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刘晓波文选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来源:开放杂志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7月21日云南昆明市发生公交车被放炸弹连环爆炸事件,2死14伤。

   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中共的资讯封锁越来越漏洞百出,当局能够官控报刊、电视和电台,却无法完全控制网路。所以,每有突发事件和大规模官民冲突的发生,总是由网路提供最早的资讯,这让中共政权很不适应,穷於应对的之际,免不了频频出丑。从SARS危机中卫生部到“虎照门”中的陕西官权,真可谓丑态百出。

   这些丑态,既让中共的公信力大幅度流失,也为网路民间提供“黑色幽默”的笑料,网民把这些丑态编成新的成语,比如“正龙拍虎”、“打酱油”、“俯卧撑”、“秋雨含泪”、“兆山慕鬼”等等。

   许多网路谣言事后证明是真的

   中共应对突发事件的进退失据的醒目丑态之一,就是不把主要精力用於改善陈旧的意识形态体制,而是把很多精力是用於应对网路资讯中的“谣言”,许多被意识形态衙门宣佈为“谣言”的网路资讯,事后被证明为恰恰是真实的。即便那些不实的网路传言,的确可归於“谣言”之列,但由於官方闢谣大都用谎言来抨击谣言,也没有几个人相信。就拿最近接连发生两起大事件来说,也都是网路版本抢先而官方版本滞后,闢谣再次成为官权的“专利”。

   “瓮安民变”爆发,最早出现的网路版本是女中学生李淑芬被奸杀,“凶嫌”被释放有权力背景;事情闹大后,贵州官方不得不出面发佈“闢谣”:女生是溺水自杀,而不是网路传言的“奸杀”,更没有当地官权的背景。

   “杨佳暴力袭警案”突发,最早出现的又是网路版本,称杨佳无辜遭到上海警方的虐待,甚至被殴打至丧失生育能力。上海官方随后出面闢谣,称上海员警并没有虐待和殴打杨佳,更没有打坏他的生殖器。与此同时,上海警方还宣佈抓到了造谣的苏州男子郏啸寅,据郏交代,闸北袭警案发生后,他为了扩大其在网路上的影响,编造了上述故事。

   最可笑的是,官方每次闢谣,即便能够攻破谣言,但并不能让公众相信官方资讯的真实性,因为官方的闢谣总是破绽百出。贵州官方的闢谣已经沦为网民的笑料,“全民俯卧撑”成为时下最流行的网路用语。上海官方关於杨佳袭警动机的解释,漏洞百出,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也就无法说服网路民意改变对杨佳的同情和敬佩。

   谣言的产生应归咎於官方讯息封锁

   在今日中国,即便民间相信的网路传言有“谣言”的成份,其主要责任也不在民众,而在中共的资讯垄断和言论管制。

   首先,新闻讲究及时,特别是重大新闻的第一是时间发佈,既关系到媒体的竞争力,也是媒体的社会职责所在。敏感资讯传播的规律之一是抢先者胜。当一个具有爆炸性公共事件发生后,无论通过何种管道,最先向社会发佈的相关资讯都会传播最广。而在中国,独裁体制本能地倾向於隐瞒和封锁不利於自己的资讯。当民众无法从官方管道获得及时而准确的资讯之时,网路就成为民众获取资讯的唯一管道。与此同时,独裁体制也决定了官方的资讯供给的虚假和滞后。新闻管制随着网路的日益普及,已经基本失效。所以,几乎每一次大型公共事件爆发,都是网路资讯在前,官方出面闢谣和追查造谣者在后。

   其次,独裁体制一向“以民为敌”,特别是对官民冲突事件的解释,官方的说词永远是“一小撮别有用心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永远是“刁民”、“暴徒”或“不法分子”在寻衅滋事。这样的官权逻辑在民众普遍愚昧的毛泽东时代还管用,但在民权意识已经觉醒的互联网时代就不管用了。今日中国,民意与官权之间的严重分裂,带来了政府及官僚们的权威性、公信力和凝聚力急遽下降,也就是说,独裁制度及其官僚阶层的“以民为敌”,必然造就民间的“以官为仇”的普遍逆反心理,无论官方说什么,民间的反应也基本是“官逼民反”,政府说的都不可信,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第三,就某一特定的突发官民冲突事件而言,网路传言也许不是真相,甚至有些网路资讯是故意造谣,但这些捷足先登的网路版本大都符合绝大多数民众的“经验真相”或“心理真相”。或从亲历中或从耳闻目睹中,国人的意识里已经逐渐积累出官民冲突的实质真相是官逼民反。也积累出官方新闻发佈的基本判断是官话不可信。有了这种基本判断,那些故意虚构的传言,大都用“官逼民反”框架来讲官民冲突的故事。所以,无论在众多官民冲突事件之间有多少细节上的差别,也无论网路民间版本里有多少谣传的成分,民间舆论的基本立场都是“官逼民反”,民众的信任更倾向於非官方管道的资讯。在此意义上,网路传言甚至比事件真相更具传播力和动员力。

   网路讯息对官方造成冲击和压力

   在当下中国的言论环境下,每有不利於独裁官权的重大公共事件发生,传统媒体的隐瞒为网路提供了捷足先登的机会,及时地把相关资讯传达给公众,对官方产生某种压力,发挥着逼迫官方出面表态的重要作用。近年来一系列重大公共事件的传播和形成舆论的过程,都是网路民间版本先於官方版本,而只要民间版本引发出巨大的社会舆论效应,不管这个民间版本的准确性如何,但起码可以起到逼出官方版本的作用。而官方版本出现,不管真实与否,公众才可能据此作出进一步的追问,网路舆论的监督效应也才能继续发挥。不久前发生的甕安民变和上海袭警案都是如此。如果没有网路版本的巨大传播力和网路舆论的形成,中共官方大概就会用保持沉默的方式继续隐瞒,让具有爆炸性的公共事件消失於无声无息之中。

   中共官权总是指责网路谣言的负面作用,官方新闻发言人总是委屈控诉谣言之害,中共的《刑法》、《互联网新闻资讯服务管理规定》(国新办和资讯产业部)和《关於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全国人大)等法律法规中都列有惩罚“谣言”的条款。中共意识形态衙门及喉舌经常号召“杜绝谣言,净化网路”,在搜索引擎“百度”输入“杜绝谣言”,条目高达119000条。但无论是严刑峻法还是网路自律规范,无论是思想教育还是舆论攻势,都无法遏制网路谣言的蔓延。

   谣言止於真相,真相有赖於公开。而独裁官权害怕真相和封锁真相,制造了一个没有新闻与言论自由的国家,中华民族受资讯管制之害久矣,中国人受封口制度之害深矣。与独裁政权的资讯垄断和言论操控之害相比,官权所受的谣言之害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新闻管制已经祸害了中国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独裁政权也就必须承受网路时代的谣言之害。甚至可以说,中共各级官权受谣言之害,活该!

   凡是新闻无自由的国家,必定是谣言四起且屡禁不止的国家。今日中国当权者如若不想再受谣言之害,首先要开放媒体和言论,不再用封口危害全社会和践踏人权。

   不是民间喜欢造谣或信谣,而是新闻垄断体制给了谣言以丰厚的孕育土壤和巨大的传播空间。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二○○八年七月十八日於北京家中

   原载《开放》2008年8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