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张成觉文集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最古老的职业是什么?当然是性服务了。以往称之为“卖淫”,有点“职业歧视”的味道,或者说不无假道学之嫌。
   
   最时新的职业呢?可能要数“低胸装擦鞋”服务了。此见之于日前网上报导,地点为重庆市,附有图片,自非虚假。
   
   不言而喻,这种新职业旨在满足男士偷窥的欲望。其“卖点”显而易见,堪称为性服务或“性产业”衍生之分支,值得一议。

   
   圣人云:“食色性也。”性的需要乃正常生理使然,本身无可厚非。有钱人可以拿钞票去买这种服务,若干男士甚至会纳妾。后者如《家》里面的孔教会头面人物冯乐山,六十多岁了,还要讨十七、八岁的鸣凤做“小”,鸣凤抵死不从,投水自尽。结果是另一丫头替代她。当时的社会没有人责备冯某,但操皮肉生涯者却被指“淫贱”,实在是双重标准。
   
   “东方红,太阳升”。毛时代实行禁欲主义,周恩来甚至以“中国有娼妓,在台湾!”的雄辩答记者问,显示“社会主义优越性”。其实当时大陆城镇暗娼不绝,活动于底层;至于中南海及各大城市,则有文工团员、宾馆服务员及高级女护士,为中央与省级以上“首长”伴舞陪酒,伴游陪泳,按摩保健等等,虽无“三陪”之名目,却有类似的服务。
   
   不过,她们都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或部队编制,其地位绝非今日深圳等地的“发廊妹”可比。至十年文革期间,上述服务扩大到各军垦农场的团级现役“首长”,提供服务者为女知青。这一扩大,难免失控,以致毛不得不下令对其中两人“军法从事”,以儆效尤。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随着改革开放的闸门打开,物质财富迅速增加,“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饱暖思淫欲”。尤其先走一步的经济特区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繁荣娼盛,吸引了四川等内地贫困山区的青春少艾、燕瘦环肥,远道而来,充分利用其天赋本钱,为家乡创收上缴可观的款项。情形宛如日本电影《望乡》的翻版。
   
   但床上交易毕竟非法,且需一定的隐秘空间。特区房价飙升,租金昂贵,更增交易成本,买卖双方均无例外。何况除此还需付出相应的时间,增加惹官非之风险。尽管如粤语所云“食得咸鱼抵得渴”,顾客心甘情愿,甚至不乏抱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之心态者。可是到底机会成本偏高,影响寻芳客的“消费意欲”。
   
    在此情况下,“黄”业或称“性产业”衍生出边缘分支,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此前已有报导,大陆城市出现一种“手摸”服务,从业的女士可任由男顾客上下其手,就在某些较为偏僻的公众地方进行,无需宽衣解带,倒也省事。每次收费人民币二、三十元,经济实惠。该报导也配上照片,当属可信。
   
    现在业界又“搞搞新意思”,公然蚕食素来位列“正行”的“擦鞋业”,且向通衢大道人流密集之处进军,较“手摸”之于偏僻地点,显然更加“便民”。可以预期,传统的“360行”之中此一新的分支,方兴未艾,势将蒸蒸日上。
   
    追根溯源,“擦鞋妹”不算无师自通,无非效法一众女明星、女名模而已。君不见,举凡奥斯卡颁奖也好,各种选美也好,女嘉宾为求“抢镜”,岂有不极力在其乳沟上做文章者?
   
   也正因此,京奥开幕式总导演“老谋子”在其《满城尽带黄金甲》中,让上自巩俐饰演的皇后,下至普通宫女全都露出半球,使“中间一线”更显深不可测,从而达致“与国际接轨”。
   
   至于如此着装打扮,是否有违唐代宫廷服饰习惯,则因权威学者沈从文先生已作古,再也无从垂询矣。何况电影本属商品,只要票房“盘满钵满”,投资的大款满意,便是最大成功,谁会书生气十足地去考证其中有无违背“历史真实”?
   
   由此看来,“老谋子”的确老谋深算,艺术家而兼有商业头脑。但重庆“擦鞋妹”也不逊色,善用身上的“卖点”,且能立足于“灰色地带”,遵纪守法地牟利,“益人”而无损于己。
   
   略嫌不足的是,据说“擦鞋妹”中的“足球场一族”大呼不公,盖“有料者”实行“低胸装”上阵后抢尽风头,光顾之男士络绎不绝。此消彼长,其生意大不如前。真是“有人快乐有人愁”。
   
   或者会有经济学家见义勇为,帮她们摆平?
   
   (08-8-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