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柳孚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柳孚三文集]->[【转贴】墓碑:为埋葬独裁暴政而立]
柳孚三文集
·不战争就不死人了嗎?
·温家宝总理有个梦
·有本事的人全是右派
·连战自取其辱
·“战争赔偿”和刘亚洲们的呼声—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
·十五岁的少女怎样在出卖自己?
·一本正经地说谎话——评温家宝巴中“访贫问苦”
·暴政不亡,天理何存?——江苏灌云县农民呼冤录
·硕鼠横行,不亡何待?
·中国共产党是怎样 "领导"抗战的?
·保先講用材料:天下大肥羊入吾彀中
·為吴三桂平反
·自由不可分割——看《天堂花园》有感
·“和谐”社会中的冷漠与残酷
·“爱国”、“爱党”的悲歌
·爱滋乡的乡长大人
·绝望的中国农民
·《比较新闻学》补充教材:中国共产党的爱憎观
·让百姓多喝几碗粥吧
·可耻的中国院士
·要理性地看待腐败问题
·什么才是黑色土狼
·新闻点评——流氓政权下哭泣的农民!
·煞有介事的特首补 “选”
·李敖何妨也来“弃暗投明”
·卢展工书记欢迎舆论监督?
·三十五年沉冤,“改判无罪”便勾销?
·试看今天域中,竟是土匪之世界!
·为了省委书记大人们,我们祈祷吧
·这样的大学校长,应该请他们走开
·尚有儒生坑不尽,留他马上说诗书
·国家信访局撕掉了中共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黄克诚自述》泄露抢夺抗战果实天机
·如此《朝鲜》盛世、不胜欣慕之至
·一只恶心透顶的老虎
·集盗窃、受贿、渎职于一身的中共高官哈佛之旅
·我们的国家多强大!——对左报记者一篇报导的解读
·刘文辉,一个自觉的反毛反文革的勇士
·“民族之旅”成了 “马屁之旅”
·《亚洲周刊》记者江迅为弱女子申冤辩白
·从戴润生“将军”看八路军打日本
·中国的选举制度体现民主平等的优越性—读《人民日报》怪论
·“乞丐大国” 总理的 “万民忧乐”
·我党搞的是半吊子军国主义
·老革命安青松给胡锦涛同志的信
·女英雄走出了 “野人山”,却走不出專制羅網
·中共官場文化侵入香港校園
·保護區是我們的,也是子孫的
·中國人民在期待什麼?—評温家宝10月12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讲话
·《人民日报》社论(修正版):不科学探索的伟大牛皮
·胡適是一個偉大的預言家
·老八路冀先民沒打過一個日本人
·放下你的鞭子!——從對一个盲人的恐懼看共產黨的虛弱
·一只幸运的老鼠
·安徽男童與狗[記錄短片]
·痛心疾首说“国耻”——兼评反分裂法
·柳孚三:民辦教師月薪40元人民幣,胡温“倒米”230
·柳孚三:共產黨專門與好人過不去!
·【奇谈】中国的腐败,有美国的阴谋
·方志敏 “紅軍”也是殺人越貨的土匪
· 有豪華的廣場,沒有學生的操場!
·山西作家曹乃謙對苦難農民的關懷
·最 早 的 反 戈 一 擊
·每死亡一人,罚款100万元、50万元或30万元
·奇迹—花550万元,住院67天,人却整死了
·不要忘記程翔
·中共怎樣和為什麼向金正日輸血
·扼殺农村教育和製寇自重
·水淹北京民族文化宫,國宝《大藏经》泡湯
·團團、圓圓真諷剌
·傅傑的「衰世、治世」與「和諧社會」的賣儿賣女
·中國大陸青年學者、優秀作家余杰公開演講會
·中共在組織上的救亡措施
·今天是兒童節
·健兒原來是棄兒
·偉大的夢囈和人血染紅頂子
·愚人节巨献——是谁愚弄了咱中国人?
·中共在香港的顛覆基地
·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偉大功勛
·“八荣八耻”的活教材
·中共分裂中華民族的卑鄙用心昭然若揭
·停止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
·中國人還要為斯大林當“替罪羊”到什麼時候?
