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文集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作者说明:本文根据网友“我比你傻”的文章《被嫖篇》改写而成,纯属游戏笔墨。曾以“竹园荒田”的网名发表于常熟福地网站上。文后附“我比你傻”的原作。
   陆文:我嫖篇(仿作)

    本人业务员,一年到头为单不得歇。有单还不作数,货款到账,老板才展龙颜,非此天天包公脸。
    有一单子,三五万的余账,要了半年多,心急如焚无计使,老板见我次次提起,还在会上做反面教材。害我食宿不宁,性欲不振,见老婆退避三舍。对方一直说没钱没钱。在座的若也是业务同行,想必此苦是知的。且老板心毒,早早发令三个月后的余账,按银行贷款计利息……呜呜,本人千把元的工资,叫我如何应付呵!
    发车备金前往那单位,做背水一战。对方客户乃一女(书记),集体经营。抵及,下车奔其办公处。人不在。通电云在外,得晚归。心里那个火,可只得苦笑。言其来意,等见面。说:得晚上。为省钱计,只能请司机归。(公司政策出车司机食宿补助及路程都由随单之业务员统包)。
    先前也知生意场之规矩。饭总得吃,所以闲时已在其市逛了一圈,找了一不大不小的饭庄做伏笔。
    六点半得见。书记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肤色白白的,眼镜后面的眼乌珠亦涂了油似的闪闪发光。初次见面寒暄一番,不提正事。问其,答也是没吃晚饭,只能顺其意说一起吃吧。乘书记红色别克车入市(估计生意红火,否则何来别克)。说有一家什么路上的前次吃过还不错,想再去看看(其实今日早早打听好多少规格酒水费用以量口袋银子)。
    停车上楼,点菜入席。因就座两人,平时说真的交往不多,有点冷场。但后来酒精的加入让气氛活跃了好多。书记也喝酒,且喜喝红酒,还飞扬头发一口干。估计因酒楼有代驾业务,而让她放松吃酒。聊东聊西,不敢贸然进入正题。本人亦不敢多喝,一是自知今天来是装孙子的。二是也知自已和她级别远不是一个档次。因此只是挑一些溢美之词以尽其兴,并频频举杯。本想借酒兴提起余账之事,没想书记一票否决说今天谁也不准提工作的事。提则她要生气!!
    工作不能说,那我来干什么!?真是苦恼的事!只能说喝酒呀,以及自已生活的一些琐事,说家庭说父母妻儿吧。说着说着,想起欠账不归,看老板脸色,竟有点凄然。
    书记突问起本人,在外有无情人之类的,说时撩了撩头发,轻掩嘴唇作害羞状。本人一激,答云:没才没样没钱,有个老婆足矣,情人更是天涯路远了!不瞒你说,为生意焦头烂额,日思夜想,不知此事有何乐趣,已旷工十六天了。书记哈哈笑着,并颠倒吟了句唐诗: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只得强颜欢笑,举杯说,对个对个。酒局持续有一小时,书记红光满面,话语越发露骨多情,着实有点野豁。我怦怦然,想接嘴,跟她七否搭八。只因公务在身,才不得不放弃这一贼念。后我借上厕所时卖单。酒楼老板告之此处书记签单,何劳客人付账。真不知是喜是福。
    因工作酒,怕酒多失言,举止失礼,一直拘谨。书记倒酒量惊人,有一瓶多红酒吧。出门对早已候门代驾的一司机说红枫宾馆。我随车护送,也不知车子晃荡,还是她酒喝多了,双方老是无法保持距离。到了。上楼。一看,我操。事后知是准四星的。(本来是三星,现在装修申报四星),我搞的有点为难。本是我该掏钱的,可这种地方没来过,担心花不起这钱。心里又为事没办妥冷了一半。她让我一起上去坐坐。我又惊又喜,不知为何有此待遇。
