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徐水良文集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按]红杉军反腐倒扁一开始,笔者就坚决支持台湾人民行使自己的自由民主权利,批驳曹长青等人把中共法西斯专制理论改头换面而提出的“反扁就是反民主”“倒扁就是倒民主”等独裁专制理论。劝告绿营与陈水扁划清界限,不要为陈水扁殉葬,为此写了不少帖子和文章。可惜当时绿色人士听不进我们的谆谆劝告,坚持为陈水扁殉葬,以致到本次陈水扁海外洗钱案爆发前一天,还在力保陈水扁。

   下面是当时写的几篇文章。这些文章,现在对绿营仍然有参考意义。

                  ——徐水良2008-8-16抱病按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徐水良

2006-9-4

   台湾人民反腐倒扁民主运动进入紧要关头。海外反对派和民运中人数略占优势的泛绿民运,纷纷表态,批评和反对此次台湾反腐民主运动,企图为陷入反腐风暴的陈水扁解套。我们不知道有的朋友说的,这是因为背后有台湾绿营统一运作,以及拿了绿营的钱,不得不出来为绿营和陈水扁消灾的说法是否正确。但是,绿色民运的理由:过去国民党专制时期,街头民主运动是正确的,现在宪政民主社会,街头运动就是错误的。还有曹长青等鼓吹的“反扁就是反民主”,这些理论,肯定是完全错误的。

   这些日子来,我和王希哲等先生对绿色民运的看法,表示了坚决的反对和批驳,表示了支持台湾人民反腐倒扁民主运动的立场。今天,魏京生基金会也发表魏京生先生的文章,公开支持台湾反腐民主运动。这段时期,严家其先生也一再向我们表示他坚决支持台湾反腐民主运动的态度,并且对我们能够公开表态,深表欣慰和支持。

   我们认为,政治民主以公民自由民主权利为本位。实行民主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自由和权利是民主的基础,没有自由的民主是假民主。用宪政民主来反对和否定公民自由民主权利,包括静坐和街头运动的民主权利,是荒谬的,是典型的专制主义。反扁就是反民主的说法,是极端专制主义的说法。合法合宪,倒扁有什么不可以?扁什么时候变成了民主的化身,变成“反扁就是反民主”?

   美国是很成熟的民主社会,但美国有大量的街头运动;美国有那么多人反布什,但没有一个人说他们是反民主。为什么台湾反对贪腐嫌疑重大的陈水扁,倒是反民主呢?把反对第一家庭和陈水扁的贪腐,说成反民主,只有中国大陆头脑里是根深蒂固的中共专制思想的所谓“异议人士”才想得出来。所谓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是正确的,反新领导新政府新社会就是错误的这种说法,完全是中共的说法,是中共的专制逻辑。这些所谓的“异议人士”,最多把中共的这种逻辑改头换面,变一下说法和用词,有时甚至连用词也不变。就冒充民主理论,搬出来反对台湾老百姓行使民主权利。

   事实上,扁硬着头皮挺得越久,绿营挺扁挺得越厉害,对绿营的伤害就越大。尤其是民进党主席游锡坤那样荒唐的言语,对绿营伤害更大。他甚至反对道德,说道德是封建的东西,这等于向全世界宣布民进党是一个没有道德的党。如果今后有人骂民进党没有道德。哪个民进党员能反驳这个说法?你要反驳,人家就说这是你们党主席宣布的,你这个党员说有道德有屁用!哪个民进党员一定要坚持说民进党有道德,那你就是承认民进党是封建的党。因此,如果仅仅从台湾泛蓝利益考虑,那就一定希望泛绿拼命挺扁,希望扁硬头皮拼命挺下去。游锡坤那样的讲法,讲得越多越好。当然也希望绿色民运,尤其是曹长青这样姚文元、张春桥式的的文痞和棍子,以极端语言拼命挺扁,游锡坤曹长青这样的人越多,对绿营伤害就越大。仅仅从蓝营利益出发,就一定不会让阿扁有体面下台,使绿营和阿扁有解套的机会,同时也一定不会让绿营有体面理由不再挺扁、使绿营有解套的机会。如果阿扁挺到2008年大选,让民进党完全为阿扁殉葬,蓝营就会得到最大的利益。所以绿色民运挺扁,表面上是帮绿营,实际上是害绿营。

   这次反腐民主运动是给台湾人民进一步学习、改进、完善和巩固民主制度的难得的机会,我们希望台湾人民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来学习、改进、完善和巩固台湾的宪政民主制度。我们希望参与反腐民主运动的台湾人,能够严格遵守台湾的宪法和法律,严格遵守和平非暴力原则,反对和杜绝一切非法和暴力行为。只要这次反腐民主运动在宪政民主的框架下进行和解决,那么,台湾的宪政民主制度,就将向前迈进一大步,得到完善和巩固,并且从此建立在坚固的、难以动摇的基础上。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徐水良

2006-9-6日

   一个社会,一个政党,不可避免地总会有少数腐败分子。问题在于社会和政党如何对待。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的不同,决不是民主社会没有腐败分子,专制社会有腐败分子。而是民主社会能够依靠民主机制,监督和遏制腐败,而专制社会往往难以监督和遏制腐败。某些情况下,例如目前中共控制下的专制社会的腐败,还是制度性腐败,也就是由制度制造出来,一定程度上得到制度保证的腐败。

   一个政党,如何对待腐败,是这个政党性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反动的政党,虽然口头上也许反对腐败,甚至做做样子抓几个腐败分子,但实际上,他们往往拼命保护产生腐败的社会制度,以各种不同形式放任甚至保护腐败分子。而进步的尤其是民主的政党,则普遍真心诚意地反对腐败制度和腐败分子。

