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辛亦耕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辛亦耕文集]->[小议“悔改观”的碰撞]
辛亦耕文集
·第二章 剖析“三自”刻不容缓
·第三章 “三自”的头不是基督
·第四章 “三自”的信仰实质——不信派
·第五章 教会绝不能与“三自”联合
·附录一:三自错在哪里?
·附录二:我们为什么要退学?——金陵协和神学院三位同学的声明
·附录三:我们为什么拒绝在晚会上唱社会歌曲?
·附录四:一位神学院讲师为何被开除?
·后记
·信仰,和谐社会的定锤音!
·撒玛利亚的歌
·新年,新时代——新春感恩
·又是一个爱的季节——情人节有感
·对儿童教育与主日学的平衡看法——给家长的几个忠告
·他使人夜间歌唱
·独家春晚,终须改革――中央电视台就是一个餐馆 (转贴)
·掉进“酱缸”的丁光训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一)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二)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三)
·附录1 :中国共产党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
·附录2:江泽民总书记关于宗教工作的“四句话”
·附录3:其他宗教法规参考书目
·附录4: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四)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五)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六)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七)
·从“醋”谈起
·今天,我有话要说
·在美学英语,不能一口吸尽西江水
·开车上路
·除草记
·我的心因1000名频死童工而成为“战场”
·学院的信箱
·San Francisco,“故地重游”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八)
·教会,中产阶级俱乐部?
·“反革命”,好难
·千里重洋慰“北神”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九)
·荣誉荆棘路——有法有天,方见蓝天(十)
·你的教会在“瑜伽”吗?——从基督教诗歌应该学效瑜伽音乐谈起
·我在美国租房子的故事
·2008北京奥运会,要我为你作什么?(之一)
·2008北京奥运会,要我为你作什么?(之二)
·团聚之刻,亦梦亦幻
·后生可畏……
·2008北京奥运会,要我为你作什么?(之三)
·宝宝的安全带情结
·这是感恩的时节
·2008北京奥运会,要我为你作什么?(之四)
·愧对于小宝宝的提问
·餐桌谈话录
·韩国23位人质,牵动的不仅仅是人心
·韩国人质事件是政治事件?抑或宗教事件?
·塔利班获得杀害女性人质的新筹码
·韩国人到底在反什么?——从人质事件谈起
·截然不同的美国人
·我的摄影师——小宝宝
·把复杂的心理学简单化
·一首用热泪来唱的乐歌
·你说婚姻美不美
·博客不好写
·徒步的艰难
·汽车
·初涉希伯来文(Hebrew)
·罗马的手,祸福相间
·初期教会的英勇三百年
·对蔡卓华案的琐碎思考——兼问候出狱后的蔡卓华弟兄等人!
·中文翻译惹的气
·“大公”的终结
·喜欢freeway上的local生涯
·沉痛悼念卢莉姊妹安息主怀
·我和民工有个约——温州市城郊教会民工福音的回顾、评估与前瞻
·回忆在温州时的情人节
·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浅析
·“徘徊”在美国和中国之间
·一日望一月
·我在美国读神学——谈谈读神学的点滴感想
·也谈“三自爱国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
·为震灾而哀哭,愿主爱如江河——为灾难中的中国祷告
·弟兄,您终于出发啦!
·我曾经为减少讲道次数而兴奋
·小议“悔改观”的碰撞
·诗篇121篇研究
·中秋夜、警察情
·小议“结石娃娃”事件
·准强:亲历1291次列车绑死民工事件(转)
·奶奶去世
·唐人街,我心中的郁闷!
·圣餐礼程序设计
·以赛亚书9:6研究
·西风东渐——圣诞节对现代中国的意义
·我对传福音(宣教)的一点体会
·加州8号反对同性恋提案路在何方?
·小区内的印度人和购物车
·“平凡者”的“伟绩”
·太平天国与义和团运动对今天教会的影响哪一个比较大?
·从历史、国情、社会与神学看堕胎伦理
·对《马可福音》结尾处异文的探讨和处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议“悔改观”的碰撞

   文/舍禾
   
    假如一个人需要悔改,似乎表明了他正经历了某种程度的错误。因此,“悔改”常被认为是低贱和无能的表现。但对于基督徒而言,悔改成了信仰生活的“出路”。借用犹太拉比的话来说,那就是“悔改与人的生命是一样长久的。”
    基于本文篇幅的原因,笔者从三个角度简述之。
   

