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菲丽丝,你问我奥运会开幕式的看法。不瞒你说,看了运动员入场前的部分,谈看法或许没什么资格,只好谈谈印象。还要说一声,由于夜郎朝廷没有落实荷蟹,奥运会前大赦天下,释放全国异议人士,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五位笔友,还抓了黄琦、杜导斌,我是带了情绪看奥运会的。
    谈开幕式,不能不谈开幕式导演张艺谋。凭心说,张先生费了一番苦心。他以富有创意的打开画卷的形式开始表演,自始至终宏观展现了夜郎的几大发明,还有丝绸之路,以及夜郎瓷器……尽管这些内容跟体育不搭界,显然渗有夜郎自恋的成份,但花了这么多钱,请人吃了饭,客随主便,估计外宾不会有意见。再者,张艺谋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不登大雅之堂的东东,比如搓麻将、斗地主、人相食、拖辫子、裹小脚、割喉管,以及三呼万岁,和义和团的刀枪不入……张先生都识相地回避了。值得一提的是,繁忙之际,他仍不忘贩卖朝廷的私货,让一个红衣女孩唱起了催眠的歌。
    他轻车熟路地耍弄红色的钟爱,现代科技的东西也玩得比较顺手。“声光电”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焰火五花八门十分绚丽,许多焰火的形状及设计的高度超出我的想象。几个身段灵活的黑衣人,还能以翻跟斗竖蜻蜓的方式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尽管有一记败笔,圆圈跟阿Q一样画得不那么圆。金无足赤,这个也不要吹毛求疵多计较了。

    有一瞬间,我昏头昏脑的,分不清白天黑夜、人间天上。要不是拆迁户的哭泣、汶川鬼魂的呼冤,和异教徒的哀号,在我耳边回响,我算是感受到了何谓太平盛世。
    开幕式的舞台不止于鸟巢,且扩张到整个京都。让人感觉张先生不仅是艺术大腕,还是一言九鼎的帝王,至少今夜京城是他呼风唤雨的地盘。灯火灿烂,群情激扬,鸟巢固如金汤,巡警保安成为它的保镖与家丁,装甲导弹成为它的盔衣与长矛,连远方来的风雨都退避三舍。
    张艺谋晓得夜郎劳力不值钱和就业的艰难,征用了秦始皇修长城、随炀帝开凿大运河那么多的劳力,让他们成为舞台上的物件与龙套。几千个儒生为“论语”喃喃自语,几千个大汉不知敲击什么东西,几千个白衣拳师慢吞吞地画符捉鬼。时迁、展昭、宇航员也被征用,舞台上空腾云驾雾,连体操老将李宁也高空作业,为羊角似的烽火台点火敬烟……此外,张艺谋还能揣摩元首的嗜好,对那个“和”字花了一番功夫。
    兵马俑,那些灰头土脸的秦始皇的殉葬品,为了吉利,这次张艺谋忍痛割爱。不仅拒绝了兵马俑,还拒绝了殉葬品──“福娃”。不过,有网友认为,福娃没有暂住证准入证,才不让进燕京城的。自从出现了五个福娃,不知怎的,夜郎一直不太平。一会儿山东火车相撞,一会儿西藏出事,一会儿四川地震,一会儿圣火围阻,网民还在为最后一个福娃担忧,就是那条“中华鲟”,生怕跟鱼水相关的三峡大坝出啥意外。说句题外话,元首不参加大坝竣工典礼,不为它剪彩是准确的,戆大才去为别人的愚蠢和回扣掮末梢。
    说起开幕式,应该提一下坐在看台上的脚色。坦白说,我没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民工,也没看见一个憔悴无光的工农,只看见一些摇着折扇的权贵与富豪,个个大腹便便脑满肠肥。坐在主席台上的几位权贵,说实在的,他们的表情让人意外。按理奥运会开幕是件高兴的事,应该兴高采烈、眉飞色舞才是。可他们的表情,虽不能说泥塑木雕,也差不了多少。一脸沉重,或者说呆板,或者说严肃,犹如谁欠了他们的债。有的既不像哭,也不像笑,也不知准备吃丧酒还是吃喜酒;有的心事重重,好像担心东窗事发身陷牢狱;有的神态暧昧,仿佛等待谁出洋相。看上去个个有心事,担心有啥不测,鸟巢有个三长两短。当然,也有可能担心触犯百姓的情绪,才被迫克制自己的忘乎所以。
    擅长哭的宰相,表情也不知如何摆放。哭吧,开奥运会,又不是火车出轨、汶川地震,国情还未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地步。笑吧,担心输得一塌糊涂的股民有看法。工人下岗、农民失地,拆迁户没房子住,穷孩缴不出学费……百姓挣扎在生存线上,你说,叫一国宰相怎么笑得出呢?
   
   江苏/陆文
   2008、8、13
   电子信箱:luwensm@vip.sina.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