·【舊文回放】關於右派索償致王丹信
·《访问古巴散记》跋
·瀋陽老軍醫 又一個蔣彥永
·刘水和孫文廣的遭遇說明了什麼?
·《金瓶梅》遗址公园的開張是毛澤
·招聘公務員的黑洞
·孫文廣再為自由吶喊!
·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何罪之有?
·“教育產業大省”和“叫化子大學”
·【柳孚三書評】《天地良心》不是小說!
·港資企業偉易達集團在
·【轉發】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 关于作家杨茂东被判五年徒刑的紧急行动通报
·關于中共當局迫害力虹的嚴正声明
·轉貼:台灣公民社會聯合聲明
·轉貼:右派及其受害者家属联名起诉索赔的四大理由
·評第十一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產生
·中国共产党就这样让自己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香港五七學社成立通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墓碑:为埋葬独裁暴政而立

墓碑:为埋葬独裁暴政而立
   -------读杨继绳新书《墓碑》
   武宜三
   【导语:中国历来的史书只有“易子而食”的记录,而毛泽东、共产党却能使中国农民把自己亲生子女也吃下去了。这是什么世界?亩产万斤、十万斤的鬼话,只是毛泽东、共产党为高征购、向农民掠夺粮食而制造的口实,人为的饥荒是中共卖国集团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的战略部署和既定方针。中共卖国集团在餓莩遍地的時候拒绝苏俄以贷款方式向中国供应的100万吨救命小麦;仍然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仍然把巨额的财物送给外国人。中共卖国集团对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有粮不给吃,而让他们吃野菜、树皮、观音土,直至吃人肉---吃死人肉、也吃活人肉;还要強迫他们做超体能的苦役,饿不死、累不死、病不死的,再行打死、毒死、折磨死,甚至枪毙、活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于是,在短短的三年里便制造了史无前例的3,600万寃魂。】

   一、纪念碑树立在香港
   1961年春,刘少奇回家乡湖南搞调查时说:“要知道秦始皇、隋炀帝是修长城、修运河垮台的,实际上我们比他们死的人还多些。”他在老家宁乡县花明楼公社对当地干部说:“这里死了很多人”,“不但你们这一辈子要记住,而且还要教育你们的后一代……可以刻石立碑,永远记住这个教训。”1962年初,对即将就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刘少奇是毛泽东的主要帮凶,也是大饥荒的始作俑者;他的写书、编剧、刻石立碑,仅仅是害怕政权的“垮台”。但是四十多年过去了,偌大的中国,一本书、一个剧、一块碑都不曾出现。倒是香港有了这么块“纪念碑”,这就是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上下两册,共1,095页,2008年5月,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
   《墓碑》是杨先生继《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之后再一次引起轰动的贡献。杨先生也提议,中国应在一切饿死人密集的县份(如信阳,通渭,罗定,亳州,凤阳,遵义,金沙,郫县,荣县,丰都,大邑,馆陶,济宁等),在饿死人最多的四川、安徽、贵州、河南、山东、甘肃、青海等省的省会,以及在天安门广场,建立大饥荒纪念碑。这些纪念碑不仅纪念亡灵,也是让人们永远记住这场灾难,从中汲取教训,让悲剧不再重演。(P15至16)《墓碑》就是杨先生用心血和勇气立的“纪念碑”,它为未来真正的纪念碑奠下了坚实的基础。