   一、圣俗二元论与律法主义“围攻”下的“过度悔改”
    独特的属灵观以及圣俗二元论对大陆教会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力。万事非圣即俗,非俗即圣。比如传福音是圣的,在厨房做菜就是俗的。而由俗引申出俗事是不荣耀神的,甚至是犯罪的,因此,需要悔改。
    小时候,我不会下任何的棋,也不能看电视。因为传道人教导我们,下棋就是犯罪,看电视就是抓“狐狸的小尾巴”。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用纸板自行制作了一幅动物棋子,与同学在午间的时候玩玩。可是,到了主日,主日学的老师让我们认自己的罪,最后,我供出了我的棋子,流泪懊悔,并决志不再犯罪。另外,为不看电视而立志了不知多少次。不但如此,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接受了不少的“不可”。比如,不可吃狗肉,不可看四大古典小说等。
    长大之后,我对少年的这段经历仍然记忆犹新。虽然,当时有着马丁路德式绝望的悔改,也的确做到了处处悔改,但内心却难以释怀。正如马丁路德所言:“我是个好修士,严守我的会规,以致如果有一个修士可以因着修道操练而进入天国的话,我就是那个修士了。”
    但是,路德却无法因此得到心灵的安稳。他继续写道:
    “但我的良心却不会给我肯定,我时常怀疑并说‘你所作的并不完善。你的懊悔不够。你在认罪中遗漏了那事。’”
    这段话,正体现了路德心中极度的恐惧与挣扎,因为,“上帝的义”的神学成了路德的威胁。而对我来说,我的少年就这样活在追求圣洁生活的挣扎之中。
   
   二、忏悔意识失落与共产政权影响下的“不够悔改”
    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极端的表现。
    从宏观角度而言,这个民族缺乏忏悔的意识。在中国没有出现像奥古斯丁这样震撼人心的《忏悔录》。奥古斯丁的忏悔是露骨的,在表达上是“一丝不挂”的;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它是胸襟坦荡的。尽管,巴金的《随想录》和远志明的《神州忏悔录》,在一定的层面上流露了时代的忏悔精神,但他们仍然不够到位,不够敞开……
    不过,庄祖鲲博士认为,今天的中国文坛已经由“承”到“转”,在文化更新的“启、承、转、合”四个阶段处于中间阶段。文学上出现的丝丝地忏悔精神正体现了这一点。然而,就像有人阐释高行健的《一个人的圣经》与《灵山》那样,中国人的忏悔仅仅停留在“上帝缺席之后的自疑与自我拷问”之上。因此,笔者期盼“有上帝为参照系”的忏悔能在中国兴起,那将是另一个奥古斯丁时代的到来!
    可惜的是,“悔改”一词同样地被许多基督徒赋予了全新的定义,就如同罪被赋予极其宽容地界定一般。很多教会并不视堕胎、离婚、同性恋为有罪。所谓的罪,也只不过是一种软弱,一种失误,因而,不必常常悔改。
    难道教会的“悔改观”仍然摔不掉中国文坛的“黑影”?
    这问题真让人揪心。
   
   三、基于圣经真理与个人诚心归正结合下的“真正悔改”
    “忏悔”两字原指佛教的仪式。佛教制度规定,出家人每半月集合举行诵戒,给犯戒者以说过悔改的机会。当然,至于能否达成目的,该当别论。作为基督徒,悔改不仅是半个月一次,乃是时时刻刻的,而且是一生之久的。马丁路德在他的《九十五条论纲》的第一条中指出,“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应当悔改’时,他的意愿是要信徒的一生是个不断悔改的人生。”
   其实,圣经早就为悔改做了全面的阐述,单单新约,提到“悔改”就不下七十次;而在旧约中,提到假悔改的反面例子也不少。
    耶稣曾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5)可见,不悔改的后果是绝对严重的!
    在一个比喻中,耶稣这样描写关于悔改的信息:“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路15:7)可见,悔改不仅使自己免受“灭亡的结果”,更能使神得到莫大的欢喜!
    什么是真心悔改呢?
    远志明在《神州忏悔录》中开篇就指出:“中国,这块称作神州的土地,离开神已经很久了。” 悔改,就是需要有这种刨根究底的精神。悔改,不仅仅是在心里感到内疚和抱歉,也不仅仅是在情绪上产生了波动,以至痛苦流涕;悔改,乃是在理性、情感,和意志上共同的转回。悔改,乃是“转过头来,朝新的方向走去。它是出于对上帝单纯、迫切的敬畏,也包含了治死自己的肉体和旧人,并在圣灵里作新人。”
    奥古斯丁正实践这一悔改的真意:
    “我愿回忆我过去的污秽和我灵魂的纵情肉欲,并非因为我流连以往,而是为了爱你,我的天父……”
   
    今天,你悔改了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