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郭少坤文集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郭少坤

   一年一度的“两会”又在北京结束了。年年如此,岁岁皆然。给我的感觉总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其实,如果不是自己是一个被当局认为的所谓异议人士,如果自己不是一个蒙冤上访者,我根本就对这样的会议无动于衷。之所以我还知道这“两会”的召开和闭幕,主要就是因为在近10多年(自蒙冤和被认为是“政治异议人士”)以来,每到在这“两会”期间,就要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关照”,所以,也就自然在被“关照”中得知在北京又要召开事关中国人民福祉的会议了。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我还是象往年一样依葫芦画瓢,我向当局承诺:为了和政府共创“和谐社会”,我决不在“两会”期间到北京上访。甚至,我也会在奥运会期间不去北京上访,直到开完“两会”和奥运会之后再去北京上访。因为,我想到了那时侯,咱们老百姓给了共产党那么大的脸面和支持,由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还能不向文明迈进,还是那么不讲法律和人权,如果是那样,也就真的对自己的老百姓和世界说不过去了。

   带着美好的希望,在病痛和屈辱中煎熬的我看到了北京“两会”的召开和闭幕。也像往年一样,除去看到新增加的国家领导人那几张不同的面孔之外,其他方面我仍然没有看到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尤其是针对弱势群体和广大群众根本利益的民主诉求及其强烈呼声,更是难得一见,像早年的全国政协委员沙千里那一席发言赢得几十次掌声的动人场景也就更加不复存在了。

   之所以出现这种越来越让人失望的情况,究其原因,也就是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的身份问题,因为,他们里面究竟有多少人是从基层选举出来的、又有多少人是带着当地老百姓的提案或者建议进京参加会议为当地老百姓说话的,也就成了检验“人民代表”究竟能否代表人民的最根本问题。可以说,只要这个问题搞不清楚,所谓的人民代表就很难是代表人民的,充其量,他们只不过是各政治利益集团和经济利益的代表人物,甚至有的是作为政治花瓶摆设在世人面前,供人们赏玩而已。这就是人们对代表委员的“身份焦虑”和最去奈的思考。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我们看到:在一些人依然将“代表”、“委员”当作荣誉称号之时,“有权批评”很有些“撑腰壮胆”和“正名”的味道。荣誉和权力显然是两种不同概念,其冲突反映出一种身份焦虑。一方面,是代表委员对自身权力的确认;另一方面,是公众对权力如何行使的审视。换个说法,就是代表委员们能不能说话和替谁说话。

   法律所赋予的权力已经相当清除,落到实处就是不敢批评监督政府,为选民代言。有权不用即失职。舆论在强调权力意识的同时,对权力的行使寄予厚望。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在行使自己代表权力的“人民代表”“政协代表”中,没有几个是站在弱势群体和老百姓中间说话的,他们纷纷代表的是他们的集团利益和个人利益。

   比如,今年的政协提案中,就有新阶层代表张茵的提案,建议取消签订增加企业成本的“无限期合同工”;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红力也提案,建议降低高端人才的个税税率。而历年两会上,教育界的代表委员为教育问题鼓与呼,卫生界的代表委员要求保障医务人员的权益,某一省的代表委员联名要求国家的财政支持等等,也是屡见不鲜。

   站在为“公众利益”代言的角度,舆论对“集团利益”多有批评。媒体上“代表委员应跳出小身份的罺臼”、“两会不是地方为自己要钱的契机”之类的评论,都反复“两会”是参政议政的场所,代表委员要以大身份为重。但在实际上,作为某一界别的委员或某一省之代表,争取自己集团利益并不为错,关键是不同利益诉求能不能得到平等表达,就像有论者所指出的:“在政协会上能不能出现与张茵不同的声音,会不会有委员与张茵就此提案进行辩论,有没有一种力量抗衡企业界的利益诉求从而形成势均力敌的博弈,甚至说,能否有几个下岗失业工人代表在次共同进行一番实质上的辩论。显然,这都是不可能的。

