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曾节明文集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曾节明: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8/13/2008
   备受非议的北京奥运会总算“顺利”开幕了,中共的神经,早已绷成了弓上的一根筋,这条弓弦已经紧张到满弓的的程度。事态的发展表明:本届奥运会早已远远超出了体育意义,中共一面高喊“奥运非政治化”,一面竭尽全力将奥运会办成了政治盛会,随着奥运会筹备工作的的接近尾声,北京奥运会显露出一个怪异的轮廓:体育之外的看点将完全压倒体育竞赛本身,其中最夺目的一个看点,就是本届奥运会被中共办成了一届不折不扣的军管奥运会。
   早在今年六月份,胡锦涛就签发命令,正式调动军队“参与”奥运会安保工作,至今,直接参与奥运安保的解放军兵力达3.4万人,动用了74架飞机、48架直升机、33艘舰船、部分地空导弹和雷达以及防化工程保障设备1;由空军执行对北京和全国部分城市上空的飞行管制;以军队和武警为主力,围绕北京构筑三道防线,由军警、特警牵着狼犬、拿着高科技探测仪对进京对进京人员和车辆进行逐一排查,比美国海关的安检严多了。
   整个北京31个比赛场馆和45个训练基地,全部配备了众多视频监控探头,实施无死角监控2,运动员和有关人员的连上厕所等隐私,几乎都可以一览无余;每块奥运场地,都有武装军警二十四小时巡逻,以防“万一”...每个比赛场馆周围还架起2.5到3米高的封闭围栏,各国参赛人员和有关工作者,如置身动物园兽笼当中;每个场馆都成立安保指挥部,设置监控图像屏幕、有线与无线通讯系统,藉此形成可视的立体指挥体系,由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北京奥运前沿安保指挥中心”统一指挥。
   为了北京的安全,中共中央还抽调武警精锐,组建了一支10万官兵的“反恐部队”,该部队配备无人侦察机、单兵突击车、排爆机器人等先进武器,还配备了了飞行大队,实行空中监控。机上装有4个摄像头,可看清地面车牌,并可随时将拍摄的图像发到指挥中心。为了对付“敌特”渗透,中共还拿出老牌看家法宝,从北京市民中抽选四十万“城市维护治安的志愿者”,又抽调一百万人作为“社会服务的志愿者”,中共要凭借一百四十万“红袖套”大军,与“恐怖分子”打一场“人民战争”3。
   中共凭借自己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专制动员能力,编织了对付“恐怖分子”的天罗地网,把整个北京变成了一座集中营。
   胡主席还不放心,又特意调拨军事卫星,给北京奥运前沿安保指挥中心配备使用,使得奥运安保的“先进性”,达到了高科技立体化战争的水准。
   胡主席犹嫌不够,又于“八一”前夕下令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所辖的装甲六师整装待命,随时准备着,与奥运期间入侵北京的“恐怖分子”打一场坦克大决战。胡锦涛不愧红色辅导员出身,常能打出现代人看不懂的牌
   在所有这些“防微杜渐”的安保措施当中,最惊人的当数“鸟巢”周围的导弹部队部署。胡主席以红色辅导员特有的先进觉悟,和清华理工学生特有的精细,于七月二十一日出“敌”不意地在“鸟巢”周围部署国产的“红旗7型”地对空导弹。由是,“红旗”导弹及其移动载体和发射架--北京吉普车,成了奥运会的大看点,各国记者纷纷摄影留念。
   中共声称部署导弹是为了彻底杜绝“911”事件的发生,稍事分析就可知其说实属无稽之谈。“红旗7型” 地对空导弹是一种超低空地对空导弹,防空能力和区域都很有限,北京及其周边的上空早已交由空军管制,如果届时飞行物有本事突破空军严密的拦截,靠“红旗7型”地对空导弹能抵御得了?再说,在飞行物接近“鸟巢”时候,使用超低空地对空导弹阻击岂不很晚、很危险?而且,“红旗7型”导弹没有拦截境外导弹的的能力,如果真有境外导弹射向鸟巢、突破了中共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红旗7型”导弹有个屁用?
   中共的“奥运安保”力量,用来打一场中等规模的高科技国际战争绰绰有余,许多人据此认为中共已经丧失了理智,进入“末日疯狂”;鸟巢周围导弹的部署,更被当作胡锦涛神经不正常的依据。
   这是低估了中共及其头子的邪恶能量。奥运前这几个月,中共又是扫荡访民、又是大抓法轮功、又是抓捕胡佳、黄琦、张起等具有能量的社会活动分子...对外,则卖国保奥运、保政权,通过卖国和利诱,请得福田、普京、布什、萨科奇纷纷出席奥运、请得欧卫组织切断“新唐人”信号、成功地把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敌台”的播放频道弄到自己控制的五号卫星,“统战”取得了重大战果...中共近几个月的内外举动,不尽合乎理性(有利于维持自己专制统治),而且阴险狡诈、老谋深算、步步为营、频频得手,招招为保奥运、保政权服务,方寸丝毫未乱,因此认为中共现在已经陷入“末日疯狂”,未免太过轻敌。
   鸟巢周围导弹的部署,能够说明胡锦涛神经不正常吗?或者仅仅是因为神经质吗?如果胡锦涛真的神经质到了胡乱调动导弹部队的地步,恐怕得入住北京精神病总医院首长区了,还能够拿着总书记的权杖四处督战(与民为敌的战争)、继续导演假和谐剧目、到处作秀骗人?
