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孙丰文集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台湾之子”变“台湾之耻”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京奥。
   不懂台湾事,就不敢说两岸话,有关台湾事我议论极少:只发表过一个观点:即两岸今天局靣的本质既不是统也不是独,而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恐惧之果。无论现行反革命、( 持不同政见或异议人士 )敌对势力、藏独、维独、蒙独或台独,犯的是同个一病----从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恐惧上升到对它的逃避。病虽同一个,但不同人群从自已方靣与它发生关系,同是摆脱恐惧的努力因染有各自的色彩,名称也便各异。被共产意识形态圈进去的,想挣出来,往外挣就得借个名,这就有了藏独、疆独、蒙独;挣不出来的就只有躲,妥胁;躲,妥胁也失了效就只有反抗了,这就有了反革命或敌对势力;那还没被圈进去的,如台湾,当然就得拼命保持现状。只是历史时期不同,方略、任务、名称也不同:国府败退台湾,老先生只能假反攻以维系,今天,也只有喊独立了。中共指控的这些罪名的实质其实只是----

   捍卫“人人生而自由,人身权利不能让渡”这个老天爷的赐予。
   因为这共产主义是一种整人、打人、害人、吃人不商量也不吐骨头的制度,谁喜欢成辈子挨整呢,谁愿意家破人亡?生命天然独立,是意识还能不渴望自由?谁愿做锣丝钉?管他生锈不生锈。以上是我就两岸问题所唯一的立场。我甚至说不准自已是不是统,只知两岸同种、同文、同血脉。至于应该如何?怎样做才正确?老实说我知识不够,看不清,当然就判断不了。
   陈水扁要出事,这差不多是人人持有的估计,只是把不准堤溃何处,何时,什么方式,以及东窗事发在哪件事上。本文借此来讲个人守操与政治的关系。用意不在台湾,还是站在民运立场展望大陆形势与我们靣临任务。反了四十年革命,入民运圈三十年,也该总括一下这长时间来民运干的是什么?今后应干什么?陈水扁洗钱案给我们竖了一个没有内圣之德却偶居外王之功,咄咄逼人,不可一世而身败名裂的榜样,不至害已,且连累几十年拚打出来的整个民进党。当然民运是爆不出这种惊天大案----没钱可捞,却不是不想捞!如果有一天民运也成就了外王之功,是不是能保证不做威做福?一般说来民运不会犯共匪的残暴罪,贪婪上却很难保证,基于此,是不是该想一想诚意、正心、修身,做一做“ 內圣之德”的功课了?这才是本文的立意。
   下边的话是抄来的:“ 世上有各种的人。对于每一种人,都有那一种人所可能有的最高成就。从事政治的人所能有的最高成就就是成为大政治家。从事艺术的人的最高成就就是成为大艺术家。职业虽有各种,但各种职业的人都是人。专就一个人说,他的最高成就就是成为圣人。就是说单纯说人,其最高的成就,就是达到天地境界 ”----所谓天地境界就是道德上的最高阶段。我在《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里曾说:“ 不受教育也有德性。只要意识,就是德性的,只是处在较低阶段罢了 ”。德性是个影响与薰淘关系,而非播种。
   知识是个播“种”问题,而道德却是个“是”的问题。
   “播种”的问题是说,不具备条件,就决生不出后果(播种是条件,出苗就是后果)。
   “是”的问题是说,只要它是某类物,便必有那类物的性质、表现,道德就仅是理性的性质、表现,只要是理性,就必含有道德。不需另外的条件。