    上电梯,和她两人站着,我清晰闻到淡淡的幽香,且斜眼看到她的隆胸,她的两只眼睛也着了火似的。我看着她,有点走神,不由舔了舔嘴唇。她身体站得笔直。套衫,白裤,提一包,与衣服相配也是白色。除了眉毛,没有化妆。脸上稍有点色斑,却不明显。我俩都没说话,心却乱跳。
    服务员开了房。书记请我一起入室坐坐。入内,开灯,灯色朦胧,有点粉红色的暧昧。书记说了声,酒喝多了,就扔包一躺上床,没了动静。倒把我搞糊涂了,究竟书记希望我把她当作下酒菜?还是我应该依旧把她当书记?我盯着她被酒精烧红的脸,搓了搓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脸也跟着红起来了。想给她脱鞋、盖条薄被,又怕惊了她的梦,骂我一声流氓。有十分钟。我鼓起勇气上前,轻声:书记,书记,哀求似的,过后,一边叫书记,一边大着胆拍她的肩胛。突然,书记起身一把搂住了我……哎,唇干舌燥,脑子一片空白,下面的玩艺却有了反应。我装作站立不住,哎哟,顺势扑到了她身上。书记星眼朦胧,任凭我摘掉了她的金丝边眼镜,并马上闭上了眼。我脱掉她的高跟鞋,把她的眼镜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一把拥过她,堵上她的嘴……隔了一会,就扯了她的──裤子。书记起先忸忸怩怩,左避右躲,好像知道党员不该接受这样的礼物,后来经不住撩拨,就抬了抬屁股,摆正了姿势,接受了我的贿赂。隔了一会,就放肆得像水蛇那样扭动起来,嘴里还放出了嗯嗯唔唔的声音。书记有四十多吧,不是很好看,也不是难看的女人,在她的办公桌上我看过她一张艺术照,看不出脸上的斑,背着阳光也有些青春的样子。
    有十分钟吧,不,二十分钟,不,连拥抱接吻的前戏估计有三刻钟。事毕,我趴在她身上。书记喘着气,捧着我的脑壳,说,年轻人真是好哑。又隔了一阵子说,那些钱这两天还你的!我说,今天不谈工作,只谈爱情,你给我的,今世怎么还得清哑!
    当时我想,这么做,起先出于冲动,倒并不是想吃豆腐,谁想到结果她给了我还钱的诺言。这种既得了人家的身子,又讨还了自己的钱财,这种福分真是前世修得哑。我眼睛有些湿润,不由得又拥抱了她。
    三天后收到了欠款。老板换了副面孔,朝我竖起老拇指。有好一阵子,我没勇气跟书记联系,她也没给我电话,再过了一阵子,因其城市的别一同行单位的生意,我说起书记那单位的事,对方电话里随口说好象不在了吧,说是去了东北某级干线工程处了,她男人是那儿的地级干部哑。放下电话有点惊讶,有点留恋,但更没勇气打电话了,随后我不做遐想了。
   这是三年前的事,也没有再做成她原先主管单位的一笔生意。她那个号我从没打过,尽管我一直想打,一直记住这个号。我认为,人不管做过什么,结果都会老去或死亡。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比如享受爱情,或者嫖人家,或者人家嫖你,都只是观念和点缀而已,或者说生命的闪光而已,就像云飘过天空一般自然平实无由!
   江苏/陆文
   2008、6、
   我比你傻:被嫖篇
    本人业务员。一年到头为单不得歇。有单了还不做数。货款到账老板才展龙颜。。非此天天就是包公脸。
    有一单子。三五万的余账。要了半年多。心急如焚无计使,老板见我次次提起。还在会上做反面教材。害我食宿不安,对方一直说没钱没钱。在座的若也是业务同行想必此苦是知的。且老板心毒。早早发令三个月后的余账按银行贷款计利息。。呜呜。本人千把元的工资。真是杀人头点地的凶狠!