   但是,历史上的先进政党,执政以后,如何对待内部必然产生的腐败分子,如何对待执政以后党内必然滋长的腐败现象。往往产生完全不同情况,有的保持进步理想,对党内腐败分子和腐败现象坚决划清界限,坚决打击,毫不手软,从而长期保持其清廉。但有的却迅速走向腐败,拼命掩盖和保护内部的腐败分子,这样的政党,在民主制度下,如不迅速改正,一般就会迅速分裂或瓦解。

   很不幸,台湾的民进党,在台湾的黑金制度腐蚀下,迅速变质,迅速变为后一类政党。

   民进党在如何对待第一家庭贪腐问题上的态度,让我们非常惊讶。因为如此明显的问题,至少是对如此明显的道德问题,也有法律问题,一个廉洁的党,决不会去护短,一定会迅速加以批评和惩处,而民进党却恰恰相反,不仅不批评惩处,相反却千方百计护短;不仅不是衷心感谢社会上帮助揭发该党党内腐败的人们,想反却施展浑身解数,千方百计加以攻击和打压,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民进党主席游锡坤竟然公开反对道德,说道德是封建的东西,竟然公开站到反道德的贪腐立场上。没有一个社会、国家和政党,敢于如此蔑视道德!西方民主国家,无论政府、议会和社会,都非常重视道德,政府、议会等许多部门,往往制定道德准则,设立道德委员会。他们不仅以法律来保证社会秩序,惩处犯法者,而且强调道德,以道德维护法律,并维护法律之外的其他社会秩序。政府,议会也往往以他们制定的道德戒律,惩处违反道德的成员,特别是惩处那些够不上法律处罚,但严重违反道德的人。

   人民选举自己的代表和政府官员,不是因为他们不违法,不违法对任何一个公民都是最基本的要求。人民选举他们,一是他们有承担其职责的高于一般水平的能力,二是他们有高于一般水平道德品质或道德权威,即所谓“德才兼备”。尤其是国家元首,总统,其道德水平、道德权威特别重要。一个没有道德权威、道德形象的人,不可能被民主社会的人民选为国家领导人。选为国家领导人后丧失了道德权威的,不仅无法做万民表率,而且很难履行其职责。在西方,一个政府成员,即使没有违法,或者够不上法律惩处,只要违反道德,失去政府成员应有的道德权威,一般人,或者多数人,往往都选择引咎辞职。很少有人一定硬要等到法律惩处才辞职。你看那些被揭发嫖妓的内阁成员或者高官,不够法律惩处,但他们几乎总是迅速辞职。其中有的不是嫖妓,只是婚外情,也往往辞职。总统丧失了道德权威,也往往选择辞职。当然更没有像陈水扁先生那样只讲法律,不讲道德,脸皮这么厚、甚至不要脸皮的。

   民进党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使我们大大地吃惊,根据这种情况评估,看来,在台湾黑金政治的腐蚀下,民进党腐化速度,应该远超过我们原来的估计。如果不是党内相当数量的要角也有同样的腐败问题,他们宁可让民进党为他们少数人的腐败殉葬,民进党应该不会整体上采取这种立场。

   事实上,这是每一个进步政党,执政后必然会遇到的问题。连我们一般人都早就考虑甚至论证这些问题,并且都有预见和对策。民进党有相当长的地方执政经验,又有这么多年全国执政经验,当然也应该有预见和对策。但他们却选择与历史要求的方向相反的对策和立场。因此,民进党对这类腐败问题的决策,决不会是偶然的随机的决策,应该是腐败势力形成系统后的必然决策。

   民进党的问题,必然会在未来大陆中国反对派队伍中重现,并且有可能比民进党更加严重得多。大陆中国海内外反对派处境恶劣,没有任何权力,他们没有在任何一个哪怕很小的单位或地方执过政,却已经开始有人腐败,有人贪污,盗窃,犯罪,撒谎,伪造证据,侵吞捐款,搞非法移民走私人口,有人索要性贿赂,让别人招待嫖妓,甚至把脸丢到台湾。中共以及中共在反对派队伍中强大的地下势力,也在对反对派队伍中的腐败现象推波助澜,中国大陆未来的类似问题,其严重性绝不容任何忽视。

   因此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研究民进党的问题,为解决未来中国大陆的类似问题,非常认真地预先做好准备,至少准备好必要的对策。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

   徐水良答国凯兄

   (思考台湾问题应排除专制思维)

   国凯兄多虑矣!台湾是民主社会,不可以像绿色极端分子和绿色民运那样用专制的习惯思维来思考。人民行使集会结社静坐游行等等自由民主权利,是民主社会的常态。不可以像绿色民运、绿色极端分子那样,对行使静坐游行等自由民主权利方寸大乱,拼命反对。

   这里关键的问题是,中共可以动用以党卫军军队为代表的武装力量以及其他专制势力对人民进行镇压。但台湾却不能。不管绿色极端分子和相反的亲共势力如何耍弄诡计,但要调动军队镇压,却非常不容易。阿扁没有调动军队镇压民主运动的能力。即使绿色极端分子和亲共极端势力合起来唱双簧制造暴乱,恐怕也不见得成功。更何况台北市的市政府和警察,掌握在比较理性的马英九先生手中。

   对于某些人制造暴乱的企图,有政府领导的警察力量来制止。当然这对台北和台湾中华民国政府,都是一次考验。虽然不可掉以轻心,但同时也是台湾人民和政府一次难得的学习民主的好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