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上篇)]
王藏文集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上篇)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

   ——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

   ● 小王子

   (首发《自由圣火》 发表时间:8/4/2008)

前言

   我厌恶了空气

   空气中包裹着我看不见的刀片

   我厌恶呼吸

   每天每时每刻的每次呼吸

   总把那些隐形的刀片

   吸进体内

   在心脏上

   划出道道伤痕

   

   ——小王子《厌恶呼吸》

   贵阳的天一年四季大都阴沉潮湿,阳光确实可贵。而人为制造的黑暗氤氲又无时无刻不在把那少得可怜的光亮块块吞噬、点点蚕食,身处其中的生灵,大抵在生存的恐惧焦虑与心灵的耻辱创痛中残喘度日——假如那颗肉体的心还有“灵”在感受的话。如此的现实,对于身处权力边缘生活底层的人们尤其沉重。

   整个中国何尝不是“贵阳”?

   当中共官僚集团以共产主义为旗帜,阶级斗争为哲学,恐怖主义为底色,专制独裁为手段,物质肉欲为诱饵,暴力仇恨为原料,行尸走肉为终极目标持续统治中国的时候,人——这高贵诗意的字眼,就很难承担起生命的灵魂意境。人的光芒,在可怕地消失。

   中共圈养下的半个多世纪的极权体制,几乎摧毁尽了中国人赖以生存的自然基础和文化基础,并用强取豪夺的卑劣方式为其尸体的膨胀创造了个个奇迹,中国社会的各种资源和财富几近被死死垄断。

   搜刮运动还在继续。而对于个人土地所有权的疯狂攫取,不断使国人失去了安身立命的生存依据。更由于其稳定和谐的假象暴劣无度的真相,致使包括生命权在内的人的所有天赋人权残遭践踏凌辱,茫茫天际,为此游弋着无数非自然死亡的冤魂,以及那些死不瞑目的充满绝望与希望的含怨含泪的眼神,沉沉笼罩着有数千年辉煌文明的东方华夏。

   这是每一个清醒的人都具有的认识。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在看待中国的苦难的时候,就会有清晰明亮的眼光;在讲述中国当代苦难的时候,才不至于有失偏颇,混淆是非。

   半年前,我在贵阳由一些民间受害者自发组织的某次“人权沙龙”上,与眼睑脬肿的马阿姨初识。“我说我是新时代的祥林嫂,以前祥林嫂逢人就说她的阿毛被狼吃了,而现在我却是见人便诉‘我的房子被土匪抢了’……”短暂的交谈中,我记住了马阿姨说的这句话。周围的人大都称马玲丽为“马大姐”,我属晚辈,称“马阿姨”较亲切。

   在女友格桑和我多次出入马阿姨家,倾听了她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经历后,我决定记录点这名“被拆迁户”的历史,以争取让更多人走近这个事件。为奥运会的开幕巨资修建的“鸟巢”,引来国内外人士的注目。更加让人注目的应是,在这“鸟巢”下的无尽血泪,从血泪中竭力伸出、纷纷挥舞的手掌。只有关注这些,奥运会才能具有她真实的意义,也才会以其精神的价值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透射出光环。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马玲丽,女,汉族,现年61岁,系原贵阳市市西路244号新康旅社刘大贵遗孀。

倾家荡产,活活逼死

   原贵阳市市西路是经营的黄金街段,商家的风水宝地,全国最早的小百货批发市场就在此成立。在邓小平及中共官僚集团的鼓动下,整个社会进入了被喇叭话筒喉舌肆意宣传的“改革开放”时代,人们纷纷投入到赚钱的大潮中,刘大贵户即是其中的一朵浪花。

   1983年起,刘大贵户就以私房在市西路开办了个体经营性质的“新康旅社”,1家老小3辈5口人均靠旅社收入为生。至1993年强拆前,新康旅社有从业人员4人,核定床位20个。房屋产权面积和性质为:木结构53.65m²,砖混结构50.31m²,另有17.74m²的营业用房,其它结构19.38m²为营业人员住房及保管室,共计产权房141.53m²。营业证件:1、89筑公(云)特字第49号旅馆业许可证(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区公安分局颁发);2、92年市个特字228号营业执照(贵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3、92年正式房证字第215号贵阳市城镇私房产权证明(贵阳室房屋产权监理处盖章)。92年收入情况:达3600元/月的净收入,此时贵阳市的月工资收入在150元/人—200元/人左右。相关情况:新康旅社以清洁舒适的环境,优质用心的服务赢取了良好的口碑,连年被评为“个体四好”先进旅社,住宿旅客络绎不绝,时常座无虚席。由此可知,刘大贵户属于证照齐全的合法经营户,旅社经营事业蒸蒸日上,使其已挤身贵阳比较富裕家庭的行列。

   1982年,需要回顾的一个事件是:邓氏操纵《宪法》修订,一纸宣布所有的房基地都属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也就等于是宣布——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拥有自己脚下的一方一寸土地。

   89之后的中国,可悲地被“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邓字号官僚集团带入超级物欲时代。唯物主义拜金主义不断暴涨到鼎盛期,并又不断被刷新记录。“放辟邪侈,无不为已”,这个时代已为其作了最为充分的注脚,由邓府煽动的全民对良知和道德底线的挑战真可谓无不用其极,前不见古人。“改革,开放”,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50年代末的“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无数人在“不属于自己所有的土地上”尸骨遍野,真道是死无葬身之处。30多年以后,“圈地运动”死尸复起,由权贵阶层、黑心商匪、市井暴徒三大主演卑劣炮制的戏场再次让无数人死无对证,无家可归,四处流亡。这三大丑依仗着国家恐怖主义和如白蜡般的“法律外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千夫所指之下,依然冠冕堂皇地对广大弱势群体胡乱下手动刀着。