   《墓碑》,是一部专政独裁制度的罪恶史、也是中国人民尤其是中国农民的苦难史。据杨先生说,“墓碑”有四种含义:一是“为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的中国人立墓碑”;三是“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四,“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杨先生冒险犯难、虽千万人吾徃矣的悲壮情怀,让我钦敬!然而,在一个号称“和谐”、“权为民所用”的国家里,为了写一本书而要冒“献身”的风险,亦可见这个国家的恐怖和黑暗、执政者的无耻和凶恶。
   
   《墓碑》不仅重现了那场灾难的令人惊骇、令人恶梦连连的全貌,而且全方位解释了它的成因。尤其用各地气象资料、援外与军备史料拆觧“自然灾害”、“苏修逼债”一类谎言,把那一小撮蟊贼与民为敌、视人民如蚂蚁的恶毒、残忍、残暴的心态揭露无遗。什么“人民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民好总理”、“人民的儿子”,统统都是血债累累的杀人凶手。由于杨继绳先生的特殊地位、条件、修为、功力和道德勇气,使《墓碑》成了不可替代、也不可多得的巨著。这是一座真正的丰碑。
   大饥荒是四五十岁以上中国人的恐怖记忆,杨继绳先生的令尊是在1959年活活饿死的。第一个在网上推荐《墓碑》的四川作家冉云飞先生,他家里有五口人在当年饿死。福建省虽然死人不太多,但也死了18万人,先母便是其一。她是因饥饿致浮肿,而死于1962年,仅41岁。
   
   家父本是个山区私塾教师,1948年入中共地下游击队,1949年四月成为中共党员。三反运动时,被诬为“贪污分子”,后平反;1957年又在“反地方主义”斗争中被当作“不纯分子、投机分子”而开除党籍、清洗回乡,受尽岐视和打击。大饥荒期间乡下人每人每天只有4.5两米(16两为一市斤)可吃,我们就用狗脊、野芭蕉、稻草、野菜等充饥。家父的遭迫害是家母饿死的偶然因素----但这个制度却使每个老百姓都有遭迫害和饿死的可能。
   二、用史料说话,铁证如山
   看看上篇《各地情况展现》的目录:第一章讲河南省,至少饿死300万。第二章讲甘肃省,非正常死亡102万。第三章讲四川省,天府之国饿死1,250万。第四章讲安徽省,非正常死亡在500--600万之间。第五章讲吉林省,守着粮库饿死近13万人。第六章讲江苏省,鱼米之乡饿死约70万。第七章讲现在和过去都是中国最富裕的广东省,当时饿死65.7万人,另有11万多人偷渡徃香港。第八章讲山东省,齐鲁之邦饿死300万人。第九章讲浙江,饿死10.77万人。第十章讲云南,饿死100万人。第十一章河北省,官方数字是饿死41万人。第十二章,贵州省饿死174.6万人。
   以上12省,都是作者亲自考察过,调阅了许多机密档案,采访了许多当事人、包括一些担任各级领导职务的知情人。作者的每一句都有根据、都有来历;每一个结论,都是通过收集、采访、研究之后得出是的。可谓铁证如山,不容置辩。其它各省作者虽然没有专门去考察,但也通过各种管道得到许多资料。第十三章是综合其它各省饥荒情况,第十四章讲城市生活。
   作者在第十四章里透露了两件小事。其一,中共中央在成千万人饿死的1960年批转了国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起草的《关于对在京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在副 食品供应方面给予照顾问题的报告》,让“各地参照执行”。作者指出“能受到照顾的高级知识分子只是知识分子中的极少数,受惠最多的还是高级干部。高级干部在照顾高级知识分子的名义下享受特需供应。”从此神秘而令人羡慕的“特需供应”成了中共高级干部的特权,一直保留至今,看来还要永远保留下去。但共产党及其喉舌却总用“共艰苦共患难”来忽悠老百姓。
   二是关于“毛泽东不吃肉”的谎言,所谓不吃肉,只是因医生建议不吃胆固醇高的猪肉,但牛羊肉还是要吃的;1961年4月26日的一份歺谱中,就有牛羊肉菜十多种,西歺汤十六七种,各种风味的鱼虾十几种。在饿殍遍地的1959--1960年间,各地为毛泽东等人特别建造的豪华行宫和超级住所共有61处之多。其中著名的有韶山滴水洞、长沙蓉园、武汉梅岭、南京紫金山宾馆、北京密云水库别墅、上海西郊宾馆、庐山庐林别墅、济南南郊宾馆、杭州刘庒宾馆和汪庄宾馆、广州南湖宾馆、成都金牛坝宾馆、太原迎泽宾馆、天津迎宾馆等。南宁、郑州、南昌、大连、青岛、青海、新疆等地也都有毛泽东们的别墅群;有的一地还不止一处。昆明别墅的图样设计好了,但海拔较高,毛泽东不去,这才为多灾多难的云南人民省下一大笔银两。