   博弈的背后,是权利之争。无代表则无权利。基于对平等代言的诉求,人大代表结构的调整一直是舆论关注的议题。虽然是新一届人大代表的构成,官员代表减少了三分之一,一线工人增加了一倍,基层农民代表增加了七成以上,可距离公众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更何况是,那些代表并不见得都是基层群众直接推选的。

   就民主政治而言,代表名额的公平只是基础。《南方都市报》的社论对此做了清晰论述:扩大公众政治参与不能止于代表结构的调整。调整的意义,在于它的信号意义,标志了一个制度调整的方向;扩大公众的政治参与积极性才尤其重要。

   公众寄希望于代表委员代表公众说话,完我们应该看到,“公众利益”的诉求,渐渐被集团、群体、阶层利益所取代。民主其实就是利益的充分博弈,如果不同利益都能够自由表达、平衡抗衡,如果每个公民都有机会参与政治,民意能够随时随地得到尊重和反映,我们可能就不会再要求某个委员代表“大众”,对其的“身份焦虑”和质疑也将不复存在。

   有感于以上之后,我又想到两点:一、要建立“特色社会主义”,就必须建立“特色两会”,因为只有“特色的两会”,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创造“特色社会主义”,一改两会只是特色社会主义的表述者为创造者。二、因此,这就要重新定位各个代表、委员的来源原则。不能在想充分发挥民主、法制、和谐和平衡各方利益的良好愿望下,而仍沿用传统的如木匠界选木匠的代表,铁匠界选铁匠界的代表等选举思维。因为,这样一部分委员、代表会利用所谓的“良好愿望”冠冕堂皇的为本“界层”谋利益,利用合法的“大身份”说一些“小身份”的话,把人民代表蜕变为个人利益代表。

   此外,让我们再看看当今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是些什么人?在那高朋满座的会堂中,除去政府高官、企业高官就是红顶商人、暴富巨贾,再不就是体育明星、演艺明星,如果让老百姓都来指望这些既得利益者脚踏实地的去为百姓办真事、办实事,或者叫他们为那些含冤受辱的访民鸣不平,岂不是痴人说梦!

   由于长期以来人们对“两会”的兴趣越来越减少,所以,也就很少有人来关心那本来是牵涉到国计民生及其大政方针的“两会”了。从这种现象上看,这并不是好事。因为,国家是老百姓的国家,社会是老百姓的社会,老百姓不来管理谁来管理,老百姓不去说话谁去说话,如果这么大一个中国,每年都来让那千八百个为老百姓并不熟悉的人,甚至是不认可或者说是不抱好感的人在那里开几天会议,举举手,表表态(被老百姓形容的是“象皮图章”和“表决机器”)就能够解决中国存在的问题的话,实践证明,那将是不可能的。

   在“两会”期间,有一个叫“飞泉鸣琴”的网友在人民网发起了“明星应不应该当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网络调查,结果是:85%的网友投了反对票,仅有不到一成的网友支持明星参政。看来,人民并不需要政治花瓶。

   在当今现实中,由于政治改革的滞后,人民还无法去直接选举自己的代表并使自己的意愿伸达。但是,有着这么多民众看到明星们当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这个中国式弊端的问题,也应该说是中国的绝对进步了。因为,老百姓的民主意识和觉悟程度毕竟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从过去近年来“两会”代表成份来看,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结构好像是有所调整,但真正是从基层被老百姓直接选举上的还是很少,也就是说,能够代表人民意愿和为老百姓谋利益的代表毕竟不多。因此,我们在忧虑着中国政治改革滞后阻碍人民行使民主权利的同时,也更加希望人们有着愈来愈强烈的民主诉求和参政意识。虽然,我们暂时还不能够像台湾同胞那样,利用手中的权力选举出自己的最高领导人,但能否通过努力选举自己的代表去参政议政,让那些并不代表人民的“代表”止步于外,恐怕同样也需要全体公民的觉悟要不断提高。

   否则,我们只能是在对政治的沮丧中放弃更多的个人权利而无所作为。那些并不能代表人民的“代表”还会在滥竽充数,中国的进步事业还是那么不容乐观。

   2008年3月25日星期二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661.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