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张成觉文集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对于上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的大陆中小学生来说,鲁迅作品无疑曾经耳熟能详。然而,此刻已年过花甲或届望八之年的这一代人,有几许会审视昔日的语文课本中所传达信息的真伪呢?答案恐怕是百中无一。
   
   尽管如此,朱正在《重读鲁迅》里做的工作,仍然具有重要意义。这是因为,拨乱反正,恢复历史本来面目,无论什么时候均属社会进步之必需。真相永远是人们应当了解的。
   
    该书由朱正与邵燕祥共同编著。其封面有这样一段话:

   
    用鲁迅的批判精神“重读鲁迅”,审视那些“必将保留的和不必保留的”,正是对鲁迅精神的阐扬。
   
    朱正认为:“鲁迅几百万字的遗著,其中很大一部分必将永远受到读者的喜爱,后世读者将以一种赞叹和欣赏的态度阅读它。有一部分时过境迁,不再使人感到兴趣。更有若干篇在写作的当时就并不正确,就更只能作为一种研究资料保留下去了。”(《重读鲁迅》,东方出版社,2007年,7页)
   
    这“若干篇在写作的当时就不正确”的,便包括《我们不再受骗了》。它曾被作为中学语文教材,是赞颂苏联、并为其政治状况辩护的力作,影响也最大。
   
    此文写于1932年5月6日,刊登在当月20日出版的“左联”刊物《北斗》二卷二期,后收入《南腔北调集》。
   
    作为一篇驳论文章,该文针对各国媒体有关“苏联怎么穷下去,怎么凶恶,怎么破坏文化”的说法,逐一辩斥,结论为:那都是帝国主义的欺骗宣传。
   
    关于苏联“破坏文化”,鲁迅举出几位“著名作家在西欧东亚都受到欢迎的事实作为反证”。其中有绥拉菲莫维支、法捷耶夫、绥甫林娜和唆罗诃夫(即肖洛霍夫)。并援引苏联官方公布的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举行美展的数字,“证明艺术事业的旺盛。”(同上,291-292页)
   
    鲁迅的确言之有据。但他没有想到,当局“让少数几个装点门面的作家在文坛上活跃,正好是为了掩盖更多的作家受到迫害的事实。”(同上,292页)
   
    其实,鲁迅对作家遭迫害并非一无所知。例如扎米亚丁,其作品曾获鲁迅好评,并被收入其所编苏联短篇小说集《竖琴》。鲁迅在该书后记中称其“现在已经被看作反动的作家,很少有发表作品的机会了。”实际上1922年7月他即被逮捕,并列入拟放逐人员名单。
   
   该书前记还提到几位作家或逃亡,或“沉默”。后者之中有梭罗古勃。鲁迅不知道他早在1920年6月5日就写信给列宁,申请带同妻子出国,因为他连口粮都领不到。但1921年7月12日才获准,不过只许他一人走。同年9月其妻(也是一位作家、翻译家)投河自杀。他也就放弃出国了。
   
   上述前记和后记分别写于1932年9月9日和10日,即在《我们不再受骗了》写完的四个月后。
   
   关于苏联物资匮乏,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鲁迅“别出心裁地”加以反驳。他“举出另外排着的两个长串”:一个是“别国的失业者,排着长串向饥寒进行”;另一个是“中国的人民,在内战,在外侮,在水灾,在榨取的大罗网之下,排着长串而进向死亡去。”
   
   朱正认为,“这当然是极其雄辩的文章,词强足以夺理。”不过,在苏联购物排队“是触目可见的现实”,而别国“进向饥寒进向死亡的长队”“只是一种比喻和象征”,如此对比,“多少总有些不伦吧。”(同上,295-296页)
   
   对于苏联之所以物资匮乏,鲁迅“说了内外两个方面的原因”。那缘自官方的解释。今天人们认识到,真正的原因在于计划经济和集体农庄制度的弊病。再加上苏联出口小麦换取硬通货,使粮食的短缺雪上加霜。而鲁迅还在本文中赞扬“苏联小麦的输出”,因为他跟“世界各国那些左倾的文化人”一样,“轻信了”苏联官方的“欺骗宣传”。(同上,296-298页)
   
   为反驳说苏联“怎么凶恶”,鲁迅举例称:“正面之敌的实业党的首领,不是也只判了十年的监禁么?”实际情况却是:这“实业党”案,即“1930年11月25日至12月7日在莫斯科审判的所谓的‘工业党’案件”,如今早已真相大白,“这不过是斯大林制造的无数假案、冤案中的一件”。“工业党”及其被控进行的“破坏活动和间谍活动”,均纯属子虚乌有。
   
   尤其匪夷所思的是,该案“首犯”拉姆辛,“监禁时他也被允许继续从事科研工作。过了五年他被释放了并授予列宁勋章。”(同上,6页)
   
   正如朱正所言,“鲁迅写这篇的时候,无论他有怎样过人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出这些离奇的变化吧。”(同上)
   
   以上种种,旨在说明由于时代与历史的局限,鲁迅当年对苏联的真实情况不够了解,以致判断失误。这并不奇怪。萧伯纳、罗曼。罗兰也都受骗了。他们都写过颂扬苏联的文章。
   
   “斯大林太会变戏法了,这赞颂的文章真不容易做呀!”(同上)朱正此语耐人寻味。
   
   不仅斯大林,毛也如此。这也适用于所有极权制度的社会。比如说,西方媒体因京奥而唱赞歌,不同样可能重蹈覆辙吗?对于他们,“不再受骗了”谈何容易?
   
   (08-8-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