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刘晓波文选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官权的暴力统治与杨佳的暴力复仇
·奥运前的政治恐怖
·迎着西伯利亚寒风而立的橡树——悼念反极权的伟大思想者索尔仁尼琴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开幕式-独裁美学的精华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来源:争鸣

   近些年来,由于中共严控媒体和封锁信息,如果只看中共操控下的媒体,中国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毫无问题,甚至就是"太平盛世"。与也同时,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日益关注,也让"大国崛起"的喧嚣很有市场,官权煽动和纵容的民族主义浪潮,也为胡温政权蒙上深得民心的假象。但在通报危机的官方内参里,在互联网中,在境外媒体上,屡屡爆出大规模官民冲突和暴力流血事件,现在的中国犹如坐在火山口上。

   2008北京奥运年,胡温政权更是竭力营造"和谐中国"的形象,但天灾人祸却接踵而来,3月的西藏危机引发罕见的中西冲突,让中国的奥运形象严重受损;5月的汶川大地震引起世界性同情,胡温政权的救灾也得到西方媒体的普遍赞扬,使中国形象得到大幅度修补。中共政权也抓住救灾的机会,全力向世界展示"多难兴邦"的形象。然而,接连发生的官民冲突的大事件,从贵州瓮安骚乱到陕西府谷警民冲突,从上海袭警大案到张家界爆炸案再到杭州小贩持刀闯入城管办公地捅伤3名执法者,致使"和谐奥运年"沦为空洞的口号。

   2008年6月28日,距北京奥运开幕仅四十天,贵州省瓮安县爆发数万人规模的官民冲突。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女生李树芬溺水死亡,为什么会演变成万人的示威抗议,甚至演变为焚毁县公安局和政府办公大楼?事件发生后,关于李淑芬的死因,先后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民间版本和官方版本,绝大多数网民相信最先出现的民间版本而不相信随后公布的官方版本。

   流传于网上的民间版本说:李树芬死于先奸后杀,当地公安局在处理这起极为恶劣的刑事案时,未经尸检和审查,便判定李树芬为坠河自杀,并释放了嫌犯。死者家属不接受公安的说法,其亲叔叔前去理论,警察非但给不出合理合法的解释,反而将他打成重伤,后又唆使黑社会再次毒打他,致使送到医院抢救。瓮安县公安局竟如此黑暗,激起了当地民众的公愤,先是李树芬所在中学的学生前往当地衙门讨公道,继而是数万民众聚集当地衙门前,愤怒的民众烧毁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大楼和十几辆警察,冲突从下午持续到午夜。在当局出动大量武警的干预下才暂时平息。当局还切断了瓮安和外界的通讯联系,派人在路上阻止记者到县城采访。

   官方版本的解释既荒诞又老套,在谈到李淑芬的死因时,贵州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王兴正居然作出类似黑色幽默的解释:"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在谈到民众围攻县衙门的原因时,贵州官方仍然是"以民为敌"的思路:"一些人因对瓮安县公安局对该县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聚集到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在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待过程中,一些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随后,少数不法分子趁机打砸办公室,并点火焚烧多间办公室和一些车辆。"

   然而,网络民间根本不相信官方的荒谬而老套的解释,而相信当地民众通过互联网和手机提供的解释:在当地官权的黑箱操控下,先奸后杀的刑事案件,被当地公安办成"先包庇嫌犯再殴打死者亲属"。如果没有官权撑腰,嫌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逃脱法网。这场官民冲突之所以愈演愈烈,由死者家人的讨说法发展为数万人参与的大型群体事件,显然是源于当地官权的极端黑暗和欺民太甚。

   更严峻的是,"瓮安事件"不是"利益相关者事件",而是"无利益相关者事件"。愤而围攻当地衙门的数万民众,他们不是事件的直接受害者,与受害者也无利益瓜葛和亲属关系,甚至素不相识。他们之所以大规模介入其中,完全是出于"义愤"。而这"义愤",不是来自官权的长期作恶和民怨的长期积累,还会有其他的合理解释吗?

   近几年发生过多起类似事件,比如"万州事件":2004年10月18日下午,重庆市万州区民工余继奎因不慎弄脏路人曾庆蓉的衣服,就被曾的丈夫胡权宗用扁担打断腿。在施暴过程中,胡权宗自称自己是公务员,无论出了什么事,花钱都可以摆平,甚至扬言花20万就能买条穷人的命。同时,前来处理这起纠纷的110警察居然对胡权宗宽容有加,不但与施暴者握手寒暄,而且轻易地放走了施暴者。正是这种"官员霸道"和"官官相护"引发了众怒,数万人到万州区衙门门前抗议,当局紧急出动上千防暴警察进行镇压,民众则用砖头石块还击,焚烧多辆警车、政府大楼及消防车,致使万州区衙门停止办公一天。

   其他还有2005年6月26日安徽"池州事件",只因民众不满警方处理一起交通肇事而引发围攻派出所和打砸烧的万人骚乱。2006年8月18日浙江"瑞安事件",民众不满警方对29岁女教师戴海静坠楼身亡的死因鉴定,导致数千市民游行抗议,并砸毁汽车等设备。2006年9月7日浙江"台州事件":九岁女童溺水死亡,民众怀疑警方隐瞒真相、包庇杀人嫌犯,引发数千民众聚集到当地政府大院,冲击办公楼,炸毁汽车数辆和电脑数台,烧毁部分资料账册。2007年1月四川绵阳"大竹事件":一名酒店女员工莫名死亡,死者家属不满警方的调查和酒店方的处理,导致近万名民众围攻酒店进行打砸烧。

