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严家祺
·嚴家祺簡介
· 自编575页《文集》目录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近期文章
·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伟大”是一种感觉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赵紫阳、1989和“六四”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嚴家祺


(刊香港《爭鳴》月刊,2008-8-1出版)


   
   

   導讀:在全球化的今天,歐盟國家之間的關系不具“全球性”,國與國的關系依然帶有“動物性”,如果以為“國際關系”可以象“人際關系”那樣來處理,那些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國家,到時候,就會暴露出它的“動物本性”。 凡是地緣力、板塊力占優勢的地方,就沒有和諧。“鄭和心態”是儒家文化在中國對外關系中的表現,中國不能再走鄭和時代“求虛名”的老路,不應把建立“和諧世界”當作“國家目標”和外交政策的原則。
   
   
   

“和諧”的三重意思


   二十世紀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和兩個超級大國的對峙,在這種情況下,雖然產生過形形色色的理想主義的國際關系理論,但沒有人提出“和諧世界”的理論。在東西方結束冷戰和全球化的今天,中國能不能把建立“和諧世界”作為自己的“國家目標”呢?
   我在這里不談音樂、藝術、自然界中的“和諧”概念,只談人類社會的“和諧”概念。一般說,“和諧”包括三重意思:一是和平;二是合作;三是建立在信任、情誼關系上的恰到好處地互相配合。一個家庭、一個社區、一個國家可以建立“和諧社會”。傅立葉就系統地提出過他的“和諧社會”理論。在美國(也許紐約要除外)、加拿大、北歐,到處可以看到“和諧社區”的景象。但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存在一個個主權國家的時代,在全球是建立不了“和諧世界”的。一個國家可以把“維護世界和平”和“發展與他國的友好合作關系”作為國家目標,但不能把建立“和諧世界”作為自己的國家目標和外交政策原則。如果把建立“和諧世界”作為自己的國家目標和外交政策原則,不僅不可能達到這一目標,而且,往往會適得其反,給這個國家帶來大地震般的災難。
   
   
   
   

“國際關系”非“人際關系”


   從系統論觀點看,國家和全球性的國際社會有三大區別:
   第一, 組成國家的成員是人、社會團體、政府,是由巨量行為體組成的“巨量大社會”。組成全球性國際社會的成員是國家、國際組織,是“小群體社會”。
   第二, 組成國家的成員是人,組成國際社會的成員——國家并不都是人,國家行為經常表現為“動物行為”,國際關系不是人與人的關系。
   第三, 在一般情況下,“國內社會”是“有政府社會”,全球性的“國際社會”是“無政府社會”,聯合國不是“世界政府”。
   局部性的國際關系是可以人際關系化的,集體安全制度是使“國際關系” 人際關系化的制度。但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地球上許多地區,如中東、南亞、東亞、非洲一些地區,國與國的關系遠不能人際關系化。
   在全球化的今天,國家和國際社會的三大區別依然存在,如果以為國際關系可以象人際關系那樣來處理,那些擁有強大軍事力量的國家,到時候,就會暴露出它的“動物本性”,就會損害那些以“人際關系”方式處理“國際關系”的國家。
   
   
   
   

三種“無政府文化”


   亞歷山大•溫特 (Alexander Wendt) 在《國際政治的社會理論》一書中,把國際體系的無政府狀態看作是不同的「無政府文化」形成的。他說:「無政府體系的結構和趨勢取決於三種角色——敵人、對手、朋友——中哪一種在體系中佔主導地位。」溫特把「無政府文化」分為三種,即霍布斯無政府文化、洛克無政府文化、康德無政府文化。國家之間互存敵意、互為敵人,並以摧毀和吞併對方為目的,這就是霍布斯無政府文化;國家之間的關係主要是競爭者的關係,這就是洛克無政府文化;康德文化則是國家之間互為朋友的文化。在19、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里,中俄、中日、俄日之間是霍布斯文化。現在,美國與伊朗之間是霍布斯文化;美國與俄羅斯之間是洛克文化;美國與英國之間是康德文化。
   我認為,亞歷山大•溫特雖然用“人際關系”的語言來描述“國際關系”,但他并不認為“國際關系”就是“人際關系”,他所說的“霍布斯文化”,實際上是“狼與狼的關系”。 “狼的世界”不是“和諧世界”。
   
   
   
   