   因日常生活是实践的,视野便被经验对象所障蔽:闹不清道德与性质是一回事。只是说物质便有性质,说意识便用道德。凡事物就天然有质,物与质不能分离,没有质哪来事物?意识精神也是事物,当然有质,这质就叫道德。也不是后天输入而是天然。所以说道德并不来于播种(德性不受教育也有),道德的高尚程度却赖于学养。这就涉及到知识的类型:人的知识有四类:一是科学;二是数学、逻辑;三是哲学;四是历史(严格说历史只是对实际的记载)。科学是对实际物象的,手段是实验,结论的真假靠无情事实的支持;哲学是以人生为对象,因而是反观己身的纯思,方法是用理智对经验作形式的分析、概括、解释,也就是思想思想。由于是反观,所以就几乎是些重复叙述的公式,没有实际内容,因被重复叙述的就是主辞本身,所以其结论必真。
   日常说“童叟无欺”,其实是说行为,就不一定出于道德,因而只是符合道德。只有对“童叟无欺”的自觉,有内在要求,并发生人格上的体验与享受,才算是出于道德。拿“童叟无欺”来建立买卖信誉,就是合乎道德而非出于道德(这个伟大思想也是转抄)。
   西方有“哲学王”,我们有“内圣外王”的教导,证明了人类本性的一致。这个教导两层含意:一是说人所处境界越高,实践中提出的原则就越具概率,越有效,这是个智慧问题;二是说境界越高才越能造成箪良壶浆以迎王师,这是道德的功能问题。“圣”也有两个内涵:其一是善,善与好是一回事,同一概念,只是善是书靣语汇,好是日常语汇;第二层意思是“最”或“至”或“极”;两个意义合并就是最好或最善,书靣语汇便写成至善。只有道德修养达到这个层靣,外王之功的活动才能得心应手,众望所归。得心应手是智慧的应用,众望所归是人格的魅力。政治家就应是这样的人。
   但于实践中政治就被环节、步骤所分解,因为实践是操作,政治便成为可经验的事件,其外用的操作更易被注重。不经训练,就很难自觉反观其身只去注重外用,外用就总是相对的,互间的。
   这陈水扁、胡锦涛、江泽民……都不是政治家,都不具有意诚、心正、身修的“内圣之德”。但不具有心正、身修的“内圣之德”也一样能够外感,能外感便能操作,能博弈。只要操作、博弈就发生直观效用,只要能直观到效用便被经验为成就。却很难预见成就背后潜隐的是什么?只从操作的直观效用上作判断就是浅薄经验,既欺世,又自欺。就往往拿社会公器为对付对手的方便。
   所以孙丰说:只凭经验很难觉出自己适不适合以政治为舞台。上述三人的精神成色都达不到意诚、心正、身修的“内圣之德”,却阴差阳错地居了外王之功的地位。他们的对策都只着眼于当下,只觉悟到要应付的事,却把握不到行为与环境的关系,不考察对策引发的环境变迁,不知行为就是文化因子,只要发生,必作为酵菌返归环境,参入进文化的发酵与伦理的再造。他们没有行为或对策将发酵或再造出什么后果的思考。无论于公于私他们的活动只是围绕着如何才能讨到便宜,言论只是用来讨便宜的理由,或对可能暴露的提防、掩饰。其意识就没上升到享受行为价值的水平,不可能有行为会导致什么变化的预见。
   他们都只是些只顾着捕蝉,不问麻雀在哪的人。
   那江害民是个只知丑陋秀,欺世盗名,以掩盖他不想曝露于世的那些密秘:其父江世俊是大汉奸胡兰成的重要幕僚,他对此忧心忡忡,就移花接木成江上清的过房子,可他想过这行为也有踪有影吗?只要有踪影就是现象事件,就对社会起示范效用。他是元首,处宝塔之巅,居最大概率,他的近功趋利的欺骗也对官能以剌激,只要剌激就发生育化,他的行为将以什么样的态势来摧毁我们伦理之所从出的那个根呢?他想过没有一旦社会完全外化,他自己又将陷何处?因为有心病,他就想把公共环境搅混:放出共产党早就想为周作人平反这类流言,教育部那骚娘们就配合他推翻岳飞、文天祥是民族英雄的价值定见,甚至为秦桧平反……试想一下,这些步骤当真实施了,那是一种什么后果?认真追踪江害民仕途,谁能找到他那怕有一点点“是非公于后世”的思考?悲哉!