    就日发车备金前往那单位。做背水一战。对方客户仍一女(书记),集体经营。抵及。下车奔其办公处。人不在。通电云在外。得晚归。心里那个火。可只得苦笑言其来意等见面。对云:得晚上。为省钱计,只能令司机归。(公司政策出车司机食宿补助及路程都由随单之业务员统包)。
    先前也知生意场上之规矩。饭总得吃,所以在等客来闲时已在其市逛了一圈。找了一不大不小的饭庄做伏笔。
    终于六点半得见。先寒暄一番。不提正事。问其答也是没吃晚饭。我就只能顺其意说一起吃吧。乘书记车入市。只得说有一家什么路什么路上的前次吃过还不错,想再去看看(其实早早今日打听好多少规格酒水费用以量口袋银子)。停车上楼。点菜入席。因只是两人。平时说真的交往不多。有点冷场。但后酒精的加入让气氛活跃了好多。书记也喝酒。因这家酒楼有代驾业务。聊东聊西的。本人不敢多喝。一是自知今天来是装孙子的。二是也知自已和她级别不够。只是挑一些溢美之词以尽其兴。本想借酒兴提起余账之事。没想书记一票否决说今天谁也不准提工作的事。提则她要生气!!工作不能说,那我来干什么!。真是苦恼的事只能说喝酒哑,自已生活的一些琐事。说家庭说父母妻儿吧。。说着说着。。书记突问起本人。在外有无情人之类的。本人一激。答云:没才没样没钱。有个老婆已是足矣。情人更是天涯路远了!书记哈哈笑着。酒局有持续有一小时。后我借上厕所时外卖单。酒楼老板告之此处书记签单的。真不知是喜是福。
    因这是工作酒。怕酒多失言。书记倒是酒量惊人。有一瓶红酒多吧。出门对早已候门代驾的一司机说某某宾馆。我随车护送。到了。上楼。一看。我操。事后知是准四星的。(本来是三星,现在装修申报四星),我搞的有点为难。本是我该掏钱的。可这种地方就没来过。花不起这钱。心里又为事没办妥冷了一半。没个头绪。只能冷候着。后她让我一起上去坐坐。我又惊又怕。上电梯。和她两人站着。我看着她。身体站的笔直。套衫。下面白裤。提一包。与衣服相配也是白色。除了眉毛没有化妆。脸上稍有点色斑不明显。大家都没说话。服务员开了房//书记请我一起入室坐坐。入内。开了灯,灯色朦胧。有点暧昧。书记说了声。酒喝多了。就扔包一躺上床。没了动静。倒把我给凉一边了。心里那个荒哑。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又怕惊了她的梦。有个十分钟。我鼓起勇气上前。轻声:书记。书记。还没说完我要走了。书记就一把楼了我。。真是。哎。脑子里早早有这种情面的描绘。可真的一下子出现。又显的别扭和生硬。那时我可以把她的手推开。也可以顺着她的手抚身入戏。可偏偏却是僵住了,书记睁开眼。眯着看着我:说不要见怪。酒喝多了。。你走吧。那时我才醒过神来。心里一阵强烈的无名暴躁。一把拥过她。堵上她的嘴。扯了她的裤子。就猛的进入她身体。书记有四十多吧。不是很好看。也不是难看的女人,在她的办公桌上我有看过她一张艺术照。很不出脸上的斑。背着阳光也有些青春的样子。
    有十分钟吧。事毕。我趴在她身上。书记踹着气说。年轻真是好哑。又隔了一阵子说。。那些钱这两天还你的!!
    当时我心想着。我那样做。不就是为了让她还我钱吗?可真现在她说出来了。我又觉得沮丧。起身。。进卫生间。猛喝了一泡凉水。擦冼了一下出来向其说我走了。
    三天后。我收到了要的款子。有好一阵子吧。我没再与书记联系。她也没给我电话。。再过了一阵子。因其城市的别一同行单位的生意。偶说起书记那单位的事。。对方随口说好象不在了吧。。说是去了东北某一级干线工程处了。放下电话有点惊讶。但随后我不做猜想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