國家之間的四種作用力


    現代物理學認為,在非自主行為體構成的世界中,存在著四種作用力,即質子、中子內部夸克與夸克之間的強作用力 (strong force)、原子核與電子之間、帶電粒子之間、帶電物體之間的電磁力、不同類的基本粒子之間,如夸克與電子之間、夸克與中微子之間、質子與中子之間弱作用力 (weak force) 以及任何物體之間的萬有引力。
   自然界的規律是統一的。在非自主行為系統中存在強作用力、弱作用力、電磁力與引力四種作用力。對由國家這種自主行為體組成的國際體系來說,不同行為體,即國家與國家間,事實上也存在著多種不同的作用力。十分明顯,國與國之間的條約、協定以及國家所參加的國際組織的規章、制度與夸克之間的強作用力一樣,具有「漸近自由」(asymptotic freedom) 的特徵。國家可以在條約、協定、規章、制度規定的範圍內自由行動,但受條約等的「強約束」。自主行為系統與非自主行為系統的不同在於,夸克與夸克間的「強作用力」是不隨夸克本身改變的,而作為自主行為體的人或國家,可以不遵守「強約束」,可以改變原有的「強約束」規定。
   國與國之間的作用力除「條約」這類「強作用力」外,至少還存在三種作用力:
   (一)地緣力,即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不同國家間形成的親近、友好合作、疏遠、排斥、猜疑、敵對、互不相關等的作用力。這種作用力難以精確度量,但實際存在。隨著時間改變,這種作用力也會改變,也就是說,在不同歷史時期,兩個國家地理上的聯繫,因修建鐵路、海下隧道、輸油管線、公路大橋或其他原因而發生改變,地緣力也會改變。
   (二)交換力,即由商品、貨物、資金、人員和技術交換而形成的相互作用力。一般情況下,交換力與國與國之間友好合作程度有關,而且成正比關係。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一國違背另一國意志使後者被迫接受某些商品,或一國向另一國大規模輸出難民或形成大規模偷渡潮,國與國之間的交換力的性質就會發生變化。
   (三)板塊作用力,包括一國對另一國的攻擊力和威懾、恫嚇、炫耀而形成的潛在攻擊力。板塊作用力與國家的軍力直接相關。
   強作用力是國與國之間因條約、協定形成的約束力,當一國用武力或武力威脅逼迫另一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時,這種強作用力往往會因受害國的反抗而失效。在今天,國際法已明文宣示這種強約束力的非法性。
   地緣力、交換力、板塊作用力 (簡稱板塊力) 和強作用力構成國與國之間的四種主要作用力。從國際體系整體看,地緣力、板塊力是國際體系形成離心力的要素,而交換力與強作用力是向心力的要素。凡是地緣力、板塊力占優勢的地方,就沒有和諧。在歐洲歷史上,地緣力長期以來是國與國間的一種重要作用力,隨著歐洲共同體與歐盟的建立,隨著條約關係和經貿關係的發展,強作用力和交換力日益增強,而地緣力和板塊作用力則日益減弱(參見《霸權論》第五章)。
   
   
   
   

鄭和下西洋:建立“和諧世界”


   鄭和心態是儒家文化在中國對外關系中的表現,它的表現是“求虛名”、顯耀中國的“中央大國”地位,把“周邊國家”看作是“中央大國”施恩的對象。其中一個思想基礎是崇揚「王道」思想,把國際關系看作為人際關系。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衰敗可以追溯到15世紀中國處于世界強國的鄭和時代。
   15、16世紀是地理大發現的時代。在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進行遠航的八十七年前,即1405年,中國明朝皇帝朱棣派鄭和率領船隊向印度洋進行遠洋航行。當時中國人稱加里曼丹島以西為「西洋」,以東為「東洋」。從1405年至1433年,鄭和七下西洋,最遠到達阿拉伯半島和非洲東海岸。鄭和時代,中國是世界強國,國民生產總值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一。鄭和船隊滿載瓷器、茶葉、鐵器、絲綢和金銀。鄭和七下西洋,首要目的是政治性的,是為了宣揚中國的「國威」,向所到國家的國王賜送禮物,擴大明帝國在海外的政治影響。
   今天,「宇航員」是「未知世界探索者」,在十五世紀初,「航海者」與「宇航員」一樣,也是「未知世界的探索者」。達.伽馬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到達非洲東海岸、哥倫布跨越大西洋到達美洲,當他們啟程時,他們連自己往何處去都不知道。與達•伽馬、哥倫布不同的是,鄭和遠洋航行的是中國人與阿拉伯人早就熟悉的海上貿易路線。鄭和遠洋航行少有「未知世界探索者」的因素。
   15世紀的葡萄牙、西班牙,與中國相比,國力小得多,屬於那個時代的「不發達國家」,中國的絲綢和東南亞的香料,在葡萄牙、西班牙人眼中是極為寶貴的東西。當時支持哥倫布遠航的西班牙王國,連年不斷的戰爭使國庫空虛,哥倫布的遠航經費不得不靠商人銀行家的支持,加上借貸後才勉強湊足。哥倫布的船隊遠小於鄭和,僅三艘,船員僅九十名,最大的船長度不及鄭和的五分之一。當毫無“哥倫布精神”的鄭和散盡明帝國的財寶返回中國時,哥倫布首航歸來帶回的印第安人的黃金飾物的價值,就是他首航經費的一百七十倍。在哥倫布以後,首次實現環球航行的麥哲倫的水手們,在亞洲收購了大量丁香,到歐洲以成本一萬倍的價格售出了整船二十六噸丁香。我崇揚哥倫布的探索精神,并不贊成任何殖民者的行徑,但鄭和精神并不值得崇揚。1433年鄭和最後一次遠航回到中國,遠洋航行能力位居當時世界第一的中國,自己放棄了遠洋航行這一事業。
   
   幾天後,北京將舉行奧運開幕式,數十位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將來到北京,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又開始接近鄭和時代。如果中國滿足于今日成就,不思進一步改革,不把改善國家體質(貪污腐敗是“體質不良”的一個標志)作為根本目標,而把建立“和諧世界”當作“國家目標”和外交政策的原則,天真地以為“國際關系”就是“人際關系”,在仍然存在激烈競爭的時代,那就會重滔鄭和以后衰敗落后的復轍。 (寫于2008北京奧運前夕 紐約)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