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金秋快到了,最近常见夜黑风寒天高,秋雨蒙蒙,如泣如诉。

   老同学马哈,在柏林与我同上大学与研究院。他坚持留研究院工作几年,然后才到德国大公司高薪任职至今。

   昨晚他打来电话,语调低沉:“Mike教授去世了,脑溢血”。

   我一怔,随即扼腕叹息:“Mike高龄还未古来稀呀!”。

   “记得南韩老同学Dr.Chung吧?——1972年跟我们一同上街反对日本天皇访德访欧,是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老战友呀!德国公司派他长驻上海,前年一个雪夜,他心脏病突发——死在寓所床上一星期,才被人发现”。

   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马哈老兄沉痛语声,令我追忆我们这群老人,在上世纪 70年代正当年轻、体健、血热——在东西两大阵营冷战的西柏林最前沿,鼓吹正义,指点江山,壮怀激烈。

   岁月不留人,现在大家老了,越来越感到人生如梦。最近目睹几个老朋友连串驾鹤西去,马哈老兄可能因而深感兔死狐悲。更何况他工作的德国大公司,最近几年经营惨淡而摇摇欲坠,一直考虑外迁第三世界求存。

   夜色茫茫,金秋何秋?马哈可能感怀身世,悲从中来吧:

   * 唉!在马来西亚的老迈多病母亲,还需我这不孝子照顾——退休金不够用。

   * 近年欧美工业因外迁而越来越空洞化,我开荒老牛失业迫在眉睫——看来我非退休不可了。

   * 我这白发老头妻离、子散、母老——不好退休。既然不退休,失业后何去何从?

   据我所知:马哈的薪水,自用的不多,大半要分给离婚妻子儿子与老妈子。

   我默不着声,不知该如何劝导他才好。

   我认识马哈的妻子。说她嫁给马哈是拜金主义吧?——不大像;但说她视钱财如粪土,爱情价最高吧?——也不合谱。想当年马哈攻读电脑程序专业,成绩骄人,还未毕业,许多电脑公司就用高薪抢着聘他——当时的他,是我们这些穷研究生的佼佼者,那时他意气风发,他的激昂文字与哲理谈吐,更显山高水长……

   她渐渐对马哈产生好感,两人来往日趋密切。马哈在研究院工作时,傍晚她常在马哈家煮中国饭菜、日本饭菜、马来饭菜同吃,室内外老是充满着欢乐气氛与饭菜芳香。在她的生日,马哈送了荷兰空运来的鲜红玫瑰与法国的名贵香槟,并带她到巴黎花都三日豪华游………。感到无比快乐与幸福的她,终于决定非马哈如意郎君,此生不嫁了。

   人生不如意事有八九。婚后,因工作与高科技的急需,马哈时常超时工作与钻研,有时出差,有时去改革开放的中国讲学………可能她深感寂寞与不安,也可能她经不起时代潮流的猛烈撞击震荡,渐渐不满丈夫马哈只知替人打工——工字有出头吗?

   年复一年,她的不满情绪,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 年年只领13个月高薪,外加超时工作金与各类奖金——总不能就此心满意足了吧?!

   * 没见到电脑业软件大王们跃马提枪,奋勇创业吗?——他们早已荣登世界首富榜!

   * 不成首富也无可厚非。然而,至少也该在世界富人榜上提名嘛——你说呢?

   * 生日时来来去去总是玫瑰、香槟、豪华游;就算再加上生日豪华派对与缅甸红宝石——人家香港大富豪某某………

   *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笑我们太没出息吗?

   * 文化反革命四人帮,极力鼓吹读书无用论——难道歪理已吹成真理泡泡?

   于是乎,

   * 新婚时期每日愉快的三餐,后来渐渐成为乱箭难防的另类鸿门宴。

   * 既然三餐她这么劳心、劳力、捞气,就改成两餐吧。后来吃两餐也怨天尤人,碗碟摔得每周必须添补。那三餐就索性减为唯一晚餐——让两人点烛愉快地吃喝,让劳心劳力捞气,见鬼去吧? ………嗯!不是老娘无理取闹——老娘买菜、洗菜、煮饭、烧菜多辛苦,你没亲自下厨,仅仅饭来张口——当然不知道老娘的酸甜苦辣与腰酸背痛!