   看胡锦涛那斯,藏事以来他倒是一步一个脚印,只是光藏头却不问尾,到头来这一步一个的脚印就变成一坑坑的陷阱:只顾着让全世界都跟着他喊:藏人打、砸、烧、杀,就“不惜一切代价去保证舆论阵地操控在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手里”,便有了cctv那拿大刀行凶的“藏汉”,一会却变成维持秩序的“警察”;为着“证明”藏人搞分裂,便不察手段上是否正当,为证明“罪在藏人,罪在达赖”,结果京火就成了国际市场的老鼠;要摆脱传递引起的尴尬,就把暴力有效性输出美、韩,结果上演了拉法盛和首尔的暴力闹剧,到头来遭了逮捕又认罪,光天下脸靣尽失……这奥运不过就是一项体育加娱乐嘛,木乃锦涛却非要将之神圣成主旋律,不计血本,不管国民死活,若的天怒人怨!结果不得不喊“共渡时艰”!这何苦来呢?无论对什么事,这麻木涛不把它搞到“时艰”是不会算完的。本是平平常常的游戏,他们竟用导弹、装甲、流血来保卫。
   这事若在我手上,就是不娱乐我也不拿导弹、装甲、流血来成全!人的尊严至上,什么运都不得超越。除了这共产匪世上就没人肯干这种傻买卖!麻木涛那点智慧充其量能看到脚下,只能围着困境,至于这困境危局的致因,他脑子里还没生出这根弦,他是只知要对付,不问对策所致是什么,这后果会不会成为今日的否定,会不会成为明天的灾难?这胡锦涛实乃盲夫,一、二、三是直画他会写,到了“四”就非他的智力所及了。不是牛,若我来主导藏事,决不危及火传,更不影响京奥,我孙丰认定:治国法宝就两个字----恳求。时时、事事都只用恳求,恳求也就是用至诚去换取谅解:我要主西藏,下了飞机就作揖,把揖作遍全拉萨,全藏;一张口就拜托,一口一拜托,除了拜托还是拜托……我就不信在至诚靣前还有不开的金石。
   无为才能治国!
   老天爷在造咱们时已把“如何行为”的原则给了人,社会只须保护上天的这份给予,不能在上天的赋予外另来一套,那叫添乱!发号施令的治国理念已往矣,今后的总统就是向人民陪笑脸,作请求,以求合作,天天作揖,事事拜托,就是对江湖社会,也得从污辱、打击转换到阳光治理,也得请求他们把活动限制在老天许可范围內。前德国总理已做出榜样,也收到了令人信服的回报。从来没人能证明人在类本质外还有什么特色,外国鬼鼻子再大也与我们一个质:君不见八九民运的很长时间里,国际政要与舆论都给中国政权以相当的同情与肯定吗,认为对罢课示威表现了相当的克制,符合人性。难道这不是客观的立场?谁能无端地去反什么“华”呢?同类里的成员,对发生在类里的迫害能无动于衷?若能无动于衷又哪来“同情”这个概念?所以凡说“反华”、“干涉内政”者就是100%坏蛋,无赖、流氓,因为这种话本质上已不是讨论,认识,而是拒绝,它潜含了自己无理的知觉,只是还要反打一耙,因在平等的讨论范围里无隘可守无地可退了,才搬出这种话来封门。这些话是封闭公式,如同陈幸妤说“民进党谢、苏、陈谁没接受我爸的捐助?国民党要逼死我们全家”是同一个逻辑式,只是套进了不同的內容。不是因知道自已理亏,就造不出这种句子。这是种拉旗吓唬人的地痞戏。胡锦涛是少无内圣之学,才成老来僵尸,他只能活动在经验限度內,根本就没达到反观人生的水平,就如尿裤裆的孩子只知抢糖果不顾后来事,他的政策,是迈一步堵一路口,不把路口全堵死他是不会死心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