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张成觉文集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对于上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的大陆中小学生来说,鲁迅作品无疑曾经耳熟能详。然而,此刻已年过花甲或届望八之年的这一代人,有几许会审视昔日的语文课本中所传达信息的真伪呢?答案恐怕是百中无一。
   
   尽管如此,朱正在《重读鲁迅》里做的工作,仍然具有重要意义。这是因为,拨乱反正,恢复历史本来面目,无论什么时候均属社会进步之必需。真相永远是人们应当了解的。
   
    该书由朱正与邵燕祥共同编著。其封面有这样一段话:

   
    用鲁迅的批判精神“重读鲁迅”,审视那些“必将保留的和不必保留的”,正是对鲁迅精神的阐扬。
   
    朱正认为:“鲁迅几百万字的遗著,其中很大一部分必将永远受到读者的喜爱,后世读者将以一种赞叹和欣赏的态度阅读它。有一部分时过境迁,不再使人感到兴趣。更有若干篇在写作的当时就并不正确,就更只能作为一种研究资料保留下去了。”(《重读鲁迅》,东方出版社,2007年,7页)
   
    这“若干篇在写作的当时就不正确”的,便包括《我们不再受骗了》。它曾被作为中学语文教材,是赞颂苏联、并为其政治状况辩护的力作,影响也最大。
   
    此文写于1932年5月6日,刊登在当月20日出版的“左联”刊物《北斗》二卷二期,后收入《南腔北调集》。
   
    作为一篇驳论文章,该文针对各国媒体有关“苏联怎么穷下去,怎么凶恶,怎么破坏文化”的说法,逐一辩斥,结论为:那都是帝国主义的欺骗宣传。
   
    关于苏联“破坏文化”,鲁迅举出几位“著名作家在西欧东亚都受到欢迎的事实作为反证”。其中有绥拉菲莫维支、法捷耶夫、绥甫林娜和唆罗诃夫(即肖洛霍夫)。并援引苏联官方公布的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举行美展的数字,“证明艺术事业的旺盛。”(同上,291-292页)
   
    鲁迅的确言之有据。但他没有想到,当局“让少数几个装点门面的作家在文坛上活跃,正好是为了掩盖更多的作家受到迫害的事实。”(同上,292页)
   
    其实,鲁迅对作家遭迫害并非一无所知。例如扎米亚丁,其作品曾获鲁迅好评,并被收入其所编苏联短篇小说集《竖琴》。鲁迅在该书后记中称其“现在已经被看作反动的作家,很少有发表作品的机会了。”实际上1922年7月他即被逮捕,并列入拟放逐人员名单。
   
   该书前记还提到几位作家或逃亡,或“沉默”。后者之中有梭罗古勃。鲁迅不知道他早在1920年6月5日就写信给列宁,申请带同妻子出国,因为他连口粮都领不到。但1921年7月12日才获准,不过只许他一人走。同年9月其妻(也是一位作家、翻译家)投河自杀。他也就放弃出国了。
   
   上述前记和后记分别写于1932年9月9日和10日,即在《我们不再受骗了》写完的四个月后。
   
   关于苏联物资匮乏,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鲁迅“别出心裁地”加以反驳。他“举出另外排着的两个长串”:一个是“别国的失业者,排着长串向饥寒进行”;另一个是“中国的人民,在内战,在外侮,在水灾,在榨取的大罗网之下,排着长串而进向死亡去。”
   
   朱正认为,“这当然是极其雄辩的文章,词强足以夺理。”不过,在苏联购物排队“是触目可见的现实”,而别国“进向饥寒进向死亡的长队”“只是一种比喻和象征”,如此对比,“多少总有些不伦吧。”(同上,295-296页)
   
   对于苏联之所以物资匮乏,鲁迅“说了内外两个方面的原因”。那缘自官方的解释。今天人们认识到,真正的原因在于计划经济和集体农庄制度的弊病。再加上苏联出口小麦换取硬通货,使粮食的短缺雪上加霜。而鲁迅还在本文中赞扬“苏联小麦的输出”,因为他跟“世界各国那些左倾的文化人”一样,“轻信了”苏联官方的“欺骗宣传”。(同上,296-298页)
   
   为反驳说苏联“怎么凶恶”,鲁迅举例称:“正面之敌的实业党的首领,不是也只判了十年的监禁么?”实际情况却是:这“实业党”案,即“1930年11月25日至12月7日在莫斯科审判的所谓的‘工业党’案件”,如今早已真相大白,“这不过是斯大林制造的无数假案、冤案中的一件”。“工业党”及其被控进行的“破坏活动和间谍活动”,均纯属子虚乌有。
   
   尤其匪夷所思的是,该案“首犯”拉姆辛,“监禁时他也被允许继续从事科研工作。过了五年他被释放了并授予列宁勋章。”(同上,6页)
   
   正如朱正所言,“鲁迅写这篇的时候,无论他有怎样过人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出这些离奇的变化吧。”(同上)
   
   以上种种,旨在说明由于时代与历史的局限,鲁迅当年对苏联的真实情况不够了解,以致判断失误。这并不奇怪。萧伯纳、罗曼。罗兰也都受骗了。他们都写过颂扬苏联的文章。
   
   “斯大林太会变戏法了,这赞颂的文章真不容易做呀!”(同上)朱正此语耐人寻味。
   
   不仅斯大林,毛也如此。这也适用于所有极权制度的社会。比如说,西方媒体因京奥而唱赞歌,不同样可能重蹈覆辙吗?对于他们,“不再受骗了”谈何容易?
   
   (08-8-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