   爱妻听她长长叹息与忿忿控诉后,深觉这简直就是混天暗地、没完没了的缅甸内战翻版。于是委婉劝解她:

   * 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义上吧!要知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哟!

   * 古人说得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哟!

   她起先还听得进去,然而人言可畏——她可能经不起个人主义全球化的反复煎熬,有一天终于爆发了:“见苏秦穷困潦倒得像一条死狗到处流浪时,苏秦嫂子是一个面孔;等苏秦腰佩六国相印,位高而多金时,苏秦嫂子换上另一张面孔——我绝对不是那种势利眼妇人哟!………然而,话说回来,饭菜是一同吃的,我可不做煮饭婆”。

   几轮混天暗地、没完没了的吵闹后,终于约法三章:她管煮饭烧菜,马哈负责抹桌椅、洗碗碟;采购则一同去。两口子分工合作,力求和谐共处——不过,大家已经落得无话好说。

   实在感觉太辛苦了,真的无语问苍天了,就双双到郊外或海边餐馆吃喝——冬看风花雪夜,夏赏夕阳西下,不时双双把杯问明月:今夕何夕?………男不用做清洁工,女不用做煮饭婆——皆大欢喜,不亦乐乎?……

   然而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她还是在家务的多做少做上,自己的个人得失上,执着地斤斤计较,喋喋不休。

   马哈见她在鸡毛蒜皮小事上不肯吃亏,不由联想到:若碰上生死存亡家事、国事、天下事时,她会像自己一样誓死卫护另一半吗?勇敢保卫家人亲人吗?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保家卫国吗?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吗?又想到自己万一中风瘫痪,需要她照料看护时,她肯吗?

   经过漫长剧烈的思想斗争,马哈猛然醒悟:既然恩爱夫妻天长地久之情义已尽,长相厮守、相濡以沫的缘份已绝,强求何用?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就含泪与她分手诀别,同时衷心祝福她离婚后永远幸福快乐。

   唉!不谈悲欢离合了,让我们说说生老病死吧。

   于是,我如数家珍地说:

   * 电脑专家苏同学得柏金森症,双手抖得厉害——严重病号在家。

   * 造船工程师杨兄出差时在火车厢跌了一交,颈椎移位突出——在医院等着动手术。

   * 记得推销老手李总吧?在中国常陪领导喝酒、抽烟、天天大鱼大肉,最近中风——半身不遂。

   * 企业管理学大师、绰号地中海的秃头飞利浦,长年抽烟、喝酒、熬夜、发怒,已经肺癌第四期,化疗电疗得不成人样——存活率只有6-9个月。

   * 常打高尔夫球找机会做大生意的大胖子老陈,前天胸口剧痛,昏倒于高尔夫草地——必须尽早心脏搭桥。

   * 国际特赦与人权活动家兼生化教授Prof. Elvers,患老年痴呆症多年——他过去默默下泪,最近嚎啕痛哭。

   * 印尼华裔名医老韩,从小喜爱家乡香脆幼花生,肝脏长年受黄曲霉毒素侵害——癌肝已经切掉大半。

   听到老战友、老同学、老同事们的近况,马哈老兄盈泪满眶。他默不着声好久好久好久……..,最后才见他仰天长叹:

   * 我们这一代人坚决反对个人主义——高举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义旗。

   * 我们学雷锋——忘我为人民服务;我们学骆驼——大小难题背上扛;我们学奶牛——吃的是草,给的是牛奶;我们是蜡烛——照亮了众人,燃烧了自己。

   * 我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为人类的解放与幸福事业,奋力行进,永不言败!

   * 你是老战友,我告诉你真相——我有糖尿病,也有高血压,最近严重头晕、耳鸣、心颤、善忘。

   * 明天我要去参加老李葬礼。不会很久——躺在匣子里的,将会是我。

   * 我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去,无偿赠送臭皮囊尸体作环保农肥——我不是三级贫户、台湾之子、口是心非的总统阿扁,我绝不偷盗或带走任何东西。

   (2008年9月4日星期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