血滴流下来,心想:“看来,是来是要讲究点策略。新局长真是高手,把她折磨成这样了,还可以装作不知道。”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