   韶山滴水洞别墅主体建筑面积3,638.62平方米。从1960年下半年开工,直到1962年底才完成。耗资1.2亿元。而1958—1961年韶山东郊公社三个大队饿死707人,全县约死3万人,湖南全省则饿死248万人,如果用建别墅的钱去买粮赈灾,可供248万饥民吃一年,三湘子民一个也不会饿死了。
   毛泽东如此,从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各分局、省市委到县乡村党委、支部等大小头目,也无不如此。不顾老百姓死活的骄奢滛逸、男盗女娼、贪污挥霍,真是罄竹难书。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至少饿死100万人的河南省信阳地区,如今还是国家级贫困市,经济发展水平位列河南省倒数第几名。但这里的官员却住超级豪华的别墅。2004年他们花3,000万元巨资收购一块40亩黄金地块,10亩建了信阳市国土资源局办公大楼,30亩建了11套别墅分给局领导,每套仅收20万元,而实际价值约200万元。
   三、饥荒旷古绝代,中共罪恶滔天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健康的人,被硬生生的饿死,该受多少活罪?在没有战争、风调雨顺的年代,居然可以饿死3,600万人。是怎么样的一种罪恶!?
   《墓碑》中记录有各省、各地区大量详尽又可靠的人吃人案例。有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互吃的。吃死人肉,也殺活人來吃。其惨不忍复述,请读者自行翻阅。我只想指出,中国历来的史书只有“易子而食”的记录,而在毛泽东、共产党法西斯统治之下,却使中国农民把亲子女也吃下去了。这是怎样的惨绝人寰呀!
   读完《墓碑》,一个正常思维的人都会毫不迟疑地得出结论:3,600万人的死去是毛泽东、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有计划屠杀。
   共产党头目自毛泽东开始,几乎全是出身于农村,即使没有亲手种过地,“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怎么会制造出和相信亩产千斤、万斤、十几万斤的鬼话呢?
   目的仅仅在于高征购---从农民口中夺粮,达到把农民或饿死---实行群体灭绝或饿服贴---便于统治。岂有它哉?
   四、罪不在天灾,也不在苏联
   中共用“自然灾害”和“苏修撕毁合同”欺骗了中国人民数十年。但杨继绳先生用事实、用文献、用史料告诉读者:这是胡说八道。
   作者用官方的气象、水文资料以及学者的研究成果,证明1959—1961年间中国旱涝态势相当正常,可以说是风调雨顺。
   为了反驳“苏联人逼债、撕毁合同”说,作者引用了大量中苏两国官方史料。1960年3月,国家计委主任李富春在人大二届二次会议上说,苏联1959年继续给了我国巨大支持,对国民经济继续大跃进起了重大作用。
   1961年外贸部长叶季壮对苏联人说:“由于我国最近连续两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1960年供应苏联的商品有很大的欠交。1961年许多商品不能出口或减少出口,给苏联造成一定的困难。但是,苏联同志对此表示了同志式的合作和兄弟般的谅解。苏联政府同意我们1960年贸易业务中的欠账在今后五年内分期偿还,并且不计利息。还提出不计利息现在借给中国50万吨糖,以后由中国以同等数量归还。我们认为这些对于我们克服暂时困难来说,是重大的帮助和支持。我们永远珍视、并且衷心感谢苏联共产党、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给我们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援助。”(P593)
   苏俄尽管干了许多对不起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事,但在中国人民挨饿这件事情上,确是不曾下井落石。也就在这一年,苏联在借给中国50万吨糖的同时,还提出以贷款方式向中国供应100万吨小麦。这100万吨小麦,对于濒于死亡的中国人无异是涸鲫之望甘露,但丧心病狂的毛泽东集团却予以拒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