   "瓮安事件"的典型意义在于,当普遍的社会不满导致频繁的官民冲突,只能说明政权合法性的严重不足,说明政府治理能力及效力的每况愈下。特别是那些起因看似偶然的小事却演变为具有爆炸效应的大事,其深层原因是愈演愈烈的官民对立之必然。对此,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谈到"瓮安事件"的成因时也不得不承认:"积案过多,积怨过深,积重难返。"正是官权的长期霸道和欺骗造成了压抑已久的民怨,一次小冲突才能酿成数万人抗议的突然爆发,足以见出民众对官权的积怨多么深厚和强烈,用"烈火干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瓮安事件"发生在新媒体时代,官方能够控制传统媒体,但无法完全控制网络,每有敏感的大型公共事件发生后,总是最先现身于网络或手机。此次"瓮安事件"发生后,尽管官方也在第一时间加强了网络严控,封锁一切有关"瓮安事件"的信息,要求删除所有与此相关的帖子。但官权的封锁无法完全奏效,通过互联网和手机,"瓮安事件"的文字信息和大量图片迅速传播,瞬间布满国内外各大网站,引起网民的强烈义愤,发帖人数不断膨胀,有人痛告,有人大骂,有人要求当局尽快公布真相。不要说"猫眼看人"、"关天茶舍"等民间BBS,即便在官方喉舌网站的论坛里也很火爆。比如,在官方新华网讨论区,截至官方封锁命令生效前的29日晚21点左右,"瓮安事件"的点击率超过二十万次,留言二千多条。绝大部分帖子都是抨击地方当局的处理手法,怀疑新华社简讯的真实性。官方迫于网络信息的压力,也不得不由新华社发布了简短的消息。

   在网络时代封锁突发事件,实在是中共意识形态衙门力不从心的"苦活",即便网管下达死命令和发动所有网络警察,相关信息也不会百分之百地清除;即便各网站投入最大的删帖力量,也会有各种形式的漏网之鱼。甚至不乏胆大的网友调侃网管。比如,"奥运年,一个接一个敏感事件,累得爬不起的版主也会一个接一个!""网管与网民的角力,越是敏感的事件就越有看头,网民人多势众,网管疲于奔命,不神经崩溃,也要身心受挫。""非常时期,每个公共事件都变得敏感,网管当局格外紧张,政府都要向网络管制投入远远超过平时的资源。现在,一个瓮安事件,不知又要付出多少银两。"甚至,在大型BBS"天涯社区"上,一个网名为"西瘸"的天涯网友在6月30日发出题为:"打倒中央政治局!--表达我对贵州事件的不满!"的帖子。

   最耐人寻味的是,凡是群体性官民冲突事件的网络效应,必然呈现出网络民意的一边倒和群情激愤,向官权发出抗议和要求真相,而官方老套解释的劝诱力几乎为零。因为,大多数关心时政的网民从自身的亲历中,从官方媒体对多起公共事件的报道中,都知道独裁权力的说谎和造假。如果说,大规模官民冲突所凸显的是深刻的官民对立,那么,网络民间在官民冲突上的立场所凸显的就是官权公信力的极端匮乏。"瓮安事件"的"全民做俯卧撑"效应,不仅源于官方发布会的形同儿戏,更源于李淑芬的遭遇并非孤立的现象,而是一系列同类事件的最新案例。在此之前,连续发生过"黄静案"、"高莺莺案"、"杨代莉案",其共同的特征是:花季少女被奸杀-家人欲讨还公道-网络民意激荡-新闻封锁导致不实传言激化事态-官权掩盖包庇和推卸责任-最后不了了之。

   当官方版本的"瓮安事件"变成网络民意的"全民俯卧撑",当大量的MSN挂上"俯卧撑很强大,打不打酱油,你都要被自杀"的流行语,凸显的是比事件本身更严重的官方信誉危机,比如,前不久的"全民打假虎"的网络风暴致使官权信誉的频临破产。现在,民众对公权力的信任危机,已经由对地方衙门的怀疑上升为对中央政权的怀疑,由对某一官员的质疑发展到对政权对体制的质疑。由此带来官民之间力量对比的消长,一直呈现出民间扩张和官权收缩的景观,"瓮安事件"是这种消长景观的又一证明。

   就中共官权而言,虽然中国改革已经三十年了,讲究阶级斗争的毛时代似乎早已远去,但在政权的独裁本质不变的制度环境下,今日中国的官僚们仍然是毛的子孙,永远"以民为敌",把民众当作"刁民"和"愚民"。官员们也许不会背诵"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的毛语录,但独裁制度的敌人意识已经渗入他们的骨髓,对民众的不同政见和权益诉求,对官民冲突事件,官员的思维仍然是敌我先于真假、是非、善恶,也只能用以民为敌的老套来给这些事件定性。所以,面对如此频繁而暴戾的官民冲突,中共政权仍然固守陈规而不思反省,官方在向公众解释这些事件时,仍然是几十年一贯制的老套,如果是群体事件,永远是"一小撮别有用心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如果是个体事件,永远是"刁民"、"暴徒"或"不法分子"。

   今天的官员们,既有现实中的特权地位,也有"先锋队"的特权意识,他们蔑视民智,只知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驭民术。所以,每有民族主义狂潮掀起,官方就得意地对外宣称"中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每有官民冲突事件发生,官方必然把绝大多数参与者称为"不明真相的群众",仿佛数亿国人都是弱智或白痴,不会看、不会听、不会想,也就自然不明真相和轻信谣传,不辨是非和永远错判,只有等待父母官来揭开真相、辨别是非、扬善惩恶。这种独裁制度特有的"喂养论",既是衙门霸道对民意的侮辱,也是权力狂妄对民智的贬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