   既然中共没有疯的症状,那么,本届奥运会中共大张旗鼓上演的军管式奥运会安保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决不能因为奥运安保部署的极度夸张,就认为中共虚弱得了不得、自由中国可以翘足而待了。
   中共的奥运安保,足以应付一场中等规模的军事进攻,可是现在谁能够向中共发起军事进攻呢?“帝国主义”?如今中共卖国保权,与美、俄、日本等国倍极欢洽,没有外战之忧;刁民老百姓?如今中国老百姓民怨再大,在当今高科技军事年代,不可能造得成反;东突组织?的确,东突组织有能力在新疆制造事端,但在中共的专制高压统治下,要想对北京发动袭击,难度太大,而且,比起“基地”、“盖达”等国际恐怖组织,东突组织实力不济,没有能力对北京发起大规模军事打击。中共又向来与拉登等人关系良好,东突组织也得不到国际恐怖组织的大力支持。
   由此可见,中共奥运安保的军管备战拳头,目标是虚拟的假想敌,备战是虚,耀武扬威是实。炫耀武力是为了威慑敌手,那么,中共想要威慑的“敌人”究竟是谁?不可能西方国家,因为中共常规军事科技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当前所炫耀的这点武力,在美国、日本等国面前不过是小把式。中共想要威慑的“敌人”是东突分子吗?应该也不是主要:伊斯兰极端分子因为狂热的信仰富于牺牲精神,人家连武装到牙齿的美军都不怕,你中共这点小把式又有多大的威慑作用?
   显然,中共想要威慑的“敌人”是中国老百姓。如今的中国,社会危机深重、矛盾尖锐、民怨巨大:胡锦涛上台六年来,拒绝任何体制性改革,反而变本加厉地强化一党专制,以加强镇压(执政)能力来对付老百姓的维权抗争,对一切“不和谐”人、事、组织全面镇压、“露头就打”...中共胡锦涛中央的假和谐倒退路线,如今已经把中国拖到了社会危机总爆发的悬崖边。社会危机一旦在中共投入巨大的精力办奥运的时候爆发,势必形成对中共政权的致命威胁!
   如果在奥运期间,爆发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和“群体性事件”,中共将陷入两难境地--镇压也不是,不镇压也不是:如果不镇压,势必导致“蝴蝶效应”,引发一九八九年那种全国性的民主运动大潮,而没有了邓小平的中共政权,却再也经不起再一次八九民运的冲击了;如果镇压,在多国政要、记者云集的奥运期间开枪屠民,势必在第一时间曝光于全球,招致全世界的抗议怒潮,最终再次遭受国际制裁,而今天的中共国经济的对外依赖程度,已远非一九八九年的时候可比,一旦遭受国际制裁,中共国的经济必然惨烈崩溃。
   正因为意识到这种可怕的两难困境,胡锦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重演当年拉萨戒严的故伎,将北京奥运会办成一届军管奥运会,因为只有军管戒严,才能预先堵死一切示威游行和“群体性事件”衍发的空间,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点: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中国,几乎全国各地都发生了不同规模的示威游行抗议静坐,唯有处于戒严状态中的拉萨保持了理想的“和谐社会”状态... … 于是乎,“拉萨平暴”、“防暴”的成功,成了紧套同志窜升中南海的跳板、成了胡主席拉萨经验治国的智慧源泉和权威样板。
   正是从拉萨的成功经验出发,胡主席要以拉萨经验办奥运、要真心实意办一届有胡记中共法西斯“特色”的军管戒严奥运会!
   战争规模的军管奥运安保,一则将老百姓的“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二则可以炫耀腾腾杀气,吓阻老百姓不要“轻举妄动”。遥想紧套当年,头戴钢盔,手握钢枪,狞笑间,喇嘛灰飞烟灭...而后铁腕一挥,把十万枝AK-47望拉萨街头部署净尽,转眼间,西藏竟成“和谐社会” 。
   显然,在此经典成功经验上,胡主席以红色辅导员特有的坚定、和清华理工生的精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红旗”导弹和高科技“反恐”部队固然打不过洋人、吓不了东突,但是对付、恐吓十几亿蚂蚁老百姓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光是为了吓阻民众抗议活动,也不足以解释这种耗费巨资的备战军管,如果光为了恐吓老百姓,只需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就够了,冲锋枪和狼犬足以胜任,何须军事卫星、飞行大队、导弹部队... … ?
   本届奥运会,军管安保的规模和强度,既远远超过了奥运会安全保卫的需要,也远远超过了恐吓老百姓的需要:除了作为赛区的北京、天津、上海、沈阳、青岛、秦皇岛实施军事管制或准军事管制外,大陆与奥运会无关的各地也都随着奥运会的开幕进入“严管”状态,纷纷磨刀霍霍、演练“反恐部队”、公安武警取消休假,二十四小时巡逻、车站、码头、列车、航班配备武警、特警,对乘客实施双重安检和中途抽检,一直处于管制状态的西藏、新疆奥运期间管制之苛严,就更不在话下...在这样大范围的“严管”下,不知不觉当中,中共国全国已经处于不同程度的军管状态中,中共好像对某个“敌国”不宣而战,悄然把全国推进了战争状态中。
   以远远超出奥运会安全保卫的需要的规模和强度,在和平时期部署全国性的军事控制、进行全国性的战争演练,这种险恶的反常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
   除了演练全国性的军事管制外,再也不可能有别的解释。
   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中共自七月三十一日起,强行封闭全国的互联网数据中心机房,一直封闭到到8月25日;封闭全国的互联网数据中心机房并不能直接阻断普通网民使用代理软件突破网络封锁,但是国家“专政机关”可以藉此直接控制电信、网络运营商、互联网数据中心公司的营运;显然,中共要以这种赤裸裸的专政手段,演练今后对互联网实施的“特殊管制”、并检验其效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