   “好戏”上演了——

   1992年9月,贵阳市云岩区住宅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后引进港资改名中外合资鸿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公司成立后贵阳市云岩区城建局仍为主管单位,本报告简称为“云开公司”)按规划被“市房屋拆迁处”“核准”在贵阳市市西路15—30号、230—268号、424—534号、平安巷62—88号地段进行拆迁,为修建综合大楼,刘大贵户亦在规划之列。根据当时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理》、《贵阳市建设拆迁管理办法》,刘大贵户符合以下三个标准:1、应回原地安置;2、安置房应符合原房的性质及使用功能;3、在拆迁过度期间“开发商”应根据拆迁户的特点,安置同样性质的不低于原房面积60%的营业过度房,停业损失应予以适当补偿。

   在洽谈拆迁安置的过程中,刘大贵不能接受云开公司和拆迁处的违法行为,坚持要按拆迁法律法规进行安置和赔偿。但历来黑心的开发商和拆迁处哪习惯把法律放在眼里,他们有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三权集于一身”的黑社会型统治集团为之撑腰。你跟老子玩法,老子跟你玩黑社会!

   拆迁初衷就想在黄金地段大捞一把的“拆迁集团”根本不愿依法办事,且不说所依之“法”的真正合法性。他们既不想让刘大贵户回迁,又不承认刘大贵户的营业房性质,多次欺瞒哄骗均被刘大贵反对。

   1993年2月,拆迁集团一面安排拆除刘大贵户邻房,一面擅自提出将刘大贵户旅社营业房以一个层高仅2.2m的地下室作产权兑换。在拆除邻房过程中故意将刘大贵户屋顶及与邻房的共壁捣坏,接连的几场大雨使刘大贵户受灾惨重,导致被迫停业半年之久,直接经济损失为14400元。那用作产权兑换的地下室的情况呢?阴暗潮湿,霉气熏天根本不能居住,更不说它不属于营业房,无法用来营业。

   介绍下强拆大戏先出场的几位角色:王颖鸣,云开公司法人、总经理;施琪芳,云开公司动迁科科长;申桂华,贵阳市拆迁处二室主任。

   施琪芳遭到刘大贵拒绝后恶人先告状,写了申请仲裁报告上报贵阳市房屋拆迁安置管理处,要求仲裁调解。然而在以权谋私指导思想下的申桂华早被收买了,与开发商的权钱交易再次展开。代表政府执法的申桂华俨然以开发商代理人的姿态多次仗势欺人,不听其依法申辩的理由,用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刘大贵户接受开发商的非法安置。申桂华的回报是:每月接受开发商500元的“津贴”,并在本市公山坡得到了1套2室1厅的住房。

   刘大贵不服要与开发商打官司,然申桂华挺起肚皮上场了,对刘大贵神气十足地说:“不关开发商的事,我们拆迁处与你法庭上见!”动不动就对弱势平民甩出“法庭”,这是好行苟且之事的政府官员黔驴技穷之后的惯用伎俩。刘大贵随即被气得大病在床,而马玲丽亦在向政府部门的申诉奔走中摔断了右脚踝骨。

   当刘大贵被申桂华逼迫得惶惶不可终日,马玲丽疼痛难忍行动不便之际,申桂华与王颖鸣、施琪芳相互勾结,在没有经过正常法律程序的前提下,1993年8月3日,就以贵阳市房管局的名义自家炮制并下达了[1993]迁裁字第37号裁决书。裁决如下:1、由申诉人提供百花路B栋三单元一楼一套三间,建筑面积67.55m²和一套一楼(三间)建筑面积55.39m²(合计建面134.19m²,除开楼梯间的面积)共两套,对被申诉人作一次性安置,并根据被申诉人的要求进行产权兑换,按规定互补差价。2、根据《贵阳市建设拆迁管理办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被申诉人的临时使用证标明的面积,面积为砖混结构17.74m²和其它结构19.83m²的房屋给予60%的工料补助费计人民币2447.50元。3、由拆迁人发给被拆迁人一次性搬家费200元,误工费40元及三天搬家停业损失270元,合计510元整。

   此裁决问题多多:1、将被拆迁人从繁华的市西路一次性安置在市郊偏僻的百花山(不准回迁);2、完全改变被拆迁人原房的使用性质——用住宅房替代营业房,断决被拆迁人谋生的职业;3、被拆迁人翻建原房增加的37.57m²用于营业的临时产权房只用2447.50元予以抵消;4、裁决第1条中67.55m²加55.39m²计算竟等于134.19m²,实际应是122.94m²,说故意为之或无意算错都实属荒唐无耻之事。

   此种极端偏袒开发商完全违反法律法规的裁决被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为政府官员和开发商协同迫害被拆迁户、侵吞被拆迁户资产大开其道,但丝毫不能掩饰其权钱交易狼狈为奸的实质。8月10日,贵阳市云岩区政府下达文件,批准对刘大贵户进行“强拆”,如被拆迁人拒不履行裁决,协商解决无效,则由城管委、公安分局协助“强制执行”。又气又急的刘大贵强撑虚弱之体,连夜按当时的拆迁法规给市、区政府和房管局写紧急报告,一夜未眠至8月13日凌晨4时。其夜间,云开公司总经理王颖鸣指使其朋友“敬告”刘大贵,政府决定于8月17日要“强拆”刘大贵户。刘大贵早已悲愤难堪,听完这话后更是心灰意冷,颤抖着叫马玲丽速拿纸笔,然后颤抖着用尽气力写下“云岩区开发公司王颖鸣、施其芳勾结申桂华逼死我”的遗书后便休克过去。家人赶紧送刘大贵到最近的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早上8时,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了,享年54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